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疫情下的“雲畢業創作”

資訊 美術報 2020年04月27日 17:08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馮昊(中國美術學院、繪畫藝術學院油畫係畢業生) 四季圖 186×272cm 布面油畫

馮昊(中國美術學院、繪畫藝術學院油畫係畢業生) 四季圖 186×272cm 布面油畫

  庚子春月,“新冠疫情”讓全球被迫按下“暫停鍵”。面對不期而遇的“疫情”,高校師生開啟了全民上線“雲課堂”模式,通過各種在線視頻、音頻方式,做到“停課不停學”。一年一度的畢業季即將來臨,每年的畢業展都是美育界年度矚目的盛事。疫情當下的2020畢業季,各藝術高校的師生們又是如何積極應對的?

  據悉,中國美術學院自2月17日開始網上教學,以四級教學組織構架統籌整體教學,各學院實行每日一報、每週小結,學校也及時掌握教學動態,每週召開教學總結,重點談問題與舉措,及時調整教學方案、分享教學經驗。尤其對於即將畢業的學生,學校根據專業特色,發揮導師制、工作室制等小班化優勢,對畢業論文、畢業創作、就業、時事形式等展開線上教學,強調一對一指導、點對點解決問題。在中國美術學院教務處處長曹曉陽看來,線上畢業創作與論文的直播教學與指導,是積極的應對方案,而非被動之舉。“網絡教學對於大家而言都是陌生的,尤其對於注重實踐性創作的美術類院校。每天,我們各學院每位課程老師都要線上通報每天課程的開展情況,通過每日一報、每週一小結這樣的方式來保障課程進度與常態化教學管理。藝術類在線教學,要求我們在方法與內容上必須進行調整,從‘教’的方面講,重點是從我校注重學理講授與示範引導並重的教學傳統中,更加深化專業通識與藝術家的切身經驗;從‘學’的角度説,關鍵在於因地制宜、因材施教,激發學生自主學習能力和獨立研究能力的培養。由此,教師雖然失去了常態課堂那種面對面保持課堂紀律和課程進度的條件,但提供了更多如何幫助畢業生建立個性化學習空間與研習方案,更有效地擴展學習資源、開展主題化研究、進行相關文獻精讀。”

張耀文(中國美術學院研究生) 居家養心 100×160cm 布面油畫

張耀文(中國美術學院研究生) 居家養心 100×160cm 布面油畫

  近日,在中央美術學院全院畢業工作視頻會中,院黨委書記高洪明確表示今年全院畢業展採用網絡形式舉辦,是一次特殊的展示,也是一個新的挑戰。要加強對網絡展覽效果的精細研究,畢業作品形態各異,虛擬美術館的技術和製作又是有限的,目前畢業展的策劃團隊和各院係都在與製作公司緊鑼密鼓地探討,各院係要加強和製作團隊的配合,力求達到最好的效果。

  已持續舉辦了15年的“開放的6月——四川美術學院藝術遊”畢業展活動,也將採取線下展覽加線上展覽的方式。四川美術學院副院長張傑表示,面對國內外疫情發展的複雜局面,為尋找可控的因素主動作為,今年的畢業展將線上與線下有機結合,並把重點放在線上。我們應反思其價值與意義何在。張傑認為,“開放的6月”的生命力體現在三個方面:專業性,這是四年專業教育培養的成果,體現了學院教育的最高水平;社會性,活動與社會廣泛聯絡,受到高度關注;市場性,學生的作品項目被採用、收藏、購買,既讓學生通過市場與生活緊密聯絡在一起,認識價值,也是對教育成果的肯定。

  面對“無法現場調研、無設備製圖、無創作環境”的三無囧境,畢業生們將在這個特殊的畢業季留下怎樣的“畢設”故事?高等藝術院校一線教員和碩士生導師們, 如何透過網絡化模式進一步加強研究生們畢業環節裏的基本學術質量保障?


