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梅蘭芳其人其畫

藝術前沿 美術報 2018年06月26日 16:21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梅蘭芳 清供圖

梅蘭芳 清供圖

梅蘭芳,一代京劇泰斗,家喻戶曉。除了演戲,他還有不為人知的另一面,那就是在繪畫方面的造詣。

梅蘭芳(1894—1961年),名瀾,字畹華,藝名蘭芳。 生於北京,祖籍江蘇泰州。出身於梨園世家,8歲學戲,9歲拜吳菱仙為師學青衣,10歲登臺,後成為一代京劇大師、“四大名旦”之首。

梅蘭芳生活中善於觀察、善於思考,如種花、養鴿子等,能夠做到觸類旁通。而他在繪畫上的造詣也是令人矚目的。

梅蘭芳是如何成為一個畫家的

梅蘭芳之所以在繪畫上取得很高的成就,並非偶然。

首先是家學影響。梅蘭芳那個時代,梨園藝人受教育程度普遍不高,但是梅蘭芳有所不同,他出身於梨園世家,祖父、父親都喜歡書畫,他自幼受家庭熏陶,也酷愛書畫藝術。他也收藏了很多畫,如清代宮廷的戲畫、臉譜,還有大量花鳥畫,所以梅蘭芳的繪畫品位很高,不管是筆墨、構圖還是線條,都比較講究傳統和規律。他在“四大名旦”中,是最擅長繪畫的。

其次是正式拜師。梅蘭芳曾師從陳師曾、陳半丁、齊白石等諸位書畫大家,經受過正規的訓練。梅蘭芳最擅長的是花鳥,然後是人物、山水、花卉等,在繪畫上也是一位多面手。他的花鳥作品風格清麗秀雅、神形兼備。他的花卉小品在韻味上力求平淡高雅之氣,但在構圖與設色融入了海派的技法。從繪畫語言來看,梅蘭芳在工筆和寫意兩個方面都非常擅長,而且都融匯形成了自己的基本風格;他的書法清新雋秀,功底深厚,來自於傳統帖學,以行楷書為主,小楷尤精。書法中鋒用筆,得規中矩,字形瘦長,有如先生在舞臺上的表演,亭亭玉立,意境深遠。

再次就是他身處北京,有許多畫家與之交往,比如王夢白、齊白石等,使他的視野開闊。梅先生與齊白石、豐子愷、吳湖帆、葉淺予等書畫大師交情深厚,亦師亦友,併合作創作了不少書畫妙品。再加上梅蘭芳的勤奮和天賦,成就了他繪畫上的造詣。抗戰期間,梅蘭芳曾一度蓄鬚明志,賣畫為生。

繪畫與京劇,都要有“詩人之筆”

西方的藝術理論和美學理論,常常把藝術各個門類的界限劃分得比較清楚,而中國不一樣,中國傳統的藝術和美學就是鼓勵各門藝術互相借鑒。可以説,梅蘭芳是融通戲曲表演和繪畫藝術的一個代表。

梅蘭芳參與繪畫創作的時間跨度大,不僅館藏作品很多,在民間也有大量存在。

梅蘭芳的作品大部分是用工筆畫出來的,線條畫得很好,如隨風起舞的飄帶,這跟戲劇有些服裝的動態感也有關係,所以特別有意蘊感和美感。梅蘭芳繪畫的取法和繪畫研習的題材是相關聯的。他繪畫的題材很廣,最擅長的是花鳥,比較柔美秀麗。這樣的風格和他個人的性情是有內在關聯的,所以是他個人本我的呈現。這種雅麗恬靜的畫風呈現與其在京劇表演藝術上主要從事旦角表演的身份是有內在呼應的。

梅蘭芳建立了繪畫與表演藝術的橋梁,其花鳥作品形式特點是中國現代水墨寫意花鳥畫的重要成果之一,也是戲劇家在繪畫創作中一個代表性的成果。梅蘭芳的藝術呈現了中國古典美學中詩畫合一的審美追求。在他的表演中我們可以看到,情景交融,詩畫合一。其實這都是中國詩詞和繪畫中所追求的一個美感特徵,也是一個美學境界,所以畫畫要有“詩人之筆”,其實演戲也要有“詩人之筆”。

畫畫是為了更好地演戲

中國戲曲形成之前,繪畫藝術和書法藝術已經發展成熟,形成了系統的美學觀念,所以中國戲曲許多重要的美學範疇都是從繪畫美學和書法美學中吸收借鑒過來的。

以形體、聲音和色彩為主要材料塑造動態空間形象的戲曲表演藝術,與以紙張、色彩為主要材料創造靜態空間形象的中國造型藝術,有著很強的相似性,這首先是因為二者都要塑造形象,都存在如何處理有限與無限、時間與空間、形與神、虛與實、動與靜等關係;其次是因為表演藝術的戲曲與造型藝術的繪畫、書法、篆刻等都植根于傳統哲學,蘊涵著大體相似的藝術思維和理念。

梅蘭芳學畫就是生動的例證。第一,在梅蘭芳看來,戲曲是活動的彩墨畫,傳神居於藝術創造的中心地位。梅蘭芳通過讀畫、學畫、繪畫,認識到戲曲與中國繪畫藝術的共同特質——不刻意追求外在形跡的逼真性,而是“根據生活的素材加以提煉、誇張、再創造”,注重“塑形、舞姿”,也就是追求“神似”。第二,梅蘭芳之所以取得難以被超越的表演成就,與其從繪畫中體悟藝術原理,並創造性地運用於表演實踐中是有直接關係的。梅蘭芳學畫的目的很明確,只是想從繪畫中汲取一些與戲劇有關的養料,也就是為了提升戲曲藝術,特別是其中的表演藝術,而並不是真想要去當畫家,當書法家。以不妨礙“演戲的進步”為度,服務於表演藝術水準的提升,成為他學畫的一個原則。第三,梅蘭芳的繪畫與他的戲曲審美追求比較一致,可以概括為“尚雅而不絕俗”,這種在繪畫和書法領域的追求和他在表演藝術方面對美學品格的追求,應該説是共生的關係。

梅蘭芳重視繪畫,認真學習繪畫美學,使得他的戲曲美學思想具有深厚的基礎。他對繪畫的吸收借鑒體現在兩個層面。一是服裝、化粧、舞臺布景以及舞蹈動作等外在的層面。比如他的古裝戲,人物的服裝和頭飾多以仕女畫中的服飾為藍本,並根據京劇舞蹈身段的需要而設計。二是美學思想方面,這是繪畫對梅蘭芳表演藝術的深層影響。神韻是繪畫美學的一個重要範疇。顧愷之提出“傳神寫照”,謝赫的“繪畫六法”的第一條是“氣韻生動”。戲曲表演最重要的也是要有神韻,即要求體現出人物的內在的、本質的精神,生動形象,富有感染力。梅蘭芳在表演中的終極追求就是“美”,服裝、化粧要美,唱腔、表演要美,生活中醜的東西到舞臺上要變成美的。他之所以能創造出“美”來, 就在於他的表演首重神韻。

我們今天看梅蘭芳的字畫,很有自己性格方面的特點——淡如秋水,又別有匠心。藝術是相通的,藝人自覺地追求書畫意境是達到他自己本體藝術昇華的一個很好的途徑。(梨白)

央視畫廊更多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