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青藤白陽:大小寫意畫的宗師

資訊 美術報 2020年05月07日 17:35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陳淳 洛陽春色圖 南京博物院藏

陳淳 洛陽春色圖 南京博物院藏

  ■牟建平

  陳淳和徐渭是明代兩位富有創造精神的個性派繪畫大師,他們創立了大小寫意花鳥畫風格,開拓出花鳥畫的新天地,在畫史上並稱為“白陽青藤”。在中國美術史上,青藤、白陽一雙名字的出現,似是高高隆起的兩座烽火臺,屹立於16世紀視平線上,既各自獨立又相互補充、相互照應。他們以藝術生命燃點起的火和光,正好一前一後在遙遙地呼喚著張揚個性,滲透著革命精神的近代水墨新時代。

徐渭 榴實圖軸 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徐渭 榴實圖軸 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狂放不羈:徐渭的大寫意書畫

  徐渭(1521-1593),初字文清,改字文長,號天池山人、青藤道士,或署田水月、金壘、天池漁隱、金回山人、鵝鼻山儂等別號,山陰(今浙江省紹興)人。明代傑出書畫家、文學家,多才多藝,與解縉、楊慎並稱“明代三大才子”,在書畫、詩文、戲曲、軍事等領域均能獨樹一幟,影響深遠,與陳淳並稱“青藤白陽”,被後世推為大寫意畫派的創始人。

  / 畫第四 /

  徐渭一生的畫作都很少署年款,這為後人研究他畫作的分期變化造成了不便。他具有明確年款的畫作屈指可數,目前可見到的徐渭最早期畫作是雲南省博物館藏的《水墨花卉圖卷》,卷尾有明確的創作時間“嘉靖壬寅”,為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此時徐渭僅22歲,如此年輕,但寫意畫風已初具面目,實在令人驚嘆!看來徐渭是天生當畫家的料。

  徐渭在該畫中題記:“大醉作勾竹牡丹,次日始得題。”並跋句:“柳郎強我以畫,勉應之,卻非故步也,所恕者不俗耳。金壘。”題跋的書法風格尚是“沈周體”,“非故步也,所恕者不俗耳。”意思就是自己的繪畫並不是盲目步他人後塵,還不錯的就是不俗罷了。看似是自謙,其實是自信。縱觀徐渭一生的書畫,從來都是超凡脫俗的。

  徐渭中年50歲前後的畫作,大寫意之風已然成型,藏于北京故宮的《花卉圖冊七開》是他這一時期的精品。畫題中雖多處摹寫文與可、倪迂等古人,但用筆用墨完全是自家之貌。在第二開他題詩:“四十九年貧賤身,何嘗妄憶洛陽春,不然豈少胭脂在,富貴花將墨寫神。”以墨寫神,是徐渭寫意畫的突出特點。他的大寫意繪畫,將潑墨、破墨、焦墨等多種墨法並用,開啟了中國寫意畫的高峰,將粗筆寫意推高到空前的高度。

  如果只評選出一幅徐渭最出名的代表作,那自然非北京故宮藏的《墨葡萄》莫屬了。該畫不僅尺幅巨大,題畫詩也非常有名。“半生落魄已成翁,獨立書齋嘯晚風。筆底明珠無處賣,閒拋閒擲野藤中。”這簡直就是畫家徐渭自己一生困厄的寫照。徐渭的繪畫難得之處在於“詩畫合一”,畫作每每蘊藏著豐富的情感,作品成為畫家情感宣泄的對象,觀之每每讓人生嘆,産生強烈的情感共鳴。

  / 書第一 /

  五代的石恪首開粗筆寫意之先,南宋的梁楷再將潑墨技法發展到一個新高度,但主要是人物畫,而徐渭則將粗筆寫意引用到花鳥畫上,開拓了筆墨語言的新境界,在徐渭之前,明代的寫意畫基本停留在小寫意,至徐渭一齣,中國大寫意繪畫的歷史從此改寫,潑墨、破墨、焦墨等多種墨法的技法都出現了,稱徐渭為中國大寫意繪畫的鼻祖一點不為過。

