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吳悅石、王鏞迎春書法展——書從畫出天然取勝,法自秦漢質樸深情

看展 來源:央視網 2020年01月02日 14:09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開幕式現場

2020年1月1日至15日,由榮寶齋書法院、北京杏壇美術館聯合主辦“望春風——吳悅石、王鏞迎春書法展”在杏壇美術館展出。展覽共帶來了近60件精彩紛呈的書法墨寶,聯袂為展,蔚成雙璧,滿足了廣大書法愛好者的盛情期待。

在當代的中國藝壇,吳悅石、王鏞二位先生的名字可謂是響亮的。在幾十年的藝術勞作裏,他們分別以其卓越的創造力和巨大的影響力,活躍在當今的畫壇與書壇。

中國文聯副主席、中國美協名譽主席、中央文史館常務副館長馮遠先生致辭

中國文聯副主席、中國美協名譽主席、中央文史館常務副館長馮遠先生致辭

著名書法、篆刻家石開先生致辭

著名書法、篆刻家石開先生致辭

北京杏壇美術館館長黃和平先生致辭

北京杏壇美術館館長黃和平先生致辭

吳先生從少年時代便染指丹青,先後師承白石老人的弟子兩石翁王鑄九以及董壽平,接受的可謂是文人畫傳統的正宗嫡脈。王鏞老師青年時代入美院讀研,恰好李可染先生是其導師,稍有不同的是,同作為白石老人弟子的李先生又兼具西畫的背景,這也決定了王鏞老師藝術祈向的特別維度。

但就傳統的譜係傳承線索而言,二位先生的藝術血統均出自吳、齊一脈應屬事實。

吳悅石先生致答謝辭

吳悅石先生致答謝辭

王鏞先生致答謝辭

王鏞先生致答謝辭

策展人、榮寶齋書法院院長王登科先生主持開幕式

策展人、榮寶齋書法院院長王登科先生主持開幕式

吳先生繪畫傳承有序,且于筆墨間也見個性發揚,並成為當代文人畫傳承的集大成者;王鏞老師書畫兼善,有道統傳承,見自家新趣,已然是當今藝壇引領時代的常青樹。

此外,二位更以書法名世。吳悅石先生書從畫出,以天然取勝。王鏞老師書法自秦、漢而來,金石意氣,質樸深情。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書法是沒有遮掩的,一筆一畫都擺在紙上,清晰地讓你看到這個人的修養,這個人的功力。書法是最簡單的,最簡單的東西往往是最難的。大道至簡,越是簡越趨向於大道,和大道離的越近。前人説:“不難為繁,難能為簡”,繁、容易,簡、難,簡到極致就是我們的書法。

—— 吳悅石

吳悅石、王鏞先生近照

不管是書法還是畫,大幅的作品和小品還是有很大差異的。作為小品來説,筆墨處理要比較細膩、比較精到,但是小作品也要強調大的氣象。

研究任何一個書體的形成,真正值得關注的是它的過程,而不是結果。儘管磚文中成熟的草書不多,但草書形成過程中的片段不少。尤其是東漢刻畫磚文,包括大量的刑徒磚,恰恰為我們提供了這種機會。

—— 王鏞

吳悅石 望春風 34x136cm

吳悅石 望春風 34x136cm

吳悅石先生,一九四五年生,現居北京。中國藝術研究院藝術創作院藝委會主任,中國國史研究編修館研究館員,中國國家畫院吳悅石工作室導師,中國國際文化交流中心理事,中國畫學會理事,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

吳悅石 境貴乎深 47x38cm

吳悅石 境貴乎深 47x38cm

中國書法史從古至今是在篆籀精神統攝之下,王羲之、顏真卿、趙孟頫、王鐸、董其昌、八大山人、吳昌碩、齊白石、黃賓虹以來,無一不為篆隸高手,有了這樣的根基,再事以楷行草,莫不兵到城破矣。吳悅石先生初師王鑄九,王公又為吳昌碩、齊白石弟子,早年打下堅實篆隸根基,吳師親侍之餘便亦隨得其中國書法之正脈。沈曾植有言:“隸參篆勢而質古”,吳悅石先生是“行草參篆隸而質古”。某日訪曾翔,曾雲:“我通過研究‘二王’,研究書法史,發現一個秘密,一個不善篆隸筆法的書法家,不是一個好的書法家。”

