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乾隆皇帝的文化品位

展訊 美術報 2017年08月15日 11:39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王躍工(中國故宮博物院宮廷部主任)

毫無疑問,乾隆皇帝是中國歷史上最著名的帝王之一。正如乾隆一詞在滿文文意中表示的“得到上天的保祐”,他的一生確實受到了上天的特別眷顧,他得年八十九,幾乎貫穿了整個18世紀,在位六十年(1736~1795年),文治武功俱臻高峰,開創了中國帝制時代最後也是最輝煌的盛世。

乾隆皇帝自己曾數次在詩文中提出,他與追求風雅而文恬武嬉的宋代皇帝和只識武力的元朝皇帝都不同,他要在保持身為滿洲皇帝的民族特性的同時,達到中國儒家所推崇的“內聖外王”的至高境界。現在,我們以審視歷史人物的眼光來評價乾隆帝,可以説他是達成了自己立下的宏願的。更超越一般帝王的是,他在藝術上有深厚的造詣。他是出色的詩人、書法家、古物鑒賞家,又是品位不凡的藝術品和建築設計者。他創造性地運用各種藝術形式來表現他帝王生涯的方方面面——就像他好以詩歌的形式記錄其日常生活一樣,也正因為他留下了豐富的實物與文字,我們才有可能從更為個人化的角度理解這位名君。

以乾隆皇帝為主題的展覽國內外都曾舉辦過不少,這個展覽更多地是想反映乾隆帝個人波瀾壯闊、豐富多彩的一生,同時以浙江為主題選擇了一部分相關文物,使此次落地浙江的乾隆大帝展更有特色。乾隆皇帝的文治、武功以至其他方面,都不是一篇文章甚至一本專著可以概括完全的。而這篇文章權為導覽,目的是將我們選擇文物的史觀、思路、標準分享給觀眾和讀者,雖然不能細緻到解説每件展品,但希望能夠加深觀者對這個展覽的理解和認識。

清乾隆 姚文瀚 乾隆帝鑒古圖軸 外縱138cm 外橫289cm 故宮博物院藏

清乾隆 姚文瀚 乾隆帝鑒古圖軸 外縱138cm 外橫289cm 故宮博物院藏

儒學正統 盛世文治

如果我們考察整個中國封建時代帝王的教育經歷,必須承認乾隆帝所受的教育水準之高。他6歲發蒙,9歲時時為皇子的胤禛為他延請了翰林院庶吉士福敏為師。福敏為人方正、寬容有度,對弘歷“多方誘迪,于課讀為長”,在他的教導下,到弘歷12歲時,已“熟讀詩、書、四子書,背誦不遺一字”。雍正帝即位後,隨著弘歷身份地位的提高,入職南書房的文華殿大學士朱軾成為他的新師傅,朱軾是當時著名的理學家,服膺張載學説,講究身體力行。朱軾的“身體力行”不但體現在學問上,他在任浙江巡撫期間著力錢塘江海塘工程,卓有成效,亦是一位實幹派的官員。他除了教授弘歷《春秋》《易經》等經典外,還著重講授了宋儒的性理著作及《通鑒綱目》等修齊治平的帝王之學。從乾隆帝日後孜孜以求的聖王形象可以想見,師傅在弘歷心中塑造出的儒家理想帝王模式對這位小皇子影響之深。另一位名儒蔡世遠亦從雍正元年起擔任弘歷、弘晝教師。蔡世遠為李光地門生,曾協助其編纂《性理精義》,又曾主持鰲峰書院,是當世名儒,他向當時還是皇子的弘歷系統教授了儒家經典特別是被奉為正統的程朱理學,這對乾隆帝的一生産生了非常深遠的影響。85歲高齡時,乾隆帝還曾作詩“一日業乎宋儒語,敬茲敢懈凜難諶”。在本次展覽的展品中,《少年弘歷採芝圖》和郎世寧《弘歷平安春信圖》兩件文物,描繪的都是少年弘歷的形象。可以看到,弘歷面容清秀、氣質高雅尊貴又平和內斂,隱隱透出的書卷氣正是良好教養熏陶的體現。而《乾隆帝朝服像》中展現出的,已是一位禦極數十年的老年君主,透露著威嚴、沉穩和睿智。雖然深深服膺程朱理學,但乾隆帝繼承了雍正帝建立軍機處、高度中央集權的政體運行原則,對宋儒“天下治亂係宰相”的説法批駁甚力,做到“天子無日不與大臣相見,無論宦寺不得參與,即承旨諸大臣,亦只供傳述繕撰,而不能稍有讚畫于其間也”。這種體制也客觀上促成乾隆帝成為一名勤政的英明君主。養心殿自雍正帝之後成為皇帝在紫禁城中的起居場所,乾隆帝日常批閱奏折、召見臣工大多於此,我們在展廳中復原了其西暖閣“三希堂”景觀。他即位後,針對前朝寬嚴失度的失政所在,提出了“寬嚴相濟”這個貫穿乾隆一朝的施政綱領,及時糾正了雍正朝的苛政之風。雖然權力緊緊集中在皇帝手中,但乾隆帝深知官員對於政權穩固的重要,明確提出“自古有治人無治法,而治人概不多得”,非常重視對他們的銓選、考察,訓練培養了較為得力的官員隊伍,其中不乏耳熟能詳的名臣,例如嵌玉字七言對聯的書寫者阮元。同時乾隆帝秉承“帝王之政,莫要于愛民,而愛民之道,莫要于重農桑,此千古不易之常經也”的傳統儒家思想,開墾荒地、減免賦稅、大興水利,打下了農業這一盛世最為重要的物質基礎。展品中琳瑯滿目的各色手工藝品正是民生繁榮、物阜工巧最直接的體現。

