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中國菊花文化內涵盡在“五美”

藝術前沿 廣州日報 2017年09月28日 15:46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清 八大山人 《瓶菊圖》

清 八大山人 《瓶菊圖》

明末 惲壽平 《五色菊花圖》

明末 惲壽平 《五色菊花圖》

南宋 朱紹宗 《菊叢飛蝶圖》

南宋 朱紹宗 《菊叢飛蝶圖》

提起菊文化,古人往往只知屈原和陶淵明,而不知鐘會。實際上,鐘會在歷史上最早概括了菊花的“五美”,對後世的文藝創作産生了深遠的影響。

古人早就知道菊花可以食用

菊花,是中國傳統的名花,也是花中“四君子”之一,故自古至今,文人畫家皆喜畫菊。在歷代文人畫家筆下,菊花已不再是普通的自然之花,而是君子之花、隱逸之花、長壽之花,呈現出或嬌艷,或雅致,或冷峻,或野逸,或清高的精神風貌,寄寓著文人畫家不慕榮利、甘於平淡、獨具風骨的人格理想。

畫家畫菊,興于唐宋,盛于明清。唐宋時期重寫實,明清時期重寫意。而在唐宋之前,我國已有源遠流長的種菊、賞菊、咏菊的傳統,基本形成了我國獨有的菊文化。人們賦予菊花的文化內涵,既有儒家所崇尚的君子之德,又有道家所推崇的隱逸之風,還有普通人所追求的健康長壽。唐宋以後的文人畫家,正是在這一基礎上,用繪畫的方式把菊花的文化內涵表達出來,使我國的菊文化更加豐富多彩。

菊,在古代文獻裏作“蘜”“鞠”。如《禮記·月令》曰:“季秋之月,鞠有黃華。”《爾雅·釋草》曰:“蘜,治蘠也。”晉郭璞注:“今之秋華菊。”《初學記》卷二七引晉周處《風土記》曰:“日精、治蘠,皆菊之花莖別名也。”宋陸佃《埤雅》雲:“菊,本作蘜,從鞠。蘜,窮也。”農曆九月之際,各種花卉已開窮盡,菊花是最後之花,故曰“窮”。可見古人對菊花的自然特性早有認識。此外,古人還早就知道菊花可以食用,是一種藥膳。如屈原《離騷》曰:“朝飲木蘭之墜露,夕餐秋菊之落英。”《西京雜記》載:“漢武宮人賈佩蘭,九月九日佩茱萸,食餌,飲菊花酒。雲:‘令人長壽。’蓋相傳自古,莫知所由。”漢代的《神農本草經》也記載:“菊花久服能輕身延年。”

明 徐渭 《菊竹圖軸》

明 徐渭 《菊竹圖軸》

屈原、鐘會和陶淵明

給菊花注入豐富的文化內涵

而在唐宋之前,給菊花注入豐富的文化內涵的主要有三個人:屈原、鐘會和陶淵明。屈原不僅最早以菊入詩,用詩的言語寫菊花可以食用,還以菊花寄託理想。他在《楚辭》咏道:“春蘭兮秋菊,長無絕兮終古。”表明潔身自好、不隨流俗、不與朝中姦侫同流合污的節操。陶淵明同樣以詩賦的形式進一步豐富了菊花的文化內涵,菊花的特別之處是在眾花凋謝後,獨自在寒霜中開放,這種傲霜精神,正是陶淵明所追求的。他在《和郭主簿》詩中讚美道:“芳菊開林耀,青松冠岩列。懷此貞秀姿,卓為霜下傑。”此後,菊花就有了“霜下傑”的美名。不僅如此,菊花還因陶淵明被後世文人定位為“花中隱逸者”,從而躋身“四君子”之列。陶淵明自歸隱田園之後,最大的愛好就是種菊、賞菊、咏菊,陶淵明借菊花昇華了自己的境界,菊花也因陶淵明昇華為高潔、淡泊、孤傲的隱逸之花。