吳悅石 聞雞起舞 47x38cm

吳悅石 聞雞起舞 47x38cm

細察吳先生書法,其篆隸因子無處不在,其特點就在一根線上,這個因子即貫注了全過程,是精神瀰漫,貫注如一,這是中國書法之精神。避免了唐代以來楷書用筆注意起收兩端而中部‘疲軟’之不足,此亦與晉人筆法暗合。就書法方面,吳師在先師王鑄九那裏學到了什麼?就是學到了這個根本的中國書法精神。這個傳統精神早在晉代就被王右軍發揚光大著,吳先生的根須從業師處發端,又探到吳齊輩。吳先生在吳昌碩齊白石那裏得到了什麼?篆籀筆法。老缶翁力參石鼓諸經典,遠探商周秦漢,篆隸筆法為行草,筆勢奔騰,蒼勁雄渾。白石山翁對秦權詔版,以及漢之《三公山》《天發神讖》等多有法乳,形成了縱橫矯健,鬱勃霸悍的書風。吳先生書法曰韻厚,曰氣壯,從哪來?亦經年累月悉由吳齊出發,一一從商周秦漢魏晉乃至後來書法諸經典正脈上求之矣。

吳悅石 獨吟靜聽聯 68x34cm

吳悅石 獨吟靜聽聯 68x34cm

吳悅石先生新晉古稀之年,其書法風格趨向成熟,這無疑為功力之深與其內心世界昇華後的反映。八大晚年書法即呈現凝重洗練,簡樸自適,世呼為“八大體”。吳先生之書直可稱為“吳體”矣。八大晚年仍保存其誇張因子,但明顯的變化是用筆由繁變簡,寓方于圓,減弱頓挫,減少提按,達到人書俱老,渾然天成境界。吳先生書風亦趨向含蓄,漸見用“拙”,呈現了“內美”之態勢。誇張的畫家畫意素養將欲貫穿下去,且愈為自然天成,雲開無跡。這在其題跋小字上率先得到映現。在不失矯縱奇氣裏,字間愈見空靈通脫,在繁中有意無意揮運減法,減繁就簡,跡隱而意足焉。

吳悅石 學貴心悟 68.5x22.5cm

吳悅石 學貴心悟 68.5x22.5cm

藝術之平正、尚奇、復歸平正之三階段在先生書風上,亦在忠實地呈現著。預期後來之平正,當遠又非早先之平正,是不奇之奇。先是看山是山,再看山不是山,復看山還是山,此時之山,又為全新之山矣。先生的字自設空間尚大,先生的字來自傳統,又重塑傳統。瞻觀近墨,其走向應是漸次忽略,或者擺脫,或者簡掉成法,愈加承賴,或者愈加運用多年陶養之高深了的心性畫境,來成就之,輝煌之。

吳悅石 汪肪聯 68x33.5cm

吳悅石 汪肪聯 68x33.5cm

此際想起蘇軾《書晁補之所藏與可畫竹》詩來:“與可畫竹時,見竹不見人。豈獨不見人,嗒然遺其身。其身與竹化,無窮出清新。莊周世無有,誰知此凝神。”吳悅石先生與書,亦如文同與竹,已在物我兩忘之境矣。

——選自韓修龍《刪繁就簡三秋樹——也探吳悅石先生書法藝術》

王鏞 望春風 17.5x65.5cm

王鏞 望春風 17.5x65.5cm

一九四八年三月生於北京,山西太原人。一九七九年考取中央美院李可染教授研究生,攻山水和書法篆刻。一九八一年留校執教。先後任中央美術學院學術委員會顧問、教授、博士生導師、書法研究室主任,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生院博士生導師、中國書法院院長,文化部優秀專家、文化部美術專業高級職稱評審委員會委員、文化部文化市場發展中心藝術評估委員會委員,李可染畫院副院長等職。

