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藝術生的網課上什麼,怎麼上?

資訊 美術報 2020年03月23日 17:33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謝瀚鋒 2020再啟航 數字繪畫

謝瀚鋒 2020再啟航 數字繪畫

  受新冠肺炎疫情推動,在教育部“停課不停教”“停課不停學”的號召下,網課學習正在全國如火如荼地進行。儘管很多老師與同學並不熟悉在線教與學,上演一幕幕“網課翻車現場”,但不破不立,它依然是一次“由危機倒逼”的有意義的嘗試。

  隨著5G時代的逐漸來臨,網速的變革,雲端的崛起,設備的完善,網課雖然不能完全取代面授教學方式,但在不久的將來,或許會被更加精準地廣泛應用,作為重要的輔助教學方式而存在。

謝瀚鋒 2020再啟航 數字繪畫

謝瀚鋒 2020再啟航 數字繪畫

  資源共享 教學相長

  2月28日,教育部黨組印發通知,全面部署統籌做好教育系統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教育改革發展工作。通知指出,要進一步做好在線教育教學,既要明確當前線上教學“教什麼”和“怎麼教”,又要不斷探索開學後課堂教學與線上教育的有機結合。

  早在1月,很多高校就已在內部組織教師進行多次線上教學培訓。唐驍老師説,“我們工作室得知武漢封城後,教師們就進行了對下學期教學形式的預判,一致認為開學有可能會延期,在1月下旬就開始著手線上教學的安排。”

  網課對於大多數年輕老師來説,在操作上不成問題;而年紀稍大、對電子産品不太熟悉的老師,短期內存在一些操作上的困難。

  據受訪的老師們介紹,目前高等美術院校中,所用的線上平臺包括微信、騰訊會議、超星學習通、QQ課堂、百度網盤、釘釘等。微信群更多地用於日常事務溝通、傳資料、佈置作業;騰訊會議用於播放視頻、看PPT、分享圖片、講解作品;QQ課堂用於直播;超星學習通用來記錄考勤打卡、整理資料,學生階段作業上傳,數據收集等,這也是高校較推薦的一種方式,便於作課堂記錄,也方便學校督導。“但使用平臺的用戶太多,量太大了,開網課的第一天,同時幾百個課程在上面,我們都無法簽到。”四川美術學院副教授熊莉鈞説:“我們更多的是使用騰訊會議。它有一個強大的功能,即共享屏幕。我在電腦上操作,同學們全部能看到,如舉例分析作品,可以隨時操作,這樣更大程度地接近在教室裏面對面上課的狀態。”

  無可否認,網絡資源十分豐富,網課的開展,給當下帶來了諸多便利與幫助。

  “以往在班級群裏發個通知往往得好幾天才有回復,現在幾乎都是秒回。”湖北美術學院油畫係第二工作室主任唐驍表示,網課的優點在於互動響應速度快,線上資源豐富,工作內容可以數據化、很直觀。

  中國美術學院教授周剛認為,正好可以借此機會認認真真整理一下自己的課程。通過理論方面的梳理和講解,也使同學們形成系統的完整的理論體系,這對返校後的實踐教學有更大的幫助。

  在中國美術學院中國畫與書法藝術學院教師張愛國看來,網課在家中書房進行,手邊的資料非常充分,而平常去學校上課,不可能把所有資料都帶上;還免去了上課外的雜事干擾;且網課的時間相對集中固定,運用手機、電腦等工具溝通更順暢。當然不足就是不能現身説法,面對面地交流。因為書法專業的教學非常強調看老師現場示範,要多體會毛筆書寫的氣場等。

  太原師範學院書法係教師王鑫則表示,線上教學的功能性強大,比如教學視頻能實時記錄,上技法類課程時,老師可以更直觀地將書寫細節及完整示範展現給學生,學生可以通過“視頻回放”,鞏固和加強學習內容;“學習通”“釘釘”等網絡平臺能清晰記錄如“教學簽到”“直播觀看人數”“回放觀看”等各類數據,方便老師及時準確地掌握學生的學習狀態。

