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南京博物院這個“法老·王”為啥吸引人

展訊 人民網 2016年11月30日 14:51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法老·王”展廳現場。本報記者 姚雪青攝

“法老·王”展廳現場。本報記者 姚雪青攝

漢代金縷玉衣與古埃及木乃伊,雖然相隔萬里,身處不同時代,但此時此刻正躺在同一個展廳。南京博物院2016年度大展“法老·王——古埃及文明和中國漢代文明的故事”于8月9日開幕至今,參觀者熱情不減。在遊覽博物館成為越來越多公眾重要文化休閒方式的當下,如何才能用更先進的展陳理念吸引人?

2012年12月,國家文物局發佈《關於加強博物館陳列展覽工作的意見》,指出要借鑒國外先進經驗,探索實行策展人制度。“法老·王”展覽將來自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館的110件(套)古埃及精品文物與南京、徐州、揚州三地博物館藏的140件(套)漢代文物共同展出,進行了一次全新的策展人制度的嘗試。

展覽不再是靜態的,而是集展品、講解、文創、學術報告為一體的完整鏈條

在展廳現場,幾位年輕人一面聽著語音導覽一面輕聲交流:“你看,同樣是作為兵器的箭頭,形式上卻各有不同,這是和不同的地理環境、鎧甲技術的發展有關。”

“法老·王”展覽用兩個色調來區分,埃及用藍色,漢朝用紅色,以中軸線對稱。在“生活”章節,諸侯王和法老們使用過的各種用具,連貫地陳列在一起,讓人即便不聽解説,也能對他們的生活、歷史有一定的還原和了解。

觀眾如果逛累了還能歇歇腳。展廳門口兩邊,播放著盱眙大雲山漢墓考古發掘現場,以及木乃伊製作過程的視頻。一旁設有展覽圖錄銷售區,翻開厚厚的書本,不僅有生動的注解,還有學術論文,供不同需求的觀眾挑選。

為了配合展覽,南博還推出了系列教育活動。包括專題導覽、公眾講座、家庭活動、青年沙龍、第二課堂、文化考察等,主持人和主講人不僅有南博資深研究人員,還有國內外著名大學歷史學、博物館學方面的專家。有的參觀者走出展廳,仍覺得不過癮,還要詳細諮詢教育活動如何報名。

展廳右側的文創櫃臺,除了擺放著漢代與古埃及風格濃郁的書籤、筆記本、鑰匙圈等傳統“三大件”之外,埃及莎草紙繪畫、印有獅身人面像的T恤也格外受歡迎。一位女士在參觀後選購了3件古埃及特色面具,“帶回家給孩子看看”。

辦展的想法來自於南京博物院院長龔良2004年訪問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館的經歷。“雖然埃及與中國分屬不同的文明系統,法老與諸侯王生活在不同的時間維度,埋葬風俗、營建方式、圖案裝飾等都迥然相異,但厚葬觀念的産生、對死後生活追求的需要、希望屍體不腐的想法、對生前眾生相隨的精神需求等,在兩個文明中的體現竟然如此相像,完全可以衍生出兩個文明之間的對比故事。”龔良回憶道。

“展覽的專業水平是很高的,可以看出策展人及其團隊的巧思。從內容選擇到形式設計,從色彩對比到整體佈局,都給人一種藝術衝擊力。”南京大學歷史學院教授賀雲翱告訴記者,跨文化聯展的方式改變了以往單一、靜態的展覽模式,體現了創新的視角。同時,除了展覽本身,出版物、文創産品、教育活動等如同流水一樣有機結合,體現了工作鏈的整體思考。更難得的是,完善的講解系統、媒介的宣傳、學術報告等活動,放大了社會效應,動態地將展覽推向了社會、拉近了與普通民眾的距離。

策展人不僅負責內容設計,對展品選擇、展覽設計、教育互動等均有話語權

源於國外的“獨立策展人制度”進入中國是在上世紀80年代末,但在我國博物館界,“策展”卻是近幾年才興起的。南京博物院“策展人制度”由策展人與團隊密切配合,院領導作為後盾,打破了原有的人事、財務管理制度,策展人不僅負責內容設計,在展品選擇、展覽設計、教育互動以及文創等展覽的整個鏈條上均有話語權。龔良與院裏同事商議後確定下了這個選題大方向後,還需要由一位策展人&&具體設計。

