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美術界代表委員共訴文化心聲

藝術前沿 中國文化報 2017年03月10日 13:23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3月3日,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十二屆全國委員會第五次會議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開幕。  新華社記者 劉衛兵 攝

3月3日,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十二屆全國委員會第五次會議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開幕。 新華社記者 劉衛兵 攝

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是中華民族的突出優勢,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需要以中華文化發展繁榮為條件,必須大力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今年1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於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下稱“意見”)引起文藝界學習討論的熱潮,新的時代,新的使命,文藝工作者們長期實踐,對此次“意見”的下發備受鼓舞。值此全國兩會召開之際,美術文化週刊採訪了部分美術界代表委員,請他們暢談關於傳承發展優秀傳統文化的思考、建議和實踐體會,為中華文化的發展繁榮建言獻策。

從文化自覺、自信走向自強

中華民族歷史悠久,文脈昌隆,歷史與文明在人類的傳承發展中延續。中國傳統文化不僅鑄就了歷史的輝煌,也閃耀著時代的光芒。它不僅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提供了豐厚滋養,也為人類文明進步貢獻了智慧和力量。我們應該尊重自己的傳統文化併為之自豪,也要把它放在世界多元文化的宏觀格局中進行甄別,這樣生發出的文化自信才深刻、強大。

“我們經歷了從追求中國文化復興的自覺,到對中國自我文化建設的自信,再到今天中國文化走出去,追求自強的過程。可以説,‘意見’表達了我們的心聲,切中了時代的要害。”談及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專門下發“意見”推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全國人大代表、中國美術學院院長許江頗為激動,他説:“隨著新世紀的到來,中國經濟在發展,政治影響力在擴大,但這些的基礎仍然是文化。怎麼把傳統文化活化在今天,同時吸收西方的優秀文化,形成新的中國文化,並回饋世界,是一個至關重要的命題,我們首先要進入思考的自覺。在思考的自覺過程中,漸漸有了對中國文化的自信,人言為信,文化自信就是對自我語言和文化的信念和忠誠。接著我們還要自強,讓中國文化飽滿的東方特色面對今天的遼闊大地和當代生活,能夠發揮作用,回應這個時代的命題。中國要自強,首先要有文化的自強!”

全國政協委員、廣東畫院院長許欽松認為,文化自信首先體現在優秀的中國傳統文化中,其中豐富的思想內涵在遙遠的古代就已經被提出,甚至一定程度上引領了東方文化的走向。“但是隨著時代的發展,我們在不斷吸收西方優秀文化的同時卻忘了繼承、維護老祖宗留下來的精髓。鴉片戰爭之後,中國人由於國家的落後開始懷疑自己的文化也是落後的,同時不斷地向西方學習,認為西方引進的才是科學的,導致我們的文化自信在不斷消解。”許欽松表示,當下重提文化自信,並認識到文化在未來社會發展中的重要性,預示著中國已經開始進入到文化發展的快車道中。

中華民族歷史悠久,文脈昌隆,歷史與文明在人類的傳承發展中延續。中國傳統文化不僅鑄就了歷史的輝煌,也閃耀著時代的光芒。它不僅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提供了豐厚滋養,也為人類文明進步貢獻了智慧和力量。我們應該尊重自己的傳統文化併為之自豪,也要把它放在世界多元文化的宏觀格局中進行甄別,這樣生發出的文化自信才深刻、強大。“‘自伐無功,自矜不長’,一方面,我們要理性認知和把握傳統文化價值的多重性,意識到傳統文化的歷史局限性,全面辯證地看待傳統文化;另一方面,還要以平和的心態和客觀的眼光,尊重包容與學習優秀外來文化,在相互凝視與對話中找準自身文化的坐標,堅定信仰和追求。”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美術館館長吳為山表示,“文化是物質與精神創造的綜合,是一個民族的生存方式和價值體系。一個民族必須依靠文化來傳承意義與價值,維繫信仰與態度,實施守成和變革。文化自信是對所屬文化的自我認同與肯定,是禮敬與自豪。産生文化自信的基本條件,是悠久的文明傳承、深厚的文化積澱以及強盛的文化基因。”

