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中外書法研習的“書”與“道”

——記“第十一屆漢字書法教育國際研討會”

藝術前沿 中國藝術報 2018年07月16日 17:44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楔形文字、聖書字、瑪雅文字和漢字,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四大文字系統,但除了漢字,其他文字系統都已絕跡。從過去到現在,從歷史到現實,從民族到世界,漢字一直保有強大的生命力。但當前的書法發展及書法教育,和歷史相比有了非常大的改變。“在當代書法教育中,怎樣傳承、接續和發揚光大書法,成為一個難題;在國際上,書法和書法教育又面臨著怎樣的文化衝突、文化融合的困境和機遇?這些都是擺在我們面前、值得探討的重要議題。 ”在7月7日至8日,由北京師範大學、人民美術出版社、美國書法教育學會主辦的“第十一屆漢字書法教育國際研討會”開幕式上,北京師範大學藝術與傳媒學院院長胡智峰如是説。

古老書法新式教育

自近代西學東漸起,中國現代教育體制才逐漸形成,至今不過百餘年光景,而現代書法教育起步則更晚。雖然隨著近些年的書法潮,小學、中學、大學等陸續開設了書法課、書法專業,國家亦頒布了書法教育實施相關文件、準則等,但新教育體制下的書法教育仍處於初步創始階段,處於篳路藍縷、無章可循的探索狀態——

臨沂大學書法係教師王棟對山東臨沂市市區及各縣中小學的書法教學調研發現:學校及家長對書法教育重視不夠,書法教育難以量化考核,書法教育所需硬體設施不充分,中小學書法專任教師嚴重不足……北京師範大學藝術與傳媒學院教授倪文東走訪了國內上百所開設書法專業的大學後發現:高校在招收書法本科專業學生時,考核內容要求雜亂;各地中小學短缺書法教師,書法專業畢業生難以就業;書法專業常設置於美術學院、文學院內,獨立出來的書法學院少之又少……

除了這些“外部”因素,當今時代書法教育該秉承什麼樣的理念,亦是一個尚待解決的問題。

書法是一門古老的藝術,但卻是一門新學科。古代書法教育依附於文字教育,且與科舉、選官制度等密切相關,是一種相對模糊的、混成的存在狀態。而如今,隨著時代的變遷,毛筆書寫逐漸退出實用舞臺,書法演變成為一門藝術,一門獨立學科。在古代,書法因實用而引發出藝術性,在當代,書法藝術性蓋過了實用性。在北京師範大學藝術與傳媒學院博士楊晨看來,書法從“書學”教育走向書法藝術專業教育,意味著書法教育觀念必須轉變。

當代書法教育觀念該如何樹立?對於這一問題,太原師範學院書法係教授馬俊青認為:“新時期的書法教學,首先要認清‘寫字’和‘書法’的區別。魯迅曾言‘形美感目,意美感心,音美感耳’ ,説的都是漢字自身的美,而書法的美則不僅於此,書法的美是書法家遵循藝術規律所創作出來的美。 ”他説,不可否認書法要靠寫字來表達,但簡單地將寫字當作書法,顯然不妥,就其功用而言,一個是實用,一個是藝術。所以,作為一個書法教師應當首先明確這一點。

書法從作為書寫而衍生出的藝術獨立出來,並且成為一門學科以後,“它應當具有包含書法史、書法美學、書法技法、書法賞評等體系化內容。從理論上,要更多地引導學生從縱向、橫向等角度把握書法史演進的規律;從技法上,思考如何把學到的技法轉化為藝術表現,以表達審美思想和情趣。 ”楊晨説。除了書法理論的學習,文字學、美學、歷史學等“字外功”亦是必不可少的。正如陜西師範大學副教授江錦世所説:“忽視了書法‘字外功’的學習,書法教育就成了單純的寫字教育,這樣違背了書法教育的初衷。 ”正所謂“退筆如山不足珍,讀書萬卷始神通” 。

