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論繪畫的形與美

資訊 美術報 2020年04月28日 18:10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歐仁·布丹 特魯維爾的海灘 布面油畫 1865年 巴黎奧賽博物館

歐仁·布丹 特魯維爾的海灘 布面油畫 1865年 巴黎奧賽博物館

  繪畫中的形是藝術家將實際形象轉化的在人類情感生活中那些無法言説的,只能通過知覺把握的形。

  繪畫藝術的形之美純粹而精巧地構築了藝術家認知到的情感和情緒,是藝術家對於事物本質的深刻洞見。藝術家將感性的直覺昇華為意識,直覺的感知與捕獲,需要對細節的敏感。而這種藝術敏銳度的培養,也是美育中的重要環節。

  什麼是繪畫的形

  一個具有洞察力的藝術家,總是對藝術形象、藝術之美、藝術之真、現實與表現等等問題進行思考與探究。為儘量不使這些詞在我們分析的過程中變得模糊不清,我們就討論的範圍限定為繪畫藝術。

  藝術家在他的繪畫作品中描繪了什麼,藝術家利用畫紙、顏料、畫筆,塑造了藝術形象,創造了藝術作品。事實上,藝術家憑藉畫筆和色彩,構建了畫面中的空間、形象、色塊和線條,不管這種空間形像是寫實、表現還是抽象,又或是舒緩或是激烈的色與線,最終,藝術家在畫紙上便把一個鮮活的、神秘的線、色構築的形象展現在了我們的面前。我們眼前看到的藝術家創作出來的藝術形像是一個虛的實體,這個虛的實體並不意味著它是非真實的,它只是有別於大千世界中的物、人與事。它是由藝術家人為創造出來的。雖然,一幅作品是由我們所能感觸的物理實在組成的。如,畫紙、畫布、線條、顏料等。然而當我們專注的關注一幅作品時,作品中的這種物理實在就會模糊,一幅藝術作品越是生動、神秘和完美,我們所能看到的或是感受到的這種物理實在越少,甚至全部消失。

  藝術家在繪畫作品中所創造的形像是藝術家賦予那些在自然中,可能是模糊的、無意義的而且多數情況是偶然的物象,遵循將視覺形象價值構築的富有表現力的諸多條件和方法,轉化成為具有表現力的,必然的藝術形象。

  當藝術家希望在自己的繪畫作品中所塑造的形象強烈和有趣味的話,他塑造的形象必定要符合我們對於形象審美的最一般和最基本的概念。實際上,當藝術家在內心將一個單純的或是一個紛亂複雜的事物轉化為富有表現力的空間價值時,他是試圖用繪畫表現形式觀念,在構築畫面形象的過程中將畫面的各個部分有機地聯絡起來,並通過這種表現取得令人滿意的形象。

  繪畫的形,是藝術家利用筆、色彩和紙“創造”出來的,畫面中的形像是在我們可分辨的色與線中出現的,不管是這個形象,還是畫面中的結構,以及在這一結構中的所有事物,在畫家創造之前是不存在的,他是過去所沒有過的全新的形象。這也正是繪畫藝術及其所塑造的形,被視為創造性活動的原因之所在。

  從上述的分析,我們知道,繪畫中的“形”是由藝術家創造出來的。每位藝術家都在苦心經營,創造出了一個又一個形,供我們欣賞,這個形又是如何打動我們的,或是這個形中有什麼值得我們欣賞的東西呢?這又為我們提出了新的問題,即繪畫的形的産生。

保羅·塞尚 蘋果盤 布面油畫 約1877年 芝加哥藝術學院

保羅·塞尚 蘋果盤 布面油畫 約1877年 芝加哥藝術學院

  繪畫的形是如何産生的

  藝術家通過繪畫的手段所創造出來的“形”不是一個普通的、並不能感動我們的“形”,它是一個浸透藝術家情感的,經歷了長期錘煉,對我們起作用的“形”。這個能夠觸動我們的“形”中所包含的情感,不是屬於某一幅作品中的某個形象,也不屬於某一位藝術家,他是屬於繪畫藝術本身的情感。藝術作品中所呈現的情感是廣義的情感,是指人所能感受到的全部。正如蘇珊·朗格在《藝術問題》一書中所述:“藝術品本質上就是一種表現情感的形式,它們所表現的正是人類情感的本質。”

  繪畫中的形不是實際形,它不能像大千世界中的一切形象,我們可以去感觸它。繪畫中的形是一個知覺形,是一種虛像。它不僅脫胎于實際形,同時它也是實際形所處環境、光線、空間和變化著的視覺的産物。在繪畫形中我們可以看到感人的物象、廣闊的空間和燦爛的陽光,然而這一繪畫中的形卻無法讓我們感覺到實際形中的物理事實。它僅僅是通過視覺被我們所感受的知覺形。在組成畫面的知覺形象中,每一個形象都取決於其互相的關係,或者説每一樣東西都存在於其相互關係之中,即每一個形都助力或影響到其他形的價值。因此我們所説的形是繪畫形式中廣義的形,它是由我們的知覺形中一切因素的共同協作産生的繪畫作品中的整體形。繪畫中的形只有在畫面諸因素互相協作互相影響,築成一完整的形,藝術家的觀念的物化顯現才成為可能,一個繪畫形的力量才能獲得它的意義。