  湖北美術學院美術學系教師任珊珊認為,線上教學有效地利用全球優質教育資源,保證教師更為合理地規劃教學和研究的時間,在未來也可節省教學空間建設的投入成本。同時平臺設計的學生管理、統計、作業管理、雲數據庫等功能,極大可能地解決教學管理特別是大班教學管理的難度,對學生也有一定的約束力,有助於高效的課堂建設。

  在課程設計之初時,她最擔心的就是溝通問題,沒想到在實際執行過程中,卻獲得了意外驚喜。“隔著屏幕,師生之間教與學的過程卸下心防,長輩與晚輩的隔閡被打破,學生反映發現了很多老師的另一面,老師也借此發現了同學不同的閃光點,這也是教學相長的有利體現。”

中央美院廖勤老師的線性素描人體寫生課直播現場,劉慶和老師旁聽作教學督導。

中央美院廖勤老師的線性素描人體寫生課直播現場,劉慶和老師旁聽作教學督導。

  線上直播 見招拆招

  此次疫情不僅是激發網絡課堂快速推進的一次重要契機,更是對全體教師們的一場歷史考驗。為了吸引同學們的注意力,老師們使出了十八般武藝,開始了自己的“主播”生涯。

  四川美術學院油畫係副教授羅丹想了很多招兒。在上網課之前,他下載了很多藝術家的紀錄片,並根據課程的進度,將其拆分成半小時一段播放,作為輔助教學的一個手法。課堂的安排更是具體到幾點至幾點做什麼,每個人發言幾分鐘,還會時不時向同學們拋出一些問題形成互動。“這門課最終落腳點在3-5張的臨摹作業上。我要求他們每張要有不同的側重,比如一張以色彩,一張以刻畫,剩下的可能從自身感興趣的一個特點展開。”

  課外,他還準備了一些關於藝術家的電影,推薦給學生。“第一天推薦的是《午夜巴黎》,因為剛好講到印象派,那個時期有很多的優秀藝術家,他們生活的環境,那個充滿著時代氣息的背景,我覺得很有意思。第二次課推薦了《我和塞尚的故事》,畫面拍得很美,真的就跟印象派的畫兒一模一樣。”如此線上線下結合教學,讓學生們有一個比較充實的學習推進,羅丹老師説,“希望同學們不要只是看到眼前的這幾週課程,我們希望這是他們審美建立的基礎。審美的建立比任何實踐技法的教授重要得多,而且這會影響每個同學的一生。”

  四川美術學院副教授熊莉鈞也一早就將自己珍藏的近300G圖像資料,上傳到百度網盤,供學生們自由查閱,包括上課的知識點、推薦的優秀藝術家及其作品,和多年積累下來的大量的展覽現場圖。同時她將課時PPT、需閱讀的書籍、思考的問題等,上傳到微信平臺和超星學習通的記錄裏,以便學生們提前上網搜尋資料,為後期課程的開展做足準備。

  線上教學如何提高手頭功夫

  中國畫、書法是傳統型學科,所以線上教學的重點就是如何讓學生真正做到手頭功夫上有所提高。只要學生在狀態中,師生之間保持溝通,無論採取哪種教學方法,都會有一定的成效。

  廣州美術學院中國畫學院副院長陳侗負責的基礎工作室,在他的提議下,將課程一樣的兩個班(中國畫和壁畫)打通,共建一個微信群,共享教學資源。前八周的課程包括臨摹和寫生。“考慮到各地學生的條件不同,我們基礎工作室的白描人物臨摹是將範本統一打印出來寄給學生,雖然增加了教師的工作量,好處是學生的學習條件不受所處環境的影響。”陳侗老師説,人物寫生要求學生以家人為模特,教師會逐一在服裝和動作上給予指導意見。影響最大的是戶外寫生實踐課程,部分要與後面的課程調換位置,甚至完全改變,因為戶外寫生一直是教學的主體,尤其是山水畫專業方向。

