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本寂寞之道,何要浮名——北京畫院展百餘件齊白石精品

展訊 中國藝術報 2017年02月21日 17:46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借山圖之四洞庭君山 齊白石

借山圖之四洞庭君山 齊白石

發財圖 齊白石

發財圖 齊白石

展廳外是借山館破舊的木門,展墻上是發狠的詩:“掃除凡格總難能,十載關門始變更。老把精神苦拋擲,功夫深淺自心明。 ”從傅山手裏“要回”展廳之後,借山館的主人、詩的作者、我們熟悉的齊白石老爺爺又一次回歸北京畫院美術館了——只不過,這一次,他用自己的詩書畫印作品,變身成了“心靈雞湯”的“段子手” 。

丙申歲尾,“何要浮名——北京畫院藏齊白石精品展”以“星塘白屋不出公卿”“要知天道酬勤”“知己有恩”“寂寞之道” 4個板塊匯集齊白石的山水、人物、花鳥、草蟲、水族、禽鳥、蔬果、雜畫、書法、篆刻等各個品類的代表性作品百餘件,深度發掘齊白石作品背後蘊含的人格魅力與對藝術最本真的追求。

“ ‘何要浮名’取自齊白石晚年一枚自刻印章的印文,是白石老人從藝數十年來的藝術心得和人生感悟,更是老人清醒認知自我、堅守藝術之道的一種警示。基於‘何要浮名’的主題,我們以齊白石的人生道路與藝術成長為內部線索,深入剖析齊白石的藝術價值。 ”對於本次將持續至5月7日的展覽,北京畫院美術館館長吳洪亮介紹,北京畫院對於院藏齊白石作品的研究和梳理是一項長期的學術工作,自2005年至2014年,北京畫院用10個系列展覽陸續梳理齊白石不同品類作品的特色,從“可細無聲”展覽開始,北京畫院的齊白石研究將著重于新概念的生成和呈現,並細化研究門類。

齊白石出生在湖南湘潭白石鋪的一戶普通農家。6歲時,家鄉新上任的地方官在鄉間巡視,惹得鄉鄰爭相去道旁瞧熱鬧;幼年的齊白石卻對此不屑一顧,此舉還贏得母親的讚揚“好孩子,有志氣!……我們憑著一雙手吃飯,官不官有什麼了不起” 。母親的話對齊白石影響深遠,也使得他“一輩子不喜歡跟官場接觸” ,所以在面對好友為其捐縣丞,以及推薦他為慈禧太后當內廷供奉帶領七品官銜等好意時,身為民間畫師的白石山人向來是敬而遠之。據本展策展編輯薛良介紹,從展覽的開篇作品《萬竹山居圖》中,看出老人對於家鄉景物的回憶與懷念,也可以從《上學圖》中體會到老人童年記憶的美好與祖孫情深。“對於自己的卑微出身和木匠身份,齊白石成名後從不隱諱,恰恰相反,他常常以‘魯班門下’‘木人’等名號自居,一身平民傲骨,自矜自傲的他只是恪守著自己的繪事本分,鬻畫為生;從‘星塘白屋不出公卿’‘以農器譜傳吾子孫’等印章中便可得見齊白石的早年經歷和人生觀,更可得見老人不忘出身的本色。 ”他説。

勤奮,是齊白石藝術取得成功的秘訣之一。此次展覽作品《南瓜》的題跋中寫到“昨日大風,不曾作畫,今朝制此補足之,不教一日閒過也” ,從中我們可以體會齊白石對於勤奮的認知。在湘潭當地小有畫名之後,齊白石並沒有安於現狀,而是在友人的邀約下勇敢地走出家門,歷時十年完成了“五齣五歸” 。遠遊期間齊白石常常不顧舟車勞頓,利用晚上時間將沿途所見繪製成畫稿,對於難得一見的前人書畫,更是連夜臨摹做成臨本終生保存。齊白石根據遠遊期間的寫生畫稿整理創作的《借山圖》已與當時盛行的“四王”風格迥然不同,大自然中的氣象萬千使以前足不出戶的齊白石擺脫了以往臨摹成法的羈絆,不僅開闊了眼界胸襟,更是對中國傳統文化有了更深的感悟。在摯友陳師曾的勸告下,齊白石以“余作畫數十年,未稱己意,從此決定大變,不欲人知,即餓死京華,君等勿憐”的決心開始“衰年變法” 。歷經十年“歲歲尋常汗滿顏”的勤奮努力,齊白石終於自創一格,開創“紅花墨葉”一派。無論是寫意灑脫的花鳥果木,還是精細入微的工筆草蟲,均已成功地實踐了他所堅持的“妙在似與不似之間”的藝術信條,進入到“一花一葉掃凡胎,墨海靈光五色開”的自由境界。對於時間的珍惜,齊白石常常感嘆“癡思長繩係日” ;對於勤奮的理解,老人常常勸勉“要知天道酬勤” 。這種勤奮而艱辛的探索與獨造,貫穿了齊白石的藝術人生,也使他的筆端耕耘更多了一份收穫。

