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沒有內涵的唯美談不上“畫意”

——從“畫意攝影”説開去

藝術前沿 中國藝術報 2017年02月22日 15:34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洞庭春早圖

洞庭春早圖

清崖橫雲圖

清崖橫雲圖

20世紀初,畫意攝影在攝影界曾經佔據重要地位,在中國也是如此。除了郎靜山先生以外,北京光社的陳萬里、劉半農諸位先生也以畫意攝影為風格。當然這和材料科技的發展有著緊密的關係。雖然,後來的紀實攝影手法慢慢佔據了主導地位,這種以消遣和優雅為主的畫意攝影也迅速式微,無論在世界在中國都不成為主流。今天,大家又把它挖掘出來,我想不是因為復古的心理,其實是畫意攝影裏仍然有今天能夠借鑒的東西。

對於畫意攝影,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讀。“畫意”二字本身好理解,指攝影作品中有著一種繪畫的情趣、繪畫的風格,有時還帶有點敘事性,當然畫面都很唯美。現在各大攝影雜誌裏充斥的圖片,大約七成都跟“畫意”有關。從廣義上講,老百姓生活水平提高了,學學攝影,拍了些畫意十足的圖片,當然值得鼓勵。但是要嚴肅地給“畫意攝影”一個明確的定義卻並不容易。對專業攝影藝術家來説,如果只是把“畫意”理解成附加上幾種簡單符號,比如將畫面用圓形、扇形一圈,就稱傳統藝術、稱“畫意攝影” ,那就把藝術庸俗化了。“畫意攝影”總以唯美、弘揚傳統的面貌出現,但是現在很多東西卻太過於表面,完全沒有深入地探究和理解。我不是研究理論的專家,不敢妄下結論,這裡只是從畫意攝影説起,談談我對相關創作的一點感觸。

我們今天看世界,往往借助工具,有鏡頭,有屏幕,有諸多的現代化儀器。但是古人看世界完全是通過自己的身體。這個和時代發展、生産力發達程度都有關係。中國古代的畫家,他們不是去寫生,而是去看山,然後記在心裏,“搜盡奇峰打草稿” ,回來再躍然紙上,呈現給人們的是心目中的山水。而我們今天更多的是采風、寫生,一種更現代、更西方的思維與創作方式,跟傳統有很大的區別。這兩者怎麼去結合,藝術家們在做著各方面的探討。在時間感受上,我們和古人也有很大差異。古人説我要去看你,可能見到你時已經一星期以後了,而且還得打馬揚鞭、風塵僕僕、曉行夜宿,但是這個漫長的過程裏會産生詩歌,産生諸如此類的感受。今天則大不相同,我早上還在一個遙遠的城市,下午可能就已經站在講臺上侃侃而談了,但是缺少了過程中帶來的信息,這個過程中所發生的事情全沒有了。速度帶來了飛躍同時也缺失了慢慢體會的過程。我們今天已經難以體味古人的精神氣質了。因此我們今天追摹傳統,如果僅僅只是從一個符號來片面拷貝,強説這就是傳統,太牽強了。

攝影是一門快捷藝術,不是一個門檻很高的創作手段,所以更得對精神層面加以重視,否則“糖水片”依然會氾濫。沒有內涵的唯美是沒有生命淺薄的美,事實上它不美,更談不上畫意。(文/圖 姚璐)

央視畫廊更多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