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德國8”:一次藝術的回訪

展訊 中國文化報 2017年09月26日 16:47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阿爾卑斯山之二(布面油彩) 200×150厘米×3 1968年 格哈德·裏希特

阿爾卑斯山之二(布面油彩) 200×150厘米×3 1968年 格哈德·裏希特

霍頓哲學(布面丙烯、乳膠、油彩、蟲膠、石膏、金葉、金屬和鹽) 330×570×65厘米 2014年 安塞姆·基弗

霍頓哲學(布面丙烯、乳膠、油彩、蟲膠、石膏、金葉、金屬和鹽) 330×570×65厘米 2014年 安塞姆·基弗

 

“格哈德·裏希特、西格瑪·波爾克、安塞姆·基弗和昆特·約克的作品來到了紫禁城,這是文化界的一件大事。中國首次為一個西方國家的當代藝術敞開了其核心文化殿堂之一——太廟的大門。在這裡觀眾可以欣賞到‘德國8’展覽中10位大家的作品,另外45位藝術家的作品則分別在北京其他6家美術館展出。第一次如此大規模地將一批德國當代藝術最重要的作品帶到中國觀眾的面前,我感到尤其的高興。”德國副總理、外交部長西格瑪·加布裏爾表示。

9月16日至10月29日,“德國8:德國藝術在中國”大型展覽在北京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太廟藝術館、北京民生現代美術館、紅磚美術館、今日美術館、元典美術館和白盒子藝術館展出。展覽囊括了德國1950年代至今最具影響力的55位藝術家的近320組作品,涵蓋油畫、水彩、素描、雕塑、裝置、攝影和新媒體等多種形式。這些作品大多來自於德國杜伊斯堡庫珀斯米爾勒藝術博物館、德意志銀行、漢堡戴希托美術館、雷克林豪森美術館等公共博物館以及畫廊和私人收藏,也有部分直接由參展藝術家本人提供,力求呈現德國藝術從20世紀中葉至今經歷的不同風格與潮流。

作為慶祝中德建交45週年的重點項目,“德國8”由中國中央美術學院與德國波恩藝術與文化基金會主辦,中央美術學院院長范迪安和德國波恩藝術與文化基金會主席瓦爾特·斯邁林擔任總策展人。

七館聯展“德國8”

在世界藝術的歷史上,德國藝術一直以其強大的精神氣質和獨特的美學特徵佔據著令人矚目的位置。1950年代以來,德國現當代藝術取得了迅猛發展,並在多個領域涌現出一批重要的藝術大師。德國藝術也是最早被介紹到中國的西方藝術之一,但直到今天,仍沒有一場由中德兩國頂級學術團隊合力打造的藝術展覽,對德國當代藝術的歷史和發展趨勢進行系統性梳理和呈現,“德國8”則填補了這個空白。

中央美院美術館的“藝術之規——德國當代藝術”展呈現了德國17位繪畫、攝影、裝置和觀念藝術等方面的傑出人才,他們的藝術觀點和創作語言多樣:弗朗茨·阿克曼和他的旅行記錄拼貼繪畫;霍斯特·安特斯和他介乎具象和抽象之間的、具有藝術歷史特徵的繪畫作品;史蒂芬·巴爾肯霍爾用超寫實手法表現人物、動物,甚至是建築,創造出獨特的彩繪木雕……這些作品同臺亮相所形成的鮮明對比和激烈碰撞,使觀眾看到了推動德國當代藝術持續發展的革新精神。

太廟藝術館的“記憶的痕跡——德國當代繪畫傑作”則匯集了德國當代藝術史上一批最具影響力的大師力作,包括喬治·巴塞利玆經典的“倒置繪畫”,新表現主義繪畫大師格哈德·裏希特主旨豐富、風格多樣的系列繪畫,安塞姆·基弗滲透著對歷史及文化反省與思考的大型繪畫和裝置作品等。這些藝術家分屬於1960年代以來德國幾個重要的藝術流派,他們的作品也從一個側面記錄和反映了德國深厚的文化傳統和集體記憶。

德國攝影在國際上同樣享有盛譽。在德國,杜塞爾多夫學派的出現標誌著作為媒介的攝影在範式上開始轉向。杜塞爾多夫學派以伯恩·貝歇與希拉·貝歇夫婦的開創性工作為標誌,使德國攝影史發生了最激烈的變革並進入新的復興:攝影不再是對現實的直接表現,而是成為一種觀念性的手段與方法。北京民生現代美術館展出的“攝影的語言——杜塞爾多夫學院”,向觀眾系統展示了德國的當代攝影藝術。

今日美術館的“凝固的時間——德國新媒體藝術”通過7位德國的新媒體藝術家作品,突出了新媒體藝術的特徵,將單一的藝術通過不同的展示方式呈現在大眾面前。如朱利葉斯·波普的《比特·瀑布》採用了工程和計算機技術與視覺藝術相結合的方式,將水序列化成速度可控的人造水滴。這些水滴組合成一個個字母,進而拼合成單詞,讓時間以空間書寫的形式存在。“展覽突出了以影像藝術為代表的新媒體藝術的特徵:從生活中提取藝術創作的要素,以週遭的人事際遇、生活場景和片段等為表現對象,詮釋了作品的文化意義和批判精神。”今日美術館館長高鵬説。

此外,紅磚美術館的“先導——德國非定形藝術”、元典美術館的“對話——色彩的空間維度”、白盒子藝術館的“未來一代——德國當代青年藝術”,也都呈現了德國藝術的不同側面。