根植中國花開世界

大約在公元3世紀,漢人渡日,將漢字傳入日本,後隨著儒學和佛教在日本的流傳,漢字在日本逐漸普及,書法也隨之得到發展。754年,鑒真東渡日本,帶去“二王”書法,使“二王”書法在日本盛行。所以縱觀日本書法史,可發現其與中國書法同根同源。同樣,韓國書法亦源出於中國,在當代,韓國傳統書法仍使用漢字書寫。但是現如今,三國書法呈現出不同面貌,“中國書法、日本書道、韓國書藝,三者同根,但是衍生出了不同民族性,這是因為對漢字的不同認知所致。 ”首都師範大學中國書法文化研究院教授解小青説,由於日本、韓國擺脫了對漢字“形音義”三位一體的思維定勢,所以比我國更早開始現代書法意識轉換,促成當代國際書法多元發展。

雖然,中國書法與日本書道已各自成態,但是在日本當代的書法教育中,與中國書法教育所面臨問題亦有頗多相似之處。同樣地,日本也劃分了“書道”與“書寫”的關係,而且劃分得更為明晰。日本愛知學院大學副教授劉作勝介紹,在日本,小學“書寫”課是被設置於國語科目的“言語事項”中,對於“書寫”的要求是理解文字構造的規律,提高日常的書寫能力,培養“正確、工整、美觀、快速”的書寫態度,在學習生活中發揮作用。而“書道”作為藝術的一個分野,目標是通過技法來創造文字的美感來追求藝術表現。“書寫”強調實用性,“書道”強調藝術性。當前,為了能讓“書道”得到更好發展,日本更是開設了“書道教育特區” ,通過對各個年級開設“書道”課程,加強小學“書道”藝術的培養。

隨著近代中國快速發展,中國在國際上的影響範圍早已不限于周邊國家——美國總統特朗普孫女演唱中文歌曲《茉莉花》 ,英國小王子喬治學普通話……這無不説明了中國文化影響力之大。所以,雖然歐美國家使用的是起源於拉丁語的字母文字,卻也引起了他們對中國漢字的喜愛。但是,對於使用字母文字的國家來説,漢字的學習還是具有一定的難度。

“雖然海外學習漢字的人口日益增加,但學習漢字的難度往往嚇退許多學習者,如何使漢字書法教學更有趣味,引發學習者的興趣,是值得探究的課題。 ”台灣明道大學中國文學系教授劉瑩説。基於對此問題的考慮,在對海外人士的書法教學中,書法教師更多地會先讓學習者從自己的名字、 “你好”“謝謝”等他們容易知曉的字詞開始練習書法,引發他們對書法的興趣。美國北卡羅來納州大學教堂山分校更是開設一門名為“漢字基礎”的選修課,將書法元素融入到漢字教學中,輔助學生了解漢字結構、筆畫等基本知識以達到觸類旁通的效果,激發學生學習漢字和漢語文化的興趣。

除了高校,書法課程在美國中小學中現狀又是如何呢?是否有需求?開設書法課程的條件是否成熟?對此,美國克裏夫蘭州立大學孔子學院主講教師李惠文通過問卷和訪談的方法,對俄亥俄州克裏夫蘭地區的26所已經開設中文課的學校進行了探索性調查。

結果顯示,老師們對中國書法的認同感較強,興趣較高,而且願意在平時的中文和中國文化教學中加入書法的內容,願意經常聘請書法家到課上作報告、展示、講解。但是由於資金、時間、師資等客觀條件的限制,目前將書法開設成一門獨立課程的條件還不成熟。與高校廣泛開展書法課的情況相比,中小學存在中文課時少、學區對課程學分認可嚴格、缺乏師資等客觀條件,如果這些困難能夠得到解決,書法教學在中小學的開展能夠得到很大提高。

處於開拓時期的書法教育,不可避免會面臨諸多問題,但是,儘管如此,書法教育依然在以蓬勃的姿態向著更好的方向發展。在時間的積累,在實踐的摸索中想必一定會找到一條適合書法這門古老藝術的教育道路。

央視畫廊更多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