陳剛,南京博物院副研究員,曾有8年考古所工作背景。經過報名、提交大綱和考核把關等環節,于去年下半年成為“法老·王”展覽的策展人。同時,有一個保管、文創、社服等部門共同參加團隊進行配合。

據陳剛回憶,最開始的設想是通過漢代與埃及出土的動物進行對比,但是又覺得不夠大氣。經過反復斟酌,才梳理出了讓參觀者容易接受的故事線:通過金縷玉衣、木乃伊等展品的對比切入第一個章節“永生”;希望現實生活的美好得到延伸,便是第二個章節“生活”;物質和精神的雙重滿足,需要鞏固,就是第三個章節“權力”;兩個文明對待動物也是有所不同的,就是第四章“生靈”。

“以前只是負責文物的研究,或者教育活動,屬於一個環節,成為策展人後,什麼都需要考慮了,大到邀請專家給文物撰寫説明,小到給展櫃安裝溫度計,展覽開幕後還要負責日常管理維護、展品歸還、教育活動等工作,需要和各個部門進行溝通,聽取大家的意見建議。”陳剛坦言。

設計思路確定後,陳剛和團隊成員立即飛赴加拿大。之後的6天時間中,與安大略博物館就展品、費用、運輸、保險、資料等方面達成前期協議,之後又經過了多次反復修改,陳剛全程參與其中。

賀雲翱介紹,以往在各地參觀過的大量傳統展覽,都是由陳列部負責文物的收集和設計,只要文物不被盜、不破損,基本任務就完成了,藏品研究專家一般不會主動參與展覽,文創等部門也是各司其職。所以,文物往往是單一、靜態的,展覽也是“冰冷、森嚴、板著面孔”的。“這次南博的展覽,體現了一種策展的趨勢、代表了一個創新的方向。”

打破常規機制,提升學術性和專業性,生動地呈現文物的故事

南京博物院目前特有的“策展人制度”起源於從2013年二期改建的“一院六館”的展陳設計。“由六個人&&做策展人,負責每個場館的策劃,每個策展人帶領四五個來自不同部門的人員組成一個團隊,龔良是總負責人,策展制度就是從這種臨時展覽的形式演變來的。”南京博物院陳列藝術研究所所長萬新華,也是當時的6人之一,負責藝術館的陳列設計。

在萬新華看來,作為策展人,一方面要創造“點”,改變以往結構孤立、知識單一的展覽模式,讓參觀者願意走進博物館並逗留很長時間;另一方面,也要將散落在角落中的普通文物通過策展的思路形成內在邏輯,讓文物之間的故事、背後的歷史,直觀生動地展現在觀眾面前,讓人得到知識的增長和樂趣。

“實際上,國內同行也在將策展人制度中國化的道路上,積極探索。”龔良介紹,例如首都博物館最近策劃的“大元三都”的故事展覽,體現了動態的歷史發展變遷。而對於“法老·王”展覽,南京博物院在不用或少用財政專項經費情況下,進行了向公眾收取低票價提供高品質展覽的一次嘗試,展覽門票價格為30元。專家認為,通過低價門票、出版和文創産品開發等方式實現收支平衡,這得益於策展人制度的實施。

參觀過上百家國內外博物館的賀雲翱坦言,經過策展的展覽,往往令人耳目一新、印象深刻,他認為,與國內文化較為接近的韓日,其博物館採取的專家領銜、團隊配合的策展人制度,有值得吸納和借鑒之處:打破傳統博物館常規工作機制,提升學術性和專業性,甚至到圍墻外尋找資源;改變重形式、輕內容的做法,讓出版物和學術報告放大內涵效應;增加宣傳經費預算,將展覽積極推向社會;加強內容、形式、出版等一條工作鏈的意識,並加強館際合作與交流。

央視畫廊更多
860010-1121080100
1 1 1