追求原創的價值——藝術高校研究生畢業環節的策略革新

■連冕(中國美術學院視覺中國研究院副教授、碩士研究生導師)

  近些年,高等教育受教者完成求學過程的關鍵標誌——畢業論文和畢業綜合訓練,成為一組時常吸引觀者矚目的熱點話題。特別是包括博士、碩士在內的研究生教育的畢業環節,往往易於突出成為一個不斷被討論的中心內容。所以如此,恰恰説明,在我國經歷並完成高等教育的民眾,就數量而言有了規模化的增加。這些親歷者群體以自身所知、所感為出發點,對於當前高等教育不僅充滿關切與期待,更思索出一些非常值得從業者,即一線教師們參考、借鑒的好主意、好辦法。

  至於在眼下“戰疫”的大語境中,研究生們畢業環節裏的基本學術質量保障,如何透過已執行一段時日的網絡化模式得到切實維護和進一步加強,繼而向廣大民眾清晰展現其間真正屬於畢業生的原創性價值,倒是本年度“畢業季”內的一個新命題。有鋻於此,我擬就高等藝術院校一線教員和碩士生導師的角度,綜合包括教育學、管理學等的研究成果,提出幾點革新策略或方向草案,以供深入剖析及討論。

  畢業環節前移

  形成《畢業記錄文件》

  首先,是進入畢業環節前的準備。研究生教育畢業環節的主導者勢必為培養導師(從導師組的角度看則是主導師),但最終的核心參與者又須是具備高度學術自覺的研究生本人。據此而論,進入畢業環節前,研究生培養各階段自然要求嚴格管控質量,同時還應建立進入畢業環節前完備的資格審查機制,即無論博士、碩士均做到畢業環節前移。

  當前,研究生培養環節中除了常規的課程、訓練等,以及創作報告、論文開題需執行較嚴格的檢查,各高等院校管理部門也都紛紛要求研究生導師和一線培養單位多管齊下,依據既定培養方案和學科內部規律,強化研究生們參加或執行必要的學術展演,以及進行論壇及期刊發表等活動。有了上述這些基礎,我們也就認為,還應適時加設一個畢業資格審查環節。

  其形式可以借助互聯網平臺,由培養與管理單位集中從校內外符合資格導師庫中,按不同學科方向配列5位審查導師組成小組,再引導研究生於畢業季前的一個學期,完成組內各審查導師針對其學業成果及作品的“雙盲”網絡審查和音、視頻問答,並將結果作為可否進入畢業環節的重要輔助資料送交培養單位和培養導師作為參照,最終聯合形成簡短審查結論,連同培養方案、修學作品、活動參與等材料,全數形成一套處於初始狀態的《畢業記錄文件》。

  創作實踐類碩士生除了配置本學科領域2位審查導師外,仍要有2位藝術史論類審查導師,同時還需1位非本領域審查導師。創作類博士生除本領域2位審查導師外,必須設置3位史論類審查導師。史論專業博、碩士的審查導師,除4位本領域人選外,需設置1位創作類審查導師,以突出考查理論專業研究生的實際藝術感知力。審查導師不必局限于教授、研究員等,亦可委聘講師、實驗員、館員等,其目標在於從不同方面測試研究生培養是否切實符合培養方案進行,並的確能夠達至進入畢業環節展開重要創作的精深能力。其中,若出現涉及前期培養相關環節,暨知識儲備、認知能力、藝品藝德等的重大缺陷與瑕疵,需明確建議培養單位和導師暫緩該研究生進入最終畢業環節。

黃子懌(中國美術學院研究生) 佈雷拉美術館休息區 100×100cm 布面油畫

黃子懌(中國美術學院研究生) 佈雷拉美術館休息區 100×100cm 布面油畫

  導師全階段跟蹤督促

  評議人協助推介展演

  接著,是畢業環節開始後和進行之際的監督與評議。鋻於網絡及音、視頻記錄技術日臻完備,在進入畢業環節後、基本能夠保證的9個月創作時程中,可透過時程細分而利用相應設備,對研究生個體進行階段性的保真記錄和授權共享,培養導師更可借之對其進行畢業環節必要的全階段跟蹤與督促。記錄下的相應材料,不僅可供物理存檔,還將形成愈發直觀且數據化的“畢業創作學術檔案”,最終加入《畢業記錄文件》內。進一步看,這尤其對於實踐創作類博士生的畢業環節推進,事實上更可形成具有正向意義和文獻價值的全新推進。

