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喚醒中國的色彩

藝術前沿 中國文化報 2017年12月19日 14:57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傳統中國繪畫從總體上看經歷了一個由青綠向水墨轉變的過程,在歷史的演進中,青綠山水畫逐漸在傳統繪畫樣式中失去了主流地位。近來,故宮展出的“千里江山——歷代青綠山水畫特展”讓青綠重彩山水又重新得到了廣泛關注,也讓大眾知道,除了紙本、絹本的經典之作外,還有唐宋以來的宗教藝術、敦煌壁畫中的跨文化表現等。而青綠重彩山水作為中國山水畫中重要的表現形式,也一直是當下中國畫教育中的重點。12月6日,由廣州美術學院主辦的“2017丹青語境——全國高等藝術院校青綠、重彩山水畫教學研討會暨師生創作作品展”在廣州美術學院大學城美術館展出,展覽梳理了全國24所藝術院校的青綠、重彩山水畫的承傳和教學情況,體現了面對世界美術多角度擠壓下的中國畫民族性的堅守。青綠重彩山水畫這一傳統學科當下的發展情況如何?青綠重彩繪畫如何與現代美術教育相結合併實現其當代價值?記者就相關問題進行了採訪。

將中國色彩恢復“常態”

青綠是指中國國畫顏料的石青和石綠,也指以這兩種顏料為主色的著色方法。重彩則是以石青、石綠、硃砂(或朱磦)、赭石等重色暈染。青綠重彩是中國傳統設色方法,在宋以後就已失去清晰的脈絡。在當下山水畫教學中,青綠重彩畫教學越來越得到重視,這既昭示著作為中國傳統繪畫重要組成部分的“色彩”逐漸回歸到我們的視野,同時在中國畫現代化以及當代性追求的道路上,也具備較強的可衍生性。

此次展覽總策劃之一、廣州美術學院中國畫學院院長張彥説:“當下山水畫的視覺形式與手法表現已經越來越廣泛,青綠重彩與水暈墨章同樣可以成為我們創作的有效手段。這次全國高校的展覽梳理了青綠重彩山水畫的教學經驗以及拓展的可能性,也希望能夠以此得到進一步的提升。我們回視與重讀經典作品的精妙之時,既要思考如何繼承傳統,將其融入山水畫的教學,也要思考如何結合時代氣息,弘揚中國畫的寫意精神並拓展其視覺可能性,這也是每一位中國畫教師所要致力的方向。”

對於青綠山水在近段時間的熱議和討論,中國國家畫院研究員林容生認為:“我們現在只是把‘青綠山水’作為一個習慣的稱呼,我們今天討論青綠的問題,實際上是討論中國畫的色彩應用問題。青綠山水在傳統形態中有兩種樣式,即唐以前的工筆樣式,比較平面,是填埋的方法。至宋元以後,是如《千里江山圖》式的有意筆的方式,有寫意的表現。再之後,儘管不同時期都有青綠山水的作品,實際上都是以這兩種形態延續下來的。”

中國藝術研究院美術研究所所長牛克誠也認為,我們討論中國色彩並不是要與“筆墨”一爭高低,他説:“在中國畫單一的‘筆墨’價值觀獨霸中心的情況下,色彩長期扮演著次要角色。因而,扶正中國畫色彩其實是在呼喚中國畫審美與創作多元價值觀的建立。‘筆墨’的膨脹與濫化,是中國古典文化長期自我封閉發展的結果,正是中國畫色彩,也許能夠讓我們學會在世界文化的背景前反觀自身的本領。中國畫長期地將色彩冷落,也由此而為自己招致了諸如‘速寫’‘草稿’等誤解,所以,彰顯中國畫色彩也許能夠讓中國畫建立起與油畫、與世界繪畫的共生關係,讓中國畫進入到繪畫的建設之中,從而由‘非常態’復歸‘常態’。”

關注生活 在教學中傳承

青綠屬於山水一科重要的類別,發展到文人畫後開始慢慢失傳,南京藝術學院美術學院國畫係副主任徐鋼坦言:“古代傳統青綠山水的設色法與如今的設色是有區別的,首先是材料的選擇上不太準確。我們作為教學單位,有責任和擔當將青綠更好地傳承下去,在教學中探索和發掘。”