  中央美術學院中國畫學院副教授廖勤在上網課之前,則翻拍了家中的大量畫冊,形成電子文件發給身在世界各地的同學們。目前他要上3周的人體課,為此他事先做了300多頁的PPT。“這個課時量和授課內容,應該足夠同學們去消化、理解,之後會佈置作業,隔天檢查作業,並一對一地進行講解,一張畫一張畫地過,一個問題一個問題地講透,使同學們能夠在理論課的基礎上,進行寫生的訓練。”

  沒有工具 就地取材

  面對沒有材料、沒有工具的學生,老師們也以鼓勵式的教育為主。很多學生回到家裏,材料不齊全,有的只有鉛筆紙,有的甚至連鉛筆都沒有。

  “材料的局限、環境的局限下,我們應更尊重學生的意願,他能夠採用什麼方式進行手的鍛鍊、能夠採用什麼方式促進自己的思考,就採用什麼方式。”熊莉鈞老師説,她收到的作業雖然是五花八門的,有鉛筆的素描稿件,有水彩的稿件,也有繪圖軟體的作品圖片,但她非常開心,也讓她發現了同學們的諸多閃光點。

  身處疫情重區的唐驍老師説,美術學科重在實踐,和其它學科的線上課程相比,最大的障礙在於無法給予同學們合適的教學環境和條件,加上現在情況特殊,湖北省內的同學幾乎都沒辦法拿到如顏料、紙張、畫布之類的學習材料。老師們針對課程的具體內容想辦法做了一些適合線上的調整,“比如三年級的‘藝術文獻閱讀’課程,我們在前期製作了書單,並下載了電子版,上傳到學習通平臺上,學生們按照教師安排的任務點選擇書目進行學習閱讀。三年級的‘室外油畫寫生’課程我們的應對方案是把課程分為兩個部分,一部分是加大理論講授和梳理的權重,另一部分是要同學們儘量用身邊找得到的工具和材料進行室內練習,沒有油畫材料就用其他材料代替,目的是能儘快投入到學習狀態中。”

  教授網課《水性材料繪畫語言研究》的周剛老師亦是如此。在這種情況下,他針對同學們的具體情況提出了靈活多變的方法,沒有帶炭筆的同學,可以用鋼筆、鉛筆甚至毛筆替代,並根據每個同學的不同情況佈置不同的作業。此外,他也在幫助學生聯絡已開業的畫材店加急處理,保證同學們正常學習。他激動地説,“經過這次疫情,感覺同學們一夜之間都長大了。”

  四川美術學院雕塑係的《浮雕基礎》課,同學們在家缺少油泥,沒有泥塑刀,沒有浮雕板,沒有雕塑臺……課程授課教師李震、姜凡、石鴻傑,急同學之所急,想同學之所想,為同學們發來了一份完整的DIY説明。在老師的鼓舞、啟發下,部分同學開始就地取材製作課程需要的材料。有的同學在花壇、田地裏去找泥,處理成“油泥”;把合適的筆桿、筷子等日常用品改造成雕塑刀;有的同學全家齊上陣,把家裏的櫃子改造成可拆卸的浮雕臺。教師的投入、同學的積極努力以及家長的支持與協助,共同克服了課程工具、材料短缺的限制,順利上課。

  線上教“寫生”成為最大挑戰

  如果説客觀條件上缺少材料和工具,老師尚可通過調整課程內容和尋找其他材料替代,甚至教授同學自製材料的方式來解決,那麼寫生課程的線上教學,則是對老師的更大挑戰。

  羅丹老師這學期要上的是7周的具象寫實課程,落腳點在印象派風格的人體寫生。面對沒有模特兒、沒有工具、不能當面講解的現狀,一開始他非常困惑,但在與校領導、繫領導及其他科的老師溝通交流後,迅速作了一個較大調整,將課程定位為:以欣賞、臨摹為主,了解印象派時期的藝術家,順帶對人體的解剖作深入理解。