兩次留德高潮成就大批名家

德國歷來是一個盛産思想者、哲學家和藝術家的國度,世界主義情懷、自由的政治氛圍、高度的自信和責任感以及沉重而深刻的歷史培育了德意志民族的獨特氣質。而德國藝術所反映出來的思想觀念和文化性格,對於中國藝術也産生了本質性的啟發。

從歷史上看,中國20世紀在文化藝術領域所呈現的藝術狀態和豐碩成果,與留學海外的文化現象密不可分。這一文化現象肇始於清末、民國,繁盛于新中國成立初期,延續至改革開放後,形成了不同階段的不同特點。由於中德兩國關係歷史悠久,在文化、哲學、藝術等方面有很多共同之處,兩國一直沒有間斷互派留學生。上世紀80年代,中國大量外派留學生進入西方,這是繼晚清中國大量派遣留學生之後的又一次留學高潮。

在繪畫領域,第一次留學高潮産生了中國近現代油畫藝術的先驅劉海粟、徐悲鴻、顏文樑、林風眠、吳大羽等;第二次留學潮則鑄就一批重要的藝術家和教育家,如蘇笑柏、周春芽、許江、朱青生、王小慧、鄧國源、譚平、劉野、王小松、繆曉春等。這些學成回國的藝術家抱著對祖國的赤子之心,不僅創作了一大批影響巨大的作品,也擔負起教書育人的職責。他們在藝術院校進行改革創新,開創纖維藝術、三維動漫、實驗藝術等,用全新的概念,結合中國實際來改革學院教育體制,對中國現當代藝術的普及和提高起到了重要作用。“德國的現當代藝術對中國而言有著重要的意義和深遠的影響。尤其是‘85新潮’以來,德國的現當代藝術始終是中國藝術家的課程之一。”中央美院美術館館長張子康説。

中國美院院長許江在談及自己的留德經歷時説:“彈指一揮,近30年過去。我們早已回返家園,並深耕中國大地,創造自己的藝術。如果有人把我們視作一個命運的共同體,並指明其中某些時代性的生命徵候的話,我寧願穿透那些表象,向著這種文化徵候所傳遞的深層訊息追問。我想在我們的成長中,德意志精神已然成為一種青春生命的奇異的特殊結構,向著我們這些具體而珍貴的生命施以滋養。”許江列舉了德國留學經歷給予中國藝術家留下的三重印記,即德意志的思考與汲取、德意志的職守與忠厚、德國知識界對漢學和東方學的敬意。“德國傳統的對漢學與東方學的敬意,使得我們這一代留學生中有相當一部分到德國後開始真正重視中國國學。我的教授卡波先生,至死心中都有一個‘遠西’,那就是中國的西湖。正是這種啟迪,讓我們返回家園後接通地氣,行走無疆。”許江説。

中德藝術交流的典範

長期以來,中德兩國藝術交流一直保持著活躍態勢,兩國文化機構開展的多種對話和可持續合作,取得了豐碩成果。

從某種意義上説,“德國8”也是“中國8”的繼續,是中德兩國跨文化交流的繼續。2015年,由范迪安和瓦爾特·斯邁林共同策劃的“中國8——中國當代藝術展”在杜塞爾多夫等德國萊茵魯爾區的8座博物館同時舉辦,展出了118位中國當代藝術家的500余件優秀作品,旨在從多個角度展現中國藝術的當代發展景觀,使德國藝術界和公眾比較整體地看到中國藝術的蓬勃生機和多種形態,透過視覺藝術這扇窗口了解中國社會和文化的變遷。展出期間,共有12萬名觀眾參觀了展覽,德國和歐洲媒體報道超過600篇,獲得了熱烈反響。時任德國總統約阿希姆·高克在參觀“中國8”展覽後即向媒體表示:德國也希望在中國舉辦一個大型藝術展。經中央美術學院和德國波恩藝術與文化基金會的合作努力,“德國8”展覽得以正式啟動。

“多年來,中國在德國舉辦的藝術展是內容豐富、形式活躍的。改革開放為中國藝術的多樣發展提供了充分的條件,中國社會的巨大變遷使中國藝術充滿敏銳的現實感受和強勁的文化能量,在德國舉辦的各類中國藝術展構成了理解中國的窗口,也形成了寬闊的思想對話。”作為“中國8”和“德國8”的總策展人,范迪安認為,兩展不僅是中德文化合作的典範,也是中德乃至中歐藝術跨文化交流新的篇章。“中德兩國藝術的歷史體系不同,現代以來的發展條件各異,文化傳統和文化基因的差異性在相當程度上決定了兩國當代藝術發展的內在邏輯各不相同,但是,中國向世界的開放和全球化進程使中德藝術的當代發展都面臨著共同的機遇與挑戰,在藝術觀念、表現主題和視覺語言上既聯絡著本土的文化淵源,又呈現出與時代文化語境的關聯。從全球視野角度看待兩國藝術的當代演進,從兩國藝術的當代特徵認識全球化時代的藝術課題,是使我們得以持續合作的動力,也是我們試圖通過展覽與研討交流探討的課題。”范迪安説。

西格瑪·加布裏爾則表示,雖然展覽會拋出許多問題,但這是有益的,因為問題促進對話。“我們期待相互的了解,希望同其他文化和社會之間加強交流和探討。藝術幫助克服分歧,能夠充當增進溝通的催化器,希望這種溝通一直延伸到民眾之中。”他説。

央視畫廊更多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