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優秀美術作品進教材,究竟多重要

藝術前沿 美術報 2019年04月17日 17:31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美術教育作為美育的重要組成部分,對塑造美好心靈,以及一個人的藝術觀、審美觀、世界觀、價值觀等,有著不可替代的現實作用和意義。特別在中小學階段,接受良好的美術教育,對孩子們的身心健康成長,甚至性格塑造、人品修養等,都將起到難以估量的影響。因此對吳為山先生關於“推進優秀美術作品進教材,借美育之力樹立中小學生文化自覺與自信”的兩會提案,筆者舉雙手贊成,認為十分必要且緊迫。

雖然近幾十年來,我們一直在強調育人要“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但直言不諱地講,在美育方面,我們做得還遠遠不夠,甚至從總體來看,美育仍然是整個教育體系中最為薄弱的環節。由於受到各種主客觀原因的影響,尤其在中小學教學中,甚至連最基本的一週一次美術課都保證不了,經常會被“主課”給擠佔。也就是説,美術教育在很多地區、很多學校,根本就沒有真正實施起來,那麼可想而知,整個中小學美育的現狀又會是怎樣?

去年,習總書記在給中央美術學院8位老教授的回信中,再次提到了美育的重要性。回信隨即引起了藝術圈的廣泛熱議與共鳴。筆者認為,當前的確到了應該嚴肅、認真、紮實、全面開展美育工作的時候了,因為社會的整體審美水平已開始令人擔憂,低俗、庸俗、惡俗等現象屢見不鮮,很值得警醒和反思!當然,這也是美術圈不斷有藝術家提出“美盲”問題的根源所在,他們正是基於對當下諸多不良問題與審美風氣的批判和擔憂。而美盲問題也確實應該被充分重視起來,從娃娃抓起,從中小學生美術教育抓起,這或許也是真正實現美術普及與美育水平整體提升的最直接、最有效、最根本的途徑。

其實對於學生來講,擺在他們面前的始終有兩本“教材”,一是課本,即所謂“死的教材”,一是老師,即所謂“活的教材”。兩本教材的作用和意義不言而喻,同等重要。那麼對於優秀美術作品進教材而言,這裡也便涉及到教材的編寫能力,以及教師的教學能力兩大方面。

首先對於教材的編寫,如何選擇優秀作品,用什麼標準選擇,以及怎樣平衡好傳統美術與當代藝術、中國美術與西方美術之間的作品比例關係,這一點非常重要。筆者認為,既要選擇能夠真正代表中國文化、中國美學精神與時代風貌的優秀作品,以此來有效傳遞中國核心價值、中國審美內涵、中國蓬勃氣象,同時也要選擇西方不同時期重要流派的代表性作品,以此來啟發和增加學生對西方,以及世界美術的認識與了解,從而做到“知此知彼”。但遺憾的是,至今筆者還沒有發現一本真正適合中小學生使用的生動、有趣,並且具有發散思維、開闊視野與啟蒙意義的基礎性美術教材。當然,這也要求編寫組在編寫教材時,既要體現出科學性、嚴密性、經典性的特點,又要彰顯出可讀性、趣味性、實用性的一面,既要把握好中國元素、中國符號,又要兼顧好國外美術作品的介紹和傳播,唯有如此,方才顯得更加客觀、完整與合理。

此外,對美術作品的界定,也不要單單局限在繪畫本身上,還要有其它形式的呈現,比如書法篆刻、建築與雕塑、工藝美術與民間藝術等,以此來打開學生們的認知視野和審美維度。當然,對於這本“死的教材”,我們也不能有過高的要求,畢竟課本有它自身特點的一些限制。但對於“活的教材”,即作為專業老師來講,卻應該注意到這一點,應該在此基礎上有著更多的拓展和發揮,來彌補課本的某些局限,要能夠結合實際生活情境,靈活豐富地開展教學,不僅有對學生的理性講解、指導,還要有感性的互動、實踐、體驗等環節,要特別加強對學生感受力、想象力與創造力的激發和培養,使學生在整個教學過程中,由被動接受相關知識,到主動進行審美的興趣學習與自覺轉換。

換句話説,作為專業老師,要從教材出發,通過重構知識點,或帶領學生到博物館、美術館等場地進行現身説法,或通過與藝術家的互動、交流,讓教學變得更加多元且富有成效。也就是不僅僅讓優秀美術作品進教材、進課堂,而且要讓它們“來到”學生眼前,完美展現在學生們的感官生活中去。

眾所週知,美育是貫穿人一生的教育,需要終身去陶冶、學習。雖然中小學只是美育的基礎階段,但卻是最為關鍵的一個階段,會對人生起到十分重要,乃至根本性的奠基作用與長久影響,因此務必要予以高度重視。當然,對於成年人的美育工作也同樣不可或缺。換句話講,優秀美術作品不僅要進入中小學教材,還要以各種方式進入成人視野,有機融入到公共生活,真正發揮其應有的社會性功能,只有這樣,中國美育的全面普及,全民審美素質的大幅度提升,才會指日可待!(王進玉)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