  以上述記錄為依據,便可于畢業環節中引入創作評議制度。即由除培養導師外的3位評議人組成,可在畢業環節的前、中、後不同時段,或集中、或分散地對申請學位者的作品進行“滯後式評價”。3位評議人可由已畢業同領域非院校就職校友、在職校內同領域導師以及史論類教員組成,評價信息同樣進行多媒體實時記錄。惟,為了保證研究生本人創作思路不致被干擾和中斷,該評議行為和記錄內容不必同步令研究生掌握,僅需及時轉交培養導師參閱,並由導師經選擇性處置後轉告並輔導研究生本人。不過,其記錄文本等仍需加入《畢業記錄文件》內。相對而言,創作類碩士生畢業環節亦須參照展開,只是比之博士生評議的時長等可行必要的壓縮。

  藝術歷史及理論類博、碩士研究生的畢業環節評議時,評議人主要承擔的工作實際乃針對已完成、待發表的階段性且相對完善的文字稿件進行。而與實踐創作類畢業生的階段性評議情況類似,網絡音、視頻記錄等所有材料要求引入公證暨知識産權保護制度,同時評議人要求籤署詳盡的評議協議,以確令參評行為不構成對原創成果的違法事項和違規傷害。同時,培養單位更應積極鼓勵評議人協助推介研究生畢業階段中的可能成熟作品,進行公開展演與發表,以對畢業生形成正向鼓勵,並積累培養環節相關學術産出。這不僅可滿足畢業培養實際需求,隨之也將形成規模不小的社會效應和成果。

  “沙龍”化創作實踐學術畢業展示

  然後便是畢業環節尾聲,即在預答辯時提交基本成型的論文和《畢業記錄文件》,而正式口試答辯時則要呈現最完整、成熟的論文、作品和《畢業記錄文件》。進入這個階段仍要強調,創作類研究生完成畢業的必備內容,在今後一個相當長的階段中,仍將普遍且被不斷強化為一種高級藝術實踐同深具思辨的史論寫作相結合的模式。尤是後者,斷非僅靠長短幾篇感言或玄想即能賣巧、充數。此乃學位研究生教育的全球性歷史積累和規律使然,決難輕易地撿拾效顰,或又天真地乞靈甩脫。

  故此,畢業環節尾聲也將包括幾個細分節點,比如在答辯前,須進行必要的文書審查,最終形成收納有創作(理論文本與藝術作品)過程等的一套相對完備的《畢業記錄文件》,並以此提交給培養單位包括培養導師在內的3位預審導師。預審導師需由史論研究和藝術實踐類教員共同組成,並形成一致意見後方可令準畢業生進行預答辯。而包括預審環節和預答辯均可透過網絡進行,無須在物理場所面對面展開。相較而言,預審主要是在培養導師參與下,檢查所有培養計劃和創造是否高品質完成。至於預答辯的重點是針對畢業論文,全面檢查準畢業生理論修養的真實水平,而實踐作品則提前在預審階段依據《畢業記錄文件》等完成書面和電子化預審了。預答辯小組的構成,當是本培養單位成員3名,以及校內、外非本單位的本領域成員2名,其中史論類研究者應有3名,並在形成全票通過後,方可進入最終答辯口試環節。

  正式的答辯口試前,事實上就創作類專業而論,倒是先要配合已經預審,並在預答辯通過後再行修改、充實的《畢業記錄文件》,對最終藝術作品展開細節觀摩。這是要在正式口試前形成相應的作品公示機制,其時長應當最少3日。同樣借助網絡化模式,將作品透過視頻和靜態高清圖像展列,答辯委員可隨時閱看作品及細節。而本專業領域內的所有同期準畢業生和培養導師,借此也可觀摩,繼而在條件允許時,擴大公示參與人數,形成一種類似于“沙龍”化的實踐創作學術畢業展示活動。

  藝術院校的畢業展行之有年,但相關展演往往時長、空間受限,倘把握不佳,易流於商業化,甚至成了某種營銷“路演”。此處強調的公示模式,主要乃先期進行不全面開放的準學術答辯式展演,並借助網絡平臺,由準畢業生回應前述特定專業觀摩群體的留言和提問,借此最後一次充實《畢業記錄文件》。完成特定公眾觀摩,再由最終口試委員協商同意後,口試答辯據此方能正式展開。

