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慢先生”文徵明和他筆下的雅蘭亭

藝術前沿 中國文化報 2018年03月09日 15:49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蘭亭修禊圖(國畫) 27×146厘米 明 文徵明

蘭亭修禊圖(國畫) 27×146厘米 明 文徵明

三月初三與上巳雅集

中國人聊天,開頭總要説説天氣,古來有之。這周微信裏不時有“上巳雅集”的慕古事宜——可不是,看看時間,舊曆三月初三了。這個有清明和穀雨的暮春三月,南方已群鶯亂飛,但在北方卻還輕寒薄暖,若不是雜花生樹,錯以為除了冬便是夏,以至於更不記得春天還分三個時期,所謂一月孟春,二月仲春,三月暮春——許是從前日頭夠慢,來得及數光陰。

相傳,三月第一個巳日為“上巳”。魏晉以後,上巳節定為三月三,“是月上巳,官民皆絜(潔)于東流水上,曰洗濯祓除,去宿垢疢(病)。”(《後漢書·禮儀志上》)後又加上臨水宴賓和踏青,後代沿襲。似乎,中國傳統節日如春節、元宵、端午、中秋,都與民俗有關,越熱鬧越好。上巳之前也是民俗的,只是後來因為王羲之那次“蘭亭雅集”而愈發風雅。

“蘭亭雅集”話題很老。説是東晉穆帝永和九年(公元353年)三月三日,王羲之集合名流,在會稽山陰蘭亭飲酒賦詩,行修禊事。的確,那次上巳蘭亭集會,招惹了一眾詩書畫家!一篇《蘭亭序》、一部《蘭亭詩集》引來無數文人墨客對當年光景的假想猜測,遠的不説,近代高二適與郭沫若文鬥多少回合,也沒能抹掉書家心中那個“蘭亭”和那個“王羲之”——反正總要有個書聖吧,沒有蘭亭,也會有個竹亭、草亭;沒有王羲之,總也會有個張羲之、李羲之,淩于那溪流之上的水榭裏,微醺中拿著鼠須筆,鋪開蠶繭紙……

其實,魏晉這樣的雅集不少,當年石崇的“金谷遊宴”還讓王羲之略生企羨。(《世説新語》載:“王右軍得人以《蘭亭集序》方《金谷詩序》,又以己敵石崇,甚有欣色。”)我在想,王羲之當時與石崇比的是什麼?不過總之,石崇宴遊在當時名氣好像大過蘭亭集會,不然,王羲之羨慕他做什麼。但後人多用文化修飾奢靡,以王羲之自比,“名氣”這東西也真是斗轉星移。再後來,雅集也常有,北宋年間河南洛陽的西園,元代江蘇昆山顧阿瑛的玉山……到今天,雅集成為常態,數不清也記不住了。

文徵明筆下的“蘭亭修禊”

從繪畫創作角度説,“蘭亭雅集”內容早已固定,像是命題作文,且這命題作文又自帶魔法,讓畫家屢試不爽:北宋李公麟有《蘭亭圖》,南宋有《俞紫芝蘭亭序》,元末畫家上清宮道教“正一道”道士方從義有《東晉風流圖》,明代仇英有《蘭亭雅集圖》立軸,清高其佩有《蘭亭雅集圖》,此外還有不少佚名者所作。

這其中除了方從義畫中亭子裏王羲之一行三五人孑然于山水風物中,將清溪曲水改作東荒大澤,取遺世之意之外,其他畫家皆以表現人物為能事,好像無論如何總要湊齊王羲之與謝安、孫綽、郗曇、魏滂等42人,才是所謂蘭亭雅集。不過,文徵明的《蘭亭修禊圖》卻兩者都不是——他不似方外道士般遁世,也不刻意盡現聚會場面之紛擾——曲水溪邊,三五一組,數數不過8人。看來,文徵明取的是“雅”而非“集”。

文徵明賣畫九十載,傳其畫有近十種面貌,而最可觀的是他帶有個人風格的細筆和青綠。此幅《蘭亭修禊圖》便是其中代表,它成于明嘉靖二十一年(公元1542年),文徵明時年73歲,是辭官回蘇州的人生後30年所作。畫中採用細筆小青綠畫法,又吸收趙孟頫和沈周的兼工帶寫,他的青綠用色如墨,石綠、石青、赭石互相摻合,雅麗明潔,工秀清蒼。可想,文徵明是個細膩溫柔的人。

是啊,任是誰人作畫,也總與其性情經歷相關。文徵明一生很長,活到90歲,快是與他同歲唐寅的兩倍了。他生命的時光軸卻像是常人一生的慢鏡頭:7歲能立,11歲才會講話,與那口訥的王羲之確也有得一拼。53歲前他考了10次應天皆不中,卻每次都去考,考不上就回家賣畫過生活,少怨不怒,不像唐寅般心中憂鬱“百年強半”而折。考十次都不中,蘇州巡撫李克誠興許是看不下去了,推薦54歲的老衡山得翰林待詔,“文待詔”的稱呼才這麼來了。可是之後,文徵明發現他曾執著以求的顯達並不是自己想要的,不願在官場站隊的他乞歸三次終於嘉靖五年十月十日離開京城,次年三月還家蘇州,餘下的30年用來潛心擺弄書畫。兜兜轉轉的文徵明像極了我們當下的青年人,拼了命執著擠到北京,卻發現有時京城並非所要,只不過文徵明“笨”又“慢”,老天給他六十年的時間想明白。

可以説,總體上文徵明性格勤奮忠厚、溫柔隨和。不過《明畫錄》中還提到,靠賣畫為生的他卻“生平三不肯應,宗藩,中貴,外國也”。想來,這隨和也非一味溫順恭人,總也有自己的原則。從這種意義上講,文徵明是清高的——清,不近俗務;高,高出世表。所以,我還是認為,這《蘭亭修禊圖》便是他此種追求的外顯與化身——此圖和杜瓊《友松圖》、唐寅《事茗圖》、仇英《滄溪圖》等作品一樣,文徵明是用雙關的手法,表現別號之意,以寄託他的生活理想。

只不過遺憾在,這東晉風物在他的筆下反倒更像蘇州園林的景致——多了幾分文雅,少了幾分風雅,許是文徵明居蘇州為多的緣由吧。人説,文徵明無六朝人的超脫,無唐人宏遠,無南宋人激烈奔放,無元人苦悶清逸。但也許,這平易和融的淺素之境,才是文徵明溫柔文秀、沉靜細膩、拘謹自斂性格最直白的寫照。

央視畫廊更多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