乾隆帝御筆《閱海塘記》卷 縱33cmm 橫91cm 故宮博物院藏

乾隆帝御筆《閱海塘記》卷 縱33cmm 橫91cm 故宮博物院藏

乾隆盛世之所以能産生如此長久的影響,繁榮的文治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可以説乾隆終其一生都在規劃和經營著一個宏偉的文化大業。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乾隆三十七至四十六年編纂謄抄《四庫全書》。《四庫全書》共收書3461種,79309卷,幾乎囊括了乾隆朝以前中國歷史上的主要典籍,稱得上是中國古代文化史上的一項偉業。更重要的是,整個編纂過程並不是圖書簡單的匯集眷抄,每一部圖書都經過版本鑒定、判別真偽、考訂篇章、校勘文字,呈現給後人便於利用的優良版本,這實在是功在韆鞦的。由於卷帙浩繁,在謄抄七部分藏各處的基礎上,每種圖書都由纂修官撮其要旨、評論得失,並作者生平一同撰寫為提要一篇,包括《四庫全書》中只存目的6700余種圖書,匯總成《四庫全書總目提要》一書二百卷,這部解題書目“持論簡而明,修辭淡而雅,人爭服之”,至今仍是學習、了解中國古代四部學術體系、發展脈絡最為重要的參考書籍。最後,為方便檢閱,將所收圖書只錄書名,編為《四庫全書簡明目錄》,我們在展品中看到的,就是四庫總纂官紀昀親筆謄寫的《四庫全書簡明目錄》。在整理典籍的同時,乾隆帝還十分重視樂律、曆法、禮儀制度的匡定規範,下令編撰了《樂律全書》、《皇朝禮器圖式》等一批規範性圖書。展品中有一方青玉“制誥之寶”,它是乾隆帝厘定的著名的“盛京十寶”之一,乾隆帝考證象徵至高王權的皇帝禦寶,使之成為定制。這些行為,無不透露出“王者功成作樂、治定制禮”的宏大氣魄。

清宮收藏至乾隆朝已是蔚然大觀,這位精力充沛的皇帝對宮廷所收藏的書畫、善本、鐘鼎彝器、硯臺、璽印等多種門類的古物進行了鑒別、評級、著錄。在每種著錄前,乾隆帝都會親自撰寫序言,每篇序言他都會強調這部著作與前人同類著作相比更廣博、更權威,並希望它們能夠被“珍同拱璧,傳之永永也”。乾隆帝御筆《學詩堂記》記載了著意蒐求南宋馬和之《詩經圖》卷並珍藏于景陽宮學詩堂的故事,自豪之情溢於筆端。紫檀木蘭亭修禊圖插屏是為收儲他庋集的“蘭亭八柱冊”量身定做。對於喜愛的器物,乾隆帝還會品評題咏,出自杭州修內司南宋官窯的圓洗刻上了他品評的詩篇,這樣的文物在清宮舊藏中舉不勝舉。乾隆帝親自參與、大力推崇的賞古、鑒古、摹古,正是乾隆朝繁榮文治的又一突出表現。

央視畫廊更多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