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浪漫、灑脫、個性、變革——多元的晚明書風

藝術前沿 美術報 2019年03月25日 16:43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明 張瑞圖 扇面

明 張瑞圖 扇面

近期,在南京博物院展出的“風神超逸:明代晚期書法作品展”,以萬曆元年(1573)和崇禎末年(1644)為前後界限,展出數十件南京博物院藏明代書法作品,展現明代後期書法的發展狀況、藝術成就和多元並存的書壇生態。而上海博物館舉辦的歷時三個月的“丹青寶筏:董其昌書畫藝術大展”剛剛落下帷幕。在2019年年初,我們迎面感受到來自晚明的“風”。

晚明作為中國歷史上一個特殊階段,人才輩出、多個學派興起,嘉靖以後,中國文化藝術的發展進入了重要的歷史時期。這一時期,程朱理學逐漸衰微並異化,陸王心學繼續發展,禪宗思想盛行。從哲學到文學藝術都表現出空前的解放思潮,出現了一批重個性、重創新、重主體情感抒發的藝術家和藝術作品,在文學領域,出現了“公安三袁”(即袁宗道、袁宏道、袁中道),他們主張“性靈説”,反對前後七子的擬古風氣;在書法領域,則出現了充滿變革精神的浪漫主義書風,以徐渭和董其昌最具代表性。此外,還有與董其昌並稱“晚明四家”的邢侗、米萬鐘和張瑞圖,“雲間書家”莫是龍、陳繼儒,篆隸書家趙宦光、宋玨,女性書家邢慈靜,明末“三株樹”——黃道周、王鐸和倪元璐,以及遺民書家傅山等人,共同鑄就了浪漫多元的晚明書風。這使得明代前期所崇尚的程朱理學以及前後七子所倡導的擬古主義受到了強烈的衝擊。

這些個性變革書家的最大貢獻,在於將從前書于案頭卷冊的行草書擴展到了高堂大軸的巨幅大字,在形式上豐富了行草書的表現形式,也建立了新的審美樣式。這場個性變革書風的産生,客觀上固然有社會政治經濟、審美思想,甚至是居室結構變化的影響,但更主要的仍要歸結于書家的創造力。他們立足傳統,上溯晉、唐、宋代,在張揚自身個性的同時,確立了以拙樸、厚重、宏大、古雅、遒媚為標準的書法審美觀,這幾項審美追求構築起了完整的晚明個性變革書風。客觀來説,作品尺幅的擴大,必然會造成單字筆法精細變化的削弱,但另一方面,結字、章法、用墨等變化則比之卷軸小字更為強烈而鮮明,從而增加了作品的視覺表現力。從開路先鋒徐渭,到張瑞圖、黃道周、倪元璐的奇兵突起,再到殿軍王鐸,這支龐大的個性書家隊伍通過實踐為後人提供了一條深入古人而又能獨立門戶的學習道路,其中當屬王鐸的功勞最大。

晚明浪漫主義變革書風在清代初期並沒有太大的影響,但卻與清代中後期同樣重視個性、反對傳統帖學束縛的碑學崛起、興盛遙相呼應,到了近現代及當代,這場變革書風的影響仍在延續,成為諸多書家在創作實踐中效倣、借鑒的楷模。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