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國家圖書館藏《永樂大典》文獻展舉辦

展訊 中國文化報 2018年10月15日 16:03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全息投影展示《永樂大典》的編修歷程、聚散流變和不朽光輝

全息投影展示《永樂大典》的編修歷程、聚散流變和不朽光輝

由國家典籍博物館主辦的“曠世宏編,文獻大成——國家圖書館藏《永樂大典》文獻展”9月28日在北京國家典籍博物館第一展廳開幕。展覽分為“大典猶看永樂傳”“合古今而集大成”“久閱滄桑惜弗全”“蒐羅頗見費心堅”“遂使已湮得再顯”五個單元,包含古籍善本、手稿檔案、金石拓片、輿圖等各類展品80余件,其中12冊嘉靖本《永樂大典》彌足珍貴。展覽通過圖片、視頻、微縮場景、全息投影、問答小遊戲及抄寫大典等互動展覽方式,全方位展現了這部曠世宏編。

恢弘巨制的文獻巨著

《永樂大典》是國家圖書館的四大專藏之一,也是國家圖書館的鎮館之寶。大典編撰于明朝永樂年間,初名《文獻大成》,由解縉、姚廣孝等擔任總纂修,歷時六年(1403—1408年)編修完成。全書22937卷(包含目錄與凡例60卷),分裝11095冊,共約3.7億字,匯集了古今圖書七八千種。《不列顛百科全書》稱之為“世界有史以來最大的百科全書”。這其中,永樂年間修訂的《永樂大典》為正本,嘉靖年間抄寫的為副本。這部曠世宏編“合古今而集大成”,規模遠超前代所有類書,實為典冊淵藪,佚書寶庫。諸多佚文秘笈、典章制度皆依賴其而得以流傳後世,造福學人。

舉個細微的例子,其文獻價值便可見一斑:《永樂大典》被證實是馬可·波羅到過中國的有力證據。馬可·波羅是否真正到過中國,部分西方學者對此一直質疑。據《馬可·波羅行紀》記載,馬可·波羅在中國居住了17年,想回到故鄉威尼斯,但未得到元世祖忽必烈的批准。後來由於伊兒汗國君主阿魯渾王后卜魯罕去世,臨終遺言只有和她同族的女子才能承襲後位。阿魯渾遂派三位使臣到元朝求婚,忽必烈賜以少女闊闊真,於是馬可·波羅一家伴隨護送闊闊真的三使臣從海道抵波斯後再返回故鄉。1941年,著名歷史學家楊志玖發現《永樂大典》卷19418所引元修《經世大典·站赤》的一段公文所記三位使臣人名及事跡與《馬可·波羅行紀》所記此事相符,二書互為印證,有力地證實了馬可·波羅來華的真實性。

竹園壽集圖卷縮微場景

竹園壽集圖卷縮微場景

宮廷級別的編修規格

《永樂大典》收錄有上自先秦、下訖明永樂年間的圖書七八千種,且對所收文獻基本保持了原始內容,堪稱“典籍淵藪”。早在明隆慶年間,高拱、張四維等人參與重錄《永樂大典》,張四維就從中輯出《名公書判清明集》和《折獄龜鑒》二書。

在《永樂大典》纂修過程中,編修者被特別安排在文淵閣就近的區域居住,享有查閱皇家藏書之權。他們的飲食起居基本都為朝廷包辦,筆墨紙張由司禮監發放,膏燭錢由禮部定期提供。此外,編修者還免於外出朝謁,有權查閱皇家藏書,盡享優渥的條件。全書告成之後,諸級編修人員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賞賜,或授予官職,或賜鈔表酬。

《永樂大典》的重錄,以禮部侍郎高拱、左春坊左諭德兼侍讀瞿景淳為總校官,重要參與者有翰林院官員張居正、徐時行、王希烈、張四維等。重錄工作對書寫水平有較高要求,吏部和禮部為此主持“糊名考試”,最終招收109位善書人負責抄寫謄錄。為保證重錄工作的順利進行,朝廷照例設置必要的服務設施和人員,如內府御用監調撥畫匠、紙匠,順天府專門提供上等的硯臺、筆墨,惜薪司及工部供應取暖的木炭,光祿寺負責酒飯,翰林院支付書寫人員“月米”,錦衣衛撥送巡禁,保障安全。