  徐渭自創的大寫意繪畫,很大程度上得益於他高超不群的草書,他的許多大寫意畫作都是以草書用筆,筆勢飛動,墨氣淋漓。如遼寧省博物館藏的《寫意草蟲圖》,純以草書之筆行之,蜻蜓和螞蚱都簡單概括,呼之欲出,尤其樹葉的描繪可謂疾筆橫掃,氣勢奪人。徐渭的書法,與明代吳門秀雅為主的書風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他尤擅氣勢磅薄的狂草,他對自己的書法自視極高,嘗言:“書第一,詩第二,文第三,畫第四。”

  袁道宏讚其:“予不能書,而謬謂文長書決在王雅宜、文徵仲之上,不論書法而論書神,先生者誠八法之散聖,字林之俠客矣。”徐渭的書法,草書學唐張旭、懷素,行書法魏晉、宋蘇軾米芾,他的草書《自書詩》和《千字文》,縱橫恣肆,詭異奇偉,氣勢奪人,連綿不絕,章法上字多取橫勢,是宋元之後的草書大家。

  / 拍場受熱捧 /

  近年國內拍場上時有徐渭書畫上拍,不少還拍出了不菲的高價。早在2007年北京長風秋拍上,一件謝稚柳鑒跋的《墨花手卷》以2072萬元的高價成交。2010年北京保利五週年春拍,《草書李太白詩卷》1680萬元高價拍出。2011年北京翰海秋拍,一件3平尺的徐平羽舊藏《墨葡萄》立軸以3795萬元拍出。2016年北京匡時十週年春拍上,一件張五常舊藏《草書七言詩》以885.5萬元成交。在2017北京匡時國際春拍上,《草書唐詩四首手卷》以1092.5萬元成交。2018年北京保利秋拍,《墨王翠蓋圖》以1955萬元成交。

  回顧近年海內外拍場上的徐渭書畫拍品,可謂贗多真少,造假的手段也五花八門。有的模倣徐渭早期畫作,落款“田水月”;有的書法錯字百齣,一件短短的七言詩竟然多達五個錯字,連基本的草書的寫法都不懂,但仍然拍出幾百萬的高價,實在令人稱奇。

  這些年拍場出現多幅《墨葡萄》,有件明顯倣冒克隆國內某文物商店藏真跡,但題畫詩居然都題錯了,徐渭的真跡題畫詩是“幾串明珠挂水清,醉來將墨掃能成,當時何用相如壁,始換西秦十五城。”拍品錯寫成“明珠挂水晶”,“相如壁”和“幾串”也丟失不見了。有的打著書畫鑒定名家題跋的幌子,但細看拍品本身,卻假得離譜,甚至連名家題跋的真假都成問題,存在“假畫假跋”的現象。有的倣造徐渭的書法對聯,但目前徐渭的對聯真跡卻非常罕見。

  筆者以為,徐渭的書畫還是十分難於倣造的,無論其書法還是繪畫,雖狂怪不羈,但實際卻法度嚴謹,看似粗頭亂服,點畫狼藉,但實則虛實有序,特別是墨法高超,將潑墨、破墨、焦墨一起並用,變化豐富,比較容易分辨。即便是他的線條,疾快而不失遒勁,灑脫而不鬆懈,靈動而節奏多變,風神高古,張弛有度,非尋常人可偽造。

陳淳 花觚牡丹圖 廣州美術館藏

陳淳 花觚牡丹圖 廣州美術館藏

  花卉豪一世:陳淳的小寫意書畫

  陳淳身為明代傑出的花鳥畫家,是吳門畫派繼沈周、文徵明之後最重要的畫家,他的繪畫與徐渭並稱“青藤白陽”,受到後世的大力推崇,董其昌評其“白陽陳先生深得寫生之趣,當代第一名手不虛也。”明代的周天球、文嘉,清代的八大山人、石濤、揚州八怪,近代的吳昌碩、陳師曾、陳半丁、王雪濤等都曾學習過陳淳,稱陳淳是中國小寫意花鳥畫的宗師,一點也不過分。

  陳淳(1483-1544),字道復,後以字行,號白陽,又號白陽山人,長洲(今江蘇蘇州)人。陳淳出身於官宦文人世家,祖父陳璚為成化14年進士,入翰林為庶吉士,官至南京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官居要位。家中收藏頗豐,與沈周、吳寬、李東陽交往密切。陳璚嗜書畫,精鑒賞,與沈周常有唱和吟詩,並多次在沈周畫上題跋。吳寬作《為陳璚題啟南山水大幅》詩,可知沈周的《山水大幅》應是陳璚的家藏。陳璚豐富的書畫收藏對其孫陳淳産生了很大的影響。

