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抗疫文藝:沉重而神聖的使命

資訊 中國藝術報 2020年02月24日 16:00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毛時安(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

       就在一年一度的中國傳統春節來臨之際,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武漢三鎮、荊楚大地。眼見我們的同胞被病毒侵襲、傷害,我們的醫護人員、子弟兵像戰爭中冒著炮火前進那樣,從祖國的四面八方,潮水般地一批又一批奮不顧身地投入前方,救死扶傷。為抗疫英雄們的壯舉而感動,為全國人民的眾志成城而振奮,全國老中青三代作家藝術家第一時間用詩歌、繪畫、書法、戲曲、音樂、小品、漫畫各種藝術形式積極投身抗疫主題的文藝創作中,其間産生了不少令人動容乃至淚目的作品。各大主流媒體也紛紛推介其中的優秀作品。

  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作家藝術家在民眾遭受的苦難面前,作為人民大眾的一員,不是局外人,不是多餘的人,不應該充當冷漠的事不關己高高挂起的旁觀者,而應該是一個真切的關懷者,一個滿懷著悲憫之心的書寫者,一個堅定不移的戰鬥者,用文學的語言、油畫的色彩、國畫的線條、音樂的旋律,用自己最真誠的藝術,給一個特殊的歷史時刻留下一個民族悲壯抗爭的激越畫卷。白居易在《與元九書》中説,“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 。如果一個文學家藝術家此刻面對自己同胞骨肉的生死危亡而無動於衷,恐怕他已經完全有負於自己所選擇的這個崇高的事業了。在苦難中孕育的文學藝術作品是人類精神史上最珍貴的文化遺産。我們在曹操的《蒿裏行》可以感受到“生民百遺一,念之斷人腸”博大情懷。詩人杜甫在安史之亂戰火紛飛顛沛流離的一路上,用筆為我們寫下了《三吏》 《三別》 ,為一個歷史轉折的大時代留下了用文字築就的千古不朽的“詩史” 。蘇聯作曲家肖斯塔科維奇在德國法西斯大軍圍困列寧格勒萬分危急的時刻,寫下了充滿苦難精神和英雄氣概的《C大調第七交響曲(列寧格勒交響曲) 》 ,成為人類音樂史上的不朽名作。作曲家把《C大調第七交響曲》稱為“列寧格勒交響曲” 。他説, 《C大調第七交響曲》是一部“戰鬥的詩篇,民族精神的讚歌” 。而中國人民偉大的抗日戰爭,我們的音樂家用《義勇軍進行曲》 《黃河大合唱》 《旗正飄飄》等號角般的昂揚旋律,喚起了中華民族不惜犧牲,“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的堅定信念。我至今還清晰地記得,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國家困難時期, 《我們走在大路上》《我為祖國獻石油》的歌聲,印在粗劣紙張上的《紅岩》 《紅日》 《紅旗譜》和回憶錄《星火燎原》 《紅旗飄飄》 ,還有畫家董希文、靳尚誼、詹建俊、羅工柳、石魯……創作的一批洋溢著英雄主義氣概的革命歷史題材美術作品,激起我們克服困難的力量。

  今天,我們需要文藝表達我們對生命遠去的痛惜和悲憫;需要讓深陷疫情重圍的武漢同胞看到希望,看到十四億同胞在他們身後築起的銅墻鐵壁,堅定大家活下去、戰勝災難的力量,讓他們看到他們不是孤立無援的;需要給我們激戰前方的醫護人員以精神和人文的關懷;需要讓不在疫區中心、宅在家中的廣大人民群眾擺脫焦慮和孤獨。1918年“西班牙流感”暴發迫使一戰結束之際,畫家莫奈創作《和平紀念碑》獻給法國,還有幾幅兩米高的油畫《睡蓮》 。他説,“希望緊張不堪的神經在此得到放鬆,就像水面一樣的平靜,人們猶如置身花池中央,在此靜思默想” 。文藝此時面對不同的對象有著不同的作用和功能。正是出於這種需要,全國的不少文學家藝術家在雲端、線上和各種媒介開闢了抗疫第二戰場。

  這些日子,我們目睹推遲婚期履行天職的29歲的彭銀華醫生以身殉職、 39歲的藍天救援機動隊隊長車禍遇難在運送抗疫物資的路上,還有先於他們與我們永別的那些倒在救死扶傷前線的白衣天使;目睹鐘南山、聞一梅、李蘭娟、王辰、陳薇、張伯禮、仝小林院士們像戰士那樣衝鋒陷陣;目睹從全國各地奔赴武漢出生入死的白衣戰士、解放軍醫療隊,他們憔悴的面容與疲憊而堅毅不屈的眼神;目睹那些沒日沒夜建設火神山雷神山醫院,累得躺倒在工地上的建設者;目睹在重大疫情襲來之際封城固守的武漢人民的艱苦卓絕,還有當大家宅在家中時頂風冒雪為大家在城市大街小巷奔波的快遞小哥、長途跋涉的卡車司機……他們是和平年代真正的英雄,他們平凡而偉大,值得我們的文學家藝術家用心為他們在一個特別困難時期展現出來的感天動地的悲壯精神去大書特書。我們要以發自內心的真情實感,心懷民瘼疾苦,心憂天下蒼生,痛悼那些遠去的生命,萬眾一心凝聚起我們戰勝病毒的信心和力量,要盡最大的努力遵循藝術規律,全身心投入創作,拒絕任何粗製濫造。最後我們期待,痛苦昇華後有思想深邃、深刻反思的有精神力度的大作品,讓後來的人們永遠記得2020年春天來臨之前中國大地曾經經歷過的苦難和抗爭。

