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蒙古國現當代繪畫藝術

藝術前沿 美術報 2018年07月03日 16:53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S.Boldbaatar 騎馬的法國人 布面油畫 1992年

S.Boldbaatar 騎馬的法國人 布面油畫 1992年

■哈斯烏拉

和中國山水相連的鄰邦蒙古國的現當代繪畫藝術作品,深深植根于蒙古高原文化和東方遊牧文化。20世紀50年代起,蒙古國專業畫家隊伍逐漸壯大。在以往單一的現實主義創作中,多了“印象主義繪畫”、“精神情感繪畫”等新的創作方向。20世紀60、70年代,“蒙古畫”傳統技法有了長足的發展,吸收東、西方繪畫藝術養分,造型上注重誇張、變形。20世紀80年代開始,創作方向豐富,“構成主義繪畫”和“抽象繪畫”嶄露頭角。20世紀90年代後,蒙古國藝術家們的創作思維更加開放,表現題材豐富。表現自然、人民生活、民族歷史的現實主義作品及超現實主義作品、抽象作品開始成熟。形成了具有特色的蒙古國繪畫藝術面貌。

Do.Bold 構成 50×70cm 布面油畫 1986年

Do.Bold 構成 50×70cm 布面油畫 1986年

蒙古國現當代繪畫藝術的形成及發展

蒙古國早期的繪畫藝術,蘇聯畫家創作的藝術宣傳冊等資料,對其造型藝術的誕生有著一定的影響。蒙古國畫家D.Chuidog、U.Ydamsuren等,開始到蘇聯蘇裏科夫美術學院學習,奠定了蒙古繪畫藝術發展的基礎。有一定繪畫知識和實踐經驗的畫家群體初步形成,以寫實主義手法創作的蒙古國人民革命事跡、人民生活、勞動模範等題材作品陸續出現。蒙古國繪畫受俄羅斯美術的影響,而以油畫創作見長的俄羅斯美術,同時是歐洲藝術體系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蒙古國留學生前往蘇聯學習時,見證了蘇聯藝術從單一化走向多元化的過程。他們帶回了大量歐洲古典傳統及現實主義藝術創作成果,並帶回了一批臨摹作品。這一段繪畫藝術的發展過程,與我國20世紀50年代前往蘇聯學習繪畫藝術的經歷是相似的。

1951年,又有N.Thultem、G.Odon、Th.Dorjpalam等學員從蘇聯蘇裏科夫美術學院、L.Gavaa從列寧格勒列賓美術學院畢業學成。他們在美術教育中充分發揮所學知識,培養了一批繪畫人才,蒙古國國內形成了第一批具有高學歷、高素質的專業畫家隊伍。1955年,在此前“造型藝術處”、“繪畫藝術處”、“雕塑藝術處”等藝術機構的基礎上,蒙古國成立了組織和團結美術家的“蒙古藝術家協會”。1963年,由蒙古國藝術家協會的提議,蒙古國師範學院(如今的蒙古國國立師範大學)創辦了美術班,從此開始系統地在國內培養起了自己的“專業美術人才”。20世紀70年代建立了美術專業學校,漸漸形成了繪畫教學體系。造型藝術教學領域的各個專業建設也逐步完善起來,專業藝術人才和畫家的數量也有所提升。至20世紀70、80年代,在蒙古國內部已形成自己的美術教學體系的同時,政府繼續向外部世界派出美術留學生,以培養一流的專業藝術人才。這一時期,選送留學生的視野除了蘇聯、中國等友好國家之外,還向歐洲國家派送學生學習繪畫。

Ts.Olzbaatar 畫室 120×135cm 布面油畫 1988年

Ts.Olzbaatar 畫室 120×135cm 布面油畫 1988年

20世紀中葉以後的10年間,畫家創作的主要任務是,把黨和國家的方針政策,用繪畫藝術的形式錶現出來;歌頌廣大人民群眾的勞動成果,表現社會矛盾的批判現實主義作品也得以發展。當時提倡,創作歌頌社會建設中的新面貌、新氣象和各社會主義兄弟國家的和諧團結為主。在創作逐漸興盛的同時,蒙古國繪畫藝術作品在繪畫技法上也開始逐漸進步。脫離了早期直接從生活中抄襲的因素,慢慢向以光、色為主要研究對象的印象派繪畫風格轉變。這是蒙古國繪畫藝術的一次跨越式發展過程,也是審美情趣、繪畫技法方面的一大進步。

