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筆硯寫成七尺軀——明清人物畫的情與境

中國傳統人物畫對當下創作的借鑒意義

展訊 美術報 2017年09月05日 14:57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清 冷枚 春閨倦讀圖軸 175×104cm 天津博物館藏

清 冷枚 春閨倦讀圖軸 175×104cm 天津博物館藏

“筆硯寫成七尺軀——明清人物畫的情與境”,于8月25日在北京畫院美術館展出。此次畫展由北京畫院聯合故宮博物院、上海博物館、南京博物院、天津博物館共同主辦,將國內四家重要博物館收藏的明清時期的人物畫精品62件套匯聚一堂,為觀眾了解、欣賞明清時期人物畫的發展流變提供了一次絕佳的機會。

作為北京畫院推出的“中國古代書畫研究系列展覽”之一,此次展覽也是繼2015年“唯有家山不厭看——明清文人實景山水展”、2016年“我來添爾一峰青——傅山書畫精品展”之後,北京畫院再一次與國內文博機構聯合舉辦古代書畫展覽。該系列展充分利用博物館的藏品優勢與自身學術力量進行優勢互補,對展覽模式進行新的探索,所以自舉辦以來,頗受廣大觀眾的好評和業內人士的認可。此次人物畫專題展覽也力求更加全面地向觀眾展示中國傳統書畫藝術的獨特魅力。

佳作匯聚 縱覽明清眾生諸相

明清人物畫的專題展不是一個新的主題,在近些年的文博界和美術館界,觀眾經常可以見到以人物畫為主題的展覽。作為一個被長期關注的主題,如何在展覽策劃和展品組織層面做出新意,是此次展覽的重點。此次展覽主題“筆硯寫成七尺軀”源自清代畫家華喦《自畫像》中的題詩,原詩為“起坐捉筆硯,寫我軀七尺”。不同於以前的單純記錄主人公真實面容的肖像畫,明清之際的文人畫家進行人物畫創作,多以簡約純粹的人物形象表現畫中意趣,主張體現畫中人與畫中景的呼應融合,將正經威嚴的“證件照”轉換成富有文人雅趣的“自拍照”。所以,此次展覽也重點定位於展現明清時期人物畫中獨有的“情與境”,觀眾可以從這些精彩的畫作中感受古人的精神世界。

此次展覽以明清人物畫中的筆墨特性與情景表達為線索展開,按照不同的畫題,共分四大板塊進行呈現:性耽貪玩泉與石——雅事;筆端刷卻世間塵——寫真;畫中紅袖今安在——蛾眉;色相分明各奇古——道釋。其中尤為值得一提的是展覽中專門開闢的“蛾眉”板塊,將明清時期著名女性畫家的作品,以及以女性為主題的畫作集中呈現。此次展出的南京博物院藏薛素素《吹簫仕女圖》便是其中的代表之作。中國畫史上雖然不乏擅長丹青的女性畫家,但是在明清之前卻是鳳毛麟角,直到明清時期女性畫家作為特殊的群體出現,成為傳統中國畫壇上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展品組織層面,精選了國內4家重要博物館最具代表性的人物畫作品,進行一次整體而又集中的匯聚和整理。在展覽中觀眾可以看到故宮博物院藏吳偉《武陵春圖》、陳洪綬《聽琴圖》,還可以看到南京博物院藏仇英《搗衣圖》、曾鯨《顧夢遊像》,上海博物館藏高其佩《指畫人物》、羅聘《醉鍾馗圖》,天津博物館藏文徵明《松石高士圖》、金農《佛像圖》。可以説是一場佳作匯聚的展覽,觀眾可以盡觀四家博物館的人物畫精品收藏,縱覽明清時期的眾生諸相。