在許江看來,文化化在傳承的過程中,化在血液中,化在身體裏。“我們經常講身體記憶,我們的身體在中華文明中浸潤,所以今天一看到書法,手指就有感覺;一聽到鄉曲,就會心中吟唱;一捧起青瓷茶盞,就會感到溫暖。我們對中國文化特有的感情會伴隨一生。我們即便遠離家園,卻仍然牢記心中,即便已然老去,卻人書俱老。這種感情只會越來越醇,而且這種感情還具有原發的持續生發的力量。它一方面不斷地實現時代的超越,另一方面持續地回訪根源,在根源那裏獲得補強、獲得活力、修復更新。”許江説。

代代傳承的優秀文化不容扭曲

著手文化發展戰略研究,首先要著手的是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研究和發展。中國文化的發展必須建立在自己優秀的傳統文化基礎上,才有中國特色,才能對世界有貢獻。在世界大格局中,中國文化是東方文化的代表,是別人無法代替和模倣的,如果不抓住這個要害,我們學習別的國家、地域的文化,就是本末倒置了。

傳統文化在發展過程中形成了豐富多彩且深具蘊涵的造型藝術形式,它們從中華文化的內部生長出來,化生出書法、繪畫、陶瓷、年畫、剪紙、刺繡、雕刻等諸多藝術樣式。這個造型體系在歷史上一脈相承,形成了中國造型藝術獨特的話語風格。全國政協委員、山東工藝美術學院院長潘魯生介紹,傳統藝術的文化根脈體現在前人對於真善美的追求與表現上,即“文以載道”,將傳統倫理教化與情感意願融入藝術創作的方方面面。“張彥遠就總結了繪畫藝術‘成教化,助人倫’的社會文化功能,強調了藝術的審美教育價值,涌現出顧愷之、張僧繇、吳道子、閻立本等名垂後世的畫家。在佛造像領域,能工巧匠們完成的妙相莊嚴的佛教造像藝術,以或莊重或優美的藝術形象啟示人們向善求美。在民間社會,這樣的例子更是不勝枚舉,民眾借由這些傳統藝術形式表達真摯美好的情感,隱含了生活的信念、積極向上的心態以及對於自然和生命的敬畏之心。”潘魯生説,“這些其實都是我們生活中常見,平時熟視無睹,有時突然注意到後又倍感親切的傳統文化內容。傳統文化就是這樣,它其實無形中早已深入到我們文化的血脈之中,在藝術表達之中呈現,傳統在每個從這個環境中成長的人內心深處都有親切可感的內容。”

“很可惜的是,自20世紀初以來,由於‘救亡圖存’大的社會環境影響,我們的美術教育基本上走的是西化的路子,用西方的造型理念格式化了我們的美術教育,成了今天的標準,傳統造型藝術的內容基本上處於被邊緣化的狀態。由此,使得我們的藝術教育缺乏中國造型理念,也使大眾化的美育淡化了民族的性格。伴隨著互聯網成長起來這一代年輕人接觸傳統的機會更少了,對待傳統文化的情感也變淡了。這樣下去如何維繫中華民族的精神特質以及國家認同感呢?”潘魯生充滿憂慮地説。

“很多優秀傳統文化內容和精神與時代、生活脫節,傳統文化元素未充分融入滲透在人們的衣食住行之中,青年人往往對西方文化更覺好奇、親近,而對中華傳統文化感到陌生甚至漠視。”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國家畫院常務副院長盧禹舜對此也感受頗深。

