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工·在當代”:工筆畫創作的一次全面檢閱

展訊 中國文化報 2016年12月26日 10:59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工·在當代——2016第十屆中國工筆畫作品展”開幕式

“工·在當代——2016第十屆中國工筆畫作品展”開幕式

12月23日下午,“工·在當代——2016第十屆中國工筆畫作品展”在中國美術館開幕。本次展覽由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支持,中國美術家協會、中國工筆畫學會聯合主辦,山東省魯信文化傳媒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承辦,美博文化(北京)有限公司、山東泰山文化藝術品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81美術館、中國美術家協會策展委員會、凱撒世嘉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協辦。在中國美術館1-9號展廳,以“歷史回顧、學術提名、全國徵集”三個部分,全面展示近30年來,工筆畫領域老中青三代藝術家作品的面貌,是一次對中國工筆畫創作現狀的全面檢閱。

中央美術學院師生通過復古的方式,“再現”永樂宮壁畫製作場景。

中央美術學院師生通過復古的方式,“再現”永樂宮壁畫製作場景。

創新是文藝的生命

中國美術家協會副秘書長杜軍主持本次“工·在當代——2016第十屆中國工筆畫作品展”開幕式,出席此次展覽的嘉賓有:中國文聯黨組書記、副主席、書記處書記趙實,全國政協外事委員會副主任蔡武,全國政協教科文衛體委員會副主任胡振民,中國文聯黨組成員、中國文聯副主席、書記處書記左中一,原中國作協副主席、解放軍藝術學院副院長李存葆少將,中國美術家協會主席劉大為,中國文聯黨組成員、書記處書記、文聯辦公廳主任陳建文,中國文聯國內聯絡部主任劉尚軍,中國美術家協會分黨組書記、中國美術家協會駐會副主席、秘書長徐裏,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中國美術館館長吳為山,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中央美術學院院長范迪安,國家藝術基金管理中心主任韓子勇,中國青年出版社(英國)國際出版傳媒公司總經理郭光,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解放軍藝術學院美術系主任李翔,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何家英,山東省魯信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相開進,文化部藝術司副司長周漢萍,中國文聯美術藝術中心主任丁傑,國家圖書館副館長、國家典籍博物館常務副館長李虹霖,中央美術學院副院長蘇新平。

徐裏在致辭中表示,“中國工筆畫是中國傳統藝術形式的代表之一,其文脈傳承綿延數千年,蘊含著中國傳統文化的豐富內涵,承載著中華民族文脈的精神追求。”作為國內工筆畫領域歷史悠久、規模大、學術水準高的展覽,2016年中國工筆畫作品展迎來了第十屆盛會。他表示,“通過這屆展覽,我們更加認識到,‘工’的意義遠在技藝工整之上,當代工筆畫家在作品中追求更多的是當下語境的文化情懷、生活意趣和態度省思。”

中國工筆畫學會會長馮大中在開幕式致辭

中國工筆畫學會會長馮大中在開幕式致辭

中國工筆畫學會會長馮大中在致辭中説,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中指出:“‘詩文隨世運,無日不趨新’,創新是文藝的生命。”第十屆中國工筆畫大展不僅關注到了一些具有現實意義、在題材上能夠與時俱進的優秀作品,同時立足於當代文化語境,呈現了工筆畫領域多元化的探索。展覽三部分交互,相對完整地呈現出當代語境下工筆畫發展的全貌。

此次“工·在當代——2016第十屆中國工筆畫作品展”學術提名部分尤其值得關注,該部分聚焦于工筆畫領域的中堅力量,通過個案的形式呈現工筆畫在當代語境下的一些重要特點。難能可貴的是,學會領導在此次展覽中,不再使用中國美術館圓廳,而是將這個代表中國最高藝術成就的展示空間用於公共教育,以及那些最有代表性的中青年藝術家的作品展示。

“這次展覽以‘創新’‘傳承’為核心,在工筆畫的傳承中,來展示當前工筆畫創作的現狀。”馮大中表示,工筆畫之所以在近幾年備受關注和重視,是因為一個群體的出現,他們在過去十幾年,一直沒有停止探索和創新,已經醞釀多年、有所準備,才能取得當前的成績。

