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央視藝評】陳履生:我與中國漢畫學會

央視藝評 來源:央視網 2019年09月04日 14:18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陳履生

特邀藝評人:陳履生(中國國家博物館原副館長)

面對中國漢畫學會走過的30年,對於我們每一位參與其中的人來説,30年真是彈指一揮間,如流水一般從我們眼前流過。在這過去的30年中,我們從來自四面八方的不同單位和不同的領域中相識,特別是有許多來自最基層的專業工作者,彼此尊重,相互提攜。我們一起見證了中國漢畫學會的發展和壯大,同時,我也從各位老師和專家那裏學到了很多,得到了他們很多的支持與幫助。

中國漢畫學會會徽

中國漢畫學會會徽

       30年之前,在漢畫研究業內還有那一次重要的南陽會議,這是不能忘記的。因為南陽會議幾乎是一次“集大成”的會議,少長鹹集,凡是從事漢畫研究和相關工作的基本上都到了。其重要是因為漢畫的研究者、專門家或相關者的第一次聚集。萬事開頭難,表現在南陽會議上是沒有依照,沒有先例,大家聚到了一起,人不分東西,學不別高下。熱情、嚴謹、認真;既有宏觀高論,又有細節考證。大家感受到了改革開放對於漢畫研究的促進,也看到了改革開放以後的學術繁榮對漢畫研究的影響。因此,在那次會議之後就有了成立一個專業組織的萌芽。所以,對那一次會議有著非常深刻的印象。

《神畫主神研究》是我出版的第一本書,1987年由紫禁城出版社出版

《神畫主神研究》是我出版的第一本書,1987年由紫禁城出版社出版

       儘管那時我還很年輕,可能是南陽會議代表中最年輕的,或者是最年輕的之一二。那時,剛從南京藝術學院畢業分配到人民美術出版社工作不久,能夠忝列如此專業的群英會之中,感到非常榮幸。能夠參加南陽會議只是因為我的碩士論文寫了與漢畫相關的內容——《論漢代神畫中的兩對主神研究》,而這是當時為數不多的關於漢畫研究的學位論文。我在學習和研究的過程中,認為應該厘清神話與神畫的關係,重要的是確立神畫的存在;而在神畫與神話譜係中的伏羲女媧和東王公西王母,有著圖像辨識系統的內在關係;漢代神畫在漢代藝術中是特別的內容,也具有特別的意義。

《神畫主神研究》的扉頁。該書的責任編輯和裝幀設計為方振寧先生

《神畫主神研究》的扉頁。該書的責任編輯和裝幀設計為方振寧先生

從1982年開始的論文選題,到1985年初完成並通過了論文答辯,對於我的學術人生來説是特別的時期,專注、專門、專題、專一。雖然那個時期從事漢畫研究的專家很少,而在美術史的研究範圍內,感興趣的人多,而著力的人少;學科範圍的狹窄也影響了專業的學界影響。回想那個時候,能夠有碩士學位的與會者並不多,屈指可數,不像現在博士都已經很普遍。作為一位後學,我看到了許多在當時並不多的文物考古雜誌中經常出現名字的那些專家。那個年代,關於漢畫研究的文章也不多,而漢畫研究的作者也就是那麼幾位,寥若晨星,因此,他們在業界的影響是難以言喻的。他們經年累月的在墓葬發掘、考古、研究中付出很多,給漢畫研究奠定了基礎,帶來了新的天地。

正因為有了這些早期的漢畫研究和學者的帶動,使得漢畫研究的隊伍逐漸擴大,這也就有了30年前中國漢畫學會在河南商丘的宣告成立。無疑,對於30年前的商丘會議已經記憶模糊,而那個時候的相關資料的保存也不盡完善,因此,在點點滴滴之中所透露出的那時候的信息,我們今天都會感到非常之珍貴。所以,當今年4月在位於無錫惠山區前洲的馮其庸學術館中看到有著30年曆史的那張成立大會的照片,也只是仿佛和依稀。只能説大致就是如此。5月,為了30週年慶典的籌備而再度去商丘,看到商丘博物館新館,那過去的印象就更加模糊,或者是蕩然無存。看來連接這30年的只有漢畫和中國漢畫學會了。