永樂大典書葉

永樂大典書葉

風雲詭譎的歷史流傳

“大典猶看永樂傳,蒐羅頗見費心堅。兼及釋道欠精核,久閱滄桑惜弗全。”令人痛心的是,這部成書于明永樂之初、重錄于嘉靖之末的恢弘巨制,在經歷了五六百年的歲月風雨後,副本屢遭厄運,星散飄零,百存一二。截至2017年底,《永樂大典》副本僅發現有400余冊、800余卷及部分零頁,分散于8個國家和地區的30余個公私藏家手中。

《永樂大典》正本至今仍下落不明。正本自永樂六年(1408年)編修完成後,一直深藏禁中秘府,即使內閣重臣也無權翻閱。《永樂大典》副本錄畢之後,文獻中幾乎再難尋到有關永樂正本的記述,亦未曾發現正本實物存世。因此,世人對正本的下落出現了諸多猜測。歸納起來,主要包括陪葬嘉靖帝永陵、明萬曆年間焚燬、明末毀於北京、明末清初毀於南京、藏于皇史宬夾墻內、毀於清宮大火等幾種觀點。

正所謂“國運昌則文運盛”,值得慶倖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在黨和政府的親切關懷下,幾代國圖人孜孜不倦地求索,使得“明珠還于合浦”——國家圖書館已經成為《永樂大典》在海內外的最大藏家,並給予大典前所未有的重視和保護,以使這座人類文化史上不朽的豐碑屹立萬世,傳之永遠。

《永樂大典》文獻展現場陳設

《永樂大典》文獻展現場陳設

漫長繁蕪的修復之路

清乾隆年間開四庫全書館時,專門成立了“校勘《永樂大典》散篇辦書處”,開始時人員為30人,後又增加9人,著名學者戴震、邵晉涵、周永年等參加了這項工作。到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共輯出經部66種、史部41種、子部103種、集部175種,總計385種4946卷。如西晉杜預的《春秋釋例》、薛居正《舊五代史》、宋代醫學名著《博濟方》《傷寒微旨》等。

繼四庫館臣對《永樂大典》進行大規模輯佚後,嘉慶、道光時期纂修《全唐文》及續修《大清一統志》,再次對《永樂大典》進行輯佚,這是清代官方對《永樂大典》進行的最後一次大規模輯佚。嘉慶、道光以後,小規模的民間輯佚活動興起,文廷式輯錄過《元高麗記事》《宋狀元及第圖》《中興政要》《經世大典》等,董康輯錄過《憲臺通紀》,繆荃孫有《曾公遺錄》《順天府志》等。

清末民初,學風丕轉。值得慶倖的是,不少學者和學術機構對《永樂大典》的研究與搜殘存佚工作成果斐然。20世紀30年代,在袁同禮、趙萬里等帶動下,國立北平圖書館將《永樂大典》輯佚工作列入工作計劃中,先後輯出佚書達兩百餘種,但大多沒有刊行。此外如傅增湘輯佚《西湖老人繁勝錄》,王國維輯補《水經注》,唐圭璋編撰《全宋詞》《全金元詞》,張國淦《〈永樂大典〉方志輯本》收書900種,欒貴明輯成《四庫輯本別集拾遺》等。

“模”字韻“湖”字冊(影印本)

“模”字韻“湖”字冊(影印本)

無有媲美的美學考量

編排獨特:《永樂大典》與一般類書不同,它以韻為綱,以字隸事,每一單字下分類匯集與該字有關的各種資料,把以韻排序與按類部次相結合,並在一些事項下面附有總論,每一事目有一標題。此外,《永樂大典》在檢索字的下面首先註明該字在《洪武正韻》中的音韻和最早的出處、訓釋,還要標明篆、隸、行、草、楷等各種書體和異體字,內容十分豐富。裁選的典籍或文章一般列在辭目下面。但根據具體情況,有些也列在標目字的下面。《永樂大典》根據文獻中的語詞來確定條目,把各種典籍中凡出現過這個條目的記載,甚至整部書籍全都抄錄下來,並點明採自什麼文章、書籍,由何人撰寫等,讓人明晰出處,方便查考。