  由上所見,在畢業環節中,我們格外強調必要的過程管理和細節控制,呼應了廣大民眾對於研究生教育當“嚴進嚴出”,或者就是“寬進嚴出”的迫切期望。可以説,目前藝術類博、碩士培養對於最後這個階段的執行,在多數時候僅只是讓研究生“自力更生”式地苦鬥,又或“憑著義氣”式地寬縱。至於,我們提出的策略革新過程,不少細分節點多乃憑藉網絡數據條件,相對自然地生成記錄文件,絕非一味推崇“文牘主義”,倒是更著力於突出並借此促成研究生培養最後階段真正意義上的一種相對純然的學術討論氛圍。其內的背景事實,就是要糾正並適當弱化那些常被詬病且學術含量極低,卻又“一局定乾坤”的走過場式論文答辯與作品布陳——它們曾令過我國多年來重質、重量地推進著的研究生教育被嚴重地污名化,而個中之原委至今仍需一線教育工作者深自反思並汲取教訓。

  那麼,經過如此挑揀的畢業生及其作品展、演,方可正式面向社會公開接受檢閱,並得以推而廣之,實現真正意義上人群所亟需的“生命素養教育”和“公民社會教育”。此二者,恰正是大眾賦予藝術高等教育,尤其是博士、碩士研究生教育最應該承擔的關鍵職責。


清華大學美術學院——處處都是工作室

■柴鑫萌(清華大學美術學院輔導員、雕塑係研究生)  

  突來的“新冠”疫情肆虐全球,大家都沒有料到會被迅速拉到“雲上”,包括美院畢業生的畢業設計及創作,畢業班同學們最擔心的問題早已不是“能不能好好開學”,而是“能不能好好畢業”了。

  美院的畢業創作一般都需要良好、完備的工作室環境和基礎設備,這是做好畢設的必要條件。服裝藝術設計專業的縫製機器工房、雕塑係的金屬焊接和木雕工作室、玻璃藝術設計專業用來燒製作品的窯爐設備等都很專業,想象中畢業生們很難在家裏實現創作條件。在此期間筆者嘗試著和很多畢業生進行了交流,想了解一些畢業生們的創作狀態,其中一些“風風火火”在家做畢設的同學,給筆者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

潘欣玥(清華大學美術學院) 改造的臨時工作間

潘欣玥(清華大學美術學院) 改造的臨時工作間

  順勢跨界,染服視傳兩不誤

  染織服裝藝術系的馬莎莎同學,通過與視覺傳達設計係的張瑞琪同學合作的方式進行了畢業設計的製作,特殊的環境條件及大背景下,“隔離”在家的狀態讓她産生了通過3D建模的方式來實現畢業設計的主意,她的這一想法與好友視覺傳達設計係的張瑞琪同學不謀而合,於是她們在線上進行了場景搭建和服裝設計結合的綜合效果展示視頻的製作。馬莎莎同學説:“現在3D建模的技術相當完善了,與實物相比,設計理念在最終的視覺效果上應該不會打折扣,並且與張瑞琪同學的合作讓我對跨界設計有了一點小嘗試,我相信最後應該會比較好地呈現我的設計想法和效果吧。”目前馬莎莎同學一邊利用電腦製圖技術進行創作,一邊與張瑞琪同學進行溝通,不斷在新領域中嘗試與突破,為畢設的完美展現做著努力。

  上山下山,尋覓童年幻想

  雕塑係朱普乾同學的畢業創作靈感源於童年時的記憶,他認為當代藝術創作的展覽空間不再只是展示物理空間,也包括場地、觀眾、歷史因素等。場域的構建與思想觀念的傳達緊密聯絡,創造作品的景觀與選擇特定的空間是進行創作時的必要思考。特殊的疫期“隔離”讓他不能夠按時返回校園,但他也因此更加貼近了家鄉,遠離了校園卻尋回了童年,在家鄉的日子裏,朱普乾同學的童年幻想被放大地從腦海中調出來了,他找回了童年時在大自然中那些微小的事物裏凝視注目,進而在腦海中衍生出一個幻想世界的記憶,他喜歡並懷念這種感受,所以運用了石、木頭等傳統材料,用雕刻的創作方法對材料反復磨合,想要傳達一種樸素、有趣的氣息。他在家中就地取材,和父親一起在山中採集石頭、木頭,把自己的家變成臨時的工作室,非常契合的、有條不紊地開展著畢業創作的製作。

