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如何“創”“作”?

——“第六屆中國書法蘭亭獎”獲獎書法家共論創作與修為

藝術前沿 中國藝術報 2018年04月24日 16:55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4月18日,農曆三月三,上巳節,中國書法界的最高獎——中國書法蘭亭獎,在浙江紹興蘭亭舉行了第六屆頒獎典禮。當獲得銀獎和銅獎的獲獎者一一走上舞臺捧得獎盃,本屆蘭亭獎金獎空缺的憾事再次觸動了書法家們。

“我們都渴望圓滿——金銀銅獎能夠齊全,給書法界一個滿意的答卷。但是蘭亭獎是高規格、高標準的,在評審中沒有出現能被評為金獎的作品,我們就尊重了這樣的結果。 ”中國書協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陳洪武説,金獎空缺亦反映出當代書壇仍有很多問題,各位書法家是否反躬自問,我們自身的書法創作是不是出現了問題,需要進行調撥和改進?如何做到以書法創作為中心,不斷攀登藝術高峰,是當代書法家應當深入思考的問題。

從談“創”色變到反向思維

當前文藝創作方面存在有“高原”缺“高峰”的現象,作為中國傳統藝術的書法,若要攀登藝術高峰,繞不開的話題即是創作,“作為書法藝術工作者,我認為藝術創作是自身的根本和生命,沒有了創作,也就失去了作為書法藝術工作者的真正意義。 ”書法家張繼説。創作即創新之作,但是創新的問題在書法界又是比較敏感的;有些人談“創”色變,但在張繼看來,不談創新才可怕——中國書法發展史,即是一部創新史,若是歷朝歷代的書法都一樣,那也就沒有什麼發展史可言了。歷史在發展,社會在進步,任何事物都在發展中變化,如果書法一成不變,那是不可思議的。每個時代都有獨特的時代特點,書法並非游離於時代之外的産物,所以,“雖然人們常常喜歡魏晉風度,但這個風度是摹不像、追不來的。我們現在的吃、穿、用以及思維方式,包括人的形態與古代人都有非常大的差距,時空環境差異越來越大,我們離魏晉風度也就越來越遠” ,書法家樊利傑説。

在書法創作中該如何創新?張繼認為,應該是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上不斷對書法賦予新的時代內涵,不斷拓展,不斷出新,使之與當代文化相適應、與時代審美相適應、與現代社會相協調。傳統就是“法度” ,就是依據。沒有法的社會必然是一個混亂的社會,沒有法的藝術也必然是一種妄為的藝術。繼承與創新相輔相成,越是談創新,就越要談繼承。繼承越深入越紮實,創新就越自由越持久。亦如書法家張勝偉所説:“書法的創新應當是深耕經典,入古出新。在深扎傳統的基礎上的創新才是真正的新,以傳統為源頭,源源不斷的‘新’意才能出來。 ”

除了觀念上需要創新,書法家王璽認為,創新還包括了一種個人理想的創新、一種思考方式的創新、一種書法研究創作方式上的創新。“我們要建立獨立的思考,這種獨立的思考有利於我們新的創作思想、創作手法的形成。有了創作思想的創作手法,才能在創作道路當中長久走下去,越走越遠。 ”書法家李雙陽説。書法家們習慣了將傳統放于筆先,但是李雙陽認為,我們未必不可以以一種反向思維方式來看待創作——從創作的本體出發來創造藝術作品,然後再在作品當中檢驗對傳統經典的理解的深度。李雙陽説:“我覺得這樣對真正的書法作品的打造,無論是傳統元素的應用,還是個人的語言風格形成,都會有一定的幫助。只有與別人有不一樣的思考,才會創造出與別人不一樣的作品。 ”

不要因為走遠了就忘記最初的夢想

書法究竟是怎麼樣的一門藝術?它的本質是什麼?張勝偉認為,一個書法家,首先應該是一個書法研究者,對書法的本質要有一個認知與理解,“在我看來,書法是一門高度中國化的藝術,不能用西方的美學理論去簡單地套用。也不能將書法簡單地定義為造型藝術,它是人文雅致的體現。 ”張勝偉説,文學為一切藝術之因,用一種綜合的修養作書法的支撐。書法若是離開了文學,將是一個空殼。書法回歸傳統的核心是回歸人文傳統。書法寫到最後不單單是技術的精湛,更是學養人格、人品的自然流露,一定是書法家的綜合修養的展現。

如何做一名符合當代風度的書法家,張勝偉説:“首先要做一個有理想的書法家,在歷史的縱向上尋找自己的位置。做到厚古、學古,但不泥古、唯古,即給古人當學生,但不當奴隸。再者,不盲目自大,也不妄自菲薄。要勇於到前人所未到,發前人所未發,既做傳統的守護者、繼承者,也做新風的實踐者、開創者——要有‘只與古賢爭高下,不與時人論短長’的抱負。 ”

處在教學一線的李雙陽,在教學之餘艱苦創作,他認為,對於當前的書法家來説,重中之重是書法家能夠保持鮮活的創作激情。“當今我們生活在物質非常豐富的時代,抵擋住物質的誘惑,沉下心來,把我們的作品寫好,是我們當下需要思考的問題。我覺得首先要能夠感受到傳統理學中的思想要旨,如果能有這樣的想法,我們肯定能堅持在筆墨的本體中不斷往前走,要讓自己到了中老年以後,還能一直堅持在筆墨的世界裏耕耘。 ”他説,“不要因為走遠了,我們就忘了最初給自己設定的夢想” 。

説到沉下心來去創作,已經獲得不止一屆蘭亭獎的蔣樂志可謂身體力行。2014年第五屆蘭亭獎即已獲得一等獎的他,之後仍踏實創作,本屆又摘得銀獎,對於他來説,書法已經是生活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同時,將不斷攀登書法藝術高峰作為其畢生追求。這些年,在全國各種書法展覽和賽事上時常能看到他的作品,他説:“我參賽、參展的目的並不在於取得和獲得什麼樣的成績和榮譽,而是在於拓寬自己的眼界、檢驗自己的學習成效、發現自己的問題與不足,找到自己努力的方向。我個人認為,一件作品完成的過程,或許可以算是自我理論指導創作、實踐驗證想法的過程,由此來促進自己書寫實踐能力的不斷提高。同時,還要有敢於將自己的作品拿出來‘示眾’的勇氣,讓專家和評委老師幫你找出問題和不足,如果自己連自己的問題在哪都不知道,當然就更不知如何去解決了。 ”

央視畫廊更多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