清 趙澄 張林宗肖像圖冊之一 53.2×31cm 上海博物館藏

清 趙澄 張林宗肖像圖冊之一 53.2×31cm 上海博物館藏

群星輝映 盡展士人風流遺韻

明清時期,隨著文人畫的興起和城市商業化的繁榮,中國傳統人物畫進入一個特殊的歷史時期,呈現出一種多元化發展的態勢,涌現出一大批彪炳畫史的人物畫名家。明初伊始的“浙派”主力吳偉、張路;明中後期“吳門畫派”的大家文徵明、唐寅、仇英;晚明變形主義畫家陳洪綬;除此之外,還有開創人物畫壇重要寫真派別“波臣派”創始人曾鯨。清代以來,禹之鼎、冷枚等開創出獨具個人風格的人物畫面貌,“揚州八怪”金農、高其佩、黃慎以水墨寫意人物畫見長;此外還有將繪畫轉向世俗化、市場化的“海上三任”任薰、任頤。

這些在中國畫史上閃耀的群星,共同開創出明清之際人物畫的繁華盛景。此次展覽將全面匯聚明清時期人物畫發展中不同流派、不同風格的畫家作品。展覽中還對重要作品的像主進行初步探尋和梳理,觀眾在享受藝術盛宴的同時,還可以通過展陳文字一探明清之際文人雅士的風流遺韻。

借古開今 反思當今國畫壇發展

明清之際的人物畫不僅名家輩出,而且畫風異彩紛呈,以此反觀當下強調以素描體系為中心、弱化線條表現力的人物畫壇,一些問題亦需深思:中國傳統人物畫所具有的獨特表現力是否需要保留?中國傳統人物畫對當下人物畫創作有哪些借鑒的角度?北京畫院在研究及展覽方面有著自身的思考,主張以問題意識帶動學術研究,以學術研究帶動展覽呈現,所以每一次的展覽策劃與研究都力求探討當今美術界發展所面臨的問題。“筆硯寫成七尺軀——明清人物畫的情與境”正是以回顧古人、尋根溯源的方式,揭示中國書畫存在的規律,透過本次展覽中諸多精彩的明清人物畫作,使觀者汲取傳統書畫的藝術養分,進而對當下中國畫的發展提供有益的借鑒意義。( “筆硯寫成七尺軀——明清人物畫的情與境”,于8月25日在北京畫院美術館展出。此次畫展由北京畫院聯合故宮博物院、上海博物館、南京博物院、天津博物館共同主辦,將國內四家重要博物館收藏的明清時期的人物畫精品62件套匯聚一堂,為觀眾了解、欣賞明清時期人物畫的發展流變提供了一次絕佳的機會。

作為北京畫院推出的“中國古代書畫研究系列展覽”之一,此次展覽也是繼2015年“唯有家山不厭看——明清文人實景山水展”、2016年“我來添爾一峰青——傅山書畫精品展”之後,北京畫院再一次與國內文博機構聯合舉辦古代書畫展覽。該系列展充分利用博物館的藏品優勢與自身學術力量進行優勢互補,對展覽模式進行新的探索,所以自舉辦以來,頗受廣大觀眾的好評和業內人士的認可。此次人物畫專題展覽也力求更加全面地向觀眾展示中國傳統書畫藝術的獨特魅力。

佳作匯聚 縱覽明清眾生諸相

明清人物畫的專題展不是一個新的主題,在近些年的文博界和美術館界,觀眾經常可以見到以人物畫為主題的展覽。作為一個被長期關注的主題,如何在展覽策劃和展品組織層面做出新意,是此次展覽的重點。此次展覽主題“筆硯寫成七尺軀”源自清代畫家華喦《自畫像》中的題詩,原詩為“起坐捉筆硯,寫我軀七尺”。不同於以前的單純記錄主人公真實面容的肖像畫,明清之際的文人畫家進行人物畫創作,多以簡約純粹的人物形象表現畫中意趣,主張體現畫中人與畫中景的呼應融合,將正經威嚴的“證件照”轉換成富有文人雅趣的“自拍照”。所以,此次展覽也重點定位於展現明清時期人物畫中獨有的“情與境”,觀眾可以從這些精彩的畫作中感受古人的精神世界。