  但是我們不能不看到也有一些需要我們關注的創作傾向。有的作品把在巨大疫情中凝聚起來的感天動地的民族精神,寫成了“感謝冠狀君”的那種詞藻華麗的塗脂抹粉,極盡消極、肉麻、無聊、無恥之能事。有的用假大空的標語口號包裝言不由衷的虛情假意。有的以冷酷的毫無同情和毫無悲憫之心的態度,不僅公然以冠冕堂皇的理由“阻止了一個地上的湖北佬”為榮,還“隨時仰望天空/看是否有九頭鳥飛過” 。有的以淺薄而不是深沉的所謂“人性” ,甚至陰沉的心態,解構那些天天在現場捨生忘死搶救患者的醫護人員的奉獻和犧牲,曲解他們的平凡而偉大的英雄主義,降解他們的普通而崇高的存在。有的以貌似深刻其實膚淺的“思想”和無端的懷疑主義,甚至是完全虛假的信息,渙散、消解生死危難之際必須的萬眾一心抗擊的精神和氣概。也有極少數用過於煽情的筆調消費公眾的苦難,刻意顯示自己高人一頭的存在。抗疫文藝不是無病呻吟的文人雅事,不是無關痛癢的吟詩作畫。抗疫文藝是時代壓在我們肩頭的沉甸甸的使命。

  艱難困苦,玉汝于成。苦難和抗爭中暴發、積澱的生生不息的信念、力量,永遠是中華民族最為深沉的歷史記憶,一筆永志不忘的精神遺産。人要活下去,生命要繼續。這就是生活的最堅實的邏輯!漫漫的冬日終將過去,春天的腳步已然響起。現在正處在衝破疫情長夜、期待黎明熹微光芒的艱難時刻,我們的文藝,就是穿透雲層在迎春的嘹亮號角。穿越沉重,我們的心屬於武漢,屬於荊楚大地的父老鄉親。

  就在一年一度的中國傳統春節來臨之際,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武漢三鎮、荊楚大地。眼見我們的同胞被病毒侵襲、傷害,我們的醫護人員、子弟兵像戰爭中冒著炮火前進那樣,從祖國的四面八方,潮水般地一批又一批奮不顧身地投入前方,救死扶傷。為抗疫英雄們的壯舉而感動,為全國人民的眾志成城而振奮,全國老中青三代作家藝術家第一時間用詩歌、繪畫、書法、戲曲、音樂、小品、漫畫各種藝術形式積極投身抗疫主題的文藝創作中,其間産生了不少令人動容乃至淚目的作品。各大主流媒體也紛紛推介其中的優秀作品。

  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作家藝術家在民眾遭受的苦難面前,作為人民大眾的一員,不是局外人,不是多餘的人,不應該充當冷漠的事不關己高高挂起的旁觀者,而應該是一個真切的關懷者,一個滿懷著悲憫之心的書寫者,一個堅定不移的戰鬥者,用文學的語言、油畫的色彩、國畫的線條、音樂的旋律,用自己最真誠的藝術,給一個特殊的歷史時刻留下一個民族悲壯抗爭的激越畫卷。白居易在《與元九書》中説,“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 。如果一個文學家藝術家此刻面對自己同胞骨肉的生死危亡而無動於衷,恐怕他已經完全有負於自己所選擇的這個崇高的事業了。在苦難中孕育的文學藝術作品是人類精神史上最珍貴的文化遺産。我們在曹操的《蒿裏行》可以感受到“生民百遺一,念之斷人腸”博大情懷。詩人杜甫在安史之亂戰火紛飛顛沛流離的一路上,用筆為我們寫下了《三吏》 《三別》 ,為一個歷史轉折的大時代留下了用文字築就的千古不朽的“詩史” 。蘇聯作曲家肖斯塔科維奇在德國法西斯大軍圍困列寧格勒萬分危急的時刻,寫下了充滿苦難精神和英雄氣概的《C大調第七交響曲(列寧格勒交響曲) 》 ,成為人類音樂史上的不朽名作。作曲家把《C大調第七交響曲》稱為“列寧格勒交響曲” 。他説, 《C大調第七交響曲》是一部“戰鬥的詩篇,民族精神的讚歌” 。而中國人民偉大的抗日戰爭,我們的音樂家用《義勇軍進行曲》 《黃河大合唱》 《旗正飄飄》等號角般的昂揚旋律,喚起了中華民族不惜犧牲,“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的堅定信念。我至今還清晰地記得,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國家困難時期, 《我們走在大路上》《我為祖國獻石油》的歌聲,印在粗劣紙張上的《紅岩》 《紅日》 《紅旗譜》和回憶錄《星火燎原》 《紅旗飄飄》 ,還有畫家董希文、靳尚誼、詹建俊、羅工柳、石魯……創作的一批洋溢著英雄主義氣概的革命歷史題材美術作品,激起我們克服困難的力量。