  居家創作,無縫連接生活與藝術

  繪畫係陳博賢同學的畢業創作《山水的相位》也是在家中進行的。他結合了自己近兩年對於山水畫精神的思考,通過對未來城市廢墟景觀的想象,對人與自然的關係進行了探討實踐,陳博賢的家中沒有專業或合適的國畫繪製工具,所以他買來木板和鐵皮,找朋友一起幫忙製作了磁鐵畫板,並網購了許多畫材,在家中支起了臨時工作室。陳博賢此次創作的題材是之前沒有表現過的,因此材料使用上也遇到了許多問題。在其導師陳輝教授的指導下,利用家中的酒精、肥皂等生活用品進行水墨實驗。目前陳博賢設想的畢業創作最終作品由五張四尺宣紙組成,總長3.5米,家裏的空間不能滿足作品整體的擺放,創作時他每次擺放三張,依次循環,移動進行繪製。陳博賢説:“前前後後我共繪製了25張,從中選出了5張準備最後在畢業展上展出。儘管作品依然有許多不盡完善的地方,但這一過程是對自己很好的鍛鍊。”

  特殊時期,我們看到同學們正在通過各種改變和突破來解決實際創作的困難,同學們努力適應當前的居家創作環境,儘量保持著良好的創作狀態,還有更多的同學用自己的方式就地取材式的、奇思妙想式的、全家動員式的進行著畢業創作和設計的製作。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我們每個人都體驗著一種全新的、特殊的學習與生活狀態,在了解了很多的畢業生的創作狀態後,由衷感慨:處處都是工作室!

  在校園時,經常聽到老師們的囑咐之一便是“時時保有一份創作的狀態”,在美院各係室完善且專業的工作室設備的支持下,在老師們言傳身教諄諄教誨的護航中,保有藝術創作的狀態看起來似乎不難,因為我們身邊的一切客觀條件都在支持著我們在專業上的學習及創造,直至看到此次因“新冠”疫情而各自居家“隔離”的畢業生同學們的創作狀態,使我更深切地體會到了何為真正的“創作狀態”。


天津美術學院——多元手段助力創作

■彭怡(天津美術學院工藝美術系玻璃方向教師)

  受疫情影響,學校一直遲遲不能開學。畢業班的創作隨即重新制定教學方案,畢業展覽形式亦有可能改為線上展覽。準備已久的作品將以何種形式展示在大眾面前?在沒有設備工作室的環境下該如何完成畢業設計作品?

  筆者以玻璃專業的畢業創作課程為例,介紹調整教學方案後的畢業生是如何進行創作的。

  玻璃畢業創作主要以線上線下混合方式進行授課與輔導。線上輔導:主要有兩種方式進行線上輔導,一是集體視頻會議,每週進行集體視頻會議,分享各自畢業創作和畢業論文進度,同時討論在目前各自創作過程中所存在的問題,集體討論,逐一點評解決每個同學遇到的問題。二是每週利用視頻電話與每位同學進行一對一方案指導,針對每位同學玻璃創作方案中深入探討。線下完成畢業創作,由於同學們的玻璃創作在大四上學期已經完成了草圖、小樣、模型等,已經確定了各自創作的主題與方向,部分同學的作品已經參加了相關玻璃藝術主題的展覽,接下來需要在此基礎上進行深入探索,完善作品的細節。