此次展覽以明清人物畫中的筆墨特性與情景表達為線索展開,按照不同的畫題,共分四大板塊進行呈現:性耽貪玩泉與石——雅事;筆端刷卻世間塵——寫真;畫中紅袖今安在——蛾眉;色相分明各奇古——道釋。其中尤為值得一提的是展覽中專門開闢的“蛾眉”板塊,將明清時期著名女性畫家的作品,以及以女性為主題的畫作集中呈現。此次展出的南京博物院藏薛素素《吹簫仕女圖》便是其中的代表之作。中國畫史上雖然不乏擅長丹青的女性畫家,但是在明清之前卻是鳳毛麟角,直到明清時期女性畫家作為特殊的群體出現,成為傳統中國畫壇上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展品組織層面,精選了國內4家重要博物館最具代表性的人物畫作品,進行一次整體而又集中的匯聚和整理。在展覽中觀眾可以看到故宮博物院藏吳偉《武陵春圖》、陳洪綬《聽琴圖》,還可以看到南京博物院藏仇英《搗衣圖》、曾鯨《顧夢遊像》,上海博物館藏高其佩《指畫人物》、羅聘《醉鍾馗圖》,天津博物館藏文徵明《松石高士圖》、金農《佛像圖》。可以説是一場佳作匯聚的展覽,觀眾可以盡觀四家博物館的人物畫精品收藏,縱覽明清時期的眾生諸相。

明 曾鯨 顧夢遊像 105×45cm 南京博物院藏

明 曾鯨 顧夢遊像 105×45cm 南京博物院藏

群星輝映 盡展士人風流遺韻

明清時期,隨著文人畫的興起和城市商業化的繁榮,中國傳統人物畫進入一個特殊的歷史時期,呈現出一種多元化發展的態勢,涌現出一大批彪炳畫史的人物畫名家。明初伊始的“浙派”主力吳偉、張路;明中後期“吳門畫派”的大家文徵明、唐寅、仇英;晚明變形主義畫家陳洪綬;除此之外,還有開創人物畫壇重要寫真派別“波臣派”創始人曾鯨。清代以來,禹之鼎、冷枚等開創出獨具個人風格的人物畫面貌,“揚州八怪”金農、高其佩、黃慎以水墨寫意人物畫見長;此外還有將繪畫轉向世俗化、市場化的“海上三任”任薰、任頤。

這些在中國畫史上閃耀的群星,共同開創出明清之際人物畫的繁華盛景。此次展覽將全面匯聚明清時期人物畫發展中不同流派、不同風格的畫家作品。展覽中還對重要作品的像主進行初步探尋和梳理,觀眾在享受藝術盛宴的同時,還可以通過展陳文字一探明清之際文人雅士的風流遺韻。

借古開今 反思當今國畫壇發展

明清之際的人物畫不僅名家輩出,而且畫風異彩紛呈,以此反觀當下強調以素描體系為中心、弱化線條表現力的人物畫壇,一些問題亦需深思:中國傳統人物畫所具有的獨特表現力是否需要保留?中國傳統人物畫對當下人物畫創作有哪些借鑒的角度?北京畫院在研究及展覽方面有著自身的思考,主張以問題意識帶動學術研究,以學術研究帶動展覽呈現,所以每一次的展覽策劃與研究都力求探討當今美術界發展所面臨的問題。“筆硯寫成七尺軀——明清人物畫的情與境”正是以回顧古人、尋根溯源的方式,揭示中國書畫存在的規律,透過本次展覽中諸多精彩的明清人物畫作,使觀者汲取傳統書畫的藝術養分,進而對當下中國畫的發展提供有益的借鑒意義。(薛良)

央視畫廊更多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