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閒來松間坐:文徵明繪畫中的“人居意境”

看展 中國藝術報 2020年05月08日 17:33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松壑飛泉圖 文徵明

松壑飛泉圖 文徵明

  2020年,是文徵明誕辰550週年。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聯合東京台東區立書道博物館舉辦展覽來紀念這位中國美術史上的藝術大家。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儘管無法前往一睹文徵明的藝術風采,但從他的繪畫和詩文中,卻勾勒出500年前明代文人的“朋友圈”和他個人所嚮往的“人居意境” 。

  自宋元以來,江南吳地就是經濟富庶和人文薈萃之地,文徵明就是其中的一位。作為吳門畫派的重要人物,文徵明在繪畫、詩文、書法方面的造詣極高。他的性情沉靜、緩慢,從翰林院辭官後,文徵明不再希冀在政治上施展抱負,他回到家鄉,開始了隱居生活,寄情于書畫。

  明代文人畫家延續了宋元文人的隱居生活方式,喜歡穿梭高山密林間,把自然之樂帶入到繪畫的創作中。吳門畫派在繼承元代文人畫“遣興移情”的創作思想的同時在意境上擺脫元代“淡逸空寂”的追求,畫派的主要成員大多為詩、書、畫三絕的名仕,他們淡于仕進,優遊林下,以詩文書畫自娛,這些特點在文徵明的畫作裏都有所體現。

  要論起文徵明的歸隱情懷,還要從他辭官返鄉後開始創作《松壑飛泉圖》開始。 《松壑飛泉圖》歷時5年創作,呈現出的是文徵明晚年繪畫的“繁密深秀” 。從構圖可分為上下兩部分,繁密的山石堆疊于上部,幾株蒼勁的松樹排列于下部,二者之間被幾道細細的山澗泉水連接。比較有趣的是樹下的人物活動:幾位文人相聚松間,有的臨溪獨坐做思考狀;有的在交談;有的似姍姍來遲,在侍者的陪伴下打著招呼;空空的桌案旁站立一人,似剛結束了一場雅集;在半山腰處,還有一位認真觀泉的高士。高聳的山巒,象徵著士人的節操;下半部分,則是文徵明嚮往的文人生活。當文徵明和一群江南文人掌握了文化話語權之後,當時的藝術圈呈現出另一派新氣象。從《松壑飛泉圖》起,文徵明開始以隱士心態全身心投入藝術創作。

  與許多吳門畫家一樣,文徵明擅長繪畫外,兼具詩文創作,他時常在畫作上題詩,直接勾勒嚮往的隱居生活。其中詩畫合璧的《茶具十咏圖》裏題有五言詩10首,洋洋灑灑之間展示的是隱居者山中的日常所見。其中的《茶人》裏這樣寫道:“自家青山裏,不出青山中;生涯草木靈,歲事煙雨功;荷鋤入蒼靄,倚樹佔春風;相逢相調笑,歸路還相同。 ”描寫了山中採茶人日常勞作的一天,其樂融融。另有《茶舍》一詩:“結屋因岩阿,春風連水竹。一徑野花深,四鄰茶椒熟。夜聞林豹啼,朝看山麋逐。粗足辦公私,逍遙老空谷。 ”文人愛好清雅,屋外竹林相伴,一條花徑連接院落。晚上可以聽見山間豹子叫聲,白天可以看見麋鹿在相互追逐嬉戲,勾勒出的又是一幅逍遙的世外桃源景象。這幅以詩見長的作品作于嘉靖十三年(1534年)穀雨時節,畫的是意態蕭散的文人獨坐品茗的場景。這一年文徵明抱疾,不能與好友一同前往虎丘品泉試茶,遂自己在家烹煮朋友送的幾樣新茶,自己品評茶之高下,自得其樂。有感而發唐代詩人皮日休的《茶中雜咏》所做詩句。

  不想文徵明即興創作的這10首詩,在200多年後又得到另一個人的唱和,那就是乾隆皇帝。乾隆倣其韻另作一組《次文徵明〈茶具十咏〉韻》 ,傳為佳話。而對於文徵明的繪畫,乾隆也頗為賞識。乾隆評畫有一項標準,那就是畫境與實境相同的為好作品,因此他第一次南巡時特意帶上文徵明的《金山圖》以做對比。這幅畫描繪了一座草木蔥榮的島嶼矗立萬頃波濤的場景,江上點綴著幾點白帆。從畫上的詩文看來,為鎮江金山的景色。乾隆在將畫與景進行一番對比後,肯定地説:“攜將親證取,當境固如斯。 ”認為文徵明所畫與實景極為相似。畫面更趨向於現實和具體,在氛圍上顯得平和又明朗,這也是吳門畫派畫家的綜合特點,在面對真山真水時注入自己對生活的理解。

  因此文徵明所畫多為可居可遊之景,寫景狀物和小楷詩文均一絲不茍。文徵明的畫風以細筆為主,特別擅長清逸深秀、文雅典麗的隱居山水畫。他一生愛茶,留有不少茶畫。諸如《品茶圖》《惠山茶會圖》 《汲泉煮品圖》 《煮茗圖》《煎茶圖》 《茶事圖》都是此類作品。 《惠山茶會圖》是文徵明于明正德十三年(公元1518年)清明節一場茶會後所作。這一天,文徵明與好友蔡羽、湯珍、王守、王寵等人遊覽無錫惠山,在“天下第二泉”品茶論道。畫卷中,蒼翠的松柏遮天,人物被放大出沒在起伏的山石中。畫中兩位雅士圍坐于井亭之中,一人觀水,一人觀賞手中畫卷。亭外另一文人正拱手問禮,一旁兩位童僕在忙於茶事。遠處二人林間對談,另一童僕回望,似牽引他們前來。在這幅靜態的畫卷裏,松間風聲、人語聲、水流聲似陣陣傳來。與此類情景相似的還有他的《蘭亭修褉圖》 ,此畫為用青綠山水技法,描繪在溪流蜿蜒的崇山中,幾名文人坐在溪旁,曲水流觴的景象。文徵明在此用數根線條便勾勒出文人雅士怡然自得的心態。全圖設色明麗豐富,濃艷又不失儒雅。而他的《古木寒泉圖》等粗筆畫,直見古木矗立,流泉直瀉,氣象蕭森,筆力遒健,粗放之中又可見典雅古樸。

  在文徵明的畫作裏,總是充滿自然和生機,至於他的隱居觀,與歷代文人的有相似之處——不追求居住條件的舒適,但重視居住環境的好壞。比如陶淵明的“方宅十余畝,草屋八九間。榆柳蔭後檐,桃李羅堂前。曖曖遠人村,依依墟裏煙” ,從庭院到廣袤的自然環境均有涉及。還有劉禹錫的“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可以調素琴,閱金經,無絲竹之亂耳,無案牘之勞形”是對人文環境的描述。至於文徵明,他的山水畫依然遵循著傳統文人山水的格調,他本身對自然存有親切感,因此才能在經過浮沉的世事後,創作出被愉悅詩意所取代的山水畫,文徵明畫的正是他心中的山水。

書畫首頁
分享到: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