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到首博看意大利文藝復興的那些人那些事

展訊 中國藝術報 2018年04月17日 15:09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但丁肖像(木板油畫) 托斯卡納大區的工作室 聖馬太國家博物館收藏

但丁肖像(木板油畫) 托斯卡納大區的工作室 聖馬太國家博物館收藏

這幅木板油畫描繪的是意大利最偉大的詩人、西歐文學巨擘之一——但丁(1265年- 1321年) 。與紀念章一樣,我們看到的只是詩人的側面,頭上戴著月桂樹枝條編制的桂冠,象徵其詩歌創作上的成就。

幾百年前,發端于意大利佛羅倫薩的文藝復興運動,開啟了西方文明史上一個新時代。恩格斯曾説:“文藝復興是一次人類從來沒有經歷過的最偉大的、進步的變革,是一個需要巨人而産生了巨人——在思維能力、熱情和性格方面,在多才多藝和學識淵博方面的巨人的時代。 ”文藝復興時期,意大利的藝術、生活和思想是怎樣的, 3月27日至6月22日,在首都博物館舉辦的“文藝復興時期意大利藝術、文化和生活”展將為觀眾答疑。

此次展覽由意大利文化遺産活動與旅遊部、中國國家文物局、北京市文物局主辦,首都博物館承辦。展覽隸屬於中意文化合作機制框架下的“意大利博物館睡美人”項目。展覽中方策展人、首都博物館副館長黃雪寅介紹:“它的特點是將意大利多家博物館沉睡的藏品遴選後,組織成主題展覽。此次展覽的大部分展品都是第一次來到中國。 ”

來自烏菲齊美術館、巴傑羅國家博物館、翁布裏亞國家美術館等意大利17家博物館和機構的102組件展品,類型極為豐富,不僅包括提香、波提切利、佩魯吉諾、丁托列托和老帕爾馬等大批藝術家的繪畫作品,還涵蓋了像章、服裝、日常生活用品、建築構件和模型,全景化地呈現了文藝復興時期意大利藝術、文化和社會生活。“與以往在中國看到的文藝復興展覽最大的不同,此次展覽關注的重心,是引領觀眾理解這些藝術品為什麼會被創作,如何使用和解讀。 ”黃雪寅説。

埃萊奧諾拉·德·美第奇與文琴佐·貢扎伽的婚禮(布面油畫) 雅各布·基門蒂 烏菲齊美術館收藏

埃萊奧諾拉·德·美第奇與文琴佐·貢扎伽的婚禮(布面油畫) 雅各布·基門蒂 烏菲齊美術館收藏

這是一幅描繪意大利婚禮的傳統繪畫,是美第奇家族與貢扎伽家族的首次聯姻。新郎與四名男賓立於右側,新娘和她的母親以及女賓們站在左側。據記載1584年文琴佐·貢扎伽率大量隨從來佛羅倫薩舉行婚禮,教皇格裏高利十二世派主教德拉·科爾格納主持婚禮儀式。

展覽分為“傳統與創新” 、“人是宇宙的中心” 、“藝術與信仰”三個單元。“從藝術層面到生活層面再到精神層面,三個單元層層遞進。其它關於文藝復興的展覽是從藝術欣賞、名家名作的角度來切入,而在此次展覽的第二、第三部分更多地展現了當時人們的日常生活、精神風貌和思想。 ”展覽內容負責人張繼華説。同時,為幫助觀眾更深刻地理解文藝復興運動的內涵,除了文藝復興時期的展品外,觀眾也會看到古羅馬時期的雕塑以及拜佔庭風格的少量繪畫,張繼華解釋:“之所以選擇非文藝復興時期的作品,是為了更直觀地向觀眾呈現出文藝復興和古希臘、古羅馬之間的關聯,即汲取古典文化的精華,革新中世紀傳統。 ”

“傳統與創新”單元主要展現從中世紀到文藝復興時期,意大利繪畫、建築和城市規劃等領域發生的深刻變革。通過與拜佔庭風格的畫作對照,可以清晰地領會這一時期藝術上的革新。此外,還利用一些畫作展現這一時期建築風格的變化。

“人是宇宙的中心”單元則通過大量肖像畫,詮釋這個時代的一大特徵就是強調人的價值。萊奧納爾多·達·芬奇的素描《維特魯威人》是這一思想最直觀的表達。展覽依照原稿專門製作了一個裝置,供觀眾拍照比對,以此加深理解。與此同時,提香及其工作室繪製的唯一存世的《戎裝的查理五世》 ,展出前剛剛完成修復。該單元還通過繪畫作品和建築模型展現了美第奇家族成員的風采、婚禮場景和別墅,讓觀眾走近意大利文藝復興運動的重要推動者之一——美第奇家族。

“藝術與信仰”單元展示了當時人們的思想狀態。文藝復興時期,藝術緩慢但穩定地朝著世俗化的方向發展。藝術家將現實生活引入到宗教繪畫中,在繪畫中神聖人物被表現得更具人情味。藝術家借用古典藝術形式來表現宗教題材。展覽中特意選取了幾件古羅馬雕塑來説明這一現象。此外,還展現了該時期出現的古典神話和古羅馬歷史這種世俗題材的畫作。

通過這些藏品,觀眾將更直觀、更真實地理解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文化和藝術。“這個展覽絕不僅僅是欣賞性的展覽,而是通過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和生活,展現當時人們的生活風貌,從而和傳統的中國文化達到文明共鑒的目的。 ”黃雪寅説。

戎裝的查理五世(布面油畫) 提香·韋切利奧及其工作室 烏菲齊美術館收藏

戎裝的查理五世(布面油畫) 提香·韋切利奧及其工作室 烏菲齊美術館收藏

查理五世1548年委託提香繪製了這樣一幅身穿鎧甲的肖像,之後歐洲貴族們不斷向提香和他的工作室要求複製該肖像。提香繪製的原作和其他複製品都已經不存在了,這是唯一存世的一幅。 

央視畫廊更多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