  “在課堂裏,你可以通過語言、表情,包括教室本身的空間環境,你所佈置的氣氛,這些因素讓學生有一個代入感,但現在只能依靠冰冷的屏幕和一個蒼白的攝像頭,語言的表達效果也不是太好,就顯得無力。”羅丹老師一直在考慮該怎麼做才能達到更好的效果。他將課程拆分成了兩個部分,一部分為看視頻、講解印象派及技法,配合自己拍攝的一些高清圖片,張對張地講色彩的基本道理,甚至基礎到畫框、畫底的製作。另一部分的臨摹工作則放在後面。

  面臨同樣困惑的還有四川美術學院教師王鵬傑,眼下他正在上大一下學期的素描課。素描課的主要內容是半身像、全身像和人體素描。以往上課時,他都是拿手在自己身體上比劃,比如這塊“形”是怎麼長的,這裡邊肌肉和骨骼的關係怎麼樣的,這塊肌肉叫什麼名字,在什麼樣的運動動作下,它會有什麼樣的特點,它會擴大還是縮小還是會拉伸等等,就能很直觀地表達。“現在就不能這麼上,直播的方式,很難那麼鮮活地讓同學們感覺到,給課程增加了不少困難。”

  儘管對著圖像的素描和真實在課堂中的寫生,完全是兩個概念,但同學們分散在各地,沒法找人體模特寫生,只能找一些結構比較清晰、動態比較明確、適合於訓練的圖片,作為參考對象來畫。王鵬傑老師説,人在動的過程中,他的體積、結構、紋路,包括呼吸、動態等,會給同學們多樣的感受,但圖片把這些東西過濾掉了,且把人體的很多情感的、情緒的東西給弄沒了,鮮活感也沒有了,剩下一個僵硬的形體。為此,他在教授畫照片的同時,也鼓勵同學們發揮主動性。“去理解人物的性格,去構建這個人物背景的情況,這個人大概什麼職業、什麼性格等等。”

  廖勤老師所上的人體寫生課,前期先以臨摹大師的名作為主,這樣之後的創作課和生活速寫課相對會好上一些。他建議同學們在家對著鏡子畫一些自畫像,如果有親屬,也可以作些嘗試性的寫生作業。他説,“只要教師做好了充分的準備,有教學的信心,自身對職業的責任,對網絡上傳授的教學方法都可以克服。最重要的是在特殊的疫情之下,作為教書育人的老師也要向醫護人員學習,在同學面前,在學校的整體規劃面前,以身作則,盡全力地投入到教學裏,站好教學的崗位,使同學安心,使學校放心,全社會共克時艱,度過困難。”

  交互缺少 網絡卡頓

  沒有學生的課堂,缺少師生間的互動、同學間的情感交流以及生動的課堂學習氛圍。

  從採訪中,我們得到的最多反饋就是網絡卡頓、交互缺少、注意力容易分散。

  在廣州美院主教工筆人物畫的于理老師,最近反映在用超星試課時發現網絡擁堵,只能採取調整上課時間和工作順序來保證教學內容和質量。任珊珊老師説,目前自己包括周圍的同事面臨最多的教學問題,都是來自於技術平臺的不穩定性,直播卡頓、系統延遲、資料上傳受限、討論功能受阻等,制約了教學過程的順暢進行,影響了教學的節奏感。羅丹老師直言道:“學生們也面臨著網絡很爛的情況,有些甚至比我的還爛,班上還有兩位香港的學生,視頻交流上還有一些滯後。”

  太原師範學院2019級同學張琨旋、楊清嵩、周楠楠等均表示,線上教學也帶來許多不便:不同的課程需要在不同的軟體上進行,要反復確認在哪上課。每天有回復不完的“收到”,以及不斷簽到,需時刻關注手機消息動態,生怕錯過一條通知。也常常出現無法連接網絡、視頻卡頓的問題,無法及時高效率地學習。