  今天,我們需要文藝表達我們對生命遠去的痛惜和悲憫;需要讓深陷疫情重圍的武漢同胞看到希望,看到十四億同胞在他們身後築起的銅墻鐵壁,堅定大家活下去、戰勝災難的力量,讓他們看到他們不是孤立無援的;需要給我們激戰前方的醫護人員以精神和人文的關懷;需要讓不在疫區中心、宅在家中的廣大人民群眾擺脫焦慮和孤獨。1918年“西班牙流感”暴發迫使一戰結束之際,畫家莫奈創作《和平紀念碑》獻給法國,還有幾幅兩米高的油畫《睡蓮》 。他説,“希望緊張不堪的神經在此得到放鬆,就像水面一樣的平靜,人們猶如置身花池中央,在此靜思默想” 。文藝此時面對不同的對象有著不同的作用和功能。正是出於這種需要,全國的不少文學家藝術家在雲端、線上和各種媒介開闢了抗疫第二戰場。

  這些日子,我們目睹推遲婚期履行天職的29歲的彭銀華醫生以身殉職、 39歲的藍天救援機動隊隊長車禍遇難在運送抗疫物資的路上,還有先於他們與我們永別的那些倒在救死扶傷前線的白衣天使;目睹鐘南山、聞一梅、李蘭娟、王辰、陳薇、張伯禮、仝小林院士們像戰士那樣衝鋒陷陣;目睹從全國各地奔赴武漢出生入死的白衣戰士、解放軍醫療隊,他們憔悴的面容與疲憊而堅毅不屈的眼神;目睹那些沒日沒夜建設火神山雷神山醫院,累得躺倒在工地上的建設者;目睹在重大疫情襲來之際封城固守的武漢人民的艱苦卓絕,還有當大家宅在家中時頂風冒雪為大家在城市大街小巷奔波的快遞小哥、長途跋涉的卡車司機……他們是和平年代真正的英雄,他們平凡而偉大,值得我們的文學家藝術家用心為他們在一個特別困難時期展現出來的感天動地的悲壯精神去大書特書。我們要以發自內心的真情實感,心懷民瘼疾苦,心憂天下蒼生,痛悼那些遠去的生命,萬眾一心凝聚起我們戰勝病毒的信心和力量,要盡最大的努力遵循藝術規律,全身心投入創作,拒絕任何粗製濫造。最後我們期待,痛苦昇華後有思想深邃、深刻反思的有精神力度的大作品,讓後來的人們永遠記得2020年春天來臨之前中國大地曾經經歷過的苦難和抗爭。

  但是我們不能不看到也有一些需要我們關注的創作傾向。有的作品把在巨大疫情中凝聚起來的感天動地的民族精神,寫成了“感謝冠狀君”的那種詞藻華麗的塗脂抹粉,極盡消極、肉麻、無聊、無恥之能事。有的用假大空的標語口號包裝言不由衷的虛情假意。有的以冷酷的毫無同情和毫無悲憫之心的態度,不僅公然以冠冕堂皇的理由“阻止了一個地上的湖北佬”為榮,還“隨時仰望天空/看是否有九頭鳥飛過” 。有的以淺薄而不是深沉的所謂“人性” ,甚至陰沉的心態,解構那些天天在現場捨生忘死搶救患者的醫護人員的奉獻和犧牲,曲解他們的平凡而偉大的英雄主義,降解他們的普通而崇高的存在。有的以貌似深刻其實膚淺的“思想”和無端的懷疑主義,甚至是完全虛假的信息,渙散、消解生死危難之際必須的萬眾一心抗擊的精神和氣概。也有極少數用過於煽情的筆調消費公眾的苦難,刻意顯示自己高人一頭的存在。抗疫文藝不是無病呻吟的文人雅事,不是無關痛癢的吟詩作畫。抗疫文藝是時代壓在我們肩頭的沉甸甸的使命。

  艱難困苦,玉汝于成。苦難和抗爭中暴發、積澱的生生不息的信念、力量,永遠是中華民族最為深沉的歷史記憶,一筆永志不忘的精神遺産。人要活下去,生命要繼續。這就是生活的最堅實的邏輯!漫漫的冬日終將過去,春天的腳步已然響起。現在正處在衝破疫情長夜、期待黎明熹微光芒的艱難時刻,我們的文藝,就是穿透雲層在迎春的嘹亮號角。穿越沉重,我們的心屬於武漢,屬於荊楚大地的父老鄉親。

書畫首頁
分享到: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