  在經過幾次網絡會議討論後,根據每位同學的作品進展情況,將以下面幾種方式繼續各自的玻璃畢業創作。

唐家豪(天津美術學院) 前期玻璃作品

唐家豪(天津美術學院) 前期玻璃作品

  1.手繪玻璃效果呈現。陳家其同學嘗試運用手繪方式錶現玻璃的質感,將玻璃的通透性與易碎的特性用黑白灰的色調去表達出來。他更希望用簡單的方式去表現出玻璃透明簡單的性格特性,用美術專業的素描形式去呈現玻璃簡單透明的美。而在他第一學期的創作實踐中也是在探討玻璃材質易碎與通透性的材質特點,將透明玻璃泡泡與不透明的磚墻進行直接對比與碰撞。疫情的影響下,更激發他對於材料本身的理解,在繪畫的過程中能夠更加深思玻璃材料本身的魅力。

  2.電腦繪圖呈現。電腦繪圖方式是玻璃方向的同學們運用比較多的一種方式,他們分別用不同的電腦軟體嘗試表達出玻璃的質感,其中唐家豪同學前期創作中已經完成玻璃鑄造部分和燈工玻璃外框的表現,在此基礎上需要進行細節調整。在疫情期間遠程學習了電腦製圖課程的唐家豪同學,主動提出希望用電腦繪圖方式呈現玻璃作品,由於學習時間不長,軟體運用還沒有非常熟練,並馬上進行了模擬電腦草圖繪製,確定接下來的創作的表現形式。

  作為同班同學的韋屹巍同學,在進行視頻集體會議討論時,也表達出希望運用電腦繪圖方式呈現自己的作品,韋屹巍同學作品《錘不碎》從前期頭腦風暴、概念表達、到草圖繪製,再到效果圖呈現都是運用電腦方式進行繪製與呈現。他的作品中常運用現成品與玻璃材料直接碰撞,用玻璃材料替換其關鍵部位,以玻璃的脆弱性營造力學上的緊張氣氛,以此警示人類對自然的過度開發和改造造成的危害。玻璃替換掉的部位以植物的根莖,或植物細胞形式出現,暗示人與自然是一體的。運用電腦繪製過程中綜合體現玻璃質感與其他材質的不同也是讓韋屹巍同學在軟體運用上提升了許多,得到了鍛鍊。

  除此之外還有陽輝煌、吳芯蕊和倪孫潔三位同學分別運用ipad的Procreate繪製不同的創意效果圖,用不同的表現形式去呈現玻璃作品的材質特色。倪孫潔同學還在實驗如何能將自己的作品與場景結合,模擬出在展示的效果,將實物圖像化,突破了實物的限制,以及探索不同光效和環境影響下的玻璃作品呈現效果。綜合運用電腦繪圖使得同學們更加打開思路,將玻璃材質與虛擬空間進行結合,多維度地思考玻璃的可塑性。

  3.綜合媒介呈現。吳芯蕊同學在疫情期間將工作室搬到了家裏,她的作品《手影遊戲》是關於動物瀕危滅絕的主題,希望運用玻璃透明的特徵與光影進行結合去表達出人與自然之間脆弱又形影不離的關係,雖然沒有玻璃設備的支持,自己在家運用手邊現有的卡紙進行剪紙實驗,期待著能夠返校後再將這些剪紙與玻璃和光進行結合。

  當得知今年的畢業展覽可能將不展出實物作品時,她又將另一組作品進行調整與梳理,投入到手繪與電腦繪製的練習中。另一套作品“白內障”系列用玻璃材質代表眼睛,玻璃獨有的透明質感加上金屬堅硬的質感,用玻璃在火焰下的的可塑性與金屬的規整框架做對比,展示出我們的玻璃眼睛正在被一些規則所禁錮,突出我們要有自己理性的判斷,不要為外界的很多聲音而影響到自己的主觀,不要讓我們自己看見外界的虛假而活成虛假。金屬部分選取的是黃銅,這是一種很好塑性並帶有力量感的材料。玻璃方向的同學們各自在家中運用自己的方式為畢業創作繼續努力著。

  從寒冬到暖春,“沿著光”展覽還在等待著疫情過去,同學們的夢想也還在繼續。相信不久將會看到同學們用特殊的方式在線上展現出別樣的玻璃藝術作品,用特殊的方式對四年的學習畫上句號。我們沿著光不斷前行,迎難而上,希望總會照亮前方的路。

書畫首頁
分享到: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