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版畫:脫離“器”之巢,走上“道”之路

藝術前沿 中國藝術報 2019年02月28日 17:47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鞍鋼修復(套色版畫) 古元 1949年

鞍鋼修復(套色版畫) 古元 1949年

總有人問我什麼是版畫,我也常常用這樣的問題去考學生,結果學生幾無完對,但當我回答別人的提問時卻也説不好,掂量著對方的學養,籌措著蒙學的開篇,卻沒把握説對、説準、説到深刻。實際上我在解釋什麼是版畫時,常常先沒格物,後又亂了邏輯,所以關於什麼是版畫,學生回答我,或我回答別人,常常是驢唇不對馬嘴。

版畫是名詞,有版即可成畫,沒版當然不叫版畫;版是畫的母親,畫是版的子女。版畫離不開版,所以叫版畫。目前版畫家常用的材質和表現形式主要為五種,從物質屬性上分為石版、銅版、木版、絲網版、綜合版,從物理空間上相對應的則是平版、凹版、凸版、漏版與綜合版,根據版材的不同特點又分別有不同的製版工具和材料。以物理和化學的方式施加於版,造成表現的痕跡並由此産生版畫的藝術語言,製版完成後即可付印,由手工或機具在壓力的作用下,將涂布于版面的油性或水性顏料轉印到紙質或布帛的承印物上,一件疑似版畫即告完成。所謂疑似,是指傳統的印刷術概莫如此,印刷的行為方式可以成為藝術的表現手段,再現的技術卻肯定不是表現的藝術,要想成為版畫,成為表現的藝術,關鍵在行為人的目的,複製與再現也可以是藝術的手段,但目的決定手段,手段不能限制和含糊目的,這對於版畫是原則問題,甚至是立場問題,決定了技術與藝術、客觀與主觀、共性與個性的價值判斷。

説過它的物質基礎,再説它的“行為方式” 。版畫的行為方式與人類的文明進程相依互動。自有人類以來,人對自身的好奇與探索就沒停止過,版畫為這種好奇與探索不停地提供著實操和佐證。從肖形泥印到青銅鑄鼎,一直到木版活字和木刻插圖,這都算形而下的具體例證。更有如宗教的摩頂賜福,電影的蒙太奇閃回,科學的克隆研究等,數不勝數的形而上的“行為舉止” ,讓版畫的概念與文明分享,與人類共進。幾乎每個人身上都裝著凹版的紙幣和凸版的鎳幣,每個人都喝過漏版標識的飲品,用著漏版印製的頭巾或是領帶,只是習以為常,並不把版畫的印製與創作混為一談。生活的版畫與藝術的版畫儘管都共享著印刷的血脈,卻註定要在目的上分道揚鑣。戰國韓非在《韓非子·難一》中對此曾精闢的指出為“名不可兩立” ,不僅從具體的客觀結果,更從思維角度強調一個人不能同時肯定兩個不相容的命題,在中國邏輯史上明確了普通思維矛盾律的本質。時至今日,我們還必須討論什麼是版畫,也可驗證在藝術上許多根本問題並沒有厘清。

千繪之海總州銚子(木版紙本) 葛飾北齋 約1832年

千繪之海總州銚子(木版紙本) 葛飾北齋 約1832年

版畫的意識形態決定了藝術版畫的價值觀,即向無有處要有,在黑白間活灰,這是版畫脫離了“器”之巢後必然要上“道”之路,也是版畫作為一種個性化表現媒介的藝術形象。版畫在沒有成為畫之前,沒有獨立的人格,沒有自由的思想,更沒有藝術的追求,它一直是印刷術的操盤手,印刷也可以一直是版畫的預備役,印刷中所有的瑕疵錯誤在成為表現可能前,一直是再現的短板。我提出“從印刷中來,反印刷而去”的版畫藝術理念,也許還要許多年以後才為人所接受,但版畫和印刷的關係、複製和創作的關係、奴僕與主人的關係,則是在20世紀30年代就有更明白的人在思考了。

20世紀30年代,魯迅先生忽然發現中國版畫混得竟像阿Q一樣不堪,祖上曾也闊過的歷史不但不能填飽肚子,甚至因此成了精神的負擔而無法自立門戶,自己的個性價值和存在意識因為陪練幫閒的思維定式更無從談起,以至於被稱為國粹的木版印刷“再婚改嫁” ,不再姓木而姓石姓銅。木版畫的落魄就如阿Q的落魄一樣盡在情理之中,於是魯迅先生重新組合了版畫的生命基因,了斷了它複製的歷史,讓技術的情懷為藝術舒展,使再現的努力為表現探路,這也為中國現代文化史增添了“新興木刻”的新章節。

之所以説版畫是向無有處要有,即無中生有,概因版畫是向虛求實。無論是木版的刀砍斧鑿,還是金屬版的雕刻腐蝕,版畫家人性的表達常因物性的介入而昇華至我與它同在的共識,這也正是完形心理學美學(格式塔心理學美學)的重要代表阿恩海姆所説的:“人類,作為一種具有高度精密思維的靈性,他與動物的顯著區別就是:他具有把各種不同的概念和知覺活動聯絡起來的能力。 ”版畫家正是把自己表現的主觀概念與物性因素的客觀知覺統一到一起的那個人,而在物性因素介入之先,表現的結果對他而言即是“無” 。

如果對世界美術史有所了解,你會發現版畫的創造慾望常常超過表現概念,這也正是人與自然、人與物之間此伏彼起、相輔相成的價值互動。當其它繪畫表現概念還停留在聯想主義美學的主觀聯想是審美體驗的真正根源,唯有它才是將審美對象和審美情感二者得以聯結的紐帶的美學觀念上時,版畫就早已做實了阿恩海姆所説的,“對於藝術家所要達到的目的來説,那種純粹由學問和知識把握到的意義,充其量不過是第二流的東西,作為一個藝術家,他必須依靠那些直接的和不言而喻的知覺力來影響和打動人們的心靈” 。因此版畫在行為上的“古老”和理念上的“先鋒” ,使它具有深刻廣闊的發展空間,這一點會不斷被美術史所驗證。

(作者代大權為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教授、中國美協版畫藝委會副主任)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