中國畫綿亙千年,重要的原因是不斷變革與吸納,那麼,青綠重彩這一傳統技法表現方式,如何以學院規範化的教學模式傳播與繼承?林容生分析:“與青綠主題有關的、學習者比較關心的問題,一是在學習傳統的過程中,如何將其轉換成能在現實中、具體的創作實踐中應用的具體的方法,又不至於完全依賴傳統;二是如何應用色彩。我們發現,在傳統的創作中大家並沒有太多把自己的生活經驗或者自己的創作理念,或者一些技法的探索應用進來,更多是延續古代的方式。如果我們意識到青綠山水在今天應該有今天的面貌的時候,就應該要在題材方面做一些轉變,這種轉變就是題材的生活化。古代的青綠山水基本上題材是比較理想化的,今天現實生活中有很多我們可以感受到,或者我們比較熟悉的,或者我們被感動的生活內容。這些內容如果用色彩的方式、用青綠的方式錶現,有可能實現在形態上的轉變。”

的確,從傳統的形態轉換為現在的形態,一直是中國畫關注的問題。廣州美術學院中國畫學院山水畫系主任劉文東在青綠重彩課程教學中也發現,如何將傳統青綠、重彩的知識與技能轉化到創作之中,需在課程中有所側重。他認為,應該讓學生對日常色彩修養的潛移默化引導,使學生敢於在習作中嘗試與探索。同時,此次展覽劉文東看到呈現了兩種方式,一種是延續傳統脈絡的研究,另外一種是引入日本岩彩。他認為,對於材料而言,這兩種都可以去嘗試,然而作品完成以後的結果,會使觀者産生不同的觀感,所以,“我們是在形成自身的文脈裏的傳承,還是要變成另一種視覺方式?在教學中我們需要一個大綱,在教學大綱的基礎上讓學生知道創作其實是沒有邊界的,大家是可以不斷去嘗試的。當以兩種不同的方式傳授學生時,他們就具有很大的選擇性,一是可以從老先生那學到相對正宗的傳統色彩審美,二也可以從年輕教師那學到如何結合中西色彩,打開思維,獲取更多可能性。”他説。

開放吸收 不忘傳統藝術觀

中央美術學院中國畫學院山水畫系主任丘挺介紹,青綠在其教學裏愈發重要,色彩是其教學中很重要的東西,能夠培養學生眼睛細微的感受力,包括對材料本身的體會。他説:“在臨摹階段,便對本體性的色彩規律、材料有比較嚴格的正統要求。在我們的課程中,很重要的一點是材料,包括鼓勵同學自己做材料。也是要求同學在創作中如果表現色彩,需與文學性敘述的色彩意象有結合。今天我談論青綠重彩,除了傳統本身,另外就是開放的吸收。在語言和材料的探索上,我們鼓勵大家利用卷紙、木板等綜合材料,以達到在創作性的相對開放。”

中國美術學院教授卓鶴君看到了年輕藝術家的責任心,同時,他也感覺到青綠山水的教學給大家提出了一個更深層次的課題,他説:“青綠山水包括小青綠、大青綠、重彩山水,今後年輕一代有很大的課題做下去,可以做得很深、很精彩。我們要創新,但不容忽視的是,山水畫需要站在中國人自己的藝術觀上來觀看作品、表現作品。”

誠然,近十幾年來,各大藝術院校的中國畫專業都獲得了長足的發展,逐漸擴大了中國畫這一學科的邊界。縱向深挖傳統的同時,亦橫向參考各國文化、各種民族藝術的精華所在。廣州美術學院院長李勁堃認為,推動中國畫發展的種種因素中,不容忽視的重要一點,就是借由現代美術學院教育制度的引入,中國畫結合了西方的學院制度而得以學科化,成為高等教育中一個重要的專業。這一歷史現象的影響之大之深,至今依然有諸多值得研究以及衍生探討的空間。

李勁堃説:“在繼承由數代人逐漸完善的山水畫教學體系的同時,青綠山水畫創作與教學還促使我們關注中國傳統文化中超越固有印象的那些藝術形式。對青綠山水畫的研究、教學與創作,不僅要重視技法系統與文化意象之間的銜接,更可以探討如何在更為廣泛的層面思考傳統的廣泛意義以及在當下創新的多重抉擇。而由青綠山水畫延伸至重彩中國畫創作的思考,則更可深究中國畫與其他藝術形式的異同之處。”

央視畫廊更多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