1968年,以青年畫家為代表的幾位畫家,組織了《第一屆青年藝術家聯展》。他們反對照抄生活原樣,主張藝術高於生活、美于生活,用繪畫藝術語言(形、色、線)來自由表達自己情感和感受。把蒙古族已有的色彩觀、象徵性造型結合在幾何形體中,通過事物內外性質,宇宙萬物生存規律來認識存在與不存在之間的關係,用精神表達轉向蒙古思維。這個時期把現代繪畫藝術語言融入到傳統技法當中,出現了新氣象。20世紀80年代在蒙古國繪畫中出現以構成、色彩、技法等來表現西方美術流派的模式。這是蒙古國抽象藝術的開端,也是蒙古國現當代藝術多元化發展的開端。之後藝術家們創作的關於祖國、和平、美麗的草原風光題材的藝術作品,深得觀眾和藝術評論家的認可與喜愛,標誌著蒙古國繪畫藝術進入了一個全新的時代。蒙古國新生代藝術家們,以紮實的歐洲畫風掀開了蒙古國藝術史上新的一頁。20世紀90年代之後,蒙古國的繪畫藝術因此走向新的發展之路,慢慢形成了以精神描寫為主的繪畫藝術形式。表現遠古遊牧民族生活因素,以及愛護自然,崇拜自然的生活理念,結合象徵意義的歷史畫和表現日常生活的作品得到了很好的發展。

O.Tsevegjav 種馬之鬥 147×240cm 布面油畫 1958年

O.Tsevegjav 種馬之鬥 147×240cm 布面油畫 1958年

傳統“蒙古畫”的象徵、比喻、敘事、構思、空間透視、形象誇張等諸多表現手法,和歐洲傳統的繪畫的光影表現、冷暖對比、空間、透視等表現手法,有著很大的區別。在新世紀初期,蒙古國造型藝術院校以自己的專業特點繼續發展。培養了眾多畫家藝術家,創作出了形式多樣的藝術作品,並且形成了風格不同的藝術流派。“抽象繪畫”畫家開始嶄露頭角,後現代主義作品也有所發展。在此前寫實主義繪畫的基礎上,表現畫家精神情感的生活題材作品,以及用色彩、造型來塑造新觀念、新形式的作品,成為新的潮流。喜歡探索新繪畫新藝術形式的蒙古國畫家,吸收東、西方現當代藝術大師作品中的表現方法,渴望建立自己的繪畫藝術風格。曾經在歐美藝壇流行的波普藝術形式,也開始在部分畫家作品裏得以呈現。隨著國家轉型市場經濟,反映社會各階層生存、生活狀態的作品開始出現,這一類型的作品,受到廣大人民群眾的喜愛,如以具有濃厚草原文化特徵的“馬”為題材的作品得到充分呈現。此外,運用新的技法和創作理念,描寫自然風景、反映遊牧民族生活題材的作品,也開始大量涌現。傳統遊牧民族精神與現當代觀念藝術融合發展。

20世紀50年代開始,蒙古國曾派美術留學生到北京學習,並多次組織藝術家訪問中國,並與中國美術家同行進行藝術交流。蒙古國人民對中國的藝術大師齊白石、徐悲鴻等著名畫家,有著深深的崇敬之心。當年白石老人送給蒙古國著名畫家L.Gavaa的作品,現在完好地保存在烏蘭巴托市一傢俬人博物館中。進入新世紀以來,中、蒙兩國日益頻繁的文化藝術交流,推動著兩國藝術家更深層次的合作。蒙古國藝術家積極參加歷屆“北京國際美術雙年展”,都獲得了可喜的成績。2008年奧運會期間,在北京舉辦的“蒙古的色彩——蒙古國當代藝術特展”,促進了兩國之間的交流與合作,也是兩國文化藝術交流史上的一件大事。筆者在採訪、訪談蒙古國藝術家時得知,他們與中國美術家協會,各省市地方的美術家協會,以及中國各地的博物館、美術館等單位,都建立了良好的合作關係。蒙古國畫家在亞洲其他國家和地區,也廣泛地開展了交流、合作、辦展覽等藝術活動。新一代蒙古國的年輕藝術家,更加頻繁地走出國門,學習新技法、新觀念的同時,積極參加國際範圍內的藝術展覽、博覽會,如威尼斯雙年展等大型活動。他們還遍及世界各地舉辦個人展覽和團體性展覽,寫生、考察等藝術交流、創作也形成規模,在世界藝壇上具有一定的影響。