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中央美術學院院長范迪安在開幕式致辭

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中央美術學院院長范迪安在開幕式致辭

本次展覽學術主持范迪安對“工·在當代”提出三個維度的看法:首先是對“工”的理解,其作為工筆畫的形式語言特徵,同時也是在當代比較匱乏的工匠精神;在當代快節奏的生活中,“工”能夠提供一種美學維度,在“工”的精神層面獲得更多感知,從而更好地實現展覽的社會文化價值。再次,“工”要落在“當代”,工筆畫是一個開放的領域,這使得它在某種程度上具備了橫貫中西、融通古今的可能性。“當然,所有的實踐和理論共同的合力,都是為了展現今天的時代,中國藝術自身的發展。”

中國文聯黨組書記、副主席、書記處書記趙實在展覽現場

中國文聯黨組書記、副主席、書記處書記趙實在展覽現場

當代工筆多維度的體驗

“此屆作品有著更為廣泛的現實關懷、人文情懷,同時也更具探索精神。”范迪安表示,此次展覽,“不僅關注工筆畫領域新的現象,而且通過展覽,使工筆畫各個方面的探索得以彰顯。”

藝術家徐累表示,近30年工筆畫的變化非常大,在工筆畫發展的起承轉合的過程中,有一些關鍵性的人物,起到一種里程碑式的作用。新工筆或新水墨作品在被更多人認可時,是通過市場來顯現的;但從學術研究上來講,重視不夠。本次“工·在當代”展覽將工筆畫家個案和工筆畫領域的共性組合起來展示,每個不同的個案,他們在改變什麼?總體看,他們又存在某種趨勢。

范迪安認為,今天的工筆畫藝術家尤其是中青年一代,知識結構更豐富,對圖像的感知能力也更強,他們利用工筆的形式和語言來表達自己的個性感受和學術追求,拓寬了工筆畫的表現力,為弘揚傳統精華、開拓新領域做出了貢獻。他們的藝術探索,不僅反映了工筆畫在今天這個時代獨特的發展面貌,也在創造新的歷史。

李傳真 《婆媳》 180×230厘米 紙本工筆 2016年

李傳真 《婆媳》 180×230厘米 紙本工筆 2016年

在北京畫院美術館館長、本次展覽提名委員吳洪亮看來,這次展覽的作品,是他近幾年看到的中青年,尤其是青年藝術家比較新鮮的一種狀態呈現,其中有很多實驗性的作品。他以藝術家曾健勇為例,“他已經不僅是在畫工筆,而是在考慮工筆畫在今天的空間邏輯裏是怎樣的生存狀態。”吳洪亮説,“通過這次展覽,相信大家會對工筆畫有新的認識。”

近年來,工筆畫創作成為各個藝術門類中最活躍的類別。全國徵集作品部分自2016年4月發出征稿通知以來,共收到1911名作者的投稿,作品總數量達4476件,其中,有3959件作品參與評選,最終選出參展作品240件,有58件獲獎作品在中國美術館予以展出。從作品面貌來看,在這些作品中,有不少工筆畫的題材範圍變得更寬了。吳洪亮表示,他更關注行走在工筆畫邊緣的藝術家,這是工筆畫在多元開放時代特別需要的一種自外而觀的角度。

陳孟昕 《雲過長天》 130×130厘米 紙本工筆 2015年

陳孟昕 《雲過長天》 130×130厘米 紙本工筆 2015年

從展覽情況而言,“工·在當代”已經照顧到工筆畫藝術所涉及的方方面面,其中既有現實的題材,也有觀念的呈現,甚至有我們今天所謂的新工筆帶來的關於語言和思考方式的實驗,吳洪亮提出,不同的板塊會帶給大家對工筆的不同理解。通過此次展覽能夠建構工筆畫多維度的思考,這次大展呈現給大家的一定是個多邏輯交錯的面貌,不僅打破古今中西的固有概念,甚至提供了多維度的體驗。

