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書香在雲端飄起——世界讀書日多場讀書活動舉行

資訊 光明日報 2020年04月23日 15:10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4月22日,位於北京王府井新華書店三層的“懷中讀閱童館”繪本區域,一位媽媽正在給女兒講書。光明日報記者韓寒攝/光明圖片

4月22日,位於北京王府井新華書店三層的“懷中讀閱童館”繪本區域,一位媽媽正在給女兒講書。光明日報記者韓寒攝/光明圖片

4月22日,位於北京王府井新華書店三層的“懷中讀閱童館”,一名小讀者正在讀書。光明日報記者韓寒攝/光明圖片

4月22日,位於北京王府井新華書店三層的“懷中讀閱童館”,一名小讀者正在讀書。光明日報記者韓寒攝/光明圖片

  4月23日,世界又迎來了一個讀書日。與往年的熙攘相比,今年的讀書日顯得有些安靜。大型書展取消,各地讀書節寥寥,疫情的延續也減緩了人們走進書店的步伐。但這並不妨礙書業同人在各類平臺上組織活動,呼籲人們讀書,也不妨礙讀者沉下心來,安靜地讀完一本書。

  一屏萬卷,市場可觀

  “縹緗萬卷 待與君歸”“本草良方 中醫古籍”“百餘种老連環畫專場”……僅聽名字,會讓人産生置身實體書展的錯覺。然而,這卻是中國書店在世界讀書日到來之際,在孔夫子舊書網舉辦的在線促銷活動。

  雖是舊書,但也吸引了不少讀者。數據顯示,一函三冊的《金匱要略心典》業已售罄。

  與中國書店安靜的網絡展銷相比,人民文學出版社在抖音平臺不斷推出的直播活動,“吆喝聲”要響一些。近日,新晉茅盾文學獎得主李洱也加入了直播隊伍,在訪談中,列出了《左傳》《史記》《紅樓夢》《堂吉訶德》《安娜·卡列尼娜》《包法利夫人》《世界最後一個夜晚》等一長串書單。“我認為,還是要讀經典。讀者讀一本書時,往往能將自己的生活代入進去,這是經典作品的力量,也是經典作品的命運,能給人帶來很多啟示。”李洱説。

  不僅售書從線下轉向線上,讀書這一環節,也逐步從紙上轉移到了屏上。

  為迎接世界讀書日,中國出版集團組織旗下中華書局、三聯書店等出版社,邀請嚴歌苓、曹文軒、康震、沈鵬等名家分享自己的創作趣聞,推介自己的“枕邊書”。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聯合現代出版社、東方出版中心等單位和70余家讀書會、200家書店共同發起“閱讀一小時·2020”線上讀書嘉年華活動,近10萬名讀者報名參與。在另一場針對青少年的“致青春 為家國”雲上經典共讀計劃中,該社邀請作家和文化名人一起,以社群讀書會、視頻閱讀的形式,為廣西全區153所大中小學和各地市縣圖書館領讀中國古詩詞,參與人數上萬。

  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院長魏玉山告訴記者,近來他在讀《資治通鑒》和《魯迅全集》,通過電子閱讀器,而非實體書,“查閱生字方便得多”。數字化閱讀逐步佔據主流,在該院近日發佈的第十七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報告中得到了驗證——2019年我國成年國民數字化閱讀方式接觸率為79.3%,高於紙質閱讀59.3%的接觸率。人均每天接觸手機時長100.41分鐘,遠超讀書的19.69分鐘和讀報的6.08分鐘。

  “數字化閱讀的增長,是閱讀的幸事。它讓信息快速普及,消弭了城鄉之間原本巨大的鴻溝,甚至消弭了文化程度差異造成的信息接觸差異。”魏玉山分析。

  聽書之舉,悄然成風

  打開三聯“中讀”App,可見平臺專為今年世界讀書日打造的直播專題——“幸有讀書可慰藉”,向讀者介紹“宇宙簡史與人類未來”“福柯筆下的瘟疫”“汪曾祺:我們時代的蘇東坡”和“送給你的十本書”。