在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國家畫院院長楊曉陽看來,類似的問題其實還涉及國家的文化安全。“改革開放後,甚至有全盤西化的聲勢,一段時間內傷害中華民族感情的作品、醜化民族英雄的作品挑戰著國人價值觀。另外,在繼承和發揚傳統文化的過程中,要找準切入點,不要簡單地用西方的標準來剪裁中國傳統文化。比如所謂‘中國文化不系統、不科學、不準確’等言論都是片面的、錯誤的。西方文化是‘線’性發展的,非常清晰,但很單向;而中國文化是‘點’狀發展,其小無內,其大無外,向四面散發。中國人的哲學在商周時期就已經形成了,中國的文化其實比西方文化有更大的優越性。所以要樹立文化自信,延續中華文脈,客觀看待中國傳統文化的魅力,繼承精華、去其糟粕。”楊曉陽説。

面對複雜的文化現象,楊曉陽認為國家文化發展要有頂層設計,他也已經連續3年提交了中國國家文化發展要有頂層設計、要有“國家美術戰略”的提案。“這個頂層設計首先要分析當代經濟發展的現狀,使文化發展跟上經濟發展甚至能引導經濟發展,發展文化是經濟發展的必然結果,也是必須。當下浮躁的社會風氣和文化市場還沒有根本性扭轉,因此必須注重文化建設,理順文化建設和經濟建設的關係。著手文化發展戰略研究,首先要著手的是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研究和發展。中國文化的發展必須建立在自己優秀的傳統文化基礎上,才有中國特色,才能對世界有貢獻。在世界大格局中,中國文化是東方文化的代表,是別人無法代替和模倣的,如果不抓住這個要害,我們學習別的國家、地域的文化,就是本末倒置了。”楊曉陽強調。

文藝要從時代和人民中汲取力量

藝術家要向生活學習,體驗生活,感受時代精神,特別要與老百姓、群眾的情感貼近,使我們的藝術創造在傳統與現代之間凝成一個精神的橋梁,這樣創造出來的作品才具有親和力和文化性。藝術家只有把自己的情感、藝術與民族、與人民、與國家、與人類共同追求的和平發展的理想融為一體,才會散發出愛的光輝,才會有溫度,才會真正影響世界。

中華文化獨一無二的理念、智慧、氣度、神韻,增添了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內心深處的自信和自豪。在當下,藝術界、藝術家如何在“有高原、無高峰”的現實和樹立文化自信之間找到自己的力量源泉?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創造,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輝煌。”吳為山表示,勞動人民在社會生活中,將對生命的崇敬與熱愛凝聚起來,以藝術的形式自覺表現,這也就使得我們的藝術創作有了地域性、民族性、時代性的深刻烙印。文藝工作者應當認清自己所擔負的歷史使命和責任,為這個偉大的時代鼓與呼。在這個偉大的時代,文藝工作者首先要創作有溫度的作品。“藝術家首先要學習中國優秀的傳統文化,在心靈深處要有傳統文化的因子。還要把生活的體驗、人民的情懷融于胸間,這樣創作才有真情實感。藝術家要向生活學習,體驗生活,感受時代精神,特別要與老百姓、群眾的情感貼近,使我們的藝術創造在傳統與現代之間凝成一個精神的橋梁,這樣創造出來的作品才具有親和力和文化性。藝術家只有把自己的情感、藝術與民族、與人民、與國家、與人類共同追求的和平發展理想融為一體,才會散發出愛的光輝,才會有溫度,才會真正影響世界。” 吳為山説。

對於如何攀登時代的文藝高峰,許江認為一定要站在文化自信上,深刻理解中國的傳統文化,來理解今天的社會現實,進行今天的創作,才能達到一個高度,否則只能人云亦云,跟在別人的後邊。“我們要把中華文化轉化成為我們飽滿的自信,用這種自信不斷地養育我們自身,來實現高峰的建構。”他説。

