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央視藝評】陳履生:中國防疫博物館的規劃與建築設計

央視藝評 來源:央視網 2020年03月30日 10:36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特邀藝評人:陳履生(中國國家博物館原副館長)

在影響到世界的新冠肺炎疫情過後,建立“中國防疫博物館”的倡議,得到了絕大多數人的理解和支持。根據鳳凰網3月9日開始的“你支持我國建立國家級防疫博物館嗎?”的調查,截止到3月26日,共有46835人參與投票。其中39520票支持,佔83.07%;5016票不支持,佔10.54%;3040票持觀望態度,佔6.39%。這是一個旨在紀念和教育的專題博物館。它的意義超越了一般博物館的專業認知,也超越了一般公共紀念物的認知,因為它是刻骨銘心的全世界的共同記憶,是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的如此大範圍的歷史事件,反映了“山川異域,風月同天”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基本特徵。這一重大的公共衛生事件所牽涉到的方方面面以及沉痛的教訓,特別是為了那些死去生靈的紀念,用博物館的方式來紀念他們、緬懷他們的不幸,同時,教育我們的後人關注公共衛生,關注突發事件,同時要做好未雨綢繆的應對準備,以保證人類子孫後代的幸福和安康。

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

毫無疑問,天災人禍中的很多方面都是因為出於人們的認知之外,也可以説明人類對於有些災害的認識還有不足,或有局限性。這是科學,需要科學的認知,需要有一個認知過程,所以,普及基本的知識就很重要,讓大眾對現有知識的把握表現在突發事件的應對之中,從而最大限度的避免傷害。因此,當新冠肺炎疫情過去之後,人們應該從不同的角度去反思它的很多方面,而用博物館的方式來存留這些歷史記憶,用博物館的方式來反思過去的不當或存在的問題,更重要的是用博物館來存留許多歷史的文獻和歷史的資料,特別是與這次事件關聯的見證物,通過其中的一點一滴能夠了解2020年這一影響到全世界的重大事件。

       作為新冠肺炎這一事件暴露的原點,湖北省武漢市的華南海鮮市場是人們矚目的地方,曾經是輿論的焦點所在。儘管關於這一疫情的具體原因尚不明確,但是,人們最初是從這裡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並由此影響到武漢的封城,為全世界所關注。因此,中國防疫博物館設立在武漢是情理之中。而在武漢這樣一個都市中要尋找一塊現成的土地來建博物館,那也不太容易,而如果能夠找到這一塊地方建博物館的話,那往往是在荒郊僻野,因此,對於承擔公共教育職能的博物館來説是不恰當的。為了更好的發揮教育的目的和紀念的意義,把防疫博物館建立在華南海鮮市場的現址,保留城市中人們曾經經歷的一段歷史的記憶,應用該是一個合理的安排。而也有些人提議拆除海鮮市場而將這裡改造為城市的紀念公園等等,我認為這都不妥。

武漢華南海鮮市場作為華南地區最大的海鮮市場,其主體公司武漢華南海鮮市場有限公司成立於2005年。公開資料顯示,該市場總建築面積約5萬平方米,有經營商戶1000多家,集海鮮、冰鮮、水産、幹貨等為一體。從其規模,以及服務於城市和周邊地區的功能來看,是一處比較重要的市場,如果將其拆除,將削弱了城市功能,也對周邊和城市中的居民生活有影響。

華南海鮮市場的周邊有很多公寓和住宅樓等,其中有很多城市居民。為保留城市的服務功能,而不應為建立博物館或紀念碑等而影響到居民的生活以及城市服務功能的發揮。而保留城市服務功能,同時又保留城市的記憶,應該是建立這一博物館的最重要的立論。因此,在這一宗旨下,應該研究如何保護和保留、發揮和利用的問題。根據各方面的綜合考量,也參照國外博物館的一些設計經驗,如果把中國防疫博物館建在華南海鮮市場的地下,不僅保留了華南海鮮市場原有的功能,也保留了武漢人的歷史記憶;而博物館在這裡與市場形成的特殊關係,也成為博物館在專業內容方面的一個重要的支撐。

從目前海鮮市場的建築狀況來看,不盡人意,功能也不夠健全。因此,必須把它推倒重建,提升硬體,完善功能。原來海鮮市場有一公司的辦公樓,位於市場東區最東端,緊鄰發展大道與新華路十字路口。這一建築是海鮮市場的標誌。為此,我與建築設計師劉志軍在設計這一博物館的根本問題上取得了共識。