王鏞 前賢書論二則

王鏞 前賢書論二則

在中國當代藝壇,王鏞先生是一位學術修養深厚而藝術風格卓立的大家,他在書法、篆刻和山水畫多個領域都有豐厚的成果,影響跨越書、畫、印“三界”,堪稱獨特的“王鏞現象”。從1980年代開始,他以獨闢蹊徑的治學方式和脫古創新的創造勇氣在書法和篆刻創作上形成嶄新的面貌,開拓並引領了書法篆刻新的思潮,為書法篆刻的當代變革與演進作出了可謂歷史性的貢獻;他通過以書入畫的實踐形成了自己的山水畫風格,也為在新的文化條件下理解“書畫同源”的中國藝術特色提供了啟發;而最為重要的是,他在書、畫、印三個領域打通學理,融合創造,形成了獨特的經驗與成就,這是值得不斷研究和認識的學術財富。

王鏞 趙構《翰墨志》 36x50cm

王鏞 趙構《翰墨志》 36x50cm

王鏞先生是改革開放之初考入中央美術學院作為研究生的新一代學人,在那個中國文化復蘇的年代,以中央美院教授群體為代表的一批老藝術家重新獲得了藝術自由,正值創造的盛年。自少年起就顯出慧敏才華的王鏞得以步入藝術研究的堂奧,既得李可染、梁樹年等先生的親授,也得當時許多老前輩藝術精神的熏染,在山水畫和書法篆刻上貫通實踐。

作為諸位名家的晚學,王鏞的治學態度是追求正典,努力深入傳統的書學與畫典,在求實求真上苦下功夫,但是作為新時代的來者,他的思想深處又不斷涌發起在傳承中創新、力求超越傳統的學術理想,而後者更是他探索與研究的精神動力。在王鏞那裏,“超越”首先是學術視野的超越,是在書畫歷史時間上的超越。

王鏞 《新唐書·藝文志》

王鏞 《新唐書·藝文志》

他的書法本來就有帖學的功底,也熟識晉唐以來的帖學傳統,並以帖學傳統中的文人筆意作為自己書法的基底,但是在新的學術追求中,他的目光跨過了帖學傳承的時段,朝向了魏晉南北朝時期乃至更早的上古書法世界,將學術目光投向那些堪稱書法源流時段的礦藏,從甲骨文、金文、簡書、摩崖乃至磚刻文字中尋找書法的上古蹤跡,這就使得自身進入了一個嶄新的書法天地。

這種時間的跨越也是空間的跨越,他真正進入了“與古對話”的境地,特別是對書法的緣起與書寫的功用價值有了新的體認,對中國書學與印學的發展有了新的思考。

在這個過程中,他所獲得的是發現的新知和美學的新感。

王鏞 題永元十六年磚銘 36x50cm

王鏞 題永元十六年磚銘 36x50cm

在發現的層面,他體認到中國書法在“文人書寫”成形之前還有更為樸素也更為自由的“民間書寫”,這是一條新的礦脈,它將王鏞的視野導向了書法歷史的縱深之處,一如在莽莽荒原上尋覓到了書寫的源泉與蓬勃的自然生機,由此,他大量吸收了上古時期非文人書法或民間書法的遺産,重新鋪墊起研究的基土,走向再出發的道路。

在審美的層面,王鏞更是以獨到的眼光看到了上古書法、民間書法的美學品質,那就是極自由與極樸素的書法原生形態,也是中華文化追求的“天人合一”境界在書寫上的體現。

古代書法已有的碑帖經典一方面豐厚繁茂,一方面也嶂嚴壁壘,王鏞目光的超人之處就在於他不僅研究書法的成熟形態,更努力尋找書法的初生形態,從書法的“源頭”上分析書寫的美學特徵。

在這個新的研究領域中,他將感受轉化為實踐,以實踐體現了他的研究。

在某種程度上,王鏞的書法風格與眾不同,是他在超越性的書法尋蹤過程中所獲得的經驗。

王鏞 石為銘乃聯 131x22cmx2

王鏞 石為銘乃聯 131x22cmx2

在學理上,他肯定了民間書法的價值;在創造上,他在吸收借鑒民間書法的基礎上,融會文人書法的精神,形成了自己的書寫風格;在書法體格上,他將篆、隸相融合,遂成自家新態,又將篆隸融入行書,更有內在的新意,他的這種“以融為本”的治學方式和鮮明的實踐成果在整個書壇樹立起一股新的學術指向,也産生了巨大的學術魅力,可以説,書壇的王鏞風格是改革開放時代中國書法開拓創新的一個重要代表。

——選自中央美術學院院長范迪安《談王鏞先生的書法藝術》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