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藝術教育能否改變世界

——國際美術教育的新風向、新動能

藝術前沿 中國文化報 2018年11月14日 17:12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國際美術教育大會“校長論壇”現場

國際美術教育大會“校長論壇”現場

藝術教育能否改變世界?它通過什麼方式改變世界?如何在世界變動、藝術發展、教育革新的動態關係中發揮藝術教育的重要作用?日前,“國際美術教育大會”在北京召開,來自3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114所美術院校、藝術機構的院校長與機構負責人及相關學科知名專家、教授近300人會集中央美術學院,圍繞“新時代的美術教育”這一主題,深入探討美術教育的時代機遇與挑戰、美術教育的文化使命、人才培養的創新方式等具有全球共性的議題。

無論是思考中國美術教育發展的使命,還是放眼全球美術教育發展的態勢,認清自己所處的方位顯然是第一步。中央美術學院院長范迪安認為,當前中國的美術教育機遇與挑戰並存:一是中國正處在全面建設時期,對美術人才的數量和質量都有新的需求,美術教育的內容和人才培養模式都需要更新觀念與方法。二是信息時代改變了知識生産和學習的方式,教與學兩方面不再是傳授與接受的關係,而是兩個主體,“主體間性”將成為實現有效教育的著力點,為此,要把視野更多從研究知識轉向研究教育的對象。三是文化交融的趨勢不可逆轉。藝術是文化的表徵,視覺藝術的敏感性、直覺性、直接性更帶有時代的文化印記,只有海納百川、兼容並包,才能激活思想,激發想象。

活態的傳統

許多擁有悠久歷史的藝術學院都有自己的歷史文脈、學科結構、專業設置、學術特色,如何將傳統的精髓植入學習者的心中並激發出他們的創新能力,使傳統保持活躍的狀態?莫斯科國立蘇裏科夫美術學院院長柳巴文認為,藝術的現代性不是通過新的主題和情節來體現,而是通過新的造型語言塑造新的藝術結構,造型方式在體現變化的同時,也應保留傳統藝術中對於空間和結構的基礎規則。

山東工藝美術學院院長潘魯生從事中國民間藝術研究和文化遺産研究,他從傳統工藝價值的角度,指出傳統工藝的保護與發展應在文化傳承體系的意義上進行推進。對於如何活化傳統工藝資源,潘魯生有明確的主張:要突出傳統工藝教育的當代性,立足傳統工藝創新的應用性,體現傳統工藝傳播的社會性,同時要著眼傳統工藝研究的國際性。

作為全國29所獨立設置的本科藝術院校中僅有的一所工藝美術學院,山東工藝美院從2012年開始,將傳統工藝造物智慧融入到專業建設,提出“工藝美術+”的專業優化計劃,積極構建“中華傳統工藝造物文化傳承與發展”課程群,圍繞創新創業要求,以專業鏈對接産業鏈,打造“工藝美術+”創意産業集群。

當藝術家的個人感悟與傳統文化偶遇共振會發生什麼?長期從事版畫創作的中央美術學院副院長蘇新平有著深切體會,在2016年紐約“中國文化年”展出的裝置作品中,他將圖像複製在幾百個中國製造品牌的産品包裝箱上,在現場動態式觀看中,時而分散,時而集中,暗示強大的工業産品複製流水線給社會帶來的繁榮景觀。而這種模塊化的可拼裝、可組合的作品結構模式就是得益於版畫的工藝思維和技術特徵所帶來的啟發。“流程有序的製作步驟,規整嚴密的製版手段,還有中國傳統版畫特有的絕版套色技巧,通過形象符號的分解,得到許多抽象的模件化,從而産生千變萬化的匹配關係。”蘇新平説,使固有的傳統文化處於激活的狀態,才能保持創作能量的充沛與精神質量的不斷提升,才能與現代生活關聯融通。

技藝的價值

藝術的行動範式是藝術發展的經驗積累,是人類活動的技藝呈現,我們今天看到的大多數藝術形態都是從技藝的呈現開始的。技藝作為實現藝術最核心的因素,僅僅只是一種手段嗎?技藝中能否生長出思想?技藝的錘煉是否有助於構建完備的藝術素養?

