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名畫高價的背後

藝術前沿 美術報 2017年12月19日 15:02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文森·梵高 田野裏犁地的農夫 紐約佳士得2017秋拍 成交價:81,312,500美元 折合人民幣5.4億元

文森·梵高 田野裏犁地的農夫 紐約佳士得2017秋拍 成交價:81,312,500美元 折合人民幣5.4億元

最近,紐約佳士得、紐約蘇富比藝術拍賣捷報頻傳,尤其是紐約佳士得的兩場拍賣格外搶眼,一是佳士得紐約印象派及現代藝術晚間拍賣的68件作品,最終斬獲4.79億美元,約合人民幣31.8億人民幣,成交率高達88%,有12件作品以超過1千萬美元的價格成交;二是佳士得紐約戰後及當代藝術晚間拍賣推出的58件繪畫作品中,最終在經過了大約2個多小時的拍賣之後,成交49件,成交率高達84.48%,成交額為7.859億美元,約合人民幣52.13億元,其中9件以超過1千萬美元的價格成交。自此,佳士得紐約本季兩場重要的晚拍實現總成交額12.65億美元,約合人民幣83.95億元,是為近年來2場重要晚拍的成交額之最。同時,2017紐約蘇富比“戰後及當代藝術晚間拍賣”也是可圈可點,70件拍品,67件成功售出,成交額為3.102億美元,折合人民幣20.54億元,成交率高達96%。在缺乏頂端價格支撐的情況下,蘇富比依靠準確的選件和估價,取得了與春拍相近的成交額。

在所有上拍繪畫作品中,意大利萊昂納多·達·芬奇(1452~1519年)《救世主》油畫最引人關注。提起達·芬奇,可謂大名鼎鼎,無人不知,他是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最傑出的天才學者、科學家、藝術家。他的作品大都被世界著名博物館收藏,能在民間流通的鳳毛麟角。記得1994年在美國紐約佳士得的一次拍賣中,推出了達·芬奇的一批筆記手稿。這些筆記手稿共72頁,內有300多張插圖和科學文字,寫于1506年至1510年之間。該藏品充分體現達·芬奇的創造力,意義深遠。這批手稿之前被哈默收藏,故以收藏者的名字命名為《哈默手稿》。最終比爾·蓋茨以308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1.9億元)的高價收入囊中,創下了世界圖書交易的最高價。值得一提的是,比爾·蓋茨並未按慣例將《哈默手稿》易名為《蓋茨手稿》,而是恢復了它的初始名字——《萊徹斯特手稿》。

2017年紐約佳士得覓到了達·芬奇的《救世主》油畫,尺幅為65.7×45.7cm,3平尺不到。據悉,此前,達·芬奇《救世主》曝光過4次有記錄的交易。第一次是在1958年蘇富比拍賣中以45英鎊售出;第二次是在美國路易斯安那州一位藏家的遺産出售會上,一個紐約藝術交易商以不到1萬美元的價格買下;第三次是在2013年,上述的藝術交易商聯合其他兩人把《救世主》以8000萬美元的價格賣給瑞士藝術商人、藝術品運輸和倉儲業務公司的Natural Le Coultre總裁伊夫斯·布維爾;第四次的交易則是在同年(2013年),在一次私洽中,俄羅斯億萬富翁德米特裏·雷博洛夫列夫以1.275億美元買下《救世主》,本次拍賣的委託人也正是德米特裏·雷博洛夫列夫。

有趣的是,此幅《救世主》曾消失了很長一段時間,1900年露面後又被認為是 達·芬奇的追隨者貝爾納迪諾·盧尼所繪。直到2007年,紐約大學美術學院修復中心對《救世主》進行了大規模修復,最後確認作品出自達·芬奇之手。此作一經推出,世人矚目,11月15日,該作在紐約佳士得戰後及當代藝術晚間專場中從7000萬美元起拍,4億美元落錘,加上佣金高達4.5億美元,折合人民幣29.58億元,創造了世界藝術品拍賣的最高紀錄,如果按平方尺計價,高達10億元人民幣。

