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召喚時代文化的代言人——從陳逸飛逝世15年祭説起

資訊 美術報 2020年04月24日 16:44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陳逸飛 罌粟花 1991年

陳逸飛 罌粟花 1991年

  ■馮遠(中國文聯副主席、中國美協名譽主席)

  陳逸飛是中國現代藝術歷史上一位重要的藝術家,他在他生活的時代,活得有聲有色,且成就卓越毫不遜色于前輩藝術大家。

  我知曉、聽聞、關注陳逸飛是始於上世紀80年代,可惜因為從事的是中國畫專業的教學、創作、研究,而與他未有交集。記得曾經在1984、1985年間,有過一次隨同行去過他家看素描習作的經歷,但遺憾未見到其本人。

  和大多數從事美術創作的有為青年一樣,陳逸飛走過的路幾乎是藝術青年人人嚮往追慕的人生道路,天賦才華,勤奮執著是無須表揚的,那是成就任何一位傑出藝術家的必然。

  我是從他的《開路先鋒》、《紅旗》、《黃河頌》,理解陳逸飛是從一位崇尚理想主義、英雄主義的詩性寫實主義(用時代的規範用語是“革命現實主義與浪漫主義”相結合的實踐)起步發展的優秀畫家。在他身上和他的作品中,體現了中國特定歷史時期青年才俊出道成長的“正軌”道途。而《佔領總統府》則是令我十分欣賞讚佩的扛鼎力作。在那件“史詩性的宏大敘事”中彰顯了陳逸飛、魏景山高蹈的歷史情懷、藝術理想、聰明才智和超越常人的精湛手法、技藝,它註定成為當代中國美術歷史的傳世精品。陳逸飛的《踱步》則又是跳出“佔領”的紀實性描繪而通過作品集在思想深處對歷史的慨嘆、現實的關懷與未來的憂思一體,也是表露出他預感到一個大的變革時代將臨,而交織著理想、抱負和無奈的又一重要代表作品,令人心魂震撼。

  改革東風吹拂中國大地之初,只有少數人能夠感知推動歷史復蘇的時代節拍,機遇垂顧主動追求、進取的陳逸飛,這段赴美經歷至關重要,作為藝術家的陳逸飛由此獲得專業向著更為純粹的古典寫實主義學習的機會。儘管有富商的資助,修復師穩定的職業,畫廊的簽約和優渥的生活,但我相信這份不易得來的安逸不是他熱衷的全部意義。在那個現代化工業文明國度,他放下了熟悉的歷史英雄主義創作主題,也有令人信服的理由,轉而為在經典的音樂旋律中追尋上界華貴精妙的藝術語言與技巧,同時他的技法在遍覽博物館精品基礎之上,向著更為精湛的藝術深度進取。

  歲月流轉,安定的手藝人生活仍然不能滿足陳逸飛對生養他的母文化的牽掛、割捨和表達自我靈魂的慾望,他的歸省和《水鄉系列》正是源於鄉愁的一種再自然不過的文化眷戀。而“橋”成為了兌現文化反哺,故鄉記憶的寫照;對跨文化理念的寓意;行走在“橋”之上的過客對傳統與現代文化的某種暗喻指認,並且通過沉浸式的精心設計構成,誇張凝縮了對故鄉文化記憶的符號化意義。而《海上舊夢》想必是通過題材本身豐富的繪畫性和表現性,來對當年的“東方巴黎”中西兼融、紙醉金迷生活的想象與重現。逝去的、破碎的,迷幻的繁華舊夢,昭示著陳逸飛等一批跨洋藝術家共有的對傳統文明向現代文明變易的希翼與夢想,還是內心深處的企盼?並且在其之後的“藏民”題材中盡情地張揚表現處於貧困艱辛狀態中的臣民對現代文明的木然無感。高華的理想與骨感現實的距離,使他既置身於處於兩種文化之中,又以他者的眼光去搜尋能夠激起世人“觀賞”興趣的另一種生活和世界的存在。而技術層面上的陳逸飛,藝術筆觸隨著其生活歷練和學養的日臻完善由寫實而寫意,進而精緻,再而粗獷……

  智慧的陳逸飛那綜合兼容了諸種審美特質的作品,獲得了不同身份人的喜愛,市場價值一路追高,自不待言。

  我一直在距離之外不時有所聽聞陳逸飛,在我想象中,賺錢和拍出高價,似乎不會是他的終極求取目標。天生有著“大哥”自覺意識和中國藝術進步的推助引領者覺悟的陳逸飛,不光幫助了所有有求於他的同行、同道朋友,甚至感覺到了只有回到他的生養之地,才是施展其才華、抱負的最好平臺,抑或感到了有承擔提升中國藝術、上海都市文化、時尚設計的社會責任的義務?他確實有這個能力,矢志不渝的理想和不斷增長的社會號召力。他能幹,他相信只要努力,沒有不能涉及的領域,沒有不能成就的事業。他全身心地投入到他喜愛的、但更為寬廣的造型、影像、時尚、設計領域之中,凡事皆能先行一步的陳逸飛,覺得他的全部理想抱負在那個變革轉型的年代,通過努力能夠得以實現。

  我猜想,彼時的陳逸飛“盈利”未必是他的第一訴求,不管有無其他更多的謀劃想法摻雜其中,也許他更矚意的、哪怕是搭錢賠本培育市場,拉升曾經是新興藝術策源地的上海文化品位,是其心嚮往之的理想目的。作為一隻理性的先知先飛報春鳥,陳逸飛肆意揮霍著他的精力、體力、財力,以至英年早逝,倒在工作現場,令人扼腕。這樣一位集才華、智慧、理想、能力於一身的優秀藝術家,如若假以天年,他的貢獻相信更為巨大。

  我覺得,陳逸飛堪當這個時代的中國文化代言人,儘管他已無法發聲。在當代中國這樣的人不是多了,而是太少。這正是我們常常憶及他而深感遺憾之所在。

書畫首頁
分享到: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