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2018中國當代油畫學術邀請展在鳳凰古城開幕

展訊 來源:央視網 2018年01月08日 16:20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開幕式現場

開幕式現場

       1月7日,自塑:筆道與心跡”2018中國當代油畫學術邀請展在鳳凰古城拉開帷幕。此次展覽由鳳凰藝術年展組委會主辦,《中國美術報》、中國美術報網為此次展覽的支持單位。四川美術學院副院長張傑,湖南省文聯副主席、湖南省畫院院長劉雲,鳳凰古城文化旅遊投資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葉文智,中國國家畫院副院長、《中國美術報》總編張曉淩出席並先後致辭,鳳凰藝術年展組委會秘書長涂艷主持開幕式。

據了解,本次展覽匯聚了國內18位藝術家的近150件作品,大體上涵蓋了寫實、表現、抽象、綜合材料諸種形態,以期為觀眾呈現當代中國油畫的發展現狀,並借此機會再度推動中國油畫的“在地化”發展,向世界表明中國當代油畫的“自塑”過程。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分屬於不同理念、不同風格的作品水乳交融般地出現在邊城古鎮,僅此一點,便具有傳奇色彩。當然,事情還遠不止於此,人們或許會提出這樣的疑問:各位藝術家冒著冰雪嚴寒齊聚鳳凰,到底鳳凰具有怎樣的魅力吸引著眾多藝術家的到來? 張傑在發言中感慨到:鳳凰是一座有傳統、有詩意、有文化和有夢想的小鎮,今天這麼多藝術家來到鳳凰,一定是為追夢、追逐詩意和藝術的靈感而來。他認為能夠在邊城鳳凰舉辦如此大型的當代油畫藝術展覽,這是鳳凰在當今中國文化自信的背景下,由傳統走向當代,勇敢的邁出與世界對話的腳步,並彰顯中國藝術和當代油畫魅力的一次嘗試。展覽定名為“自塑”,更是極具現實意義,中國油畫走到今天,要有自己的語言和自己的形象,而這種自我的根源無疑就深深蘊藏在中國傳統文化之中,在鳳凰這座擁有傳統文化根脈的古城舉辦這樣一場展覽,讓他特別期待和相信:中國油畫會越來越好,會帶著自己的語言和文化自信樹立起自己在世界上的地位和形象。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從摹寫到自塑,中國油畫跨越了150餘年的歷史。作為舶來品,中國油畫一開始就在西方固有的框架內來確定自己的方位與路徑,近20年來,這一傳統遭到空前的解構與顛覆,取而代之的是中國油畫在精神、形式乃至資源等方面的文化回歸,此次展覽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視為中國當代油畫“自塑”美學雄心的一場展示。劉雲在致辭中談道:“2018中國當代油畫學術邀請展作為鳳凰藝術系列展中的一員,一定會和年展一道,喚醒鳳凰古城的藝術基因,今天前來參展的各位藝術家都將會在鳳凰由傳統走向當代、走向世界的過程中留下自己的名字。”他相信鳳凰藝術系列展的舉辦,展現的將不僅僅是鳳凰過去的輝煌和文化成就,一定還將展示出鳳凰在當代的文化速寫與藝術魅力,會讓更多的人關注鳳凰,關注鳳凰的當下,關注中國美術的發展。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鳳凰是一座有著悠久歷史、厚重文化、濃郁民俗風情和獨特自然風光的小鎮,這座小鎮還誕生了陳師曾和黃永玉等偉大的藝術家,是一座有著繪畫基因的小鎮。葉文智強調,希望借由鳳凰藝術年展能夠再次喚醒蘊藏在鳳凰深處的藝術基因。當下,國家正倡導特色小鎮的建設,全國各地涌現出了一大批特色小鎮,他希望鳳凰也能夠利用自身的條件,逐漸成長為具有國際影響力的藝術小鎮,就像劉大為主席期許的那樣,成為國際藝術的新高地。在發言中,他也提出了進一步的期許:希望能夠通過鳳凰藝術年展的舉辦和鳳凰藝術獎的頒發,讓鳳凰藝術大獎成為享有極高國際知名度的藝術獎項,讓文化與藝術逐步提升鳳凰古城的國際競爭力和影響力。他認為鳳凰藝術系列展的舉辦,一定會帶動整個鳳凰各方面的發展,不管是經濟、文化還是社會各個層面,鳳凰藝術年展剛剛起步,今天開幕的2018中國當代油畫學術邀請展,預示著鳳凰朝著國際化藝術小鎮又邁出了堅實的一步。