  的確,網絡不穩定,卡頓不暢,考驗著講課者和聽課者的耐性,容易讓同學們錯過重點,失去學習的興趣。而交互缺少也是導致學生注意力不集中的重要誘因。

  中國美院大三同學徐淵就讀于藝術管理系,作為偏理論類的專業,授課模式的轉變對他而言要小得多。用他的話來説,“解放了課堂對於地點的限制,讓上課的環境變得更加自由。”他説,網課作為虛擬課堂,本身就缺乏真實課堂的面對面交互,很多時候學生的問題無法及時地反饋給老師,師生之間也會因為表達限制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且注意力很容易被外部環境分散,加之在家本身就易産生一些惰性,因而網課的效率較之面授還是有不小的差距。

  “畫畫是老師學生互動特別多的一門學科,老師不在場,有時候畫著畫著會陷入迷茫,如果有一定的錯誤,還不能被及時糾正,比如畫的大小尺寸、畫的材料、畫的工具等,這些東西很難清晰地表達,有時候老師講了一大堆,然而學生並沒有聽懂。希望疫情早日過去,重返校園和老師面對面交流。”四川美院國畫係學生告訴記者。

  太原師範學院2019級同學秦偉雲、陳麗麗、潘傢鑫等回想前三天上網課時表示,學生與老師間的互動不及時,往往老師提出一個問題,需要等待一段時間讓學生打字才行,浪費了很多時間。有時候一卡網,就會錯過老師講的重點,而在線上課程中,老師很難知悉學生的聽課情況,知道的僅僅是學生的觀看時長與發言次數和內容,而不知道上課期間學生是否認真聽講,到底在幹些什麼,無法及時監督、管理學生,也降低了學習效率。

  也有同學反映,長時期上網課,會出現頭暈眼花、視覺疲勞等問題。

  網絡教學是雙面的,對於自律、樂於求學者,可以更自由地安排學習時間,受益匪淺。而難於自控者,逃離了老師的“耳提面命”,立刻成為了一批“網課學困生”,難以從電子産品的樂趣中抽離,以致上課分心、精神渙散。

  “我們不可能全部視頻開著去監控他們。講課的時候也需要他們靜音。”“同學們的聽講情況,老師不了解,不知道所講的知識點,他是不是領悟和理解了。”“學生在線上的交流反饋,並沒有在校園教室內的氛圍熱烈,隔著屏幕看不到對方,難以確認學生的當前學習狀態。”……這也是老師們的心聲。

  湖北美術學院工業設計係的展示設計專業教師成章恒表示,課堂中會通過肢體語言和繪圖示意加深對設計形態的表達,得不到學生的反饋,只能靠教師自己對著屏幕發揮了。

  四川美術學院中國畫係教師白海認為,網課中較難把握學生在課程中的情緒變化。同時加大了學生對老師示範意圖的理解難度,降低了示範的靈活性;而中國畫教學中“手把手”這個特點,無法在網課中實現,改畫更是不可能。

  針對學生的分神問題,陳侗老師介紹道:他們給每個大班都分了小組,實行指導教師、班長、小組長一級級管理,以防止學生出現鬆弛和懈怠現象。

  王鵬傑老師則用投屏的技術把PPT投在直播平臺上,以一邊播一邊講,同學們發彈幕、留言實時更新的方式,來縮短師生間的交流距離。

  充分備課 幽默調味

  兩年前就已在智慧樹和浙江省教育平臺上開設網課、錄製過800多個課時的周剛老師,對網課早已駕輕就熟。儘管如此,對他來説,學校開設的網課仍是完全不同的一種體驗。

  “這裡面的操作流程比較繁瑣,需要一段時間上手。學校考慮到這些問題,特意給老師們進行了培訓,解決了操作過程中的種種問題。”對於還未開始上網課的老師們,他建議首先熟悉直播平臺的操作;其次,必須要充分備課,課件要圖文並茂,要有課程要求,要有知識點,還要築牢知識點背後的學術支撐。

