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抓住絲路上的文化符號

藝術前沿 中國文化報 2017年05月04日 12:24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絲路

行走在絲綢之路上,冷不丁會發現一些文化符號,像精神路標那樣標記著人類文明在交流中形成的相似性和共同性,尤其是民間日常生活中的那些文化符號,更讓你生出一種貼近和溫馨,就像你在別人家裏看到了和你家一樣的家居擺設。

兩年前,我隨“絲路萬里行”車隊來到烏茲別克斯坦的撒馬爾罕,在列基斯坦廣場經學院樓下的一個旅遊品商店,見到過三件一套的陶制工藝品,一個是中國貔貅、一個是中亞駱駝、一個是印度大象,當即眼前一亮,心裏有根弦咚地被敲響:那不是中華文化、中亞文化、印度天竺文化三大文化在古絲路上交流、互融的一個信息和物證嗎?當即與鳳凰衛視的記者在攝像機前做了一段現場解讀。

兩年後,我們的車隊又來到列基斯坦廣場經學院。一下車我就去尋找這三個久別的朋友,果然又看到了站在一起的這哥兒仨!但已不是上次的那種,而是另一種規格的另一批産品,色彩較深,造型也略有區別,即刻花三十美金買下。

第二天,我們參觀了格斯杜溫陶藝廠。在展廳中竟然看到了各式各樣的中國龍:三頭的、舞成三折的、卷成圈式的、昂首翱翔的,還有一群中亞人在龍上騎成一個圓圈,咧著嘴高興地笑著。我從各個角度將它們一一拍下來,久久不忍離去。陪我們的當地陶藝家阿不杜拉笑著説,它們來自你家鄉,中國龍!我也笑起來,一股熱流在笑容中傳遞。

這些有關絲路文化交流和中華文化在絲路上傳播的工藝品,從一個側面顯示了三大文明在絲路的交流早就是歷史存在,一定程度上已經轉化為當下行為和活態記憶。也説明世界古文明的這種交流,正在進入當今市場,具有了市場價值。要不然,怎麼會有那麼多廠家持續地在生産著呢?

下午五時,到達《天方夜譚》著名故事《阿裏巴巴和四十大盜》的故鄉布哈拉。沒進賓館便在門前的廣場上看見了騎著小毛驢的阿凡提塑像。哈——阿凡提,又一個絲路文化符號。

在絲路上,這位頭戴小花帽、騎著小毛驢,走到哪把笑聲帶到哪的小老頭阿凡提,幾乎一直如影隨形地跟著我們。從我國新疆一直到中亞、中東和土耳其,這位民間智者簡直家喻戶曉,只是稱呼有所變化而已,在中國他叫阿凡提,在烏茲別克、哈薩克一帶他叫納斯爾丁·阿凡提, 在高加索、伊朗一帶他叫毛拉·納斯爾丁,而到了土耳其,他又叫納斯爾丁·霍加。“霍加”“阿凡提”都源於突厥語:指導師、先生、有學問的人。“毛拉”是阿拉伯語的音譯,是主人、保護者的意思。

我知道,這位民族達人出生於新疆吐魯番葡萄溝的達甫蓋村,那裏有阿凡提故居,石碑上介紹他活了九十九歲。我國還先後用漢、維、蒙、哈、藏五種文字出版了《阿凡提故事》。

而據説早在十六世紀末,土耳其著名作家拉米依就把阿凡提的笑話整理成《趣聞》一書出版了。在烏茲別克斯坦的布哈拉和阿塞拜疆的巴庫、大不裏士,也發現了阿凡提的遊歷故事。怪不得這可愛的小老頭被譽為“世界民間藝術形象的頂尖級人物”。

兩年前,我還參觀過土耳其安卡拉附近的阿凡提墓。據説這墓地是根據阿凡提最後一個笑話設計的。墳墓懸空建在四根柱子上。柱子四週沒有圍墻,可以隨便出入,卻在大門上鎖了一把鎖。阿凡提智慧地暗示來人:朋友,理解我的人,請自由出入和我對話吧;不懂得我的人,永遠別想打開我這把鎖。百分之百的阿凡提風格!

阿凡提不竭的生命力,反映了底層老百姓在改善生存狀況的奮爭中共有的一種心理需求,那是以弱勢制勝強權、以反諷制勝説教的獨特的民間智慧,是以文化智慧取勝的獨闢蹊徑。

絲路上還有更高端更精英的文化符號,那便是紙,中國紙,蔡倫紙。紙張的傳播是古絲路貢獻給人類的一項重大的文化功績。唐玄宗時,安西都護使高仙芝的部隊與大食國的突厥部隊有過一場大戰,戰場就在撒拉爾罕東北方向的怛拉茲(現屬哈薩克斯坦)。這可能是強盛的大唐遭遇的第一次大敗仗。唐軍敗潰,一些隨軍造紙工匠被俘。這些工匠留在了中亞的土地上,五六十年後,大食國出現了自己的造紙作坊。

中亞對中國紙進行了中轉傳遞和再創造。在不到三百年的時間裏,他們以“撒馬爾罕紙”的名稱,經由中東和土耳其,將中國紙傳播到了歐洲。先是南歐地中海沿岸,再擴展到全歐,逐步替代了那裏的羊皮紙,極大地節約了文化交流成本,加快了傳播速度。其時正值歐洲文藝復興前夜,馬克思曾指出,中國紙一定程度上起到了促進歐洲文藝復興運動的作用。

在絲綢之路上,這樣的文化符號很多很多,不但沉澱于歷史之中,也會不斷在今天和今後陸續地發生,一批又一批成為絲路文化新的熱詞和新的景觀。四百多年前居住于撒馬爾罕的撒拉爾族的一部分,由中亞楚河東遷至中國黃河,傳承繁衍成了今天中國青海省的循化撒拉族自治縣;一百四十年前中國回族的一部分由黃河西遷楚河,在中亞幾國落地生根,形成了那裏的東幹族——這些為人樂道的民族遷徙的歷史,由於一帶一路的興盛正在由過去時轉化為現在時。今天這兩個民族都在熱心地為一帶一路打前站、效實力。

七八百年前,花拉子模人截斷大月氏,而使這個部落向南流徙,最後在次大陸湮滅于蒼茫歲月之中。今天,中國和烏茲別克斯坦兩國的考古研究人員正在撒馬爾罕一帶尋找大月氏的腳印,我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此地時專門會見了兩國的考古隊。“大月氏”也便日漸進入當下輿論的視野,成為融通現代絲路的一個熱詞,一個新的文化符號。

尋找絲路上更多的文化符號、文化細節,將它們連接起來,形成一條精神路標!(肖雲儒)

央視畫廊更多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