張曉淩_聖地_150x100cm 布面油彩 2015年

張曉淩 聖地 150x100cm 布面油彩 2015年

中國當代油畫在觀念、技術、風格上所達到的高度,連同它迷人的東方氣質,雖令許多老牌油畫大國生出已不如人的感嘆,但仍被置於“學生”的位置上,不具有國際性的地位,更談不上什麼話語權。張曉淩指出:“這場展覽在某種意義上,更像是一次不遠萬里的長征,就好像中國油畫的發展,也是經歷了一個漫長而又艱難的成長過程。西方油畫在中國剛剛登陸的時候,中國的藝術家就提出了‘在地化’改造的大課題,中間又經‘華化’、‘東方化’、‘民族化’和‘本土化’的諸般努力,其實就是在不斷探索如何才能把西方的油畫轉化為中國藝術的主體形式。”在他看來,中國油畫在近20年的發展和探索過程中,已經完成了“自塑”的過程,像趙培智、張方白這樣成熟的油畫家,在他們的創作中已經很少去借鑒西方油畫了,因為中國豐厚的傳統文化和150年來幾代油畫家的努力,足以支撐起他們的想象力和創造力,以及繪畫的語言。中國油畫已長大成人,可以自立門戶了,如果説從前的自立門戶就意味著被主流社會所拋棄,那麼現在中國就是這個主流中的一員,當代油畫又是這個主流中的中堅力量。張曉淩認為,當前我們有自信、有資格相信,中國油畫已經具備了自己的語法、邏輯、詞彙與標準。

張傑 《茫之境》之二       200X150     2013年

張傑 《茫之境》之二 200X150 2013年

但與此同時,中國油畫也不可妄自尊大,事實上,與歐洲當代油畫比較,在寫實再現能力上,在抽象藝術的自由性與表現力上,在材料的複雜性與技術性上,中國油畫仍有不小的差距。“自塑”並不意味著自大,中國當代油畫所面臨的難題依然很多,可謂任重道遠。

對此,張曉淩在發言中強調:“中國油畫,甚至是中國美術大而不強的關鍵就在於中國當下的批評體系還沒有形成一股強有力的力量,在當下,沒有輿論、沒有批評、沒有意識形態和自我的話語體系,是不可想象的。世界上任何一位藝術家想要獲得成功,沒有一個強有力的話語體系都是無法實現的,這也提醒我們,一定要重視理論和批評的作用,這也是我們這次展覽,邀請眾多年輕的批評家加入進來的原因,我們希望通過此舉向美術界散發一個信號:就是中國美術的成功,一定要靠美術批評的發展。”

金捷 桃庭舞破160x160cm 布面油畫 2016

金捷 桃庭舞破160x160cm 布面油畫 2016

按照當前中國的實力、中國藝術的實力,我們有理由相信通過鳳凰藝術系列展的舉辦,能夠將鳳凰打造成為著名的國際藝術小鎮,讓其成為可以像卡塞爾、威尼斯等藝術小鎮一樣,在國際上具備知名度和話語權的藝術高地。鳳凰藝術系列展的交相輝印,也一定會為鳳凰這座蘊藏藝術基因的小鎮帶來文化的勃興與藝術力量的提升,在推動鳳凰古城文化藝術品質提升的同時,也一定會帶動當地人精神文化的提升。

劉剛作品《熱烈的光》100cm×80cm 1990年布面油畫

劉剛作品《熱烈的光》100cm×80cm 1990年布面油畫

當藝術與古城相遇,當油畫與傳統相碰撞,我們期待“自塑:筆道與心跡”2018中國當代油畫學術邀請展及研討會的舉辦,會在這樣一個圖像氾濫、文化交錯、意識形態混亂的年代,能進一步尋找中國當代油畫的未來。

據悉,展覽將持續至2月26日。

朱春林 夢裏老家-婺源之一 布面油畫 40X50CM 2017年

朱春林 夢裏老家 婺源之一 布面油畫 40X50CM 2017年

張連生《布達佩斯街景》2016年 80cm X 80cm

張連生《布達佩斯街景》2016年 80cm X 80cm

央視畫廊更多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