庫伯聯盟學院副院長伊麗莎白·奧多內爾以庫伯聯盟為例,對技藝與技能的問題進行了討論。她認為,技能的培養能夠很好地了解並且應用歷史來推動當代藝術的發展,能夠啟動各方面最具有潛力的因素,使藝術進入新的進程,進而推動社會的發展。

而格拉斯哥美術學院副院長肯·尼爾則反復談及“原技能”問題,他指出,技能和思想並不是分割的,這是一種“原技能”。現代藝術學院應該包容這種創造性的思想,更需要在不同學科中讓其得以更好實施和實現,這對於藝術學科的發展、對於各自文化、對於共同文化和共同的未來都非常重要。

顯然,今天的藝術院校不再僅僅是簡單的傳授技能。“在我看來,在如何做之前應該先培養學生如何去知道、去認識。”佛羅倫薩美術學院院長克勞迪奧—洛卡強調,應該培養學生對於身份本源的認知,“讓他們知道自己是誰,並可以讓他們從自己的智慧手機所創造的虛擬現實中走出來。”克勞迪奧—洛卡認為,在過多視覺刺激中,事實上並沒有産生想象力和創造力,“我們應該不斷地強化正確的教學方法論,讓學生沉浸在一個真正的文化語境中、一個不斷變化的語境中。真正可持續發展的教學,一定是基於某種文化的傳播和凝聚。”

擴展的邊界

全球資訊和資源的共享、科技進步對日常生活的巨大影響,都在深刻改變著美術教育的格局,教育者和學習者都需要在這樣的動態過程中重新定義自己的工作內容和工作方式。成立於1826年的馬裏蘭藝術學院是美國歷史最悠久的藝術院校之一,其校長薩穆爾·霍伊表示,該校一直進行革新以滿足未來需求,他們將全球化理念加入課程設計之中,從而開展更加開放的教學。具體而言,在第一年的綜合性藝術教育課程中,學校打破內部條框,在空間上增加互動性,不僅是老師和學生,包括業界職業人士等都可進行專業的工作以及社交工作。此外,還利用有限資源和專業知識去為整個城市服務,而不僅僅限于校園。

如何在廣闊的全球視野中完成藝術的對話、藝術教育的對話呢?哈佛大學設計研究生院莫森·穆斯塔法維教授介紹了該校所開展的博士項目、本科項目以及藝術設計和公共藝術實踐:一是“院係專業”,在學院的框架內讓學科跨越邊際,調整藝術教育結構,通過開展多種項目,開展新時代藝術教育。如將繪畫、舞蹈和音樂結合在一起,讓藝術與設計結合,讓藝術參與環境發展、能源、社會轉型等,推進學科多元化發展和緊密接觸。二是“校際”,比如在倫敦,現在已經將各個大學的藝術部門聯絡在一起。此外,嘗試將科學理念融入到藝術學院的教學中,同時把藝術教育帶入到研究型大學中。穆斯塔法維表示,開展藝術教育和藝術創造,不僅是高校藝術教育的問題,也是整個社會的問題。

對於未來教育的國際協同發展,上海美術學院採用了新的教學理念,即美術學院就是藝術城,藝術城就是美術學院。上海美術學院執行院長汪大偉提到,上海正在建設“吳淞國際藝術城”,而上海美院將首先進駐這裡,通過美術學院構建藝術産業鏈和藝術生態鏈,形成國際藝術家的居住地、國際藝術資源的集聚地以及國際藝術人才的孵化地。“我們將依託校園文化與都市工業文化共存、相融的全新模式,打造世界美術教育的共享平臺。我們還推進了‘原地留學’計劃,也就是説建設藝術家的駐地中心、合作院校的研究中心、藝術經濟與金融的研究中心、藝術産業服務中心以及雙贏協同機制,共建學科交叉、産業融合的世界美術教育相互交融的新窗口。”

當然,也有部分藝術院校側重藝術與科技的融合。東京藝術大學副校長保科豐巳通過討論光和生命能量來闡述科學如何和藝術共生,同時提出藝術教育的意義在於開發學生的創作靈感。英國皇家藝術學院副院長納仁·巴菲爾認為,技術並不會完全代替藝術,正如照相技術不會讓油畫消失一樣,它只會給藝術設計教育帶來新的視野和手段。科技幫助人們提升想象力轉化的可能性,而藝術設計教育的結果反過來也能夠推進科學技術的發展,二者相輔相成。因此,未來藝術教育也應汲取其他學科的優長,將其化為己用。

如果説,藝術的發展像樹苗一樣需要培育,那麼藝術教育就是一門有關藝術的種植學,它的根本任務是培養服務人類、國家和社會的人才,創造新的藝術成果。“因此,我們要培養學生的思想素質和全面素養,讓他們把藝術理想和奉獻社會聯絡起來,把理性思辨和感性思維融通起來,把創造潛力和創新能力結合起來,這不僅僅是美術教育的目的,也是整個教育的價值。”范迪安説。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