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顧愷之《洛神賦圖》的創作心境

——以形寫神的繪畫思想

藝術前沿 中國文化報 2017年09月26日 16:43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顧愷之《洛神賦圖》 局部(宋摹) 故宮博物院藏

顧愷之《洛神賦圖》 局部(宋摹) 故宮博物院藏

《洛神賦圖》是東晉著名畫家顧愷之(348—409)的繪畫作品。原作已佚,今存有宋代摹本五卷,絹本設色,分別藏于北京故宮博物院、台北故宮博物院、遼寧省博物館和美國弗裏爾美術館等處。全卷縱27.1厘米,橫572.8厘米。

據《晉書·文苑》載:“顧愷之,字長康,晉陵無錫(今江蘇無錫)人也。父悅之,尚書左丞。愷之博學有才氣。”顧氏,江南望族,士族階層。他的父親顧悅之、祖父顧毗,以及曾祖父等,都是當時朝廷的高官。其父顧悅之為官較為耿直義行,雖歷任揚州別駕、尚書右丞,但在仕途中也被廢過庶人。另據《晉書·顧愷之傳》中評價:“愷之有三絕:才絕、畫絕、癡絕。”所謂才絕,是讚賞他的博學有才氣,工詩賦、書法,尤善繪畫等;畫絕,特指他精於繪製人像、佛像、禽獸、山水等;癡絕,是敬佩他不合流俗的人格精神。據此認為,顧愷之的“才絕、畫絕、癡絕”則是他的繪畫天賦與精神所在,其“三絕”之和,自然造就了顧愷之作畫意在傳神的繪畫思想。他著有《論畫》《魏晉勝流畫讚》《畫雲臺山記》等著作。其中,顧愷之提出的“遷想妙得”與“以形寫神”等繪畫論點,對中國繪畫的發展有著很大的影響。

論其“畫絕”,顧愷之的確是一位天才畫家。當年,顧愷之20歲左右,其父顧悅之在朝中任尚書左丞,家住江寧(今南京)瓦棺寺附近,正巧時逢瓦棺寺勸募建院。為此,顧愷之為瓦棺寺建院募捐,繪製維摩詰像壁畫,由此一舉成名。唐代畫家張彥遠的《歷代名畫記》引《京師寺記》載:“興寧中,瓦棺寺初置,僧眾設會請請朝賢鳴剎注疏……長康(顧愷之)曰:宜備一壁,遂閉戶往來一月余日,所畫維摩詰一軀,工畢將欲點眸子……及開戶,光照一寺,施者填咽,俄而得百萬錢。”顯而易見,顧愷之是一個早熟的畫家。

顯然,顧愷之在繪製瓦棺寺壁畫之前,他的繪畫天賦早已具備,否則也輪不上他繪製維摩詰像壁畫。當然,顧愷之的天賦也得到貴人相助,特別是他勤於為政治名人畫像,為他在日後的藝術成就上奠定了基礎。其中,東晉著名政治家、軍事家謝安對他十分賞識,稱讚他的繪畫為“蒼生以來,未之有也”。這一點,我們從散見於唐宋時期的文字記載中,他為政治名人畫像的畫跡甚多。如《司馬宣王像》《謝安像》《桓溫像》等。據此可見,顧愷之最擅長的是繪製人物像,而且都是為政治名人畫像。從這一點來認識,顧愷之在官場社會中的活動能力非單純畫家能比。

值得一提的是,縱觀顧愷之在人物畫上的線條技巧,其線條圓轉,後人稱之為“春蠶吐絲”,或叫“高古遊絲描”。此法線條氣息古樸,具有篆書因形立意、體正勢圓的古意。這種線條既能傳神地勾勒出所繪人物的形象特徵,同時又恰到好處地表現人物的內在性情,印證了“書畫同源”之説。除此,顧愷之的詩詞、歌賦也很優美。可惜他所著《愷之文集》早已失傳,留下來的文字極少。

不言而喻,具有如此的詩文寫形的才華,加之他最擅長的人物畫,所以在《洛神賦圖》的繪畫語言上,他極富想象又完美地傳達了原賦的思想境界,讓欣賞者真切地感受到原作所傳達的思想。在《洛神賦圖》中,我們一是看到了悲情的人神有別的眷情;二是借“洛神”賦予了詩人與畫家的精神寄託,具有失落無限的情愫;三是借賦而“遷想妙得”的托意,用“以形寫神”表達了畫家對《洛神賦》的理解與再現,流露出畫中人物若往若還的矛盾心情。特別是畫上的奇異神獸,不僅具有強烈的神話氣氛,而且還帶有中國古典的浪漫主義色彩。這是顧愷之用文學性來繪製《洛神賦圖》的意義所在。

據記載,顧愷之出身行伍,但他從20歲左右到50歲後,他的仕途並不順利,一直在軍中任參軍,未得升遷。事實上,作為封建時代的畫家,顧愷之並非是現代意義上的畫家,他類似於今天的軍中文職,或是為政客服務的畫家。慶倖的是,他的藝術生命是天賦大於才智,故而在官場上不合流俗,才獲得“癡絕”之名。在東晉時代的政治動蕩中,大大小小的戰爭幾乎是天天在打。然而,顧愷之作為軍中文職畫家,既能屢次改換門庭,且也安然無恙,這説明他是一個沒有什麼政治傾向的畫匠,更談不上有什麼政治抱負的軍旅畫家。極為矛盾的是,顧愷之除了熱衷於為政治名人畫像,他最為快樂的提出“遷想妙得”的作畫思想,這種發揮自身繪畫天賦,用於討好政客名流的精神狀態,印證了中國專職畫家缺失純正的藝術思想。因為顧愷之有常人沒有的“癡絕”性格,所以“癡絕”充實了他在“才絕”和“畫絕”方面的才智。為此,顧愷之的繪畫天賦在深受政客器重的同時,他能屢換門庭則是他附庸時代的所在。

無可爭辯,鋻於曹植《洛神賦》在中國文學史上的地位,顧愷之繪製《洛神賦圖》一定是有他借賦作圖的意義。但是,這種意義也不會具有什麼政治意義,唯一的是他在繪製政治名人像的同時,他也時常産生無奈之舉。故而,我們從他留存下來的畫跡目錄中,也看到了他對繪製女人題材的興趣。如《阿谷處女扇圖》《列女仙》《三天女圖》《貴陽王美女圖》等。這些有關女人題材的繪畫作品,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顧愷之的繪畫情由也不乏俗世。

也許,正是《洛神賦》中人神情緣故事的美麗與傷情,給了顧愷之繪製《洛神賦圖》的緣由;也正是《洛神賦》的悲情故事與曹植的抑鬱性,為顧愷之繪製《洛神賦圖》提供了一種隨情的共鳴。(劉工)

央視畫廊更多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