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張爾賓畫展將在北京畫院美術館開幕

展訊 來源:央視網 2017年04月21日 17:31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張爾賓

展覽名稱:張爾賓畫展暨《中國近現代名家畫集——張爾賓卷》首髮式

展覽時間:2017年4月26日——2017年5月2日

展覽地點:北京畫院美術館一樓、二樓

主辦單位:北京畫院、人民美術出版社

承辦單位:北京畫院美術館、民盟中央美術院

張爾賓

畫家張爾賓

張爾賓,江蘇睢寧人,1944年生於南京,中央文史研究館書畫院研究員,民盟中央美術院理事、江蘇省文化藝術研究員特聘研究員、江蘇省文史研究館館員,國家一級美術師,南京十竹齋藝術研究部主任研究員,南京崑曲社藝術顧問。張爾賓的卓爾不群,在醇厚、謙和之下透著文人的清傲,洋溢著繪事者的才氣。現代山水畫要抓著幾個 要點:第一要講究筆墨,第二要有生活,第三要反映自身風格。他先後師從許公澤、錢松嵒、林散之、高二適、亞明、宋文治等名家學習詩文書畫,經受過嚴格的傳統文化和傳統繪畫技法訓練。他篤信“轉益多師是吾師”的信條,對宋、元、明、清諸家的認識特別是沈石田、石濤、石溪、八大、程邃,以及以龔賢為首的金陵八家等大師的作品心摹手追,對近代黃賓虹、傅抱石、李可染大師的作品也悉心研究。他還足履名山大川,到真山真水中領悟真情,以先賢為師,以造化為師,力圖融會貫通,自辟蹊徑,因而形成了蘊厚含蓄,靈動多變的個人風貌。他在石濤、程邃的作品中得到更加充分的“自我顯現”。

此次展覽匯聚他從上世紀80年代至今四十餘年間的水墨山水作品50余件,其中多幅作品為首度亮相。同時,由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的《中國近現代名家畫集——張爾賓卷》也將於展覽開幕式上首次呈現。

尚輝為《中國近現代名家畫集——張爾賓卷》作序。

張爾賓的山水畫:蒼茫與秀潤

尚輝 中國美術家協會理事、《美術》雜誌社社長兼總編輯

初識張爾賓,是通過他的《金陵山水名勝五十景》,江南煙雨,滿紙淋漓,這是金陵人畫金陵景。熟悉之後,方知他是蘇北人,血液中依然流不盡彭沛人的豪放與激情。北人南生,他的個性中本就潛藏著剛柔兩面特質。

20世紀50年代的山水畫家一直面臨著傳統筆墨規範怎樣進入現代視覺表達或現代視覺圖式如何採用傳統筆墨語言的課題。如果説前者針對的是傳統畫家,那麼後者顯然指認的是現代畫家。因為對於20世紀40年代後出生的畫家而言,筆墨始終是作為一個問題而存在的,即他們成長的年代,所謂傳統筆墨的精妙因他們書法功底的薄弱而大打折扣。因此,如何在現代視覺表達中納入傳統筆墨語匯是現代中國畫家的主要課題,也是他們成功的關鍵。

張爾賓的山水能夠從容地與現代山水時尚區別開來,就在於他筆墨功底的深厚,就在於從他的筆墨語言中可以讀出歷史的厚度。他不是博采百家(實際上任何有個性的畫家都難以博采百家),而是根據自己的個性喜好,近取黃賓虹、傅抱石,遠澤石濤、程邃。在張爾賓的書學歷程中,對他産生直接影響的先是民間書師許公澤、李味青,而後是錢松嵒、宋文治、亞明、林散之和高二適。林、高是20世紀書法的高峰,他們的耳提面命使張爾賓較早地領悟中國藝術的最深層面,這對於他以書入畫、增強筆墨內涵等都起到了重要作用。而林散之又是黃賓虹的高足,通過散翁,張爾賓直入傳統堂奧。

