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高二適:中國古典文人書法新境

資訊 中國藝術報 2020年04月03日 16:06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讀書多節概,養氣在吟哦 高二適

讀書多節概,養氣在吟哦 高二適

■趙彥國(江蘇省美術館副館長)

  靜靜凝視高二適的書法遺墨,那靈異的墨線,似高猿悲叫,亂水潛奔,這是流淌在古典詩文和經典碑帖中的心靈對晤,是意與古會的神異契合。在筆力彌滿、意態天矯,行氣淋漓的筆勢中透映出一位傳統文人的自我風神。從“赴速急就稱奇觚,鬼哭神驚運思初”的詩句裏,流露出他作書時“筆所未到氣已吐”的豪邁心象。高二適的書法意象以氣勢開張、書蘊“詩意”為基調,以其精湛的筆墨古法、深厚淵深的文史修養和特立高潔的文人風骨幻化熔鑄,開古典主義之新境,堪稱傳統書法草書一脈的浪漫主義大師。

  高二適生於1903年,江蘇姜堰人。原名錫璜,後易二適,曾署瘖盫、舒鳧、磨鐵道人等,為江蘇省文史館館員,近現代著名書法家,有“當代草聖”之譽。他一生追求人格獨立,不隨人作計,學術上溯本求源,書法上高揚帖學,力追晉唐,尤嗜唐太宗父子書法。他曾自言:“予篤嗜唐太宗、高宗父子書,顧久不得佳搨,心焉憾之。今夏忽于舊肆獲此,摩挲石墨,益發臨池之興矣。 ”他亦嗜書如命,勤讀不止。所讀碑帖皆隨感而發,反復題跋,其眉批、評注、題記跋語皆為一時一境之感悟心得,各體書法、各種筆調有機結合,呈現出敏于思考的學者風範。

  怎樣師法古代經典法帖?

  從高二適所註解的《李貞武碑》來探尋其書學觀念和思想,概而言之有以下幾點:筆墨之道,臨池要勤;筆朗神清,俊美為上;刀筆互見,筆勢為先;言其出處,對比異同;立體讀帖,兼及文字。

  書法,首先是書寫的技藝。高二適崇尚書寫之功自勤而來,後天的努力和功夫積累至關重要。曾言:“此事(書法)非紙成堆、墨成冢,不克見功效。 ”自1952年到1974年, 22年間他十數次題跋此碑,朝夕臨習不輟,用功至勤。從“予常間月臨摹,便覺有餐霞飲露之概”“朝夕臨此”等語便可得見,他對《李貞武碑》是傾注了極大心力的。因此可以説,臨摹中量的積累是書法學習産生質變的前提和基礎。

  書法中的神采是作品傳達出的風神、氣韻、意趣,是書家精神氣質、個性情懷的筆墨體現,也是最動人之處。南齊王憎虔《筆意讚》序:“書之妙道,神采為上,形質次之,兼之者方可紹于古人。 ”高二適註解此碑,亦先重書神。他認為:“書法無俊秀之氣,不得謂為藝事。 ”因此,他在本帖中使用大量“俊美”“清秀無對”“樸茂之至者也,秀勁”“清氣撲人,古今無對”等描述來闡發他對高宗書法最為直接的審美感受。

  而書法墨跡和碑帖拓本是學習書法的兩大取法源頭,在面對刻鑄文字的時候,必須結合對墨跡欣賞的經驗,把點畫的筆鋒使轉及其複雜的運動形象地補充其中,這才足以重現完整意義上的書寫過程。如高二適註解雲:“ (出)筆鋒活現,(緒言)諸字如見真跡,所謂毫芒畢露也。如見真跡,而無一筆輕忽,骨肉停勻。 ”諸如此類的語句都可看出其透過刀鋒力追筆意的識見和力圖想象回放書寫原貌的能力。“寫此要有斫陣筆勢,方為合作也”一語,更加道破了此碑最突出的斬截爽健的用筆特徵,足見其對碑帖理解的準確和敏感。

  高二適在讀帖臨摹的過程中,不僅細心研讀每個字的形質、神采等書法本體要素,在縱向上還考其由來,從文字書體的演變上探其原委。與此同時,橫向上則以不同書家進行比較,使得各自的書風特點更加清晰明了。如“高宗行草大似晉賢風格,其綿中裹鐵之勢,絕可慕愛。文皇多剛,天皇格多柔,此兩言決耳。 ”“ 《貞武》可與文皇之《溫泉銘》合參。 ”“高宗字法, (點)尤厚重出神入化,高宗有之矣。 ”

  同時,高二適研習碑帖,不僅關注書法藝術本身,而是全方位立體式的研究,他還關注碑帖所蘊含的文字內容,如“銘詞至佳”“其四文佳” 。這種方式一方面使得每一通的臨帖學習都變得富有新意,始終以一種鮮活的狀態享受書法,這也是當代書家缺乏書卷氣和自然氣息的問題所在。

  從大量散見於各個碑帖中的題跋感受經典書法的魅力,這正是作為學者、書家、詩人的高二適研究書史、書論、書家以及書法形式技巧、風格流變的最為真實的記錄。同時,高二適不囿陳見,往往對歷史上公認的經典名作提出質疑,重新思量,詳加評説,發前人之所未發,閃耀著獨立思想者的光芒,這對當代書法研究者解讀經典碑帖提供了嶄新的視角。

自作詩 高二適

自作詩 高二適

  如何進行個人書法面貌的創造?

