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范迪安、喬曉光等談非遺——當大學與非遺相遇

展訊 中國藝術報 2016年11月30日 10:24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在天堂(杜鵑木)  蕭立

在天堂(杜鵑木) 蕭立

金漆透絲雕刻三件套喜連賀祝(緬甸酸枝)  鄧志文

金漆透絲雕刻三件套喜連賀祝(緬甸酸枝) 鄧志文

“昔日農家宴,飛入皇家殿。 ”中國民協副主席、中央美院非物質文化遺産研究中心主任喬曉光在近日于北京太廟藝術館舉辦的“大學與非遺” ——中央美術學院中青年非遺傳承人高級研修創作展上如是評論。此次“飛入”太廟“皇家殿”的“農家宴”展覽,是由文化部非物質文化遺産司、北京市總工會、中央美院主辦,展示了國家級非遺大師、年輕的非遺傳承人以及中央美院師生共90余位創作者的剪紙、木雕、玉雕、漆器、琺瑯、民居營造、竹編、刺繡8個非遺門類的240余件作品。

展覽中既有國家級非遺大師的高水準精品,又有中青年非遺傳承人充滿活力的傳承與嘗試;既有來自社區的百工傳統技藝,又有學院師生們源自文化遺産靈感的藝術創作;既呈現了各非遺門類精湛的傳統技藝與優秀的原生傳統,也體現了新時代多元的創新精神。正如中央美院院長范迪安所言,此次在太廟藝術館展出這份從研修到創作的成果,在古老的皇家宗廟展示活態的傳統技藝,無疑是對深厚的“百工傳統”的朝禮,也是向偉大的“工匠精神”的致敬。

2015年初,文化部決定實施振興傳統手工藝的中青年傳承人培訓項目,委託中央美院開展中青年非遺傳承人高級研修,這也是國家首次嘗試將非遺傳承人請入高校,與專家老師們共同探討民族技藝與民族文化在當代生活中的傳承和發展問題。繼全國首屆研修試點工作以來,中央美院已成功舉辦4期。

“中國有33個民族有剪紙傳統,我們要做的工作是把傳統剪紙類型和內容保護下來,並在題材內容上有所創新。 ”喬曉光説。吉林長白山滿族剪紙傳承人王宏碩的《人參娃娃的傳説》人物形像是白色的,“白是滿族的正色,白山黑水是吉祥的,這在其他民族的剪紙中完全看不到。 ”內蒙古鄂爾多斯剪紙傳承人烏敦珠拉找人幫她畫徐悲鴻式的馬,因為對自己的畫稿不自信;老師們鼓勵她用自己的語言和方法表現自己的民族文化,就有了剪紙作品《敖包節》 。“這些傳承人的技藝沒有問題,培訓的主要內容是教給他們田野考察和研究本民族民間文化的方法。 ”喬曉光介紹。

據介紹, 4期研修班均包括文化遺産通識課、非遺互動、藝術實踐、創意創作、展覽研討五大模塊,以及前兩期的結業展覽和教學研討會;研修班提出了“知情、知藝、知辯”的教學宗旨以及“常態化、互動化、職業化”的培訓理念,涉及8個非遺門類,共有來自漢族、蒙古族、侗族、白族、土家族、回族、布依族、藏族的98位中青年傳承人參與研修。“傳承人作為生活的個體,創新是其個人的文化權利;在當下,創新更是在為非遺傳承的可持續性尋找適應社會發展的新方式,它的實質是在探索傳統精神如何更長久地傳遞下去。對於那些多民族的節日習俗文化和禮俗文化,傳承的發展需要由民間社區民眾的文化選擇決定;而對那些依託于商業流通領域和日常生活實用價值的手工藝,創造性傳承可能更多地來自於社區新生活的需求以及個體傳承人藝術才能的發揮。 ”喬曉光説。

非物質文化遺産的保護與傳承是個重要課題,事關民族傳統文化的發展和永續,也事關當代文化生態的重構和社會文化理想的重建。范迪安表示,作為高等美術教育的重鎮,中央美院較早建立了以視覺藝術為主的文化遺産教學與研究機構,開啟學術研究。經過十餘年的積累,在教學理念、課程設置、研究方法與社會實踐等方面已經建構出具有藝術學特色的專業體系,形成了將田野調查與源流研究、課程教學與創作實踐相結合的研究方式,在國際交流中得到各國同仁的肯定與認可。

“在中央美院培訓期間,我們把平時所學的手上功夫,展示給老師和同學們,在和老師同學的相互交流中,拓展了我們的眼界,也産生了許多新的想法。 ”江西東固傳統造像傳承人劉節旺説。福州脫胎漆藝傳承人王翊説,漆器組的導師趙斌為傳承人們上了系列國內外漆藝發展現狀及漆工藝專業課程,還特別安排了漆器與産品、産業設計等相關設計類課程,開拓了眼界,增長了學識。雕漆技藝傳承人李志剛在經過培訓後,創作了“剔紅鴻福官帽椅” ,“我用3 D打印技術製作了作品的胎,用漆藝和現代材料來完成這件作品——新材料、新觀點的介入,可以讓古老的漆藝融合碰撞當代生活。 ”

大學與社區非遺傳承的關聯與互動是亞太地區高校已經開始的社會實踐課題,更是中國非遺可持續傳承中一種不可忽視的文化傳承模式。“如果沒有鄉村了,博物館又裝不下,我們可不可以像美國、日本、北歐一樣,把非遺傳承人請進學院來,開課、開工作室,發展成學科?讓高校成為非物質文化遺産的‘消費重鎮’ 。 ”喬曉光説。

大學代表著主流文化的知識體系,也代表了一個國家在文化遺産相關專業領域上的認知、研究與創造的能力。大學作為青年群體的集聚地,對本土文化的關注與認同,以及在文化遺産相關知識方面的基礎研究與專業實踐能力也代表著國家文化遺産的未來。“鄉村是大學,我在其中學了很多專業。可以説不了解鄉村和鄉村承載的非物質文化遺産,就無法了解中國。 ”喬曉光説。

央視畫廊更多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