齊白石的摯友樊樊山曾介紹他作慈禧太后的代筆,齊白石逃掉了;又為他出資、勸他捐個官,也被齊白石謝絕,但拿了捐官的錢——齊白石老爺子還真是性情爽快的人——所以就不難理解為什麼他的朋友圈總是“高朋滿座” 。對於樊樊山,齊白石繪有《朱竹》一畫為其慶生,這在齊白石所有作品序列中也是少見之作;陳師曾作為北京畫壇的領袖,勸他自出新意,改變畫法,他以“君無我不進,我無君則退”來形容與陳師曾之間的知己之交;他曾寫詩“如今淪落長安市,幸有梅郎呼姓名”以紀梅蘭芳在聚會中幫他化解尷尬的恩德;與徐悲鴻之間的情意,白石老人曾作《月下尋舊圖》 ,在大段的題款中講述了徐悲鴻“三顧草廬”聘請他出任藝術學院教授的往事。

齊白石曾在印章“知己有恩”的邊款中刻道:“歐陽永尗謂張子野有朋友之恩。予有知己二三人,其恩高厚,刻石記之。 ”正如這其中所刻,齊白石對於知己友人常懷感恩之心,格外珍視與朋友之間的情意,對於別人的提攜和幫助更是銘記於心。

“古之畫家,有能有識者,敢刪去前人窠臼,自成家法,方不為古大雅所羞。今之時流,開口以宋元自命,竊盜前人為己有,以愚世人,筆情死刻,尤不足恥也。 ” ——當下畫家來喝齊老爺子這碗帶了辣椒的雞湯!這可是他在“寂寞之道”的藝途中所看到的現實——他將藝術視作“寂寞之道” ,不貪慕名利,長嘆“何要浮名” 。雖然飽經世事滄桑,卻依然保持單純的童真,永遠生活在追求真善美的藝術探索中。

在《小蝦》中,他一反“摳門錢串子”的形象,寫下“此小蝦乃老眼寫生,當不賣錢” ; 《海棠八哥》中“等閒學得鸚哥語,也向人前説是非” ……藝術家的“名”與“實”在美術界是一個討論不休的話題,畫史中很多曾經名極一時的畫家隨著歷史的積澱都已經煙消雲散,而很多曾經默默無名的畫家卻在時代的進步中重新被世人發掘和審視,所以藝術家“名與實”的核心不在於當世的“浮名” ,而在於存世的一幅幅作品,基於的是藝術家不斷創新、超越自我的核心價值。“白石老人的一生,深知‘天道酬勤’ ,常感‘知己有恩’ 。所以在齊白石的藝術世界裏,老人行‘衰年變法’創‘紅花墨葉’ ;取‘不似之似’為‘百鳥傳神’ ;守‘寂寞之道’終得‘天然之趣’ 。 ”中國美協副主席、北京畫院院長王明明認為,“何要浮名”“行高於人人必非之”等印語是齊白石自己晚年心態的一種真實流露,也是老人對自己聲名日隆狀態下一種清醒的自我認知。一位藝術家如何在畫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最核心的根本所在是他所創作的藝術作品;這些真實而飽含情感的作品才是藝術能夠穿越時空、貫通觀者心靈的精髓和關鍵。

所以,幹了這碗齊白石熬的心靈雞湯吧:“夫畫者,本寂寞之道,其人要心境清逸,不慕名利,方可從事于畫。見古今人之所長,摹而肖之,能不誇;師法有所短,舍之而不誹,然後再觀天地之造化,來腕底之鬼神,對人方無羞愧。 ”

央視畫廊更多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