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傅抱石之子傅二石先生去世

藝術前沿 揚子晚報 2017年08月02日 17:11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傅家合影,後排右二為二石

傅家合影,後排右二為二石

傅二石先生

傅二石先生

揚子晚報記者驚悉,2017年7月31日13:05,著名山水畫家、傅抱石之子傅二石先生因肺部感染醫治無效,于南京去世,享年81歲。家人決定不設靈堂,一切從簡,告別儀式將於8月3日在南京西天寺殯儀館舉行。

去年剛辦80回顧展

畫到最後“不那麼像父親”

作為山水畫大師傅抱石先生之子,二石不免被籠罩在父親的光環下,但他在繼承父親雄強博大、氣象萬千的山水畫特點的同時,卻又在筆墨運用上強調自己獨特的風格。去年6月,在江蘇省美術館舉辦“道法自然·傅二石八十藝術回顧展”時,他終於驕傲地説:我有了自己的面貌。“我父親用他的繪畫實踐告訴我:作畫要有個性。我的畫從‘酷似父親’到‘不那麼像父親’其時我已年近六十了。記得我在南京和北京舉辦七十畫展時,同行們的評論説:‘傅二石的畫不同於他父親的,有了自己的面貌’而我自己尚未覺察到。現在看來,我得承認自己的筆墨是有了些變化,但這變化也並非都是好事。我知道,要想得到好的筆墨並非易事,因此往往會滿足於‘一般的水平’。我的願望是,八十歲以後會畫得更好。這樣才能不辜負偉大的祖國,不辜負精彩無比的造化,也才能不辜負自己的身份——山水畫家。”

二石的夫人孫老師告訴記者,二石其實有好幾樁心願未了,其一就是廬山寫生、黃山寫生的系列都在整理中,本來他打算再出一批精品來深化自己的藝術追求方向的。二石之於家學,重在學養和精神的堅守,並非皮相的承續和複製。他的畫作,難見“抱石皴”的影跡而另成體系。傅二石認為“山水畫追求的是獨特之美和新鮮之感。”

天性直率,詼諧幽默

曾披露與父親的種種“不同”

難得的是,傅二石不僅繼承了父親的事業,還秉承了父親那種自然放達的性情,他天性直率,詼諧幽默,在順境中謙和溫良,在困境中不怨天,不尤人,笑面人生。

他曾多次助陣揚子晚報迎春筆會。在與他的接觸中,記者時時為其豁達樂觀的心性所感染。有趣的是,他曾向記者披露自己與父親的種種“不同之處”。原來,傅抱石一心想要個女兒,誰知接連來的兩個都是兒子,於是他給大兒子起名“小石”,二兒子更是潦草應付起名“二石”,意思是“第二塊石頭”。更讓傅抱石不“樂意”的是,傅二石從小就沒少給父親添亂。因為他在娘肚子裏多待了一個月,生下來塊頭就比一般孩子大一圈,所以特別能打架。不停地被鄰居告狀,傅抱石對“二小子”厭惡之極,常常對朋友説:“這小子壞得很。”於是“傅家老二最壞”的惡名遠播。除此之外,還有一個最大的不同:傅抱石最喜用喝酒助興,來激發創作激情。但傅二石卻喜歡聽音樂搞創作。

“打假”不手軟

去世前惦念著傅抱石基金會

孫老師告訴記者,傅二石的另外一個心願就是為父親分門別類整理不同時期的作品,已經整理好了,但尚未來得及出版。去世前,他也一直惦記著傅抱石基金會如何才能進入良性運作。

無論如何,父親在他心目中擁有著至高無上的地位。他所寫《金剛坡的回憶》一文,深情記錄了其父在抗戰階段攜全家避難於重慶金剛坡,八年艱苦歲月,蝸居斗室堅持中國畫創作並取得最初輝煌業績的史實。種種難忘的情景使他耳濡目染、受用終生。而對於市面上出現的各種模倣傅抱石的假畫,他從來“打假”不手軟。他曾向記者披露,某次一位台灣人花大價錢買來了傅抱石的一幅“湘夫人”,二石一看,就知道是假畫,倣造的是同樣的一幅“湘夫人”。畫面上的人物一如抱石原作:紅領子、頭髮、飄帶甚至旁邊飄落的樹葉一片兩片三片,都與原作幾乎一模一樣。但在人物旁邊,造假者創造性地加上了幾棵樹,但那樹畫得極其糟糕,畫筆生澀而粗糙。至於旁邊的題跋,就更加糟糕。“人物還能打個70分,樹只能打個30分,這個字大概只能打10分了”,二石笑言:造假者也辛苦啊!這麼一幅偽作,估計得有好幾人合作才能完成。有的專門負責畫人物,有的負責添景物,有的負責題跋,有的負責刻印章,還得有人負責做舊……每個環節都缺一不可。目前,這幅真跡仍然珍藏在郭沫若紀念館。

傅二石一生弘揚傅抱石藝術,為傳播傅抱石藝術作出重要貢獻,特別樂於奉獻、積極推動並主持傅抱石畫作遺物捐贈國家等公益活動。傅氏兄妹連同自己的母親羅時慧女士一起,曾將數百幅傅抱石精品捐贈給南京博物院,使之成為一筆巨大的社會財富。

央視畫廊更多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