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央視藝評】陳履生:論傳統書法與當代書寫問題

央視藝評 美術報 2019年07月03日 16:46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特邀藝評人:陳履生(中國國家博物館原副館長)

當代書法的問題是不分青紅皂白地混為一談,所以,説不清,理還亂。實際上關聯到書法的是兩個方面:一是傳統書法;一是作為藝術表現形式而又不同於傳統書法的以書寫為手段來表現某種藝術觀念的當代藝術。傳統書法的文化屬性是基於書寫的歷史發展和積澱,是與中國文化關聯的一種特殊的藝術形式,而這種藝術形式又不同於一般的藝術,它有著與文字關聯的功能方面的表達,又有著諸多方面的文字內容的呈現,還有著在審美上的承前啟後。因此,與文字和書寫關聯的各種問題也隨之産生,又有了品評和基於個人喜好的審美判斷。中國歷史上的書寫傳續了數以千年,代代相傳,但是,成為一個複雜文化問題只是到了如今。

文化的傳統書寫

歷史上的書寫不管是從教育、還是從文化以及應用的各個方面來論,書寫的規章以及方式方法等等都有章可循,有法可依,還有碑和帖,它們作為範本以規範後學的基本動作以及在審美上的皈依。儘管這種法在歷史的傳承過程中代有不同,儘管文化上的問題已有先賢的各自表述,可是,彼此的關聯是基於文化血脈和基因。在字體不同、追求各異的書寫過程中,人們用書寫來表現內容,傳達情感。其中用書寫來傳達具體的內容又有著與辨識關聯、與審美相依的視覺問題。書寫能成為書法正是因為文化的注入,其文化的內涵是傳統書法的靈魂。有靈魂的書法成為文化的重要內容就區別了一般意義上的書寫。歷史上像王羲之等一代名家的書寫活動,包括此前一些沒有名或根本就沒有留名的寫字的人、刻字的人,原本只是一般意義上的寫字,其目的是傳達文字所表達的內容,説個事或記個賬,而字寫得好壞本不重要,只是個人能力、個人風格或後人的認定。久而久之,人們把結構端莊、書寫平正、字形優美、風格獨特的書寫視為好的,從而有了共識和擁戴,進而又有了為了審美的追求,包括因時代不同的字體的轉變,同時,還有了專事書寫以及審美和收藏。從不分好壞,到有了好壞;從有了一般性的好壞之別,到有了講究書法的品格和趣味,這都是在中國傳統文化範圍內的發展,是在文化體系內的價值認同。傳統書法為什麼能進入到今天被稱為藝術的行列?則是因為書寫在進入到藝術的過程當中的每一個時間段的歷史累積所形成的一個發展的脈絡,而在藝術發展到現代化的今天,人們發現了作為藝術的書法的藝術價值和它獨特的文化意義,從而將其轉化為一個文化符號。中國傳統的書法所具有的特別的文化內容,以及中國書法獨具的文化品格,正是不同於其他藝術品類的這種高度的符號特性,以及中國書寫所具有的獨特性的重要內容。中國文字與書寫的緊密關聯度,是中國書法的基本構成。對於傳統書法在歷史發展過程中所形成的與藝術史相關的若干問題,以及歷代書論中所呈現的關聯,還有與中國文人畫之間的關係,如此在今天已經是屬於基本的問題,有理可據,有章可循。對於其中的很多問題,在傳統書法的框架範圍內來論都不複雜,差異只是學問和理論的深度不同。現在的問題是超出了傳統書法的範圍而在當代文化問題的糾纏中表現出了它的特殊性,而這個特殊性並不是傳統書法自身的核心問題,卻是與當代藝術和當代社會關聯的現實問題,其中有些還不是一般所論的藝術問題。顯然,傳統書法的發展與藝術、與社會、與文化構成了複雜的綜合體,使得書法的問題就變得超常地複雜,變得無法厘清,這也是當代的特點。我們今天所看到的與書法、書寫相關的是一個複雜問題的綜合體。而籠統所説的書法或當代書法並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書寫,所反映的也不是傳統書法的核心問題,而是在當代發展中的現實問題。傳統書法的變異成為當代文化中的一個另類,因為它既連接著傳統,有著極強的傳統文化特徵;又與當代藝術發生的關聯,同時還反映出與之關聯的複雜的社會問題。傳統書法這一史無前例的變異,是現代化發展過程中所産生的問題,更是當代藝術發展過程中的必然産物。如何看待在當代紛繁的社會問題中所出現的書法和書寫、傳承與變異的問題,這是我們需要深思和認真對待的。因為這不僅僅關係到傳統書法的傳承與發展,關係到當代藝術中對傳統藝術的利用,關係到當代藝術中的社會關係以及其他種種。今天的書法問題已經不像傳統的書寫那麼簡單明了,它的很多的方面都已經超越了文化自身而與社會發生了聯絡,而藝術的發展也有了超越歷史任何時期的複雜的內在結構和內部關係,因此,從一般意義上來論的傳統書法和面對現實的書法發展之間,應該要做出一種基本的選擇和判斷:如果要維護傳統書法的尊嚴和它的獨特性,就應該對傳統書法懷有敬畏之心;應該在傳承和發展中保持中國書法的獨特品格和它的文化尊嚴。如此來看當代書法的問題,就應該把書法分成不同的層面去認識和理解,而不能混為一談。基於傳統發展的當代書法,應該按照傳統的基本的路數以及基本的審美原則去發展,因為在這一歷史悠久的發展過程中,不管是真草隸篆和自我風格,或者是時代特色和不同追求,書寫中基本的與文字關聯的內容,或者是其內含的文化意義,正是傳統書法所必需表現出的一些基本的內容。