三國曹魏時的鐘會,名氣雖不及屈原和陶淵明,但他對菊花文化內涵的概括,卻是全方位的,對後世的文藝創作産生了不可忽略的影響。他在《菊花賦》中説:“故夫菊有五美焉:圓花高懸,準天極也;純黃不雜,后土色也;早植晚登,君子德也;冒霜吐穎,象勁直也;流中輕體,神仙食也。”從菊花的形狀、顏色、花期、氣候、利養生等方面提煉出菊花的五種美德。

“圓花高懸,準天極也”,意思是圓形的菊花高高懸起,有君臨天下的氣勢。後來黃巢、朱元璋皆用此意,抒發王者之志。黃巢《題不第詩》曰:“颯颯西風滿院栽,蕊寒香冷蝶難來。他年我若為青帝,報與桃花一處開。”他的另一首《題菊花》就更顯霸氣了:“待到秋來九月八,我花開罷百花殺。沖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甲。”朱元璋的咏菊詩透露的霸氣絲毫不亞於黃巢:“百花發時我不發,我若發時都駭煞。要與西風戰一場,遍身穿就黃金甲。”“純黃不雜,后土色也”,是指黃菊花為菊中之尊,黃色在五色中是土的代表色,也是帝王之色,又兼具“中和”之美。所以無論菊花的花形和花色,都具有王者風範。

“早植晚登”,是指菊花與其他花卉一起種植,但開在百花凋謝之後。表明菊花不與百花爭艷,義讓群芳,故鐘會稱菊花有“君子之德”。而菊花“冒霜吐穎”,迎寒霜而綻放,這種精神被鐘會譽為“勁直”。第五點是説菊花是可延年益壽的吉祥花。上文説過,飲菊花酒利長壽之説,“相傳自古,莫知所由”。從戰國至漢魏,皆有九月九日飲菊花酒的習俗。鐘會是沿襲舊説,而陶淵明也相信“酒能祛百慮,菊解制頹齡”。

齊白石 《延年》

齊白石 《延年》

文人畫家著重表現

菊花的文化內涵

正是因為菊花在唐宋之前已經積澱了很深厚的文化內涵,此後的文人畫家在創作菊畫的時候,都力求把菊花超凡脫俗的一面表現出來。唐宋時期善畫菊花者有黃荃、趙昌、徐熙、滕昌佑、朱紹宗等名家高手。宋末元初的鄭思肖,以善畫蘭花著稱,其父號“菊山”,顯然是愛菊之人,故鄭思肖自號“菊山後人”。他雖然沒有菊畫流傳下來,但他的題畫菊詩卻很有名,其詩曰:“花開不並百花叢,獨立疏籬趣無窮。寧可枝頭抱香死,何曾吹墮北風中。”將菊花的傲霜精神表現到極致。

元代以後,文人畫家多用寫意技法取代唐宋時期的工筆技法畫菊,其用筆雖然並不那麼週到,但“筆不週而意周”。文人畫家所著重表現的是菊花的文化內涵。如明代畫家徐渭,擅長大寫意畫菊,畫面的乾濕濃淡變化出神入化,把菊花的冷峻和野逸之氣表現得淋漓盡致。明末清初的畫家惲壽平畫菊兼工帶寫,創“色暈水染”之法,其作品淡雅中見絢麗,精緻中見自然。清代畫家石濤、八大山人、鄭板橋等更善用筆用墨,不施脂粉,以墨勾勒,或點或染,畫面的神韻頗為清高。近代畫家趙之謙、任伯年、吳昌碩等也創作了許多筆力雄健、氣勢磅薄的作品,使菊花傲霜淩寒之氣躍然紙上。

因梅、蘭、竹、菊均為花中“君子”,故畫家亦喜以此為題材進行創作。此外,菊與石的組合亦十分常見。因菊花代表長壽,菊花與綬帶鳥、葫蘆等的組合也頗受畫家青睞。至於陶淵明“採菊東籬下”的歷史典故,幾乎所有名家都畫過。(文、圖/鐘葵)

央視畫廊更多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