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開啟非遺保護工作新的里程碑

藝術前沿 中國藝術報 2016年12月09日 16:30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12月7日,大雪,這是“二十四節氣——中國人通過觀察太陽週年運動而形成的時間知識體系及其實踐”成功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作名錄後迎來的首個節氣,“這個時節,雪往往下得大,範圍也廣,北方有喝紅黏粥的習慣,南方家家戶戶則忙於腌制過冬臘肉……”“二十四節氣” ,不僅昭示著一年中時令、氣候、物候等方面的變化規律,背後也連結著很多有趣的民俗。

“2013年,經過組織專家論證,以最具有中華文化典型性、代表性為標準,我們在14個備選項目中遴選出‘二十四節氣’作為2015年申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遺代表作名錄的首選項目。隨後委託中國非遺保護中心&&開展了對該項目申報材料的評審、論證和完善工作。 ”文化部非遺司巡視員馬盛德在日前文化部召開的“二十四節氣”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作名錄新聞發佈會上,介紹了“二十四節氣”成功列入代表作名錄過程。在他看來,“二十四節氣”是我國農耕文明的優秀代表,影響力覆蓋全國,其跨民族、跨地域、跨涉不同文化類型,涉及多個學科,在我國申報歷史上是比較少見的。如何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産公約》 (以下簡稱“ 《公約》 ” )框架下精準地表達這項遺産,提高其可見度,是非遺保護工作者的歷史使命與職責。“歷時一年的籌備過程中,非遺保護、天文、曆法、民俗學、農學等領域的專家積極貢獻智慧,相關社區、群體團結協作提供支持,每一次論證,都在《公約》及其《操作指南》 ‘列入標準’的指引下將遺産的內涵進一步深化;每一次修改完善,都為成功申報奠定了基石。 ”

此番“二十四節氣”申遺成功的背後,經歷了一段艱難曲折的路,很多人為此付出了辛勤的努力。“申報材料有明確的專業和技術要求,在規定字數、視頻時長、及圖片數量範圍內,既要全面體現‘二十四節氣’博大精深的文化內涵、價值及存續與保護的相關情況,又要符合《公約》的理念和表述習慣,還要通俗明了,讓事先不了解該遺産項目的人準確認知。 ”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産保護中心副主任羅微告訴記者,有時候看似簡單的申報表格,往往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收集資料、精心構思、反復論證、逐字逐句逐畫面精心打磨,“但現在看來所有付出都值得” 。

目前,包括“二十四節氣”在內,我國總計有31個項目列入代表作名錄, 7個項目列入急需保護名錄, 1個項目入選優秀實踐名冊,總數居世界第一。“ ‘二十四節氣’列入代表作名錄,是我國非遺申報工作的又一項重要成果,體現了國際社會對‘有關自然界和宇宙的知識與實踐’類非物質文化遺産的重視,以及將文化融入社會、經濟和環境可持續發展的發展趨勢。 ”文化部外聯局副局長翟德玉説。“ ‘二十四節氣’列入代表作名錄,進一步增進了海內外華人的文化認同與自豪感,提升了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産在國際社會的影響力。 ”馬盛德亦如此表示。

然而,他們同時認為,申報成功並不是使命的終結,而是非遺保護工作的又一個里程碑。據翟德玉介紹,名錄申報和定期報告是《公約》框架下開展國際合作兩個並行的機制。名錄申報是為所有締約國搭建一個國際化平臺,從整體上提升非物質文化遺産的可見度,深化國際社會對保護非遺重要性的認知,促進文化對話。同時,教科文組織更加強調,締約國提交定期報告是梳理和評估履約效果、交流和分享非遺保護經驗的重要方式,以便共同應對挑戰,制定各自相應戰略。因此,從這個意義上説,名錄申報絕不應僅僅止于申報,還有更多的義務和責任需要去履行,“ ‘二十四節氣’列入代表作名錄已經邁出國際合作的第一步,接下來如何在國際化語境下,紮實做好各項保護工作,履行申報時的承諾,任重而道遠。 ”

據中國農業博物館研究員王應德介紹,為確保“二十四節氣”的存續力和代際傳承,在文化部非物質文化遺産司的直接領導下,由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産保護中心作為協調單位,中國農業博物館作為&&單位,協同相關社區、群體于2014年5月成立“二十四節氣保護工作組” ,聯合製定了《二十四節氣五年保護計劃(2017—2021) 》 ,並共同約定了彼此的責任和義務。河南省登封市文化館、內鄉縣衙博物館、衢州市柯城區九華鄉妙源村村民委員會等文化館、相關社區,將建立並依託“二十四節氣”傳習基地,結合富有地域特色的儀式實踐和民俗生活,開展相關調查、傳承和宣傳活動,使這一傳統知識體系得以存續。以中國農業博物館和中國民俗學會為代表的社團群體長期從事“二十四節氣”的相關文獻、傳統知識及民俗實踐的保存和研究工作,將為該遺産項目的保護提供智力支持,分別負責徵集、收藏、展示和研究、宣傳、弘揚等工作,承擔起專業機構和專業學會的責任。

此次除我國申報的“二十四節氣”被列入代表作名錄外,還有32個項目列入代表作名錄, 4個項目列入急需保護名錄。可以説,各國都在為本國的非遺項目“奔走呼號” 。近年來也不乏一些國家在與我國某些相似或相近的項目上積極申報,針對此種情況,很多人呼籲儘快申報此類項目,以免被“搶先”“搶注” 。對此,馬盛德表示,在《公約》框架下的申報工作,是踐行《公約》精神,積極開展非遺領域國際間交流和對話的措施,是提高可見度的“共享”而不是“商標註冊” ,並不是説一個國家申請了某項非遺就等於擁有了該項目的所有權。“別國申報成功,自家的遺産就成了別人的” ,這種心態走入了誤區。按照《公約》相關規定,締約國都有將其領土上的某項非遺申請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非遺名錄的權利。對於兩個遺産國家共同擁有的同源共享的非物質文化遺産項目,每一個國家均可以單獨申報,如果列入代表作名錄,也不妨礙其他的國家再次單獨申報。

同時,聯合申報也是近年來提倡的做法,“在聯合申報和保護方面,我國已經有了有益的實踐。2005年我國與蒙古國聯合申報的蒙古族長調列入代表作名錄,兩國還建立了聯合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産合作機制,定期召開工作組會議,開展交流互鑒。這充分體現了國際社會對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産的高度重視,以及對文化多樣性及人類創造力的認識和尊重” 。在馬盛德看來,同源的非物質文化遺産,也可能在傳承流變中形成新的不同的特質。尊重遺産在適應各自環境中所呈現的特質,在地區間的交流和對話中增進了解、促進對遺産源流及發展方向的深入研究,是我們保護、弘揚遺産應秉持的正確態度。

央視畫廊更多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