  “在網課平臺上講10分鐘,台下要花將近一天的時間準備。網課需要有非常明確的系統,每個章節講什麼內容,半點都不能馬虎,學生在電腦前邊聽邊認真做筆記,有可能還會將課程視頻錄製下來,作為學習資料反復觀看。這種情況下絕不允許教師犯錯,這樣對教師的要求就十分嚴格。”周剛老師説,“臺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這是網課的第一要求。

  再則,課堂中要照顧到每一位同學,每堂課前要點到,確保每個同學都進入了你的課堂。為了使上課形式生動活潑,老師要時不時地提問,與同學互動。除此之外還要有一定的作業量,文字作業、圖畫作業、考驗動手能力的作業都要有。在作業完成期間,要用微信或釘釘等方式和同學進行在線討論。最後,必不可少的環節就是要對每位學生的作品進行認真的點評,肯定優秀的部分,同時提出意見,讓大家有目標地進行針對性訓練。

  王鵬傑老師亦持相同觀點,他建議,在上網課時,老師的敘述要盡可能地準確,因為這個時候,除了視頻直播外,最有力量的武器就只有語言了,得抓住學生的注意力,避免他走神。

  “備課內容要非常嚴謹且充實,在腦海中多過幾遍,組織好語言,講的時候才能夠信手拈來。增加一些比較幽默的、能夠調起大家興趣的語言和小段。不然的話,同學是不可能整個持續地聽下來,他的精神肯定會渙散、不集中。”同時,要跟每個同學保持緊密的溝通,經常地提醒他們把階段圖發給老師,並詢問他們的情況,讓他們感覺到雖然是在互聯網的兩端,但是老師還是非常關心他們的狀況,這樣他們就會有認同感和親切感,也更願意投入進去。

  數據時代 未來趨勢

  將日常的教學從線下搬到線上,這是中國互聯網發展20年來沒有碰到過的事情,在線教育已然成為教育行業的新風口。“從整個大數據時代來看,網課真的像一個未來趨勢。如果流量完全不卡的話,視頻上課不是不可以,完全可以做到在家辦公。但從我們人類的活動來説,這樣的方式始終不能代替人和人之間的一個有溫度、有情感的面對面交流。這很矛盾,但也是現實狀況。”熊莉鈞老師説道。

  在王鵬傑老師看來,網絡教學的比重會慢慢地提高,特別是理論類和討論類課程,並非一定得在教室中面對面教授。

  廖勤老師説,這種新型的授課方式,或許將來會成為大學授課、遠程授課的一種主流教學方式。它相對便捷,消減人們對於空間距離的要求。精品課程應該作為精品資源、共享資源,使更多的人從中受益。

  通過這個非常時期的線上教學,陳侗老師認為,“也許,我們將比過去更加了解每一位學生,更知道如何因材施教,甚至也會檢討過去教學中的某些缺失”。

  成章恒老師表示,當VR課堂的技術更為成熟的那天,網絡課堂的互動可能也不成問題。“當課堂環境開放了,老師授課內容和個人學習資料的版權問題,應該如何得到保護”,這也成為諸多老師當下的一點思考。

  這次線上教學也讓很多老師産生了強烈的危機意識。任珊珊就是其中一位。“在未來數據平臺技術高度發展的大趨勢下,我們普通一線教師如何進行自身的職業發展規劃?如果僅僅是作為講授者,那麼名聲斐然、德高望重的專家課堂完全可以吸引更多的學生,學生是否還願意去選擇一位普通教師的知識性授課?在大數據平台下,學生的自主選擇權限增強,對於普通高校的課堂管理來説,難度無疑會增大,對於教師的能力也將是極大的考驗。如果在這樣的大趨勢下,我們還墨守成規,充當著傳統意義上授業者的角色,被淘汰的危機會非常大。”

  在線上教學的促進下,未來高校教師的職業發展應更加注重自身的研究能力,對新知識的挖掘與創造能力,在同質化的知識背景下,教學的獨特性方法探討也是教師們在未來應該認真思考的。

  春分已過,天氣回暖,生活無恙,歲月靜好。盼疫情結束時,師生們重返校園,聚首課堂,春暖花開。

書畫首頁
分享到: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