藝術的當代書寫

另一方面,基於傳統書寫而産生的藝術創作和當代藝術的觀念,作為傳統的利用,或者是把傳統符號作為一種觀念的標識所産生的新的藝術樣式,包括利用這一符號的書寫行為,或者是用極端的身體來書寫等等,雖然和傳統的書寫發生某種關聯,但是,這已經不是傳統的書寫,更不是傳統的書法,也很難把它們置身在中國傳統的書法品類之中,更不能混為一談。傳統的藝術發展到當代社會中,尤其是經歷了20世紀以來的現代化的發展,藝術所發生的顯著變化就是産生了一些新的形態,這之中有的和過去有關聯,而有的則是完全沒有關係,如杜尚把小便池搬到了展廳,就完全和這個展廳中曾經展出過的藝術作品沒有任何的聯絡。面對傳統和發展、發展和變異之間,表現在博物館和美術館中,其涇渭分明也是一種能夠看得見的現實的區別。藝術發展中産生的新形態和新形式,自有其合理的地方,或者有其合理性的存在基礎,但是,這些新的變異的書寫方式作為一種藝術形式而存在,應該讓其獨立於傳統書法之外而獲得它們自身存在的意義和價值。而在認知中,當代藝術産生的新的品種不應該與傳統書法混為一談,更不能用新的發展來顛覆傳統書法的存在。而基於傳統書寫和藝術之間的一些社會活動,諸如雜耍以及其他的各種表演活動,毫無疑問,它既不同於一般認同的藝術,也不是一種藝術的書寫行為,而是一種社會化的個人行為。這種在藝術的旗幟下利用書寫的雜技和表演,正如同藝術中有雜技一樣,也可以把它列在傳統的書寫與當代藝術形式之間的另外一種樣式。那麼,面對當下的繁雜和多樣,面對層出不窮和此起彼伏,也應該區別看待這類樣式和這類行為。既然有社會需求和個人所好,社會人之間既然有用這種方式來發泄的權利,或者是有用這種方式來調侃的興致,其存在也不應該與傳統的書寫混為一談,也不應該用很模糊的藝術邊界來混為一談。因為將它們和傳統的書法藝術混為一談,就會玷污或者是扭曲傳統書法藝術的本質。而在現實中,這種混為一談又無法阻止,更無法制止。相反,混為一談在學術之外又成為大眾娛樂而被大眾過度消費,而這在當今娛樂和消費的時代,則是當代社會和文化發展中的另外的問題。大眾化的文化形態極其容易被大眾所接受,但也極其容易被大眾所利用。顯然,當下的問題不在大眾層面。從現實的狀況來看,不管是何種方式的利用,我們沒有法律去制止其利用,也沒有任何法規能夠説服別人不去利用。因此,在各種利用的過程中,如果基於社會的基本的準則去看待傳統書法的存在與發展,尊重傳統書法和傳統文化的歷史存在,就應該去愛護傳統書法的正常的傳承與發展。所以,中國書法的傳統發展到今天,一方面應該遵循基本的規律,促進形成當代書寫傳統的傳承和提高,同時,也期望在當代文化滋養下的新的發展,讓傳統形態的書法更多地注入當代文化的內涵,使這樣一種書寫的藝術能夠在現代化的發展過程中保持它的獨立性和純粹性,如同京劇和崑曲一樣。無疑,任何一種樣式面對當代社會都有可能去融合、借鑒其它藝術形式,都有可能在融合、借鑒,甚至是挪用的不同方式中産生新的創新和創造,如此等等,新的樣式都不應該因為融合、借鑒、挪用而顛覆傳統書法的存在,更重要的是不能損害它的文化尊嚴。應該看到,當代文化的發展的多元性特質,傳統不可能固化在已有的方式之中,傳承中的發展,發展中的提高,在一種相互促進的過程中而讓傳統藝術葆有青春活力。而發展中的變異也是必然,其中跨界的方式和跨界的利用會表現出一種常態。跨界是當代社會與文化發展的一個顯著特點,跨界能開啟創新,跨界也能在利用傳統文化資源方面引導新的發展或啟迪新的品類的産生,可是,如何在跨界和利用等不同層面上保護傳統書法的健康發展,維護它的獨立性和自身的價值,卻是當代遇到的最大的問題。不能因為跨界的利用而顛覆了本體的存在,也不能因為跨界而跨出了沒有邊界的任意發展,更不能因為跨界而忽視了文化的存在。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