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壁上瑰寶 錦繡華章——法海寺壁畫品析

藝術前沿 央視百家 2017年05月15日 18:12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久聞北京石景山區有座以明代壁畫為鎮寺之寶的法海寺,今有幸一睹這精美絕倫的巔峰之作,感慨萬千。經過五百多年的漫長歲月,大雄寶殿裏的壁畫依舊完美如初。佇立在大雄寶殿中欣賞壁畫,雖人物繁多,然姿態各異,相互顧盼,將秩序于變化中。

在這些壁畫中,以水月觀音最為出色。她面部莊重,以謹慎的細筆勾勒,呈現出慈悲的神情。豐滿身軀,優美坐姿,身上長長飄帶一氣呵成,既穩重又充滿活力。最令筆者注目的是她身披的潔白的薄紗。同樣以線描出,金剛的鎧甲凝重深沉,觀音的薄紗卻輕靈透明,若隱若現。之所以呈現出如此效果全歸功於當時宮廷畫師考究的技藝與堅定的耐心。

法海寺壁畫

細細觀察便會發現,在薄紗上有無數朵以每朵四十八條細若遊絲的線條勾勒並疊暈出的小團花。當你意識到這點後,再退後幾步欣賞,呼之欲出的紗羅真仿佛一陣微風便能將它從墻壁上吹落下來。如果説,畫家是以“細細經營”的態度繪製觀音,那她腳旁的六牙大象則完全由一種充滿了快感的“信筆”勾勒而出。在各盡其美中呈現出和諧與統一。

令人折服的是,當電棒照射出的光柱打在觀音身上時,衣服及裝飾頓時呈現出立體效果來。這是由於法海寺壁畫大量使用“瀝粉貼金”的方法。

瀝粉貼金是建築彩畫的一種工藝。用膠和土粉混合出的膏狀物滴在圖案需要隆起的花紋上,再貼以金箔,使其具有體面感。這樣欣賞的效果遠非印刷品能給予。我們欽佩古人的技藝,更誠服古人的智慧。法海寺壁畫大量使用重色,多層疊暈與烘染,因此如此金碧輝煌的壁畫在國內也屬少見。

法海寺壁畫

沉醉於法海寺壁畫中,處處驚嘆。水中蓮粉嫩皎潔得使我下意識地想要伸手去撫摸,耳畔同時響起水被攪動的清靈聲。寥寥幾筆的小花小草如同穿越了時空,倔強地展現著幾百年的生命力……豪放之處,興酣落筆搖五嶽;謹嚴之地,輕描細染盡方寸。虛實相生,無畫處亦成妙境。

我們呼吸著壁畫浸潤了幾百年的氣息,沉醉在“諸天無實體,水月皆虛空”的境界中,是何種感受?古拙、厚重。我們在欣賞壁畫嗎?不,我們是在古人的手掌間膜拜偉大的造化。

五百多年來,法海寺壁畫沒有遭受戰火的摧毀,沒有蒙受人為的破壞,甚至沒有出現同時代歐洲壁畫不同程度的色彩脫落。如今,法海寺明代壁畫真跡在政府的保護下,在沉寂五百年多後獲得了新生。它穩穩的矗立在石景山區翠微山麓的密林裏,器宇軒昂又美麗溫柔地迎接一批又一批膜拜它的人們。(張嘉璇)

央視畫廊更多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