盧禹舜也認為,高峰就是要把充實而有光輝的作品呈現給觀眾,認認真真做到以人民為中心,擺正藝術家與人民的關係,使得作品有溫度、有道德、有筋骨。“作品的溫度從何而來,我想就是對人民的感情,我們不發自內心地跟人民産生精神聯絡是不行的。藝術作品不是物質再現,而是精神給予。如果説藝術創作是藝術家的生命,那麼這種光彩和光輝則是人民的給予。”盧禹舜表示,要堅持藝術理想和創新創造,創新創造應該做到不忘本來、吸收外來、面對未來。

實現傳統文化的當代轉換

把傳統的東西一成不變地拿過來,不實現這個時代的創造性轉化是有問題的。如果不能真正了解傳統文化的內在,實現當代性的轉換,牢牢把握精神底色,與當代生活一道起舞、隨機而變,也很難在這個時代站住腳跟。中國文化要想發揚光大,實現時代性的創作,回饋世界,不僅要從自身博取養料,還要讓它飛揚燃燒起來。

在當前的美術創作中,傳統文化如何實現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取其精華、去其糟粕,揚棄繼承、轉化創新,不復古泥古,不簡單否定,不斷賦予新的時代內涵和現代表達形式,不斷補充、拓展、完善,使中華民族最基本的文化基因與當代文化相適應、與現代社會相協調,也是眾多藝術家不得不思考的問題。

許欽松認為應更多地傾向於中國傳統優秀文化的傳承與發揚,將他們與當代的藝術發展對接起來。不能還停留在一説傳統就是回到過去,一提起當代就要丟失傳統的兩個極端上,而是要在這兩者之間找一條融合發展之路,這是亟須解決的問題。中國的傳統文化形態經過幾千年的積累,已經有了很豐厚的文化積澱,每一個門類的傳統底蘊都是沉甸甸的。“美術方面自引入西方教育體系後,中國畫進行了很大的改造,但是在這一過程中卻把中國畫固有的最為優秀的精神內涵逐步丟失了。尤其是‘意象精神’‘意象表達’等最能代表傳統中國畫的精髓,因此現在我們應該重新提倡‘意象精神’。也不是完全否定之前引進的西方優秀的教育模式,只是再往前走,我們應該‘更中國’。走向‘更中國’的方法就是將傳統文化的精神引入到當代的表達之中。”許欽松説。

關於傳統文化的轉化和創新,全國政協委員、西藏美協主席韓書力也深有感觸。這個春節前,韓書力剛剛從美國紐約回國,此行的目的是為了聯絡西藏新唐卡藝術在紐約的展出。4年多前,為推動唐卡藝術的傳承和創新,西藏自治區啟動 “百幅唐卡工程”,其中包括“西藏和平解放60年”“大美西藏”和“西藏文明發展史”各100幅唐卡作品,目前此項工程已完成200余幅新唐卡作品創作對於這些新題材的創作,韓書力介紹:“以往的唐卡基本都以宗教、藏醫藏藥和天文曆算等為題材,體現的是神本主義和宗教精神。這批作品完成後,我們看到曾經散居在民間的青年畫師們,以一種自覺的意識,很自然地實現了轉換,用唐卡表現當今時代的西藏,創造了以人本主義、現實主義為主要特徵的唐卡藝術新形態。比如表現西藏傳統雪頓節的傳統唐卡並不少見,這次一位年輕畫家表現雪頓節,除了傳統的曬佛等內容,畫家在人群中加入了一些海內外的遊客,同時將曬在山上的佛像進行了虛化,升騰在半空中……類似這樣的變化還有很多,讓人在傳統的基礎上看到了當代唐卡藝術新的可能。”

就美術創作而言,潘魯生建議應推動中華傳統造型藝術研究和中華傳統造物藝術研究,並應用到我國藝術教育和藝術創作中去。從繪畫、工藝、營造等領域體現中華創造,以中國精神、中國氣度、中國神韻為內涵,用造型藝術手段創造性地構建富有時代氣息又深具傳統文化意涵的精神家園,這有助於國人樹立文化自覺和文化自信。“我們正在進行的‘城鎮化進程中的民族傳統工藝美術現狀與發展研究’項目,立意於以人為核心的新型城鎮化對傳統文化的保護與傳承,提出‘重建中華傳統造型體系’的設想,積極收集整理傳統造型藝術資源,探索傳統民間美術保護與發展以及美術資源要素的應用轉化,希望能為我們的文化實踐尋找出一條切實可行的發展路徑。”潘魯生説。