  陳淳的父親陳鑰,早年為官,風流倜儻,後看透官場險惡,辭官歸吳,築室姚城,專事農業,丘園自適,甘當逸民,精於陰陽方術,與文徵明私交甚好,文徵明讚其“獨能審畫”。陳淳早年也曾抱讀書入仕之願,北遊太學四年,但終因不願曲意違心,而選擇主動放棄功名。在陳淳34歲時,父親去世,這對他打擊很大,遂開始對老莊玄學感興趣,“意尚玄虛,厭塵俗,日惟焚香隱幾,讀書玩古,高人勝士,遊與筆硯,從容文酒而已。”(《白陽山人墓誌銘》)

  正是由於家庭的熏陶與環境,使陳淳自幼與吳中書畫名家結識,打下良好基礎。少年時師從文徵明學習書法、繪畫,深受文徵明和沈周的影響,陳淳花鳥、山水皆能,最終成為與沈周、文徵明齊名的大畫家。明王穉登在《吳郡丹青志》中記載道:“陳太學名淳,天才秀髮,下筆超異,畫山水師米南宮、王叔明、黃子久,不為效顰學步,而蕭散閒逸之趣,宛然在目。尤妙寫生,一花半葉,淡墨欹豪,而疏斜歷亂,偏其反而咄咄逼真,傾動群類。”

  明文嘉稱其“絕去筆墨蹊徑而頹然天放”。明王世貞評其:“白陽道人作書畫,不好楷模而綽有逸氣,故生平無一俗筆,在二法中具可稱散僧聖人。”清方薰讚其:“白陽筆致超逸,雖以石田為師法,而能自成其妙。”陳淳的花鳥畫風格用“疏斜歷亂,淡墨欹豪”來形容,是十分恰當準確的。陳淳既能寫生,又能寫意,他的花鳥畫在學習沈周、文徵明的基礎上再出新意,實為難得。

  / 精於墨筆花鳥 /

  陳淳的花鳥畫初師文徵明,後上溯元代諸家,從元人那裏吸取了用墨的技法,得淋漓之法。陳淳自雲:“余幼入太史門墻”,在繪畫上,文徵明是陳淳的啟蒙老師,大約在13歲之前,陳淳就已拜師文徵明門下。文徵明曾説他:“吾道復舉業師耳,渠書畫自有門徑,非吾徒也。”其實,陳淳的早中期花鳥畫,還是明顯具有文徵明畫風的,如北京故宮藏陳淳的水墨《葵石圖》,勾勒與文徵明《秋花圖》如出一轍。

  陳淳的水墨花鳥,在明代中後期是獨步一時的,成就甚至超過了沈周和文徵明,有出藍之譽。他的水墨花鳥,喜用淡墨暈染花卉,再輔以線條勾勒求骨,骨肉停勻,疏爽淋漓。清徐沁讚其“淺色淡墨之痕俱化矣”。陳淳晚年專心水墨,自雲:“故數年來所作,皆遊戲水墨,不復以設色為事。”陳淳的用墨法,甚至對後來的八大山人産生了影響。天津博物館藏《花卉圖卷》,上海博物館藏《墨花十二種圖》是其精品。

  陳淳不僅精於水墨花鳥,他的設色花鳥畫也非常精彩。陳淳的設色花卉來源於沈周,但卻能再出新意。北京故宮藏《合歡葵圖》,設色亮麗,寓意吉祥,有二十多家題咏。廣東省博物館藏的《牡丹繡球圖》,以沒骨技法畫牡丹和太湖石,敷色淡雅,格調高古,是他的花鳥畫精品。美國大都會博物館藏《十六開冊》,墨色結合,構圖繁複,實屬鴻篇巨制。

  首都博物館藏《新化春燕圖》,繪兩隻迎風飛動的燕子,動態逼真,栩栩如生。南京博物院藏《洛陽春色圖》,以沒骨法繪數株盛開的牡丹,設色清新,雍容華貴。陳淳晚年就很少再畫設色花卉了,有人特意點題畫這類題材,他往往很不情願,“間有作者,從人強,非余意也。”皆因“老態日增,不復能事。”陳淳的沒骨花卉,影響了後來的清末海派花鳥畫家任伯年、蒲華、虛谷、吳昌碩等。