  在互聯網瞬息萬變的“快閱讀”和紙質書籍溫潤平緩的“慢閱讀”之間,《三聯生活週刊》旗下的社交平臺閱讀産品團隊,一直在努力打造一種“中閱讀”——將書籍中的知識,轉化為音頻,約請名家説給讀者聽。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期間,三聯“中讀”逆市上揚的新增用戶量和在線用戶峰值,似乎驗證了這一模式的成功。

  “很久以前,我就不刷屏了,不再關注社交媒體上瞬息萬變的信息。”三聯“中讀”內容總監俞力莎説。“作為一本安靜的雜誌,《三聯生活週刊》更為關注一些具有永恒價值的內容,比如理性、進步、智識、生活的樂趣和美。”而作為雜誌副本的“中讀”,在這一指導思想下,約請樊錦詩講《敦煌莫高窟》,約請戴錦華講《光影留痕:世界電影史》,約請辛德勇講《大唐帝國》,約請喻恩泰講《錢鐘書》,收穫了一批有聲書的讀者。

  第十七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顯示,我國三成以上國民有聽書習慣。其中,成年國民聽書率為30.3%,0至17周歲未成年人聽書率為34.7%,均較2018年有大的提升。這或許得益於各類App和在線廣播對用戶聽書習慣的培養。早在數年前,喜馬拉雅電台就開始挖掘書籍裏的系統知識,開設“大師課”,向用戶講授哲學、古詩詞、中外文化內容。“有書”等後起之秀,也在搶佔文化名人資源,製作聽書內容。

  今年的世界讀書日,“樊登讀書”聯合人民閱讀,邀請明星和文化名人推出特別版“知識進化論”,以書為主線,引領讀者探尋求知的樂趣。

  由專業編輯團隊組織的聽書內容和大師講述者,正在挽救古老的“讀書”行為,在新形態中彌補數字化閱讀帶來的系統知識接受不足。

  最愛讀書,是少年郎

  新設備、新閱讀、新趨勢不斷涌現,但仍然有一部分讀者,鍾愛紙書的觸感。

  臨近讀書日,位於北京三里屯的Page One書店開門不久,就迎來了一對母女讀者。她們安靜地測完體溫、登記完身份,走向書架,選閱自己喜愛的書籍。在二樓童書區,已有一對母子席地而坐,迎著窗外透進來的光,安靜地讀書。

  位於王府井新華書店三層的“懷中讀閱童館”,也迎來了讀書的小讀者。

  國民閱讀調查結果顯示,未成年人讀書的意願明顯高於成年國民,且在持續增長。2019年,我國0至17周歲未成年人圖書閱讀率為82.9%,較2018年的80.4%提高了2.5個百分點。

  “一方面,未成年人正處於學習和知識吸納時期,對圖書閱讀的需求比較旺盛。受家庭和學校管理限制,他們還沒有對電子閱讀形成依賴。另一方面,未成年人讀書意願的提升也與在學校教育中大量倡導讀書密不可分。廣泛閱讀,讓應試教育真正地轉型為素質教育。”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出版研究所所長徐升國分析。

  徐升國認為,當前多數成年國民對個人總體閱讀情況不滿意,恰好説明成年國民對讀書存在需求。“我們可以從幾個方面著手,為成年人營造更好的讀書氛圍。疫情期間,可向居民發放讀書消費券,鼓勵讀書。長遠來看,應繼續加強閱讀基礎設施建設,在居民生活的區域布設更多設施——社區書屋也好,農家書屋也罷,智慧借閱終端也好,要讓讀書與居民的生活真正實現接觸的零距離。此外,培育社會組織,舉辦更多讀書會、讀書講堂、讀書活動,加強對讀書的指引,甚至可以細緻到編制某一類書的書目、講解某一本書的閱讀方法。”

  “希望我們對待讀書的熱忱,永遠像少年。”徐升國説。

書畫首頁
分享到: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