劉志軍提出了“生活中的博物館”這一設計構思。並進一步提出;“重建華南海鮮批發市場,保留原有的城市記憶和生活氣息。博物館位於海鮮批發市場地下一層,和批發市場形成空間互動。在此基礎上,提出了建築設計規劃——按照城市規劃管理相關規定的退讓紅線,室外留出必要的集散廣場、消防環道和停車場。項目用地約1.15萬平方米;總建築面積30200平方米,地上建築兩層,面積11400平方米,地下三層,總建築面積18800平方米。其中地下博物館建築面積7800平方米,停車庫11000平方米。

【隱藏的博物館】

為了銘記這段剛剛過去不久的黑暗歷史,博物館空間低調謙遜,只有深入到場地內部,才能發現這個嶄新的文化空間。博物館設計于地下空間,通過三個不同尺度的下沉廣場聯絡主要觀展流線,在觀展流線上佈置若干展廳,展陳面積約5000平方米。

【城市記憶】

建築在街道上呈現出低調樸素的觀感,保留原海鮮市場的立面意向,作為空間的標誌性入口。保留原建築相對關係,退讓出主入口紀念廣場,通過紀念廣場到達主入口,主入口通過原城市建築立面形象的再塑造,喚醒人們對這段歷史的記憶,使展廳空間和博物館整體的喚起式體驗完全隱藏在城市記憶裏。

       博物館保留其原三層辦公樓在街邊上的一個立面,讓人們過往的時候還能看到這樣一個歷史的印記,像澳門的大三巴一樣,成為一種歷史和文化的符號。這面墻的後面是博物館的主入口,觀眾由此而走到地下的博物館空間,在這個地下的中間迴旋的空間內的一面墻上,刻有在這次疫情中遇難的三千多名死難者的姓名,讓人們記住這一公共衛生事件給人類造成的災難給這座城市造成的不幸。另有墻面上將刻有全國各地援助湖北醫療隊的名稱,還有國家表彰的在這次戰疫過程中的優秀醫護工作者的名字,以表現一方有難八方來支援的社會主義體制的優越性,並讓人們記住那些犧牲和奉獻的醫護工作者;同時,還將刻上這次捐獻物資的國家名稱,重要和有代表性的國內捐贈單位和人士的名字,以志紀念和表彰。

左面的這面墻上將刻有在這次疫情中遇難的三千多名死難者的姓名

地下的一樓是博物館的展廳。設計者很好地利用了空間關係,建立了一個休閒區,進入了展廳之後,可以把展區分隔成若干個板塊,展示從新冠肺炎、SARS到新中國以來重大公共衛生事件中的很多點,還有毛澤東主席《送瘟神》詩詞中的江西余江血吸蟲病的歷史,一直到20世紀初期,東北數月發生鼠疫的歷史。

       中國防疫博物館立足中國,放眼世界;立足當下,放眼未來。因此。博物館中有一個展區還有展示全世界共同戰役的過程,以及世界歷史上重大公共衛生事件以及瘟疫流行的歷史。在博物館的長期陳列中,還將反映與人類健康、疾病、衛生、醫療等科技發展的歷史,認識傳染病和防治手段的進步與發展的歷史。博物館的展覽空間分為長期陳列和臨時展覽兩個部分。

博物館建築的地下二層是博物館的辦公區和停車場;地下三層為停車場。這樣將很好地解決了華南海鮮市場原來沒有停車場的問題,同時,也健全了華南海鮮市場的服務功能,同時提升了它的服務能力和它的形象。因此,在這樣一個規劃中,實際上是隱藏在地下的一所博物館。從整體上來看,它和近在咫尺的武漢市博物館以及其它公共文化設施形成了一個文化帶,又與周邊的高鐵站等等的城市服務功能連接在一起,更加便於公眾參觀博物館。

【建築設計師簡介】

       劉志軍,東南大學建築學院研究生畢業。江蘇省建築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副總建築師、綜合創新院院長。研究員級高級建築師、高級城市規劃師;國家一級註冊建築師;國家註冊投資諮詢工程師,江蘇省建築師學會副秘書長,長三角建築師聯盟副秘書長。

書畫首頁
分享到: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