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周昌新:《帝君朝元圖》誕生記

資訊 來源:央視網 2020年03月20日 18:01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重彩油畫《帝君朝元圖》封面

重彩油畫《帝君朝元圖》封面

       創作這幅作品緣起于我兒子周旸芃,當時他要臨摹一幅古代線描,我就推薦他臨一下吳道子的《八十七神仙卷》,旸芃受命後一連臨了兩天才描了三個人物,我看後有點著急了,就對他説“明天爸爸畫一幅彩色的,讓你看看這幅作品還可以有怎樣不一樣的表現”。沒想到就是這不經意的一句話竟成就了我今天的巨作——重彩油畫《帝君朝元圖》。

       第三天上午我就讓助手安排進行創作。一開始我以為一張六米的畫布足可以把它畫完,沒想到一開畫就收不住了,越畫越大、越畫越長,最後一直畫到近30米,才把它畫到了終點。望著這無意中讓我陷入了有生以來最大的一次創作挑戰的巨作,這幅作品讓我激動、讓我痛苦、讓我身心疲憊;更讓我瘋狂、讓我驚心動魄。這是一次沒有任何準備但又是期待了很久的戰鬥,多少年來我時時期待著有這麼一幅作品挑戰一下自己,這次終於來了。一直以來,我作畫都是在追求一氣呵成、氣韻生動的藝術境界,在這種狀態下沒有嘗試過長期的創作,這福巨作讓我如願以償地作了一次偉大的實踐。

帝君朝元圖人物

重彩油畫《帝君朝元圖》

       在中國繪畫史上,吳道子的《八十七神仙卷》是千年以來無人可以超越的線描巨作,其原作只有30X292cm,我把它用重彩油畫的形式來表現,這本身就是一個極致的挑戰。線條是中國繪畫的主要造型手段,吳道子在歷史上素有“吳帶當風”的美名,他的線描輕盈飄逸,灑脫流暢,是中國線條藝術的傑出代表,而重彩油畫也是以彩線為主要造型手段的線彩主義繪畫,因此表現這幅作品自然就是信手拈來,壓力不大,但這幅作品在表現的過程中,面臨的問題是始料不及的,畫幅越畫越大也讓我身心疲憊,幾乎挑戰了我的心理底線。這幅作品連續作戰了120天,每天10個小時以上,使我筋疲力盡,心力交瘁。有一天畫了15個小時,回家就一頭躺在床上,連吃飯的力氣都沒有。第二天醒來,我和我夫人説:“這次我才真正體會到畫畫是能把人累死的”。從每天的汗水伴隨著創作後的愉悅,到倒在床上完全沒有知覺的睡眠,讓我在如夢般中度過了我生命裏最艱難的120天后,基本上可以放手了。支撐我走過這120天的強大精神力量,是我想讓中華五千年的文明在我們這個時代再次復興、再展雄風的強烈願望,我從心底呼喚著:沉睡了五千年的中國文明之獅,該~覺~醒~啦!

       千年前的繪畫大師吳道子能把《八十七神仙卷》畫到如此仙風道骨、人物栩栩如生、仙氣呼之欲出的境地,千年後的周昌新又該把《帝君朝元圖》畫成什麼樣呢?這是我在創作這幅作品的過程中千百遍浮現于腦海的大大的問號。

《帝君朝元圖》局部

《帝君朝元圖》局部

       這幅作品表現的是五方帝君朝拜元始天尊的盛大場面。五方帝君為東南西北中的各方帝君,此畫只畫了三方帝君;扶桑大帝、南極大帝和東華大帝。吳道子的線描圖沒有色彩,因此整幅作品首先要考慮色彩的整體佈局,因這幅作品的場面宏大,氣勢磅薄,唐代的服飾雍容華麗,所以整個畫面應該是飄逸、華麗、金碧輝煌、玲瓏剔透、金光萬道滾紅霓,瑞氣千條噴紫霧、好一派大唐盛世的景象。從另一個側面反映了大唐盛世的社會現象。前有開路的天王,後有壓陣護衛的武將,中有禮樂儀仗歌舞昇平,這就是當時國王出巡的儀仗隊、文武百官迎送的壯觀場面。吳道子的《八十七神仙卷》是道家的場景和故事,其中畫面表現的帝君有三個:第一個是東華大帝,職責是封管陽氣,與西王母共管陰陽二氣;第二個是南極大帝,職責是封管福祿壽和雷電,同時他也是元始天尊的第九個兒子、代表元始天尊的元神;第三個是扶桑大帝,職責是封管水(包括江河湖海等)。我一開始創作這幅作品時只知道有吳道子的《八十七神仙卷》,後來才知道還有另外一個版本武宗元的《朝元仙仗圖》,這可能是天意,這兩個版本都是八十七個神仙,而前者前面少了一個人物,後面則多一個人物;後者前面多一個人物,後面則少一個人物。如果我開始畫就有兩個版本,那我的《帝君朝元圖》就是八十八個神仙,這都是天意!我竟然也畫了八十七個神仙。前面多出來的那個天王加不上去了,這可能是吳道子的意思。

《帝君朝元圖》局部

《帝君朝元圖》局部

       創作這幅作品表現的就是對每個神仙的塑造,我第一遍就直接用色彩畫了一遍,沒有勾線畫形,直接色彩表現,在畫色彩的過程中,我感覺好像吳道子的線描稿就是我畫的一樣,我只要一看到那個線描稿,我畫面中的色彩就會涌出來,完全不需要思考。每個人物形態各異,姿態萬千。因每個神仙的職責不同,身份地位有別,因此在隊列中的位置不同,狀態表現不一樣,在帝君身邊的金童玉女和大仙及真人等神仙的狀態都完全不一樣。整個作品有一個整體的列隊,列隊中的每一個小組人物相互之間又有呼應和交流,讓人感覺這是一群活生生的神仙儀仗隊,即莊嚴又灑脫,讓人目不暇接、嘆為觀止。畫這幅作品的過程,我才深深地感受到上帝造人的不易,這幅作品中的神仙以女仙居多,每個女仙既要畫得很美又要符合自己的身份、地位和性格特點,這簡直就是比登天還難,每每畫完一個,呼喚出來一個神仙,我都是使盡了渾身解數才能把這位神仙請出來。有一天晚上已畫得很晚,前面已畫了幾位,後面有幾個好像是逼著我一定也要同時把他們也畫出來,我那天就畫了十五個小時,差點就把我畫癱掉了,這也許就是我和這些神仙們的交流互動吧。

       創作這幅作品就是一場中國畫與油畫的博弈和交融,在互動的過程中,如果你被吳道子的線條所吸引,立刻畫面就會變成中國畫,在創作過程中要有不斷地被吸引進去和不斷地打出來,不斷地融入油畫元素的過程,重彩油畫就是有能兼容中國畫線條的元素,線彩主義線條可以在無形中融合中國畫線條,讓他達到“吳帶當風”的藝術境界。   

       歷史的車輪不斷向前滾動,藝術在歷史長河中不斷被發展和創新,中國畫的線條在新的歷史時期也應該有新的面貌和形態,重彩油畫的“線彩主義”繪畫就是中國繪畫線條和西方油畫融合的新時代的産物,這是歷史發展的必然,也是西方油畫在中國發展創新的結果,《帝君朝元圖》便是這段歷史的見證和具體表現。

書畫首頁
分享到: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