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遊山玩水·明代雅士的旅行指南

資訊 美術報 2020年04月03日 16:32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西湖墨浪子(撰) 西湖佳話(局部) 16.8×10cm 紙本水墨 清乾隆套印本

西湖墨浪子(撰) 西湖佳話(局部) 16.8×10cm 紙本水墨 清乾隆套印本

  通過遊歷拓展視野,發現自然之美、人文勝跡,自我充實、滌蕩心靈。大量名家的詩歌題咏、散文遊記、畫筆描繪,晚明各式西湖旅遊指南的出現,都印證著這片湖山的獨特魅力。

  自古中國文人喜好寄情山水,其實直到明代中葉,旅遊還不被當成正經活動,被某些人認為是耽于享樂而看輕。到了明代嘉靖、萬曆以後,旅遊業逐漸興旺,成為士大夫中普遍流行的風氣。投身山水甚至比鑒賞古玩、彈琴下棋這些雅趣還要高出幾分,對晚明講究品位靈性的文人雅士來説,旅遊已經不僅是單純的娛樂,遊山玩水是生活乃至生命雅化的標誌,徜徉山水成為塑造文化品格的重要內容。簡而言之,就是通過遊歷拓展視野,發現自然之美、人文勝跡,自我充實、滌蕩心靈,完成一種文雅教育。

  正如差不多同在晚明時期的英國哲學家弗朗西斯·培根在《論旅行》一文中提出的:“旅遊對於年輕人而言是一種學習的方式;對於成年人,則構成一种經驗。”中國文人在遊歷後或吟詩作文,或潑墨繪畫,以此抒情紀念。

  許多山水畫的背後都隱藏著一位熱忱的旅遊愛好者,“臥遊”這種獨特的旅行方式,正是南朝著名畫家宗炳開創的。宗炳稱得上是一位足跡遍佈名山大川的旅行家,他因病返回家鄉後,不再能像青年時有精力出行,於是將自己遊玩過的山水畫在墻上,看著畫遙想當年景,臥遊故地。此外,像南宋名畫《瀟湘臥遊圖》、明代唐寅的《大還圖》,都頗有安坐家中、神遊天地的意味

  從西湖風光到吳山景致

  彼時的文人品位幾何

  能親身前往的文人雅士記錄遊歷體驗,無論詩文、圖像,對自己而言是紀念,也可借此追憶神遊;對無法親臨的人而言,這些記錄如果得見,一方面是精神遊歷的依託,一方面也是未來可能實踐的旅行參考。

  在晚明時期,“臥遊”這種特殊的旅行方式在文人中已經十分普遍,是對當時旅行風尚的一種反映。同時各式各樣與旅遊有關的出版物也在晚明出現,最常見的是文人遊記、景觀介紹類的遊覽書籍,比如張岱的《西湖尋夢》、田汝成的《西湖遊覽志》。另有一類是16世紀後期風行的雅趣指南,其中涉及旅行裝備和遊玩項目的選擇,體現了彼時的文人品位和精神追求,比如文震亨的《長物志》。再有就是圖文並茂,兼有詩文和精美版畫的旅行指南,晚明陳昌錫出品的《湖山勝概》是其中代表。

  “湖山勝概”常用來作為對杭州西湖山水的總括,從上面提及的一些代表性旅遊相關書籍,我們不難發現西湖出現的頻率尤其高。應該説從宋朝南渡,遷都臨安(今杭州)之後,西湖就已經成了旅遊勝地,到明代依然是文人雅士的熱門遊玩地,至今不衰。西湖風光之美,不僅在其湖光山色,也在它所映照的人文風采。明代詩人虞淳熙曾登上西湖附近的慧日峰俯瞰西湖,以“遊人如蟻”形容遊玩人數之多。大量名家的詩歌題咏、散文遊記、畫筆描繪,晚明各式西湖旅遊指南的出現,都印證著這片湖山的獨特魅力。

