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吳昌碩和浦東的不解之緣

資訊 上觀新聞 2020年05月07日 17:51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吳昌碩畫”浦東立雪庵”

吳昌碩畫”浦東立雪庵”

今年是浦東開發開放30週年。座落于浦東陸家嘴中心綠地、外形古色古香的吳昌碩紀念館也走過了25個年頭。吳昌碩的幼孫、已故畫家吳長鄴在所著的《浦東建吳昌碩紀念館散記》中這樣寫道:“吳昌碩先生與浦東真有不解之緣。”

吳長鄴曾回憶:“聽我父親東邁先生談起他幼年間事,説在他幼年時,曾隨昌碩先生在浦東爛泥渡居住,全家擠在一間陋屋中,生活艱苦之至。那時浦東浦西兩岸,交通非常不便,來往渡江,只靠一葉小舟擺渡,江面遼闊,風狂浪涌,危險非凡,經常發生船翻人亡的險情事故。”

這種交通的不便在吳昌碩的詩集中也有記錄。他在《缶廬集》卷一“黃浦”詩寫道:“風雪渡黃浦,勞勞愧此身。堅冰破船腹,白浪卷河唇。盡日遮書眼,殘年酒放春。天池應未遠,㺍獺漫窺人。”足見當年過江的危險。

吳昌碩、王一亭、任伯年合作吳昌碩肖像圖

吳昌碩、王一亭、任伯年合作吳昌碩肖像圖

但這並不影響浦東的美麗。52歲那年,吳昌碩在浦東,見到遍地開放的花朵,鮮艷如牡丹,欣然拿起畫筆,題句是:“上海浦東田家遍地皆是,好事者移以接牡丹,其色絕艷,乙未暮春,吳俊卿。”他懷著濃厚的農家生活感情作圖,著筆雖則不多,而神韻非凡,且用直率寓意題句,更增添了畫面的自然天趣。這幅作品現在安吉吳昌碩紀念館珍藏。

吳長鄴幼年的某一盛夏之日,畫家王一亭來邀吳昌碩一家夜遊浦東東溝花園。吳昌碩欣然率領全家去參加納涼晚會。在晚會中,他興高采烈地吟詩抒情、歡暢之極。“當時我因年幼無知,不懂得把當時詩句記錄,後來也不知是誰把這些珍貴詩句滿載而去,現在想來深憾之至。”這被吳長鄴引為憾事。

吳昌碩與浦東的緣分遠不止於此。1909年,吳昌碩與浦東藝術家錢慧安、王一亭等共同發起成立“豫園書畫善會”,會員數百名,訂立章程,以藝揚善,賑災助民。

王一亭曾是上海浦東醫院(現東方醫院)的發起人之一及第二任院長。他把書畫作為藝術手段,以筆墨之潤籌款,以揮毫之得助醫,為浦東醫院的籌建與發展,付出了巨大的努力與無私的奉獻。王一亭的這些樂善好施之舉,得到了情在師友之間的吳昌碩的傾力支持和熱情相助。在王琪森所著的《高山仰止 景行行止》一書中,這樣寫道:“他們共同潑墨、聯袂創作了不少書畫義賣,所得之款用於經費短缺的醫院,從而使書畫藝術不再單純是文人雅士煙雲供養的齊軒清玩之物,而是濟世解難的社會公器。”

吳昌碩與浦東中學創始人楊斯盛交往頗深,他盛讚楊斯盛“毀家興學”、重視教育、創辦浦東中學。吳昌碩74歲時專為楊斯盛銅像題讚,稱讚楊斯盛“公真人中之驥驥中驊”。

“昌碩先生愛浦東,鼓舞著我們後輩要為發展浦東更好地工作。”吳昌碩紀念館執行館長、吳昌碩曾孫吳越這樣告訴解放日報·上觀新聞記者。

書畫首頁
分享到: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