  / 山水書法兼善 /

  在花鳥畫之餘,陳淳也兼工山水,風格上屬於意筆一類。陳淳愛畫山水,嘗自言:“吾山真勝境,一坐值千金。”應該説,陳淳的山水畫偏好,與他的祖父陳璚有很大關係,陳璚曾藏有米友仁《雲山圖》。陳淳的山水畫師法小米米友仁、高克恭,這兩位都是用墨的高手,所以陳淳的山水畫得“米家山水”煙雲氤氳之妙,元氣淋漓,天真爛漫。

  陳淳畫山師小米,“畫得雲山稱獨步”。北京故宮藏山水畫《倣米山水圖卷》,寫煙巒雲樹,迷茫奇幻,大有“墨氣淋漓幛尤濕”之勢,雖為倣米之作,卻頗具自家風貌。明代畫家王榖祥跋《陳白陽倣米雲山》:“陳白陽作畫,天趣多而境界少,或孤山剩水,或遠岫疏林,或雲容雨態,點染標致,脫去塵俗,而自出畦徑,盡得意忘象者也。”天津博物館藏《罨畫山圖卷》也是其山水畫精品。

  陳淳的書法也非同一般,特別是他的草書,在明代算是一個大家,與文徵明、祝允明、王寵並稱“吳中四大書家”。明代書家莫是龍高度評價陳淳:“筆氣縱橫,天真爛漫,如駿馬下坡,翔鸞舞空,較之米氏,不知誰為先後矣。”徐渭在陳淳畫上題跋:“陳道復花卉豪一世,草書飛動似之。”既高度評價了陳淳的花鳥畫功力,也透露出陳淳畫作與其草書的關係,以書入畫,是陳淳花鳥畫之所以超乎時代的重要原因。

  王世貞曾雲:“道復少有逸氣,作真、行小書極清雅。”並説:“道復正書,初學文氏,欲取風韻,遂成媚側。”陳淳的花鳥長卷,不少是書畫合璧,間畫間題,媚雅的行書為畫作增色不少。陳淳是沈周之後,將花鳥畫“詩畫合璧”形式樹立起來的第一人,此後開始真正流行,對明清文人畫起了推動作用。陳淳的書法代表作有台北故宮藏《草書杜甫秋興八首》。

  / 近年拍場境況 /

  近年國內拍場的陳淳書畫拍品,屢有上拍,且價格不菲。2014年香港佳士得秋拍,《牡丹詩意卷》287萬元成交。2015年北京匡時國際秋拍,設色《四季牡丹手卷》747.5萬元成交。2016年廣東崇正春拍,《書古詩》手卷以3220萬元高價成交。2016年北京匡時國際十週年秋拍,《白陽山居圖》手卷以1495萬元拍出。2017年香港佳士得秋拍上,《行草七言詩》702.9萬元拍出。2018年北京保利春拍,《詩書畫三絕冊》920萬元成交。2019年香港蘇富比秋拍,《草書自書詩卷》505.6萬元成交。

  回顧近年海內外拍場上的陳淳書畫拍品,可謂贗多真少,造假的手段也五花八門。目前倣冒造假陳淳的作品種類齊全,水墨花鳥、設色花鳥、書法,應有盡有。

  造假包裝的伎倆主要有:其一,有的把陳淳立軸真跡改成手卷,拍出了數百萬元;其二,連他不多見的山水畫也有人造假,實在令人稱奇;其三,有的拍品引首的行楷大字假得離譜,功力實在太差;其四,打著清代或民國名家舊藏的旗號,講故事煞有其事;其五,打著“海外回流”的招牌,如從日本的藏家手中徵集。其六,著錄的權威性水分太大,一本上世紀80年代的出版物就能忽悠真偽了;其七,名家的題跋保駕護航,如有的上面有劉海粟的鑒定題跋,但拍品本身問題很大;其八,金箋扇面有不少贗品涌現。

  目前拍場的這些所謂陳淳書畫,水平高超者實在不多,許多花鳥畫每每線條軟弱無力,用墨缺乏層次變化,書法十分呆板拘謹,與陳淳的真跡有天壤之別。陳淳之所以能獨開一派,與青藤齊名,功力、格調自然高不可及,非後世造假者可輕易模倣的。面對市場上眾多的造假手段,買家應保持高度警惕。

書畫首頁
分享到: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