在同場拍賣中,佳士得安排了美國安迪·沃霍爾(1928~1987年)1986年作《六十幅最後的晚餐》,此幅尺幅巨大,為294.6×998.2cm。結果,被拍至6087.5萬美元,折合人民幣4.16億元。在紐約蘇富比拍賣中,安迪·沃霍爾1972年作《毛主席》亞克力彩、絲網印刷及鉛筆畫布,尺幅208.3×152.4cm,成交價高達3240.45萬美元,折合人民幣2.15億元。而在之前紐約印象派及現代藝術晚間拍賣中,法國費爾南·雷傑1913年作《形式的對比》,尺幅92.4×73.2cm,以估價諮詢方式推出,最後以7006.25萬美元被一買家收入囊中。

荷蘭畫家文森·梵高的油畫也是強勢回歸,本次佳士得推出了《田野裏犁地的農夫》,這幅《田野裏犁地的農夫》在1889年夏末完成,距離梵高的去世僅一年。據悉,1889年5月8日,梵高在牧師塞勒斯的陪同下來到聖雷米收容庇護所,他平靜地向醫生講述自己犯病的狀況以登記入院信息。根據梵高自己的描述,醫生診斷梵高的痛苦是因為患有癲癇,並伴有急性精神錯亂和幻覺。應該講,在生命的最後階段,病魔使梵高陷入了不確定的悲傷,他感覺自己被困于收容所失去了希望,並希望早日離開。在這期間,梵高根據布拉班特省青年時代的回憶和普羅旺斯景觀畫了一系列草圖,這些小草圖的無窮變化,似乎反應了他內心的不安。也大約在這期間,梵高畫下了極具色彩表現力的《田野裏犁地的農夫》。從中可以看出,這件作品無疑是梵高晚期重要之作。此幅作品尺幅不大,只有不到3平尺(50.3×64.9cm),但佳士得以諮詢價形式上拍,最後以8131.25萬美元(折合人民幣5.4億元)被一亞洲買家收入囊中。此作不僅成為全場最高成交價拍品,而且成為1990年5月梵高的《加歇醫生肖像》在佳士得創下8250萬美元後,藝術家歷史上第二高的拍賣價格。

除了紐約佳士得外,筆者還記得2017年6月倫敦佳士得也推出過梵高的《收割者(摹米勒)》,此作尺幅很小,1平尺都不到,為43.3×24.3cm。結果受眾多藏家追逐,以2424.5萬英鎊成交,折合人民幣2.12億元,換言之,每平尺售價高達2億多元。由此可見梵高的作品價格在市場上多麼堅挺。

那麼,西方名家作品屢屢天價成交意味著什麼?究其原因如下:

一是西方名畫受眾群體較廣,其買家遍佈世界各地,像達·芬奇《救世主》油畫的買家為法國人,安迪·沃霍爾1972年作《毛主席》的買家為亞洲人;相反,中國畫就顯得較窄,西方人介入中國畫收藏的並不多,基本就是中國藏家自己買賣。

二是本次上拍的作品不少是世界最傑出的藝術家,如達·芬奇、文森·梵高、夏加爾、安達·沃霍爾、費爾南·雷傑、畢加索等。這些大師的傑作自然可遇不可求,像達·芬奇的作品幾乎都在博物館,本次《救世主》油畫的面世,受到藏家的青睞和熱烈追捧是情理之中的。

三是西方名畫在國際市場上的霸主地位不可動搖。以佳士得紐約本季兩場重要的晚拍為例,兩專場總成交額高達12.65億美元,約合人民幣83.95億元,是為近年來兩場重要晚拍的成交額之最。

四是達·芬奇《救世主》油畫以29.58億元天價成交,為其他西方名家作品價格的上揚打開了巨大空間,記得之前市場上拍賣最高紀錄為畢卡索傑作《阿爾及爾的女人(“O”版本)》,2015年紐約佳士得以1.8億美元成交。

五是儘管中國畫近幾年在海內外市場上有一定起色,但比起西方名畫動輒數千萬美元乃至數億美元,恐怕差距相當懸殊,特別是達·芬奇《救世主》油畫以29.58億元成交,可謂價值連城,驚艷全球。所以,未來中國藝術品要趕超西方名畫還需假以時日。

筆者堅信,今秋西方藝術拍賣如此瘋狂,對未來市場的走向至關重要,藝術品價格沒有最高只有更高。

(作者朱浩雲為藝術和收藏市場分析家)

央視畫廊更多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