許江也認為,把傳統的東西一成不變地拿過來,不實現這個時代的創造性轉化是有問題的。“如果不能真正了解傳統文化的內在,實現當代性的轉換,牢牢把握精神底色,與當代生活一道起舞、隨機而變,也很難在這個時代站住腳跟。中國文化要想發揚光大,實現時代性的創作,回饋世界,不僅要從自身博取養料,還要讓它飛揚燃燒起來。”許江舉例説,“美術學院教素描色彩,我們的任務是讓素描和色彩中具有飽滿的中國內涵,用中國內涵來建構素描色彩教學。用中國人的觀看方式、線條、色彩來充實中國人的素描和色彩教學,這就可以説是形成了創造性的中國轉換。”

非遺不能只成為文化遺存

非遺是中國傳統文化中的重要方面,應該將非遺提升到文化自信的高度來認識。我國優秀的傳統文化有很多,而其中非遺文化是民族的根和魂。保護非遺文化,是提高文化自信最需要解決的問題之一。

在推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的過程中,非遺不僅是藝術家們關注的熱點,近年來也成為社會輿論比較關注的話題。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國家畫院國畫院藝委會主任李延聲近年來一直比較關注非物質文化遺産這一領域。“非遺是中國傳統文化中的重要方面,應該將非遺提升到文化自信的高度來認識。我國優秀的傳統文化有很多,而其中非遺文化是民族的根和魂。保護非遺文化,是提高文化自信最需要解決的問題之一。”李延聲介紹,全國人大立法後,已有21個省市制定了相應的法規,一方面其他省市也應制定相應法規,同時還要提高立法的質量,並加以具體落實。除了立法,設立“非遺日”“非遺節”等也可發揮一定作用。此外要特別注意保護傳承人的問題。“比如國家級傳承人,全國已評定1986人,至今已有350人離世,涉及國家級項目12項。據了解,不少傳承人,尤其是邊遠地區傳承人年事已高,生存狀況較差,‘後繼無人’‘人亡藝絕’問題時有發生。”李延聲説。他建議,對國家級非遺傳承人的關照,應以“精準扶貧”的原則對他們的狀況建立檔案,特別是邊遠地區和年邁體弱的,落實幫扶保護措施,增加生活和傳承補貼;對重要非遺文化項目、活動、科研和出版,設立專項基金;也要加強對非遺文化項目和傳承人的宣傳力度。另外,還要將非遺文化保護與國民教育相結合。“非遺文化中無論是一個劇種、一種民俗,或一項手藝、一種風味,經過成百上千年流傳與沉澱,都是民族文化寶庫的珍寶。傳播非遺文化,有助於解決長期以來美育缺失、文化虛無主義思潮的問題。”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藝術研究院創作院院長朱樂耕也表示,藝術家在參與城市空間建構時,還要加強對非物質文化遺産和傳統手工藝的學習,他認為傳統手藝裏不僅有技藝,還有“匠心”。朱樂耕説:“‘匠心’是中國傳統文化的核心價值,只有把‘匠心’中的文化理念引入到藝術創作中,才能産生具有本土原創性的當代藝術。由這樣訓練有素的藝術家參與的景觀建設,不僅具有當代性和國際性,也不乏地方特色和中國文化的傳統特徵。”

“中國美術學院十分重視中國民藝的繼承和發展,不僅建立了手工藝術學科,還成立了手工藝術學院和民藝館,這一院一館就成了民藝教學的表裏。”許江介紹,關於中國民藝的教學,核心就是要真正了解和研究中國的傳統文化和傳統生活。

央視畫廊更多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