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紈扇起清風

藝術前沿 美術報 2019年08月05日 10:58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宋 佚名 柳院消暑圖 29×29.2cm 團扇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宋 佚名 柳院消暑圖 29×29.2cm 團扇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7月以來,全國多地進入高溫天氣。近日,各地美術館、博物館紛紛推出“扇”主題的展事活動,為觀眾解密古人納涼解暑神器,帶來夏日清涼。扇子作為納涼、擋塵、遮陽以及禮儀的實用工具,因書畫而具有獨特的魅力,並形成了自身的發展歷史,代代相傳。扇面繪畫形制納入中國畫的藝術創作之中後,打破了以往長卷、立軸的大幅繪畫體系,開啟了小品性繪畫創作的新天地。宋代團扇書畫和明清的折扇書畫堪稱書畫扇巔峰。文人墨客精於此道者,燦若繁星。其中不乏傳世佳作,並已成為中國文化藝術寶庫中的重要組成部分。

明 仇英 花岩遊騎圖 扇面

明 仇英 花岩遊騎圖 扇面

史書記載,王羲之、王獻之父子就曾作書畫于扇面,從歐陽修畫扇誤點為蠅,東坡畫扇斷案等歷史傳説,亦可窺視其歷史的久遠。

唐代張彥遠在《歷代名畫記》中記載南朝梁文學家蕭賁“曾于扇上畫山水,咫尺內萬里可知”。南北朝時期山水詩、山水畫盛行,從而扇面上多山水,這與當時的文化背景和社會生活是一致的。文人們以扇為載體,在自然物上打上自身的生活寄託、文化精神的烙印,賦予當時的扇面畫以清秀簡約的藝術風格。

南宋 佚名 青楓巨蝶圖 33×34cm

南宋 佚名 青楓巨蝶圖 33×34cm

隋唐時期,國家統一,經濟繁榮,隨之帶來的文化發達讓文人在扇面上題詩作畫的興趣更為濃厚。周昉的《簪花仕女圖》描寫當時宮廷貴婦的生活與穿戴、所用器物等,畫中的仕女手持長柄團扇,其扇面繪製了雍容華貴的牡丹花圖案;南唐畫家顧閎中的《韓熙載夜宴圖》中,也有仕女手持團扇。隨著繪畫藝術的蓬勃發展,宋代宮廷畫家更是畫扇成風。宋徽宗趙佶的《枇杷山鳥圖》、徐熙《豆花蜻蜓圖》、劉宗《群魚戲藻圖》等皆是扇面精品。

清 項穆之 設色燕子桃柳扇面 16×49.7cm

清 項穆之 設色燕子桃柳扇面 16×49.7cm

五代至兩宋年間,雖盛極一時,但還不是高峰,直至明代才是其真正繁榮與發展的開始。明清時代,蘇州地區形成了吳門畫派,文人畫得到了蓬勃的發展。又由於江南制扇工藝高度發達,由此留下了許多具有江南特色的扇畫及扇書,如文徵明的書畫扇面繪畫線條溫潤秀麗,含蓄內斂。

宋 佚名 碧桃圖頁 24.8×27cm

宋 佚名 碧桃圖頁 24.8×27cm

清代是中國折扇大發展的時期。扇子在文人官員間的使用更加頻繁。扇子不僅是扇風引涼的工具,更是成為一種身份地位趣味的象徵,成為文人名仕彰顯自身社會角色的道具。

清 蒲華 不可一日無此君 18.3×51.3cm

清 蒲華 不可一日無此君 18.3×51.3cm 

玩扇之際,所得雅趣。日前,正在江蘇省美術館陳列館展出的江蘇藝術基金2019年度傳播交流推廣資助項目“一夏清涼:扇與江南雅文化”展,及正在浙江省博物館武林分館展出的“明清扇面展”,為觀眾帶來絲絲涼意,清風徐來,無上清涼。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