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信札——敘事中留下書法的墨寶

藝術前沿 美術報 2018年07月09日 16:37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吳湖帆 拙詞之刻本札 龍榆生藏

吳湖帆 拙詞之刻本札 龍榆生藏

6月20日,中國嘉德2018春拍“筆墨文章——信札寫本專場”在嘉德藝術中心舉槌,胡適《嘗試集》以1000萬元落槌,加佣金最終1150萬元成交,超估價7倍多。近期,“字響調圓——龍榆生藏現當代文化名人手札展”在上海展出。手稿信札熱正方興未艾。

近些年,名人手稿手札在拍賣市場上異軍突起。2013年,魯迅《古小説鉤沈》手稿成交價為690萬元;魯迅于1934年6月8日致陶亢德的一封信,在中國嘉德秋拍中,估價180萬至220萬元,成交價則達到了655.5萬元。在中國嘉德2013春拍上,一封拿破侖的親筆信拍出了304.75萬元人民幣的高價。中國書法史上第一件流傳有緒的法帖墨跡——陸機手書的《平復帖》,便是一紙書信,曾引得大收藏家張伯駒不惜為其傾家蕩産;乾隆三希堂珍藏的王羲之的《快雪時晴帖》、王獻之的《中秋帖》和王珣的《伯遠帖》,也是書法大家的三張“便條”。

手稿是作者的手記,反映作者最原始的構思和想法,作品在發表時與原始手稿相比會有一些改動或差異;信札是親戚朋友往來的文字,有些內容比較私密。信札作為第一手材料,多為作者親身經歷,親眼所見,親耳所聞,一般沒有什麼忌諱,比較可靠,對於名人研究是珍貴的文獻資料。胡適曾説:“信札是傳記的原料,傳記是歷史的來源。故保存和收藏古人的墨跡,其功用即是為史學家保存最可靠的史料。”信札書寫較多隨意,一般情況下不會像創作書法作品那麼正襟危坐,所以信札上的書法更具作者的天性,也更體現書法的本真。信札的書寫如果能稱為是一件書法作品,代表了作者的藝術水準,則價值更高。信札是人無意為之的“小品”,是作者藝術與性情的雙重記載。因此,名人信札手稿同時具有文獻價值、文物價值和藝術價值。

央視畫廊更多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