  一幅繪畫作品,一個繪畫形便位於這個相互協作的虛空中的虛幻形象中。繪畫中的幻象形于我們在鏡子中所看到的幻象形有著本質的不同。就形的兩者關係而言,繪畫的形與實際形之間是毫無關聯的,在藝術家動手創作之前,畫紙、畫布上是沒有任何形象的,畫面中的知覺幻像是藝術家以一定的觀念用線條、色彩通過對比、協作創作出來的全新的知覺形,這種形是對觀念的物化表現,而鏡中的幻像是于實際形之間息息相關的,是我們所能感觸到的實際形的間接幻象。蘇珊·朗格在《藝術問題》中論述繪畫的幻象時指出 “幻象的作用是相當有意思的,它與‘假裝的’、‘虛偽的’或‘逃避的’是根本不同的兩碼事,它是為一個嚴肅的和至高無上的藝術目的服務的。”

  藝術家在繪畫作品中所創造的形,是藝術家心中的觀念形,它是一種抽象的表象,即使在藝術作品中他所表現出來的形是具體的或者他所表現的對像是其繪畫形的主要成分,這個繪畫作品中的形,也並不是實際的物理的形象,藝術本質的真實性與事實性、現實性無關。它依然是藝術家所創造的其心中的形。

克勞德·莫奈 蘋果和葡萄靜物圖 布面油畫 1880年 芝加哥藝術學院

克勞德·莫奈 蘋果和葡萄靜物圖 布面油畫 1880年 芝加哥藝術學院

  繪畫形之美

  繪畫形之美是藝術家將實際形,以自己“內在生活”的力轉化為有意味的形式,及藝術作品的“質”。繪畫藝術的形之美純粹而精巧地構築了藝術家認知到的情感和情緒,是藝術家對於事物本質的深刻洞見。藝術家需要將表現的對象從實際形象或實際事物中抽象出來,在熟悉事物和形象的過程中體悟和洞見到比通常更加典型更深刻、廣泛的意義。繪畫中的形是藝術家將實際形象轉化的在人類情感生活中那些無法言説的,只能通過知覺把握的形,它是依靠藝術家的洞見、觀念、情感、情緒、線條、色彩、節奏和對比等等共同構築了那些不可言傳的觀念和概念,它的承載者,就是藝術家所創造的繪畫的形。這個形豐富了我們與大千世界的相互關係。如果藝術家在其所創造的繪畫形中能夠普遍且典型地顯示了新穎和有效特徵的情境,那麼他所創造的這個形就具有可貴的繪畫形之美的價值。繪畫是表現事物之性,並非羅列其形,也不是描繪事物之象,而是傳達其內涵之神。

  藝術家所創造的繪畫形之美,是由不斷地改變“慣例”而獲得的。繪畫就其基於對世間人與事的研究而言確實是始於模倣,在繪畫藝術演進的過程中,它卻在某種程度上束縛了我們對於繪畫形的審美要求,而且,當藝術家在構築繪畫形的時候,只是關注了實際形象,他便很難獲得一種獨立性的知覺形,這樣自然會大大影響到藝術家創造的形之審美的實現。為了實現藝術創造獨立性的知覺形,他必須擺脫純粹的實際形象,進入真正的有生命情感的知覺形,創造出有趣味的繪畫形。藝術家創造的獨立性的知覺形其美就在於,它把藝術家對人類情感的體悟生動的表達出來,藝術家成為了創造繪畫形的獨立思想者。

  當人們將藝術家所創造的繪畫形稱其為藝術時,這説明人們把繪畫的形和我們看到的普通的形象已經是區別對待了。然而,這裡應當指出的是,我們不應該將美與藝術不加分辨的牽扯到了一起,這樣很可能導致藝術家為自己建構的繪畫形僅僅處於一個唯美的誤解裏。美構成了人們對於美的理解和接受的大部分,如果一位藝術家不能將對其美的理解從僅僅是唯美的令人愉悅的認識中上升到對藝術創作的純粹認知高度,他很可能永遠也不能真正創造出深刻的繪畫形和理解繪畫藝術的形之美。

  康拉德·費德勒在《論藝術的本質》一書中指出“每一種被認定為最終的,且拘泥于某一規則和要求而被認同的觀點于後續的理解而言都是一種阻礙。”這不僅是對藝術家,同時也是對藝術欣賞者而言的。藝術家所創造的繪畫形是將感性的直覺昇華為意識,表現為形。以藝術家個體所創造的獨特的形象,激發人們的思想,喚起人們的審美感受,對於一個藝術家而言他所創造的繪畫形如果是具有優秀審美價值的作品,其作品的形就是情感本身,這種情感並非是藝術家自己真實情感,是藝術家體悟到的人類情感以過去沒有的全新形式創造出來的形。藝術家面對大千世界的人、物和事,它能為創造繪畫的形,提供題材,而不能提供意義。藝術家創造的繪畫形從表面看是一種技藝,但是藝術家通過技藝所塑造的形,意在洞見人類情感的本質,並將其形象化,這個形具有生命內涵。繪畫的最終目的不僅在於學習和博采先輩藝術之精華,更在於為後來人的藝術創作有所啟發和開闢生路。這應該是藝術家創造的繪畫形的意義,也是繪畫形的審美所在。(周剛)

書畫首頁
分享到: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