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感受書籍“儉素”之美 “中國最美的書”亮相上海

展訊 光明日報 2017年08月22日 17:39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蟲子書》內頁

《蟲子書》內頁

【2017上海書展暨“書香中國”上海週報道】

走過熙攘的中央大廳,進入上海展覽中心西一館一間名為“理想書房”的展廳,可見二十余本“中國最美的書”正在展出。一同展出的還有2016年“瑞典最美的書”和“芬蘭最美的書”。

“它們陳列在那裏,就像幾十位溫文爾雅的中國君子”

儘管2016年年底當年的“中國最美的書”獲獎名單就已公佈,但相關書籍的展出還是令讀者慕名而來。

展廳中,一套厚重的“大書”《中國精緻建築100》頗引人注目——100冊書、200萬文字、6000余幅圖照,用中英兩種語言介紹著中國建築的精華。其中中文本書體柔軟,書眉採用豎排方式,與橫排的正文相映成趣,散發著傳統線裝書的韻味。

“淡極始知花更艷,愁多焉得玉無痕”——一本用60枚玉雕講述《紅樓夢》寶黛初會、元春省親、晴雯撕扇、黛玉葬花等故事的書籍《紅樓玉語》,封面運用了紙張的燙透特點,影調透露著玉石淡淡的溫潤。

“不羨黃金罍,不羨白玉杯”——全圖版《茶經》,用細緻的手繪一一展示著茶葉生産的歷史、源流、生産技術以及飲茶技藝、茶道原理,字體灰度舒適、排版留白得當,恰似中國茶文化“洗盡古今人不倦,將知醉後豈堪誇”的精髓。

“它們陳列在那裏,就像幾十位溫文爾雅的中國君子。”擔任過“中國最美的書”評選項目評委、設計師呂敬人耐心為讀者們分析著本屆獲獎書的特徵,“當前中國書籍的外在與西方書籍較大不同之處在於,我們的整體氣質是內斂含蓄的,是領略式的,是溫、良、恭、儉、讓的,試圖引起人的共鳴。西方則更強調人為設計元素的運用,以奪人眼目。”

《蟲子書》封面

《蟲子書》封面

“對自然的熱愛,是東西方最美書籍傳達的共同理念”

從2003年開始,上海市新聞出版局創設“中國最美的書”書籍設計評選項目,至今已舉辦了14屆。這一項目,最大的特徵在於注重與國際書展的對接。被授予年度“中國最美的書”稱號的書籍將參與德國萊比錫書展年度“世界最美的書”的評選。從2015年開始,評委會每年都會借上海書展之機,邀請“世界最美的書”來上海,與“中國最美的書”一同巡展。今年參加巡展的是“瑞典最美的書”和“芬蘭最美的書”。

參展的瑞典書籍中,《植物志》(Flora Supersum)運用魔幻式的大幅照片,展現花草的細節之美;《觀察者》(OBSERVATOREN)運用山地環境中的照片和交叉路口,將讀者引入一個關於山脈和漫長徒步旅行的故事;講述家庭和社會關係的攝影書籍《無期》(No Date),從封面的彩虹箔到內頁的印刷顏色,都借鑒了自然元素。

“芬蘭最美的書”則包括散文詩、兒童課本、藝術家紀念冊、宮廷攝影集、鉛筆素描的戰爭主題連環畫等書籍。

“書籍裝幀與設計是將讀者引向一本書的重要通道,好的創意會讓一本書看起來與眾不同,對吸引閱讀有所助益。”瑞典駐上海總領事林莉(Lisette Lindahl)參與了巡展揭幕儀式,並這樣闡釋東西方書籍設計的共通之處——“儘管表現形式不同,但我們都極為珍視自然,花、草、樹、木,魚、蟲、鳥、獸,都可成為表現一本書的重要元素。對自然的熱愛,是東西方最美書籍傳達的共同理念。”

林莉所注意到的,是現場的這些中國書籍:《歷代名人咏樹》——枯瘦的外觀和質感與書的主題高度吻合;《花是不睡覺的》——排版留白多、文字少,小小的版心閱讀感極佳;《又自在又美麗》——以紫羅蘭為主色調的封面透著似有似無的花香。

中國有一句古話叫“吾心獨以儉素為美”。芬蘭駐上海總領事萬伯陽(Kenneth Wahlberg)認為,儘管中西方秉承著不同的美學理念,但“儉素”(Simplicity)是大家遵循的共同原則。

“藏區民間所藏藏文珍稀文獻叢刊”(精華版)

“藏區民間所藏藏文珍稀文獻叢刊”(精華版)

共同尋“美”,探索何為“美”

“你看,2016年獲‘世界最美的書’銀獎的中國書籍《蟲子書》通篇沒有一個字,展現的是該書作者兼設計師朱贏椿每日與工作室各色蟲子相處,觀察到的蟲子們在葉子上啃咬或紙張上爬行留下的痕跡,經過處理後形成一幅幅形態各異的‘作品’,具有了中國書法的氣韻,妙趣天成。設計師呂敬人為西藏典籍設計的‘藏區民間所藏藏文珍稀文獻叢刊’(精華版),則較為精巧,打開後像一本舊時的經卷。何為美?我們並沒有一定的條框限制,而是鼓勵設計師們天馬行空、自由想象。”“中國最美的書”評選項目發起人、上海市政協文史委員會常務副主任祝君波這樣向記者闡釋“最美的書”的評選原則。

作為一個文明古國,中國書籍的歷史源遠流長,經典典籍浩如煙海。中國書籍的設計也經歷了漫長的演變過程。進入近代以來,在單色印刷時代,我們的書籍整體而言比較簡約,讓書籍豐富起來的方法是運用插圖。魯迅就曾經為自己的著作繪製了大量精美的封面和插畫。彩色印刷普及後,隨著印刷材料的日益豐富,我們的書籍經歷了一個從注重金、銀、銅等珍貴材料的運用,到更為重視書籍“整體美”的過程,追求內容與形式的精神契合,以及設計的恰如其分,祝君波追溯。

辦了14年的評選,祝君波日益感到中國書籍設計藝術的明顯進步——一方面,傳承中國傳統的美術風格,另一方面,融入逐步擴大的世界眼光。

“以《蟲子書》為例,它是從32個國家和地區的近600件參評作品中脫穎而出的,內容與形式既具有東方氣質,又符合西方幽默簡約的美學精神。”祝君波説。

據悉,由德國圖書藝術基金會主辦的“世界最美的書”評選已有近百年曆史,代表著當今世界書籍藝術設計的最高榮譽。這一獎項,每年設金字母獎一名,金獎一名,銀獎兩名,銅獎五名,榮譽獎五名,共計14種圖書能獲獎。我國自2003年送選書籍參評以來,已經有17種圖書獲“世界最美的書”獎,其中《梅蘭芳(藏)戲曲史料圖畫集》《訂單——方圓故事》獲金獎。

搭建一個平臺、溝通東西方文化,邀請國際同行來中國,尋找“美”,以及探索何為“美”,是中國作為一個出版大國,充滿生機的文化氣象,也是中國作為一個東方大國,具備的文化自信和文化底氣,祝君波説。

本文圖片均為“中國最美的書”評委會供圖

 (本報記者 韓寒 顏維琦)

央視畫廊更多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