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油燈博物館正式開館:映照五千年文明發展史

藝術前沿 中國文化報 2017年05月22日 17:04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5月18日,油燈博物館在江蘇常州西太湖畔雅集園內正式開館,當日,館內展出了從4000余件藏品中精選的近2000盞油燈珍品。展覽以歷史發展為脈絡,從新石器時代到民國時期,在豐富的收藏基礎上,以歷史、民族、類型、材質等專題為特色,系統地呈現了五千年文明中油燈發展的歷史,以及文化的多樣性和豐富性。

該館早在去年年底就已經開始試運營,其間,館內展出了由國家博物館原副館長、研究員陳履生提供的1000多盞油燈,展品時間跨越5000年的發展歷史。在很多人看來,油燈在幾十年前還不過是生活必需品,而如今卻已搖身一變,成為了博物館中的藏品。

戰國陶質彩繪鳳鳥油燈 油燈博物館藏

戰國陶質彩繪鳳鳥油燈 油燈博物館藏

民間油燈補宮廷油燈不足

油燈作為傳統的生活用具,經歷了幾千年演變的歷史。從實用出發,最初的油燈來源於“鑽燧取火”,新石器時代的“陶豆”作為原始的燈具,反映了人類文明的發展,從它産生的第一天起,油燈就表現出了實用和審美的結合。陳履生梳理道,青銅時代,油燈開始向精製化方向發展,及至漢代,進入了油燈發展的繁榮期,這一時期的油燈功能合理,造型生動,裝飾富麗。而南北朝青瓷油燈的出現,為油燈生産的材質多元化作出了重要貢獻,此後油燈的發展更為多樣。因此,油燈在一定程度上能夠反映我國歷史沿革中各個時期經濟發展的水平、科技發展狀況和審美趣味。

漢代有無數的驚天創造與藝術傑作。在陳履生的油燈收藏中,基本上囊括了除金質以外的各種質地,包括銀、銅、鐵、石、玉、陶、瓷、玻璃、木、竹等。其中人形燈也有不少,青銅與陶質均可見,然而反映漢代漆藝在此方面應用的則未能目睹。此次展覽,油燈博物館又新增了一件重要藏品——漢代翻蓋漆燈,陳履生介紹:“此燈倣青銅燈造型,與油燈博物館舊藏的翻蓋青銅燈結構相似。翻蓋漆燈極其少見,通常為陪葬之明器,不具實用功能。這個燈體量較大,應與其他陪葬漆器同時出土。周身有具漢代紋飾特點的圖案,表現了漢代漆藝的高超水平。”

作為個人收藏,陳履生坦言:“現實中可能很難收集到類如西漢‘雁魚銅燈’‘長信宮燈’那樣的時代精品,因為這一類的陪葬品作為出土文物,一般都為國家收藏。但民間也有與這種具有宮廷化趣味大相徑庭的民間油燈,卻可以補宮廷油燈的不足。”民間油燈具有多樣化材質,造型樸實,設計精巧,裝飾簡練。據介紹,民間油燈簡單的僅以一瓶或一盤加一捻和少許油,即可照明;複雜的也不乏造型繁複、精雕細琢的實用裝飾品。

清代瓷質娃娃油燈 油燈博物館藏

清代瓷質娃娃油燈 油燈博物館藏

油燈收藏體會無盡滋味

任何一樣收藏都具有特殊的意義。通過收藏可以研究技術的進步,可以欣賞藝術的趣味,可以了解民俗的風情,可以透析文化的歷史,可以豐富科學的知識,如此等等,不一而足。然而窮盡天下的品類,既可以鍛鍊人不斷努力的精神,又可以獲得一種事業有成的喜悅。

欣賞中生發的感情,或許是進入專業收藏的一個重要的、不可缺少的過程。陳履生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便處處留意,每到一處凡逛市場必注意油燈,而只要看到他自己沒有的品類則收而藏之。他分享道:“80年代中期,北京的舊貨市場還處於半公開狀態,經常聽到説某日後海那邊的舊貨市場給查了,工商一到,那些文物販子們聞風四散而逃。那時候我經常到那裏去遛遛,每次也都有一點收穫。偶然在東便門一側的地攤上看到不起眼的油燈,基本上無人問津。那時候人們收藏的目光都盯在那些傳統的收藏品類上,比如陶瓷、雕刻、字畫、郵票等。當時油燈的價格也比較便宜,因為它還具有實用的功能,而且與我小時候的生活有些聯絡,就順手收藏了一二。當這種略帶幾分古意的油燈放到書架上,閒時慢慢品味也能感受到一些無盡的滋味,總讓我想起小時候在江蘇揚州老家的艱苦生活,想起那時候晚上的黑暗,想起長輩擦油燈罩時的情景。”

收藏要有專題

收藏領域可以説是五花八門,但每個藏者往往是情有獨鍾。舉凡喜歡收藏而又能成為“家”者,其收藏一定有一個專題。對於收藏,陳履生有自己的觀點,他説:“現在世界上可能很難找到一個還沒有人收藏的專題。大至飛機、汽車,小至郵票、昆蟲,都有無數的人為之不斷地努力。在現代社會中,專業性博物館的出現則表明專業品類的收藏、展示和研究走向科學和系統的途徑。”

油燈種種,雖為世間俗物,但在陳履生看來,悉心收求也能獲得許多文化上的樂趣。例如,藏族油燈中的壽字裝飾反映了藏漢之間的文化交流,納西族臺壁兩用油燈的設計表現了民族之間技術上的融合;元代的“氣死貓”(為了防止貓偷吃油而設計的密封式燈盞)油燈凸現了先人的巧智,清代的“防風長明燈”則體現了實用與裝飾的完美結合。他認為,作為中國油燈收藏這一專題,所反映的地域性方面也表現出特色,其中有許多少數民族地區的油燈就表現了不同民族的特點。

選擇何種專題作為自己的收藏對象,往往是初入此道者舉棋不定的事情。事實上收藏專題的選擇難以在兼得中確立,陳履生建議,如果不想成為“雜家”,而又想在某一方面有所成就,那麼只有在積累的過程中逐漸確立自己的收藏專題。(梁騰)

央視畫廊更多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