謝振甌 《錦繡文章系列——鑒真東渡》 77×77厘米 紙本水墨 2013年

謝振甌 《錦繡文章系列——鑒真東渡》 77×77厘米 紙本水墨 2013年

“工筆”不應停留在一種形式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展覽不僅在於展示近30年來具有代表性的工筆畫作品。在展覽現場,中央美術學院師生通過復古的方式,展示古代壁畫製作的技術、原料、步驟,“再現”永樂宮壁畫製作場景,讓觀眾近距離了解工筆畫,感受古人的“工匠精神”。此外,在展覽現場,還通過VR(虛擬現實)技術,呈現宋代青綠山水的鴻篇巨制——《千里江山圖》。

馮大中表示,這一舉措在於通過對工筆畫的溯源,以及對工筆畫源頭、本源的探討和思考,讓我們在今天不要想當然地把自己圈定在僵化、生硬的藝術史概念中。“希望大家用一種更開放的態度看待工筆,從變化和發展的角度審視今天工筆畫的現狀。”

李月林 《石頭記》 190×42厘米×4 紙本重彩 2013年

李月林 《石頭記》 190×42厘米×4 紙本重彩 2013年

此次展覽的提名委員杭春曉表示,在評選作品時,評委已脫離或改變了傳統工筆畫“三礬九染”“勾線平涂”的理解方式。一些入選作品也不同於慣常的工筆,“它們不一定代表一種價值判斷,而是代表這個時期,我們對於某些畫種的理解範疇的逐漸改變”。

提名委員劉慶和不再僅從技術層面來界定工筆畫,更是從感觸、觀念等方面看待工筆畫,工筆的“視野”更寬廣。

“我本人並不排斥水墨,我一直認為畫工筆藝術家應該多向水墨傳統學習。水墨更能表現人的情緒,趣味性更強,也可使工筆作品避免僵硬、刻板。”馮大中和劉慶和的觀念一致,在創作中,他延續齊白石“工寫結合”的創作方式,具有代表性的“虎”是用傳統的絲毛畫法,屬於工筆範疇的技巧,但在處理背景時,他又發揮生宣與水墨滲化的特點,使近景中的虎能自然地融入到背景空氣中。在劉慶和看來:“藝術不應設定各種障礙,工筆不應停留在一種形式上,而是一種對物象深入的觀察與體會。”

章燕紫 《掛號》系列 尺寸可變 紙本水墨 2013年

章燕紫 《掛號》系列 尺寸可變 紙本水墨 2013年

對於這樣的觀念,年輕藝術家的包容性更強。年輕藝術家焦洋談道,“並不想給自己定過多的框架,去吸取創作所需的。”杭春暉表示:“越把‘工筆’當回事,它就可能越容易僵死,輕鬆地當作手段,就容易産生更多的可能性。”年輕藝術家涂少輝認為,“工”是藝術創作的狀態和一種精神的出發點,並不是畫出一張工筆畫那麼簡單。在徐華翎看來,這次“工·在當代”沒有設定一個框架,這個展覽名字涵蓋的內容很廣,很多媒材都可以納入進來。

“今天我們所面對的工筆除了約定俗成的主旨與含義外,也要有來自其他相關藝術棒喝般的驚鴻一瞥。”藝術家方政和指出,“工筆既要承繼傳統,也不必畫地為牢,匠心獨運,尋找自己的會心之處,盡精微、致廣大。”

正如杭春曉一直強調的;這次“工·在當代”大展的意義在於引發思考和討論,刺激大家對一些看法産生不同的觀點和爭議,幫助我們對一些問題有更深入的思考。

當年潘絜茲在中國工筆畫學會成立時的獻詞中説道:“中國工筆畫正走上復興之路,復興不是復古,而是這門衰微已久的藝術獲得新生……我們站在巨人的肩上,放眼世界。我們懷抱著民族的信念和特點,豪情滿懷,我們正信心百倍地走向未來。”工筆人在這30年的發展中,一直懷揣著這樣的夢想與信心。

本次大展既是對過去的一次總結,同時又是以開放的心態接納多種藝術表現形式,必將成為未來工筆發展的一個起點,工筆沒有邊界,“工·在當代”。

央視畫廊更多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