30年前的今天,我們因為中國漢畫學會而聚到了一起;因為有了中國漢畫學會,我們一起走過了30年。我們沒有經歷風雨,都是順風順水,一路所經歷的都是風景的絢爛。唯一遺憾的是,曾經和我們一起行走的隊伍中的有些同人相繼故去,每每都會帶來我們的傷感,他們沒能和我們一起看到今天又是一番新的少長鹹集。

2002年榆林年會合影

2002年榆林年會合影

這之中對我來説印象最深的就是2002年10月的榆林會議。那是受命于“危難”之時,因為顧森會長出差在美國,難以主持本次會議,受他的委託,我作為本次會議的組織者,看到了大家的積極參與和共同努力。因為那時候去榆林的交通並不是很方便,而正因為它的交通不方便,對於絕大多數與會者來説,過去都未能涉足,都是第一次到榆林。而榆林的魅力正在於我們都沒有成規模的見到陜北漢畫像石的真跡,更沒有實地考察那些遺址。對於榆林幾乎是沒有直觀的認知,但是,大家都認為陜北漢畫像石對漢畫研究非常之重要,不可或缺。所以,那一次的年會在榆林的康蘭英老師的積極努力之下,大家都非常滿意。

正是有了學會同人對於漢畫的這樣一種共同的愛好,我們的每一次年會和理事會,都成為大家的期待。大家都像兄弟姐妹那樣,像久別重逢的老友那樣,熱情相擁。我們面對各種學術問題,關於學術方面的爭論和不同的觀點,從來都沒有停歇,並形成了很好的學術氛圍。實際上在南陽會議的時候,學術的不同見解就已經開誠佈公的表達出來。和而不同,這是我們的學術基礎,這也是我們共同維繫中國漢畫學會發展的一個重要的立場。

中國漢畫學會第十五屆年會選舉行一屆理事會

中國漢畫學會第十五屆年會選舉行一屆理事會

中國漢畫學會第十五屆年會選舉行一屆理事會

中國漢畫學會第十五屆年會選舉行一屆理事會

中國漢畫學會第四屆和第五屆新舊交替于2015年

中國漢畫學會第四屆和第五屆新舊交替于2015年

2016年1月6日,三任會長合影于馮其庸先生家

2016年1月6日,三任會長合影于馮其庸先生家

時至今日,當中國漢畫學會的重任落在我的肩上的時候,我更感念30年前那批老先生為漢畫學會的創立所提出的倡議,更感念馮其庸首任會長對於中國漢畫學會工作的一以貫之的支持和幫助。當然,顧森先生作為中國漢畫學會的頂梁柱,承前啟後,對於漢畫學會的建立與發展做出了許多的工作。

2018年3月12日,“中國漢畫大展”于北京山水美術館開幕。

2018年3月12日,“中國漢畫大展”于北京山水美術館開幕

2019年5月12日,在時隔30年後為籌備30年慶典再次來到商丘。

2019年5月12日,在時隔30年後為籌備30年慶典再次來到商丘

與過去相比,過去20餘年間的中國社會的發展,對於學術研究,對於群眾團體等等,都是比較艱難的時段。因為那個時候,社會各方面對於學術,對於漢畫研究的認識並不到位,因此,從博物館、文物考古等諸多方面來看,都是在一定的範圍之內的力所能及,和今天的狀況完全不同。過去的幾十年間,開一次兩年一度的年會,或開一年一次的理事會,都是非常的困難,不像今天是爭先恐後的局面,排著隊去爭取主辦權;而且每一次活動的規模越來越大,參與的人越來越多。更重要的是我們把學術研究推向了社會和更寬廣的公眾的領域,讓更多的人了解漢畫,認識漢畫,從而支持漢畫研究的事業。從這一點上來看各地的博物館中的漢畫陳列,以及專業的漢畫館的規模和專業狀態,就能夠看出如今的中國漢畫學會賴以存在的重要的社會基礎,是如此的雄厚。

我們當珍惜來之不易,當感恩前人的栽樹之功。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