B.Chaogsom 戈壁 布面油畫 1968年

B.Chaogsom 戈壁 布面油畫 1968年

蒙古國現當代繪畫藝術特點

蒙古國有著豐富的文化藝術傳統,與工藝美術、雕塑等藝術形式相比,造型藝術之中,繪畫藝術佔據了重要位置。蒙古國繪畫藝術包括國畫(蒙古畫)、油畫、版畫、綜合材料(裝飾畫等)、宗教美術、民間美術等不同畫種。蒙古國繪畫在20世紀90年代之後進入全新發展的時期。觀看蒙古國近20年來的繪畫作品,在內容與形式上逐步呈現出風格多樣、形式各異的特徵,充滿著時代感,同時又不失強烈的獨特精神和面貌。具體而言,蒙古國繪畫具有強烈的東方色彩,採用的是散點透視構圖,這種平面式的構圖具有裝飾美感。在單純中追求豐富,用線條體現物象在平面上的形態,把繁雜的自然物象進行條理化、單純化。這種側重平面物象意味的線描造型風格,也是蒙古國繪畫的造型特點。線條對構成畫面的造型因素進行提純,從而使畫面中的形象得到凝結,增加了線的裝飾美感。這種有意味的造型特點,奠定了蒙古國繪畫風格的基礎,也確定了蒙古國繪畫平面化的構圖原則。用色濃烈而單純艷麗,又不失渾然大氣。這種意象的構圖、造型、用色,是蒙古國繪畫的顯著特徵。它是蒙古國民族思想、精神和文化的凝結,它與題材、內容等諸因素一起,共同構成蒙古國現當代繪畫藝術的鮮明面貌。蒙古國大部分的繪畫作品風格,體現在色彩艷麗、注重平面構成與色彩構成,構圖自由奔放,畫面趨於圖案化的特徵上,不追求寫實的視覺逼真與再現的被動性。所創作的藝術作品,題材廣泛,色彩明亮,其懸浮的顏色和表達的意境具有極強的運動感。而這一點,無疑與蒙古族傳統美術的造型特點,有一脈相承的內在一致性。這是遊牧民族本性中崇尚自由的生活方式與思維方式,在藝術中的鮮明體現。

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現實主義風格的繪畫逐漸式微,蒙古國藝術家更多地轉向表現主義藝術風格的探索。作品中注重表現藝術家的主觀感情和自我感受,以致對客觀形態進行誇張、變形乃至怪誕化,用以表達內心的思想,否定對現實世界的模倣再現。從中我們不難看出,歐美諸多現代藝術流派的創作思想,對蒙古國當代繪畫藝術發展所帶來的影響。但同時,觀者也可以強烈地感受到,蒙古國藝術家們在傳統基礎上,努力嘗試運用新的繪畫語言,來表現著自己的思想感情和對美的認識。

B.Sharav 蒙古的一天 蒙古畫

B.Sharav 蒙古的一天 蒙古畫

致力於創新的同時,蒙古國藝術家也充分認識到,傳統文化在其當代藝術中的重要性。在當代藝術家的很多作品中,將馬、草原、鹿石、石人、北方青銅器、蒙古書法、蒙古圖案和一些具有蒙古精神的出土文物等等,具有蒙古草原特色文化符號,作為主要的創作元素和表現題材。以時代感十足、新穎的表現手法,進行自由組合、誇張變形,或吸取其造型特點,最終達到抒發民族情感,滿足不同人群審美的目的。雕塑、金銀鑄造、現代裝置藝術以及行為藝術等形式,也是蒙古國當代藝術的組成部分。這些藝術形式對繪畫藝術的多樣化發展,起到了促進和啟示作用。

整體而言,蒙古國畫家力求在傳統蒙古繪畫藝術中融入現當代藝術元素,運用特殊的構圖、色彩及形象進行藝術創作,使蒙古國當代藝術豐富多彩。同時也將抽象藝術、超現實主義繪畫藝術的豐富性向前推進了一大步。他們在藝術創作道路上的積極探索、大膽創新,將歐洲傳統繪畫原理巧妙地運用到蒙古國繪畫題材中,取得不俗的成就,受到了國內廣大藝術愛好者喜愛,在劇院、博物館、美術館、文化廣場、學校等公共場所中,繪畫藝術都得以呈現。同時,他們的成績,也得到國際繪畫界的認可。

(本文為“中國中青年美術家海外研修工程”項目成果,作者係內蒙古呼和浩特民族學院美術系副教授,文章有刪節)

央視畫廊更多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