湖山勝概·吳山全景圖

湖山勝概·吳山全景圖

  從審美趣味到賞玩品位

  晚明有怎樣一番旅行生活圖景

  晚明杭州文人陳昌錫所刻《湖山勝概》,共四色套印圖像十二幀,手書上板刻寫詩歌題咏三十三面,圖文並茂,詩書畫結合,展現了杭州吳山的十大景觀。我們知道“瀟湘八景”是源自北宋畫家宋迪的《瀟湘八景圖》,由此催生了中國景觀題名點景的文化傳統。“西湖十景”的名目最早見於南宋祝穆所撰《方輿勝覽》,與“瀟湘八景”一脈相承。“吳山十景”則産生較晚,知名度不高。如果以貢布裏希的“分節”理論來看,古人熱衷於為風景標立名目,是將景觀作為分節的標識,或是回憶的編碼,由此梳理把握紛繁的自然之美,保留對山水的記憶。

  此孤本在第一頁列出“吳山十景”名目總覽,後兩頁以對開形式刊出吳山全景圖,十個景點均包含在內,一目了然,這是當時山水志、旅遊書的編排慣例。全景圖後附三首咏吳山的詩,其後開始逐一介紹十景,每個景點一張四色版畫彩圖配以三首或四首詩文。這十個景點分別是:紫陽洞天、雲居松雪、三茅觀潮、通玄避暑、寶奎海旭、青衣石泉、太虛步月、海會禱雨、岳宗覽勝與伍廟聞鐘。最後以陳昌錫三頁跋文結尾。

  “吳山十景”名目清晰,富有詩意,每個景點名稱前兩個字指出所在地點,後兩個字説明遊玩事項。比如紫陽洞天,是在紫陽庵觀山石(紫陽庵以玲瓏窈窕的秀石聞名);雲居松雪是在雲居庵冬日雪後賞松樹(據説雲居庵的松樹是元代高僧所植);三茅觀潮是在三茅觀前遠眺錢塘江潮水(三茅觀是歷史上觀看錢塘潮的勝地);青衣石泉是在青衣洞附近有青衣泉出,可聽泉水聲響,可用泉水烹茶,圖後詩歌有雲:“澗水何處聲,泠泠石琴響。試呼童子來,煮茶愜幽賞。”書中景觀的圖像描繪與詩歌題咏,都與其名目匹配,具有直觀指導性,反映了明代文人雅士的審美趣味、賞玩品位和生活追求。

  除了名目中提到的賞奇石、觀雪松、看日出、踏月色等遊玩方式,我們從圖像中出現的人物形象,更能一窺晚明旅行風潮中流行的出遊裝備。與我們現在的便捷出行不同,古人山水遊的行裝除了琳瑯滿目的物品,還涵蓋人力,比如隨身伺候的童子、背重物的挑夫,有些還有負責接洽住宿的小吏、熟悉當地風土的遊伴等等。這些不同的人物角色在《湖山勝概》的版畫插圖中有所體現,比如青衣石泉圖中,有挑擔童子身負提盒、酒尊之類的飲食器皿;太虛步月圖中不僅有山門外挑著食盒器皿的童子,山上還有一位正在烹茶的小廝。其他圖中另有抱琴者、下棋者、扛傘者、持壺者,人物姿態各異,裝扮不同。這些畫中人的服飾、配件、餐具、文具、交通工具等細部,為我們勾勒出晚明文人的旅行生活圖景。

  其刊刻者陳昌錫,身兼編輯與出版人的要務,掌控從創意選題、籌備物料、延請畫工刻工、邀請名家題詩、直到刊刻完成的全部環節。他還參與了書中內容的撰寫,三茅觀潮圖後的第二首詩是其創作並手書上板的。陳昌錫在最末跋文中提到書中的吳山十景圖,是他請畫工倣照進貢皇家的一批吳山風景圖所繪,在製作版畫時則採用了當時非常先進的四色套印印刷技術。他邀約名家為每幅圖題寫詩詞,除他之外的12位作者大致可以分為官宦士紳、書畫藝術家、僧侶三類。詩文刊刻結合了書法,手書上板,以行書、草書為主,也有楷書、章草等其他字體,題詩的諸人如張壽朋、秦舜友、明綱等,皆是當時頗有名氣的書法家。

  像《湖山勝概》這樣既有精美插圖又有名家題詩手書的書籍,除了能為“臥遊”提供指引外,其本身已不單純是信息的載體,而成為一件獨特的藝術品。(王怡)

書畫首頁
分享到: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