版式之美:《永樂大典》開本宏大,單冊高50.3厘米、寬30厘米,每冊約50頁,主要是二卷一冊,也有一卷一冊或三卷一冊。版框高約35.5厘米、寬23.5厘米,四週雙邊,大紅口,紅魚尾,朱絲欄,皆係手繪。《永樂大典》採用“包背裝”,書衣用多層宣紙硬裱,外用黃絹連腦包過,格外莊重。裝裱後在書皮左上方貼長條黃絹鑲藍邊書籤,題“永樂大典×××卷”,右上方貼一小方塊黃絹邊簽,題書目及本冊次第。

紙張之良:《永樂大典》使用的是以桑樹皮和楮樹皮為主要原料製成的皮紙,紙張厚度約0.12毫米,俗稱為白棉紙。這種紙瑩白柔韌,“繭素燦如雪”,是書寫的極佳用紙,堪與南唐文房三寶之一的“澄心堂紙”相媲美。孔子六十九代孫、清經學家孔廣森曾雲:“比澄心於宋紙,殊鏡面于吳箋。”清內閣學士翁方綱亦有詩曰:“澄心堂紙歐陽詩,此紙年數倍過之。”極盡溢美之辭。

書寫之秀:《永樂大典》全書約3.7億字,正文內容通行的規則是用一行大字墨書辭目,用雙行小字硃筆記載作者和書名,墨筆記載書中的篇名和內容,斷句及標聲符號用紅色小圓戳鈐印。除標題首字用多種篆、隸、草體書寫外,正文都是書手們用明代官用楷書“臺閣體”(清代稱“館閣體”)一筆一畫抄寫出來的。所謂“院體細楷沙畫錐”,整部大典字體端正整齊,又不乏灑脫精神,實為寫本精品。

插圖之工:《永樂大典》插圖的式樣和種類非常多,包括人物故事、博古器物以及宮室建築、園藝花木、山川地圖等。這些插圖由明初畫家所繪,也有臨摹宋元舊本。皆採用傳統勾線技法,生動逼真,工致精美,在繪畫史、書籍插圖史等方面具有很高的價值。

值得一提的是,2012年,國家圖書館特別邀請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銅雕技藝”的代表性傳承人朱炳仁,為當時將要開館的國家典籍博物館設計銅質大門。經過反復醞釀討論,朱炳仁最終選取“淩花雙龜背”紋樣進行創作演繹。該紋樣出自《永樂大典》 “真”字韻“門”字冊。

國圖與大典的不了情緣

國家圖書館從建館之初即致力於大典的蒐集。原國立北平圖書館(中國國家圖書館前身)館長袁同禮是世界範圍內調查《永樂大典》存世卷目第一人。他對流散在國外的《永樂大典》進行調查、收集、複製,基本摸清了海內外所存《永樂大典》的狀況,並在任內實現了大多數現存《永樂大典》的影像回歸。百餘年來,在社會各界和幾代國圖人的不懈努力下,通過政府撥交、海外送還、藏家捐贈、員工採訪等多種途徑,國家圖書館至今共收藏《永樂大典》224冊(62冊暫存台灣),現為《永樂大典》海內外最大收藏機構。

《永樂大典》入藏國立北平圖書館後,曾對其中40冊進行修復,因條件所限,存在部分書背重新開裂、絹制書皮顏色與原來的黃色不協調等情況。另外一些未經修復的部分書的書口、書皮四週和書角磨損,書頁上多有燼余的痕跡和水漬。

2002年起,國家圖書館修復人員對館藏《永樂大典》破損情況進行調查,在“整舊如舊”的原則指導下進行修復。在修復的過程中,選用清早期“高麗紙”作為補紙,並儘量保留書籍原材料和控制水的使用。對原來修復不理想,但並不影響閱讀、保存和利用的,仍舊保持原狀,不再拆改。

(本版圖文資料由國家典籍博物館提供,閆敏整理)

央視畫廊更多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