張爾賓作品

張爾賓作品

張爾賓作品

張爾賓作品

在深入研習黃賓虹的過程中,他逐漸掌握了用筆的“平、留、圓、重”和用墨的“濃、淡、潑、破、積、焦、宿”,由此他的筆墨開始深入傳統的範式。散翁曾在張爾賓學習黃賓虹山水作品中題跋“粗筆細畫,細筆粗畫,筋骨血肉俱備,方為佳作。爾賓學畫甚勤,理法亦甚明,如循步前進,可望成就”。

所謂“粗筆細畫,細筆粗畫,筋骨血肉俱備”,就是指筆(筋骨)和墨(血肉)之間的辯證關係。於是散翁又在此作題識:“作畫宜黑白分明,書法計白當黑,畫亦如此,能領略黑白二字,思過半矣,爾賓好為之。”散翁連續兩次在爾賓同一作品中題跋,實是觸景生情,有感而發,畢竟張爾賓研習黃賓虹山水頗傳其神髓,得其渾厚華滋之韻致,又練就了筆精墨妙的腕底之功。

從其稟性來説,他可能更偏重枯筆一路的用筆。於是,他在石濤、程邃的作品中得到更加充分的“自我顯現”。他曾在一幅倣程邃筆意的作品中題識:“程青溪賞題目龍半千畫雲:畫有繁簡,乃論筆墨非論境界也。北宋人千丘萬壑無一不簡,元人枯枝瘦石無一筆不繁,通此解者其半千乎。”張爾賓雖是轉述,卻也表明他對筆墨超越造型、結構而具有獨立審美價值的認識。實際上,他從石濤、程邃那裏得到的正是超越了造型結構的枯淡蒼老的筆墨個性,這種筆墨個性才是駕馭在圖式意境之上的最高境界。

張爾賓作品

張爾賓作品

張爾賓作品

張爾賓作品

作為20世紀40年代出生的畫家,張爾賓的人生態度、價值判斷都不可能恢復到文人山水畫的文化生態中,更為重要的是,他不能回避現代視覺資源和現代審美心理的影響。現代山水畫的造型、結構和層次等視覺形式方面的發展,不可避免地會對傳統筆墨進行整合。在這方面,錢松嵒給予他的啟發最大,錢的《紅岩》《常熟田》都是用現代圖式整合傳統筆墨的典範。因此,從張爾賓的作品,特別是金陵名勝、鄂西紀遊和風情等系列作品中,可以看到他對地域時空和人文環境的關注,看到他對感受真實性的尊重,看到他的山水在意象化的營構中體現出的一種視覺真實。他的筆墨語言就在和這種深刻的現實感受和真實的視覺表達反復艱難的對應組合中凸顯出來,他將石濤、程邃渾茫蒼辣的禿枯之筆糅入黃賓虹、錢松嵒秀潤華滋的墨韻層次,既有粗頭亂服的蒼拙率真,又有華滋深厚的潤澤充沛,筆墨層次顯得特別豐富沉鬱,在圖式上具有山水時空的寫實性而非虛擬性,強調特定視角的空間表達,以平中寓奇或雄奇磊落的結構顯現自然鮮活生動的細節,富有一種真切感人的魅力。尤其是近年來,他在藝術創造中,積幾十年的學養與膽識,圖式上化繁為簡,筆墨中蒼潤並重,形成了獨特的藝術語言,他的境界也從荒寒、蕭散、冷寂過度到平和、充盈、瑰麗之中,體現了切近人生的審美情懷。

當然,作為朋友,我相信張爾賓的創作在現代圖式和傳統筆墨的相互整合之中,能夠獨出機杼地形成自己獨特而鮮明的藝術風貌,並將會呈現出一種更大的格局和氣象。而任何藝術家的創作道路都是由自己的性格和個性選擇所決定的,對於樸實、淡泊、沉潛的張爾賓而言,蒼茫與秀潤正是他氣質、稟賦乃至人生際遇最忠實的顯現。

央視畫廊更多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