  中國文人歷來推崇人格精神的獨立,尤以風骨高逸、氣象獨張為畢生之追求。那瀰漫在詩文書畫中的清逸氣息和高古格調,是一個文人生命氣格的彰顯和流露,是精神世界的濃縮和菁華。“江南高生二適,巍然一碩書也。 ”章行嚴曾這樣讚許高二適。

  綜覽高二適的文藝成就,主要是由詩文和書法這兩大部分有機組成的。詩文是他藝術氣象的源泉和動力,書法是他才思馳騁的神駿,這兩項是他治學的畢生主張和一貫目標,二者血脈貫通、相互融匯。

  高二適的文章主要是學術論文,如《蘭亭序的真偽駁議》《蘭亭序真偽之再駁議》以及《新定急就章及考證》等,此外文史著作有《 〈劉夢得集〉校錄》 《劉賓客辨易九疏記》等。其他書札則主要敘事,而抒發性靈之作則全在於詩,詩在他的總體文藝成就中是重中之重,也最能見其心志。

  作詩或讀詩古稱吟哦,高二適曾有自撰聯書作雲“讀書多節概,養氣在吟哦” 。吟哦養氣亦成為他日常精神生活的重要內容。他的詩隨情抒發,隨手著錄,極見其堅毅個性和特立獨行之修養。著名詩人俞律評其詩歌雲:“他意氣自許,觀世事,察人生,發為歌咏,其與世向背,歷來一以貫之,因而其詩無一首不志高言潔,志大辭宏,志遠旨永,乃第一等襟抱,第一等學識,第一等真詩。 ”因此筆者認為:高二適的書法就是他詩歌氣象和文人品格的濃縮和筆墨映現,是他書如其人的真實流露。

  高二適一生愛詩,常朝夕吟哦,作詩無數,有黃山書社二十世紀詩詞名家別集叢書之《高二適詩存》刊行於世。他讀古人詩廣取博收,尤宗法江西詩派,故用典較多,尤其對唐代杜甫、韓愈、柳宗元、劉禹錫,宋代陳後山等都曾下過相當的功夫。而他鬱勃、孤傲、耿介的氣質與杜甫詩作、江西詩派的神韻一拍即合,而這些詩意精神正暗合了他書法審美理念的生發,杜甫詩作“書貴瘦硬方通神”“草書非古空雄壯”中的“瘦硬”“入古”“雄壯”正是他草書審美理念的追求所在。1966年高二適“臨《宋拓祖石絳帖》 ,專攻瘦勁一派”和題《李貞武碑》 “此碑結體瘦勁,久寫有益,見清剛之氣生於毫端,其高妙大為獨步雲,能于細緻中求莽放尤難。 ”從中可以看出他“書美以詩美為尚,二者美美與共”的大美情懷。

  至此,我們似乎恍然頓覺,高二適的書學正是根植于中華經典文化的精華,以王羲之為書法之基,化以文史浩淼的詩文之蒙養,並將詩、書、文這三大領域的傳統精魂融為一爐、深入堂奧,走出一條真純敦厚的書法正道。只有對傳統文化如此高深理解和把握者,方可臻此妙境。如其所言,高二適晚年的書法確實也完全達到了“轉動迴旋,強弱高下,無施而不可的最高境界” 。

  當今書壇,亂象雜生,各種流派層出不窮,有你方唱罷我登場者、有徒有手技胸無點墨者、有浮華流俗不堪入目者等等,與高二適那傲然獨立的文人風骨和嚴謹的治學態度以及高昂的藝術才情和正大氣象形成了強烈反差。蘇軾曾言:“作字之法,識淺、見狹、學不足,三者終不能盡妙。 ”這正説明:書法不僅需要技能,它更是一種文化現象,需要見識、學養去涵養。高二適亦曾慷慨高呼、啟悟後學雲:“凡人有作,須有所寄託,不然,則字匠之為,有識者定嗤之以鼻也。 ”

  羅曼·羅蘭曾説:“沒有偉大的品格,就沒有偉大的人,甚至也沒有偉大的藝術家,偉大的行動者。 ”而高二適以一種卓然獨立的人格氣象和風骨,似一座燈塔照亮前行的路,感召後學,讓當代書家撥開迷霧,看清人文之道,不斷續寫新的篇章。

書畫首頁
分享到: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